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34章 夜色老虎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自古以来,民间总是流传着太多关于新生儿克死亲人的传说。

    在玄学中,这种新生儿都是白虎星转世,专以克死亲人为己任,以女孩居多,有的不克娘家,专克夫家,婚后没多久,生龙活虎的男人就一命呜呼,让她变成(娇jiao)滴滴的小寡妇,来祸害左邻右舍,被人唾骂了。

    除非家里有青龙存在,也唯有左青龙,才能克制右白虎,让她乖乖当一个贤妻良母,遵守妇德生儿育女,少特么的给老子惹事!

    当然了,唯有像某家重金聘请来看风水的大师,才能看出女孩是个白虎转世,还是那种异常凶残的白虎,如果放任她继续留在家里,十六岁之前不把全家男女老少都克的死光光了,你可以拿板砖去砸我招牌!

    本来,在大师还没有来之前,某家就开始怀疑家里连遭噩运,可能与女孩有关了,亲眼看到大师竟然吓得跌落椅子下面,说出这番话后,哪敢不相信?

    连忙请问大师,该怎么才能搞定这头要人命的小白虎?

    扔掉!

    扔在荒山野岭中,任由苍天决定她的死活!

    大师毫不犹豫,说出了该怎么处置女孩,更是一再嘱咐,千万不要因家里接连有人丧命,就把怨气报复在她(身shen)上,比方给她注(射she)安乐死——

    那样,就算女孩死掉,她的冤魂就会化为更为凶残的无形白虎,把这家人在最短时间内,都咔嚓掉。

    唯有把她交给苍天来决定,她是死是活。

    她如果死了,就死了,白虎再特么的厉害,敢跟老天爷叫板试试,保证打不残你。

    她如果活了呢?

    唯有家有青龙镇守的人家,才能有机缘收养她,并把她抚养长大。

    女孩如果被某人家抚养长大后,大师告诉某家,必须得在暗中扶持她,还要竭力的去帮,唯有让她嫁到别人家,才能彻底解开悬在脑瓜顶上的那什么达什么摩剑。

    大师在临走前,态度坚定的拒绝了卦金,说什么如果收了白虎家的钱,会连累他一家老小,也会横死非命。

    某家是真害怕了,立即遵从大师的吩咐,把年仅三岁的女孩,送到了某荒山野岭中,为方便以后辨认,她有没有被人抚养,特意在孩子的左手虎口,用混合着鸽子血朱砂的刺青,刺了一个虎头。

    听她说到这儿后,李南方看向了叶沈的左手。

    她好似白玉般雕刻而成的左手虎口处,果然有一个相貌狰狞的虎头。

    由鸽子血,朱砂混合刺出的刺青,对(身shen)体带有一定的危险(性xing),刺好后,一般不怎么显,唯有在喝酒了,生气了,血液循环加快时,才会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好像没有注意到李南方在关注自己左手,叶沈淡淡笑了下,继续说:女孩被扔掉后的当天下午,就被人收养走了,连续十四年都没任何消息。

    这十四年来,那个家里再也没有人意外(身shen)亡,生活平静,官场商场场场亨通,逐渐忘记了那个女孩的存在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彻底忘记这件事时,左手虎口处带着一个虎头刺青的女孩,在她十七岁时,忽然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中,出落成了一位绝世佳人。

    边说边喝酒的叶沈,这会儿小脸红的不像话了,眼神也已经迷离,咯咯轻笑着问李南方:你你说,我配不配得上绝世佳人这个称呼?

    李南方用力点头:如果你不配是绝世佳人,那么就再也没谁,能配得上这四个字了。

    可惜,我只是个中看不中用,还会让很多人忌惮的佳人。

    叶沈脸色黯然,直接开始用第一人称,来对应故事里的白虎女孩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下,没说话,目光扫向她裙摆处,心想刚才光线太黑了,也看不清她是不是个白虎。

    别人听了叶沈所说的这些,应该会很害怕,尼玛,白虎转世啊,不但克家人,应该也克夫吧?

    李南方不怕,叶沈的(身shen)世虽然充满诡异的玄幻色彩,但相比起他这个能逆生长的早衰儿来说,足足被甩下十七八条街也不行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一只猫(咪mi),对老虎张牙舞爪说要生撕了你丫的,老虎会害怕吗?肯定说给老子放马过来,我保证不把你草翻。

    叶沈眉头皱了下,问:你不怕我?

    李南方反问:我干嘛要怕?

    你得到了我,很可能活不了多久了。

    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得意,觉得自己文化水平,回国后有了长足进步,难道是与岳((贱jian)jian)人同居一段时间后,沾染了一丝文化气息?

    话说,美女在前,干嘛忽然又想起那个自以为是的岳((贱jian)jian)人呢?

    扫兴。

    呵呵,那你别回青山市,就留在京华吧。

    叶沈笑了,轻声说:我保证,在你死之前,会让你时时刻刻都处在幸福的风流中。

    李南方一口拒绝。

    叶沈有些不悦,语气冷了:你还是怕。但已经晚了。因为,我不是一般的白虎,而是白虎中的白虎,夜虎。

    夜壶?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惊讶:夜壶,好像是撒尿用的——哦,扫瑞,知道了,是夜里的老虎的意思。

    对,夜虎,也叫夜神,黑夜之神,专门在黑夜中,收割人的(性xing)命。

    叶沈又笑了笑,但这次的笑容很诡异,带着仿似来自地狱里的妖邪:所以,也有人直接叫我夜神,夜晚的夜,神仙的神。

    夜神这名字,可比叶沈要有个(性xing)多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摇头晃脑的赞叹了下,接着自恋的说:不过,相比起我的北雁飞南方的名字,在空灵的意境上,还是差了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叶沈可真没想到,李南方会这样生死不怕,心中一发狠,又问:如果,在夜神的前面,再加上一个花呢?

    再加上一个花?哦,那就是花夜神了。花间夜神,或者说躲黑夜花丛间,随时准备吃人的老虎——不错,不错,境界有上升了一层,这就快跟上李南方这个名字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击案赞叹,明明看出花夜神都豁出来,把真名告诉他了,却依旧装傻卖呆,不肯承认她的名字,比他名字更朗朗上口,外加高大上。

    花夜神真怒了,寒声问道:你,没听说过我的名字?

    李南方眨着眼睛:你不是刚告诉我么?现在听到了,以后也不会忘记了。嗯,花夜神,很有诗意啊,差一点就跟上李南方这个名字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名字,是师母给起的。

    只要是师母赐予的,一切都是世界上最好的,没有之一,什么奥马川普安培小三的,都特么的靠边站,不知道北雁飞南方的李南方在此,百鬼要闪避?

    花夜神被这土鳖的无知给打败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来自小地方的家伙,见识少,如果换开出租车的司机坐在这儿,得知她就是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——七星会所的老板花夜神后,估计得被吓尿了,赶紧跪下求饶,为了舒服几秒钟,就把小命搭上,太不划算了啊。

    李南方又问:怎么,我该听说过你的名字吗?

    不用,反正我就是个夜间老虎,谁碰了我,谁会死。

    花夜神拿起一个酒瓶,正要喝酒,才发现空了,都空了,立即拍着桌子,吆喝小二赶紧滚过来,给花总上酒,上好酒,今儿好不容易碰到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土鳖,必须要好好痛饮,一醉方休才罢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为难,说就还有一百块钱,刚才一激动,都赏给小二了。

    钱算什么啊?

    花夜神从小包内拿出一张卡,扔在了桌子上:这里面有三百多万,是我这些年偷着攒下来的私房钱。明天太阳出来后,你若不死,就是你的了。

    花夜神,请注意你的态度,我可是个有自尊心的男人,怎么能花女人的钱?

    李南方皱眉,拿起银行卡看了几眼,问:密码是多少?

    六个四。

    我就猜到是这六个数。

    后知后觉的李南方,拿着卡去吧台那边买酒去了。

    这小子,还真有意思,我都舍不得你死了。

    花夜神看着李南方的背影,笑着喃喃的趴在桌子上时,却有泪水从眼角滑落,无法控制,唯有喝酒。

    哭什么呀,不就是你喜欢的男人,得知你是一只夜色中的老虎秘密后,怕惹祸上(身shen),婉拒了你吗?正所谓天涯何处无芳草?世界上好男人多不胜数,没必要非得在一棵树上吊死的。

    拎回两打黑啤的李南方,又很体贴的递上了纸巾:你的年龄虽说大了点,算是阿姨级的了,可你长得嫩相啊,又漂亮(性xing)感,不愁找不到甘心为你去死的男人。实在找不到,那就接连不断的找下去好了,反正死的又不是你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花夜神把酒瓶子重重蹲在桌子上,森声问道:你怎么知道我被男人甩了?

    我又不傻。

    李南方嗤笑一声:就你这种容颜气质的处子,如果不是被所(爱ai)的男人给甩掉,又怎么可能来迪厅发泄,主动对陌生男人发(骚sao)?

    你——

    还没有哪个人,敢这样对花夜神说话,抬手刚要拍案而起,却又沮丧的说:你说的没错。我就是受打击后,才来这破地方发泄,对你发(骚sao)的。不过,你为什么要叫我阿姨?

    比我大了足足十几岁,我不叫你阿姨,那叫你什么?

    你真该庆幸,这会儿我不想杀人。不过,你不会活到天亮的。

    花夜神双眼直勾勾看着李南方,片刻后拿起酒瓶子,开始喝酒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说我活不过十三岁,我不照样活蹦乱跳的?

    李南方从来都被在意别人说他活不到多久多久的,陪着阿姨喝了两支酒,又问:给我说说你那个负心汉吧,他是不是很高大帅气?能不能跟上我呢?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