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31章 相逢既是有缘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虽说大家都或多或少挂了彩,不过总算是顺利完成了任务,二愣子等人也算不辱使命,回去后不用担心会被薛家婆娘扭耳朵了。

    依着李南方的意思,返回华夏后,他带这几个没见过世面的土鳖,好好潇洒一把,来个传说中一条龙服务的大保健,让他们领略下红尘妹子的彪悍。

    二愣子等人却接连摇头,不顾男人的颜面,说他们很怕这个陌生的世界,还是快马加鞭赶回八百最好,那儿才有他们所需要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怎么劝也劝不了,李南方只好放他们回家。

    分手前,二愣子等人还没忘记嘱咐李南方,别忘了曾经答应过老头的条件,更好奇的问他,去夜场当男公关,应该是好事吧,既能玩女人,还有钱赚。

    看着那一张张憨厚的脸庞,李南方费了好大力气,才克制住把三个鼻子打歪,得意的笑着说当然是好事,这是人世间最伟大的工作,还说那些年轻漂亮又(性xing)感的小富婆,最喜欢他们这种不谙世事的乡下孩子了,伺候一个晚上,铁定会赚个盆满钵满。

    三个土鳖却一起撇嘴,说如果真像李南方所说的这样好,还算什么狗(屁pi)惩罚?

    好吧,李南方承认,土鳖也有智商,不是那么好糊弄的。

    二愣子三人返乡,是不会坐车的,他们只相信唯有让自己的双脚,踏在坚实的土地上,才会有安全感,所以无论李南方怎么劝,都不会去坐飞机火车汽车的。

    走出老远后,二愣子忽然又跑回来,告诉了李南方一个秘密。

    他说,要想小雀雀有反应,最好的办法就是听声——

    三年前,铁牛还没得病呢,半夜从山里打猎回来的二愣子,路过他们家窗口,无意中听到铁牛媳妇,就是现在的小寡妇在唱歌,很好听的歌,听着听着,就发现硬了。

    现在自己兄弟因为(身shen)中蛇毒,小雀雀反应迟钝,为了唤醒它能重振雄风,二愣子犹豫了好久,才下定决心要把他最大的秘密拿出来,与自己兄弟分享。

    并一再嘱咐,李南方绝不许告诉任何人,如果还不管用,二愣子甘心被他狂抽耳光,都不带还手的!

    比这种半职业更职业的风月场所,李南方在国外时,不知道潇洒过多少次了,最荒唐的时候,一个晚上点了四个女人陪——这都怪叶小刀那个孙子,李南方是好孩子,没人请客时,那地方从来不屑踏足半步,更别说躲在门外偷听了。

    所以当二愣子说出他最大的秘密后,李南方心思活了,当晚就跑来这家夜场,利用他灵敏的嗅觉,来到了这个包厢前。

    希望,总是与现实相差太多。

    也可能,李南方在某些方面,还没有抵达二愣子那么高深的境界,不但没有从女人的哼哼声,听出一点心痒难耐的意思,反而有了反胃的趋势。

    结果点上一颗烟后,觉得香烟都失去了该有的味道。

    没有理睬捧着一叠钞票连声道谢的服务生,李南方快步走出了夜场,站在车流如梭的大街上后,感觉才慢慢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是在京华,站在他这个地方向西瞭望,就能看到一栋被无数轮廓灯精心装扮过的高楼,四面墙都有的‘七星会所’,在黑夜中看起来异常显眼。

    李南方很清楚,这栋看起来无比高大上的大楼,其实就是最高级的藏污纳垢所在,他如果是纯粹的找女人,只要能有至尊会员卡,想让国内一流的影星来陪他,也能做得到。

    但他现在不是纯粹的找女人啊,而是被女人找——尽管,动作是相同的,但意义却不同,当然了,七星会所内肯定也有很多男公关,不过李南方如果冒然去求职,只会被保安打出来。

    忽然间,他想到了蒋默然。

    前段(日ri)子,蒋默然不是来京华进修了吗?

    李南方当前最需要女人来伺候,现在找她不是正好吗?

    相信依着俩人的关系,蒋默然铁定会尽心而为的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刚要找蒋默然的号码,李南方又犹豫了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老头对他说过的那些话,去找女人最大的目的,不是治疗他小雀雀反应迟钝,而是为了自污。

    唯有自污,才能让岳梓童在他面前(挺ting)起腰板,狂笑着说大家都是((贱jian)jian)人,凭什么看不起我呢?

    如果不是岳母,为李南方做出那么大的牺牲,而且师母也同意这样做,就算打死他,他也不会去当男公关,自污的。

    想到那个生(性xing)懦弱的女人,想到她无声的哭泣,李南方就什么也不在乎了,不就是去夜场当个鸭子,去自污吗?

    不就是正在对各方小富婆点头哈腰时,岳梓童忽然出现在他面前,用惊诧不已的眼神看着他吗?

    这不算事。

    相比起岳母所付出的那些,真不算回事!

    正所谓大丈夫说到做到,言出必行,李南方既然答应了师母,那么他就不会偷(奸jian)摸滑,做表面文章。

    今晚就回青山,好好休息两天后,去当鸭子!

    想到即将迎来的鸭子生活,李南方忽然无比的激动,甚至,还有很强烈的迫切感,看来任何人骨子里,都活跃着犯((贱jian)jian)因子这句话,是一点也没错。

    抬手摆住一辆车,李南方关上车门:去青山市。

    什么,去青山市?

    的哥吓了一跳,说道:卧槽,哥们,你有没有搞错啊,大晚上的打车去青山市,那么远——

    一叠厚厚的钞票砸了过来,的哥立马闭嘴了。

    路途是否遥远,从来都不是问题,关键是钱够不够多。

    这笔钱,是二愣子临走时给他的,据说是老头让他转交的。

    不用去查看自己的银行卡,李南方也知道里面那十万块钱不见了。

    用别人的钱来摆阔,从来都是老头最喜欢做的事。

    岳梓童,我又回来了,你做好开心的准备了吗?

    望着车窗外,李南方喃喃的说了句。

    因为要出远门,的哥特意给老婆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刚扣掉电话,就看到前面有人在摆手,的哥忘记翻牌显示载客了。

    那是个(身shen)穿黑裙的女人,(身shen)材高挑,脸上戴着个大口罩,把自己搞得好像明星似的没脸见人。

    司机正要翻牌,李南方说话了:顺路捎带她一程也行,反正我也不是很着急。

    行,哥们,今晚去哪儿,载谁,你说了算。

    看在那叠钞票的份上,的哥很好说话。

    车子停下,女人开门刚要上车,看到后座有人后,马上就后退一步,正要说什么呢,的哥抢先说道:去哪儿?上车吧,这哥们同意免费送你过去。

    女人犹豫了下,摇了摇头,看来对遇到好人做好事很不习惯。

    女人就这样,遇到坏事会生气,遇到好人无偿帮她时,就会疑神疑鬼,怀疑人家居心不良了。

    司机有些不耐烦了:嗨,我说妹子,别多心,我们不是坏人,就是想学雷锋。上不?不上请关门。

    司机语气不好听了,女人反而觉得这才是正常,迈步上车后,轻声对李南方道谢:多谢了,这位先生。

    不客气,与人方便,自己方便。

    怕人家误会自己的好心,特意坐在另外车门边的李南方,含笑点头问道:你要去哪儿,给司机说,先送你,我不着急。

    去东港路那边的迪厅。

    顿了顿,女人又问:绕路吗?如果绕道,我可以等车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还没说话呢,司机抢先答道:很巧啊,我们恰好从迪厅那边路过。哟,妹子,你在那儿工作,还是去那边耍呢?

    朋友约我去那边放松一下。

    女人静静的说了句,就看向了车窗外,摆出一副我不愿意说话的姿态。

    司机也算知趣,嘿嘿笑了下闭嘴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更没打算与她交谈,拿出手机随便翻阅起来。

    女人虽说戴着口罩,不过司机说的没错,这是个年龄不大的妹子,眼睛特别亮,有神,穿着黑色短裙,过膝马靴,打扮很时髦。

    她,还应该是个(性xing)安静的,(身shen)上散发出好闻的麝香气息,主治安神——由此可以推断出她的(性xing)格温顺,不同与闵柔的那种外柔内刚,绝对的贤妻良母型。

    恰好是李南方很喜欢的类型,如果是放在平时,说什么也得趁机搭讪下,相互留下联系方式,使出浑(身shen)解数泡上她,有老公也给她搅和黄了才行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他没这个心(情qing),仅仅很享受(身shen)边坐个很温顺妹子的平静感。

    迪厅距离李南方打车之地,大约二十公里,半路上又堵了会车,墨迹了足足一个小时,才看到迪厅那耀眼的广告牌。

    其间没有谁说话,李南方始终在玩手机,眼角余光偶尔能发现,女子正在偷偷打量他,这很正常,心好的帅哥,总是会引起女子关注,不用在意。

    妹子,到站了,这下你该放心了吧?

    的哥停车,回头笑道。

    谢谢师傅。

    女子可能觉得戴着口罩道谢,未免不心诚,说话间摘了下来。

    妹子,你好漂亮!

    女子在摘下口罩后,的哥就觉得眼前一亮,失声说道。

    女子确实很漂亮,二十六七岁的样子。

    或许漂亮这个词,都无法形容她那种优雅温婉的气质,完全符合李南方根据她(身shen)上的香气,所判断出来的大家闺秀形象。

    这样的女子,却要去鱼龙混杂的迪厅,李南方觉得有些可惜。

    司机看来也有这种感受,嘴巴张了张却没说出来,抬手挠了挠后脑勺:嘿嘿,别谢我,要谢,还是谢包我车的这哥们吧。

    正该如此。相逢既是有缘,交个朋友吧。

    没想到外表温婉的女子,(性xing)格却很开朗,主动向李南方伸出小手:叶沈,树叶的叶,小沈阳的沈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