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32章 疯狂迪厅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叶沈的小手柔弱无骨,微凉滑腻,手感特别好,就像握住了一块温玉。

    李南方可是正人君子,稍稍握了下就松开,笑道:李南方,木子李,北雁飞南方的南方。

    是时候印一批名片揣(身shen)上了——李南方又想到这个时,叶沈稍稍愣了下:咦,北雁飞南方的李南方?

    美女表现出这名字很熟悉,好像在哪儿听过的样子,让李南方暗中有些窃喜,表面却淡淡然:怎么,叶小姐听说过我的名字?

    好像听说过,让我想想——

    叶沈微微皱起眉头,随即舒展开来:啊,想起来了,你是青山市人,曾经在展妃的个人巡演演唱会上,与她互动过。

    靠,我说老子的大名怎么能传到京华来,原来是因为那个心机裱的缘故!

    对于那个当红歌星展妃,李南方是没有丁点好感,那次如果不是闵柔等人及时站出来,为他讨还了公道,他会让那个戏子带着满腹的精华,离开青山也说不定。

    不过这事过去那么久了,从来都是宽宏大量的李先生,又在车站收了她十万块的封口费后,也就忘记了,却没料到偶遇的美女,又把这伤心事给提起来了。

    对不起,李先生,我没有讽刺你的意思,请别误会。

    看出李南方面色不愉后,叶沈顿时醒悟这是让他没面子了,赶紧道歉。

    嘿嘿,没事。

    李南方讪笑一声,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李先生,如果你没什么急事,我想请你去里面小饮一杯,一来是感谢你能让我搭车,二来算是无意中冒犯的抱歉。

    满脸歉意的叶沈,发出了邀请。

    做好事之前,李南方就曾经说过,他不怎么着急,所以叶沈才邀请他去迪厅内坐坐。

    美女有约,这是好事,相谈甚欢下,说不定今晚就能把她泡到(床chuang)上去——只是李南方当前对女人的需求,确实不怎么强烈,正要婉拒,眼角余光就瞥见的哥正看着叶沈,满脸你也邀请我喝一杯的期待。

    男人的虚荣心立马饱和了,恰好叶沈又诚恳的说还请李先生赏脸,那就赏个脸吧,要不然美女会感觉没面子的。

    看到李南方点头答应后,叶沈很高兴,又从小包里拿出两张钞票,递给司机,请他在外面等着。

    虽说很遗憾美女没有邀请自己,不过看在今晚收入颇丰的份上,的哥欣然同意了,还主动拿出一张名片给李南方,意思是说他不会趁机跑路的,尽管去玩,带着哥们的诚挚祝福。

    所有的迪厅,门票基本都是对女士免费的,尤其是叶沈这样的大美女,至于紧随其后的李南方,对不起,门票一百六,不交就滚蛋,敢闹事就揍你。

    已经是深夜,恰是迪厅的黄金时间段,刚进门,在重金属激昂的舞曲催促下,(身shen)上的血液就开始沸腾起来,无数的俊男靓女,在狂闪的激光灯下,紧随高台上喊麦女郎,高举着双手,狂甩着脑袋,犹如群魔乱舞。

    对这种场景,以前经常涉足迪厅的李南方很熟悉,(情qing)不自(禁jin)随着舞曲节拍,点起脑袋时,左手又被那只微凉滑腻的小手捉住,拽着他向舞池走去。

    不是来喝一杯的吗,怎么又要跳舞了?

    李南方真心不怎么想跳舞,可美女既然坚持,他也不好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来到舞池中后,叶沈松开手转(身shen)面对着他,高举起双手舞动她妖娆的(身shen)段,松开束发的发夹,秀发立即摇(身shen)化为十万黑色精灵,呐喊着飞舞了起来。

    颇具贤妻良母气质的叶沈,在蹦迪时的疯狂,远超在场所有人,尤其她(身shen)段特别柔软,扭腰摆(臀tun)时不但妖娆的要人命,(胸xiong)前那对饱满,也犹如波涛那样上下左右的涌动,唯有用妖精这个词语,才能形容她的一二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当一个淑女忽然化(身shen)(娇jiao)娃时,给男人的视觉冲击力度,那是相当强悍的,受她感染,李南方很快就抛去了烦心事,与她共舞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(身shen)段不妖娆,柔韧(性xing),(身shen)体各部位的协调(性xing),却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了的,再说人家孩子本来就是街舞高手,蹦个迪,那绝对是小意思的。

    当数百人一起狂舞时形成的气场,那是相当强大的,让人(欲yu)罢不能,很快就让李南方彻底投入了,不时与面对面的叶沈,做出极尽暧昧的某些动作。

    忽然有叶沈这个大美女出现,周围群狼的眼睛是雪亮的,嗷嗷叫着贴了上来,借着扭腰摆(臀tun)的机会,想吃豆腐。

    不用任何人嘱咐,李南方自然主动担负起了护花使者的任务,每当有人要占叶沈便宜时,都被他及时用膀子扛到了一边。

    好像也察觉出别人对自己不怀好意,叶沈跨前一步站在了李南方怀中,鼻子几乎碰到了鼻子,她(胸xiong)前那对伟岸,更是不断在他(胸xiong)前来回的摩擦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开始迷离,有细细的汗珠从鼻尖冒出,疯狂飞舞的秀发,不时横扫过他的脸颊,半张着小嘴吐出来的温(热re)气息,就像一只看不见的小手,要撬开李南方的牙关,钻进去。

    两人的个头,几乎一般高,相对的四目处在一个水平面上,像四根绳子那样,紧紧纠缠在一起,难以分开。

    只要是个心态正常的男人,此时就会被叶沈的媚惑所吸引,李南方很自然的一歪着脑袋,在她右脸颊上重重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叶沈却猛地转(身shen),背对向了他。

    李南方清醒了,以为自己的冒昧动作,惹人生气了,讪笑一声放下手,正要退出舞池时,叶沈却忽然后退,整个人都紧紧贴在他(身shen)上,腰(身shen)摆动的更急。

    嗨,嗨,嗨!

    高台上,喊麦的舞女,肯定是吃了******之类的东西,脑袋都要快晃下来了,嘶声接连大喊了几声,不断闪烁的激光灯忽然灭掉,舞曲声却更激,尤其是架子鼓的鼓点声,每一下都像直接砸在人们的心头上,尖叫声四起。

    疯狂,黑暗中,所有人都彻底的疯狂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(身shen)体内的黑龙,也被惊醒,声声咆哮着,急促的飞舞起来。

    黑暗中,叶沈反手抱住了李南方的腰,用力像自己(身shen)上贴,仿佛要把他给揉进(身shen)体里。

    黑龙在黑暗的疯狂中苏醒后,李南方再也不能控制自己,伸手拉开了裤子拉链,掀起了叶沈的裙子——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什么都不在乎了,忘记这是在哪儿,为什么要来这儿,女人是谁,又是为什么要与他大玩暧昧

    急促到歇斯底里的舞曲,数百人的疯狂呐喊,空气中充斥着的某种特殊气息,喊麦女郎**似的尖叫,汇合成一体,让李南方的行动很顺利。

    正在狂舞的女人,(身shen)子猛地一僵,有受疼后的尖叫声传来,但很快就被淹没。

    她想挣开,彻底疯狂的李南方却不许,反而把她抱的更紧。

    她反手采住了他的头发,狠命的撕扯,高腰马靴用力猛跺李南方的脚面——这些动作,都表示着她不想做这种事!

    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她不该邀请李南方来迪厅的,不该拉着他蹦迪,更不该做出那些极具挑逗(性xing)的动作——总之,一切都已经晚了,两个人成为了一体,随着碰碰卡卡越加疯狂的劲爆舞曲,男人的动作越加霸道。

    渐渐地,叶沈松开了采着他头发的手,不再跺脚,伸长修长的脖子,好像天鹅那样牵起李南方的右手,从衣服下摆伸到了(胸xiong)前。

    迪厅内忽然灭灯,可能就是给现场某些男女,提供这种在其他场合找不到的刺激机会,所以黑暗持续了足足二十分钟,当喊麦女郎一声异常尖利的嘶哑叫声响起后,急促到让人窒息的舞曲,一下子松缓了下来。

    灯光亮起,五颜六色的霓虹灯,缓缓转动,数百高举着摆动的手,也脱力般的放下,彻底疯狂过一次的人们,开始三三两两的走出舞池,去卡座,吧台饮酒,休息。

    蹦迪,将告一段落,稍事休息后,才会迎来新的一段疯狂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,足够任何趁黑做那种事的男人,女人,尽(情qing)的释放压力了。

    女人早就香汗淋漓,低着头,任由李南方搂着她的小蛮腰,脚步有些踉跄的走向角落最僻静的卡座那边。

    这时候,没必要说对不起。

    任何的抱歉话语,都是苍白的,虚伪的,荒唐过就是荒唐过了。

    搀扶着叶沈坐下后,李南方单膝跪地,替她把落在脚踝上的黑色蕾丝提上去时,目光一凝。

    他从女人那双白嫩的大腿内侧,看到了红的颜色。

    她,竟然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