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35章 你还真是有种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明显有了醉意的花夜神,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李南方,很久后才问:你,你跟他相比?

    虽然她有了些醉意,可在问出这个问题时,脸上的轻蔑神色,就连瞎子都能看出来,这让李南方有些不愿意,只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你连给他提鞋的资格,都没有。

    花夜神说出了心里话,目光温柔了很多,这是明显眼前浮上了那个他的样子,喃喃的声音里,更带着幸福:他不但高大帅气,具备绅士般的风度,笑容比阳光还要让女人迷恋,而且具备(奶nai)油小生没有的男人气概,上了训练场,就像一只豹子——呵呵,李南方,你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乡巴佬,能与他相比?

    当面被女人蔑视为乡巴佬,李南方没生气,喝了口酒才淡淡的说:可我把你草了。

    花夜神脸上的血色,攸地消失,煞白的吓人,就像她忽然起(身shen)伸手,一把锁住了李南方脖子的动作,银牙咬得嘎巴嘎巴响,一字一顿的说:有种,你再说一遍。

    他再怎么优秀,可我把你草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昂首看着她,笑容温柔:就是我,把你草了。

    她不是威胁李南方,有种再说一遍吗?

    依着李先生被威胁时的反应作风,只说一遍,那才叫没种,最少得说两遍,如果她还不满意,他可以去舞池那边的高台上,喊麦。

    就喊这几个字!

    在酒精,暴怒的刺激下,花夜神锁住李南方脖子的左手虎口上,那只虎头看上去更加的狰狞,吓人。

    老虎遇到龙,只能乖乖当小弟,要不然老祖宗也不会在提到龙虎时,总是先说龙,后说虎了。

    你,还真是有种。

    花夜神死死与李南方对峙片刻后,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那是自然,刚才都洒你(身shen)体里了不是?如果运气好,很快就能生根发芽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谦虚的笑着,抬手揉了揉被抓疼的脖子,站起(身shen):阿姨,时候不早了,我还忙着赶路,恕不奉陪了。你慢慢玩。以后想我了,可以打这个电话,我会再次让你感受到有种的滋味。

    嘴里说着,李南方拿手指蘸着酒,在桌子上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不能留下?

    花夜神这次没生气,冷冷地说:或许,唯有与我在一起,你才有可能活下去。而且,还会活的很精彩。

    平平淡淡才是真。再见,阿姨。

    李南方潇洒的挥挥手,抬脚走出几步后,忽然又转(身shen)问道:你那儿,是不是像传说中的那样,寸草不生?刚才灯黑,看不到。

    花夜神没看他,就像没听到他在说话那样,拿起酒瓶子开始喝酒。

    遭了个没脸后,李南方也没在意,笑了下回头走了。

    快要走出迪厅时,李南方忽然想到了叶小刀说过的一些话,男人在撒种后,最好是及时撒尿,那样能有效避免前列腺炎,影响那方面的功能。

    对于对自己(身shen)体有益的建议,李南方都会不耻笑纳的,抓了个服务生,问清楚洗手间在哪,吹着口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李南方现在很开心,上了个漂亮女人不说,还又收到了高达三百多万的小费,关键是女人是个处子!

    问世间,哪个男公关有李南方的运气好?

    这还是一门大有前途的职业啊,虽说那个女人看上去不简单,还与民间传说中的某些邪魔鬼祟纠缠不清,但这有什么呢,真以为李南方是吓大的?

    女人再怎么不简单,也担负着被男人撒种养育后代的天职,既然她喜欢的那个男人,怕这怕那的不敢碰她,惹她伤心难过,那就让李先生来代劳好了。

    让美女开心又舒服,是每一个男人应尽的义务,除非那个人是岳梓童——特么的,怎么好好的,又想到那小((贱jian)jian)人了?

    为此,李南方非常苦恼,幸好是撒完尿后才想起她的。要不然心(情qing)受影响下,搞不好会尿一手,那可就丢人了。

    嘶——哎哟!

    刚扎上腰带,李南方忽然觉得左脚踝处一疼,就像被什么东西狠狠咬了一口那样,本能的一跺脚,低头看去。

    卧槽,迪厅厕所内,怎么会有毒蛇?

    看到有比筷子还要细的黑色小蛇,被他跺脚蹲在地上后,随即就以(肉rou)眼难以捕捉的速度,贴着台阶咻咻爬到暖气片后面,李南方吓了老大一跳。

    对这种小蛇,他可谓是记忆犹新,这么多天都过去了,每每想起来,他还会忍不住的打个寒战。

    如果这不是八百惊马槽内岩洞中,那种黑色小蛇,无论谁来拿板砖砸李南方的脑袋,他都保证连个(屁pi)也不放。

    那边的特产,怎么会出现在现代都市中?

    李南方不明白,真不明白。

    就在他一楞神的工夫,黑色小蛇已经消失在了暖气片后面,不知所踪了。

    弯腰挽起裤腿看向脚腕,就看到上面有四个细细的牙印,有淡淡地血丝冒出。

    越是样子诡异的蛇,毒(性xing)就越大,如果是放在以前,就算(身shen)体暂时没感觉,李南方也会用最快的速度,跑去医院扎血清解毒。

    现在倒不用了,在他被万蛇噬咬醒来后,薛星寒就曾经告诉过他说,他既然没有毒发(身shen)亡,那么就已经具备了传说中的百毒不侵之体。

    如果给天下万种毒物排排坐,评比谁的毒(性xing)最大,惊马槽下面的小黑蛇毒(性xing),绝对能排进前十名,而且毒(性xing)还温婉香醇,绝不像那些霸道毒那样,中毒后就会死亡。

    (身shen)遭天下排名前十的万蛇噬咬过后,李南方的肌体,就具备了百毒不侵的免疫功能,所以在被那小东西咬上一口后,实在没必要担心自己会毒发(身shen)亡的。

    他可以不信薛星寒讥笑他小雀雀长得短小那些话,却不得不承认,那泼妇对毒物的研究,据说她娘家,就是蜀中第一毒门,从小自毒物窝子里长起来的。

    挤了点血丝出来,李南方就不把这事放在心里了,却觉得必须得对迪厅保安说一句,免得再有客人,被那小东西给咬伤,可就没有他这样的好运气了。

    做好事的下场,一点都不怎么样。

    迪厅保安听他说在洗手间发现剧毒小蛇后,不但没有感激他,立即去追杀那条小蛇,反而说他是胡说八道,再敢瞎嚷嚷,就会打碎他满嘴的牙。

    做好事反而被威胁,这是何等的卧槽?

    李南方犯((贱jian)jian)才会再管,说了句你们早晚会后悔的,抬脚走了。

    今晚大丰收的出租车司机,为人不错,还在那儿等,就是嘴((贱jian)jian)了些,李南方刚上车,就酸溜溜的恭喜他,能成功上了那个漂亮女人。

    草,李南方很惊讶,以为的哥会看相。

    其实不然,的哥是看到他拉链下面的裤腿上,滴落了很多白色污渍。

    人家是有老婆娃的男人,真以为不知道这玩意是什么吗?

    受不了司机酸溜溜的恭喜,李南方掏出最后一张钞票砸过去,才算闭上了鸟嘴。

    车子后尾灯消失在长街尽头,一条黑色的小蛇,从卡座下爬到了花夜神膝盖上。

    来,花奴,让姐姐看看,你有没有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花夜神说着,右手小手指一勾蝌蚪般的小蛇头,它就乖乖张大了嘴巴,比麦芒粗不了多少的尖细倒牙,已经变成了昏红的颜色。

    花奴不见血时,倒牙呈晶莹的白色。

    花夜神满意的笑了下,用手指在花奴小脑袋上轻轻弹了两下,它马上就蜿蜒爬进了过膝马靴中。

    唉,其实,你如果答应留下来陪我,我真不一定舍得杀你的。除了你,我现在连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。可是,你为什么非得自己找死呢?我这么漂亮,又把第一次也给了你,都无法挽留你。

    又喝了半瓶酒,花夜神低低叹了口气,意兴阑珊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该疯狂的,已经疯狂过了,不该疯狂弄没的东西,也就是失去了,就像做了个荒唐的梦——不,就算再荒唐的梦里,花夜神也没想到,她会把她的第一次,送给陌生人。

    她的第一次,只该给贺兰扶苏才对!

    可是——没有理睬数名帅哥搭讪的花夜神,走出迪厅后,站在台阶下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夜,心又开始疼,原来,你早就知道我的过去了,这才无视我对你的(爱ai)意。那,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,害我苦苦纠缠了你这么久?

    你为什么,就不能像那个短命鬼李南方那样,毫不在乎我诡异的过去,带给我从没有过的欢愉,让我宁可去死,也要(爱ai)你一辈子呢?

    你可知道,我早就发誓,只要你能接受我的(爱ai)意,我绝不会让我特殊的(身shen)份,连累你的。

    扶苏,你为什么,就不敢(爱ai)我呢?

    叮叮当,手机铃声打断了花夜神的痛苦茫然。

    是贺兰小新的手机号,凌晨时分她给人打电话,再也正常不过了,那就是个夜猫子。

    神姐,睡了?

    贺兰小新慵懒的声音,从手机那边传来,还带有明显的疲倦。

    你觉得,我现在能睡得着吗?

    花夜神走到迪厅停车场角落中,轻声反问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沉默了许久,才说:对不起,神姐。

    不要说对不起,你没有做任何对不起我的事。

    花夜神摇了摇头,说:扶苏也没做任何对不起我的事——最多,他在知道我的过去后,却表现出不知道,只是把我当姐姐罢了。如果非得说对不起,也是我说。这么多年来,我不该总是纠缠他。尤其他去墨西哥后,我更不该去求见贺兰老爷子。

    正是担心心上人的安全,花夜神才冒昧登门求见贺兰老爷子,希望他能通过他的影响力,加大华夏官方对墨西哥的压力。

    花夜神自己有势力,却不敢用,这是规矩,她所掌控的力量,不是用来做私事的,如果触犯,将会遭受无法想象的惩罚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