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30章 最美的旋律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我被她摆了一道?

    岳临城愣住,满脸的狐疑之色。

    在岳家,也就是老爷子,与大儿媳刚这样跟他说话,如果换做是别人,他早就厉声训斥了,他是谁啊,岳家的下一任家主,掌控着一个平民无法想象的庞大家族,怎么可能会被别的女人给摆了一道?

    龙城城没理睬岳临城的惊讶语气,又吸了口烟说:你仔细想想,是最先从哪儿听到岳梓童叛国投敌消息的。

    岳临城开始仔细想——稍顷后,才缓缓说道:初次听到那个((贱jian)jian)人叛国投敌的消息,是在与郝家老大去七星会所打网球时。

    龙城城又问:郝家与贺兰家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郝家,与贺兰家是老一辈的儿女亲家。

    那好,七星会所又与贺兰小新什么关系?

    贺兰小新回国后,基本就住在七星会所的。

    岳临城恍然大悟:原来,这里面都有贺兰小新的影子!

    龙城城继续追问:又是谁,在你刚把岳梓童正式逐出家门,刚流露出要把开皇集团收回来拍卖掉的意思后,就主动找上门,说要接手的?

    还是贺兰小新!

    岳临城彻底明白了,咬牙切齿的骂道:原来,都是那个((贱jian)jian)人在背后推动,迫使我一步步陷进当前的困境!

    龙城城已经习惯了岳临城在她面前,说这种毫无风度的话了,淡然一笑:呵呵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岳梓童在墨西哥城刚洗白冤屈,贺兰小新就会主动给你打电话,说要把开皇集团再出让给岳家吧?

    岳临城这次连骂人的心思都没有了,神色黯然的点了点头:唉,龙儿,你说的都正确,我是遭到那个((贱jian)jian)人的暗算了。我太糊涂了,竟然——

    龙城城打断了公公的话:这没什么。她能暗算你,是因为我不在。现在我既然回来了,那么她就别再想讨到一点便宜。

    你回来了就好。

    听儿媳妇这样说后,岳临城心理压力小了很多,精神头又上来了:龙儿,那么你说,贺兰小新为什么要这样做?在我印象中,她与小((贱jian)jian)人的关系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呵呵,什么关系不错?那只是表面上罢了。

    龙城城不屑的笑了下,正要再说什么,守在门口的岳夫人,忽然轻声说:路秘书出来了。

    龙城城马上就放下了翘着的二郎腿,掐灭了手里的香烟,正襟危坐。

    岳临城也摆出长辈的架子,满脸肃穆的样子,端起茶杯喝水。

    他表面镇定,手却在发抖,他不知道老爷子知道他做的这些事后,会有多么的愤怒,又会不会免掉他岳家家主第一继承人的资格。

    轻轻的敲门声传来,早就侯在门后的岳夫人,回头看到儿媳妇微微点头后,才开门:路秘书,我爸怎么样了?

    老爷子的病(情qing)非常稳定,医生建议要多休息,现在已经安睡了。

    戴着金丝眼镜的路秘书,文绉绉的样子,倒是与岳清科有几分相似,不过城府要深多了,进屋后只给岳临城微微弯腰问好,却只对龙城城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龙城城在岳家地位再尊崇,只忠心老岳一个人的路秘书,却不会在意她。

    路秘书,请坐。

    岳临城谦让了下,用尽可能平静的语气问道:我爸,他是怎么说的?

    路秘书没有坐下,站着回答:老爷子委托我告诉您,一切,都由您来做主,他是不会管任何事了——这是他让我转交给您的。

    路秘书说着,从随(身shen)公文包内,拿出一个黑色小木盒,放在了案几上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黑色小木盒后,岳临城顿时精神焕发的厉害,激动的眉梢眼角不住地跳,就连龙城城,岳夫人,也都是满脸欣喜,唯有旁边的岳清科,一副凡事与我无关的淡然。

    甚至他在送路秘书离开时,从父亲妻子脸上扫过的目光中,还带有一丝厌恶。

    路秘书什么时候走的,岳临城没注意到,眼里唯有这个小木盒。

    就像历代开过君王坐了龙庭,都想持有秦始皇留下的传国玉玺那样,黑色小木盒中的黄石印章,就是岳家历代家主,必须拥有的权杖。

    拥有了它,岳临城的岳家家主地位,就再也没有谁能撼动了。

    恭喜父亲,贺喜父亲。

    就在岳临城发颤的右手,小心翼翼拿出那枚黄石印章时,龙城城及时恭贺。

    岳临城漫不经心的摆了摆手,示意别来打搅他,享受当前正式成为岳家家主的喜悦。

    龙城城站起来,对岳夫人微微点头,又看了岳清科一眼,快步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临出门时,她回头看了眼岳临城手中的黄石印章,目光森然。

    出了住院部,刚上车,岳清科就说:城城,我学校里还有——

    龙城城打断了他:工作先放一放,跟我回家。我有重要的话,要对你说。

    有什么话,现在不能说?

    不能。

    龙城城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岳清科不敢再说什么了,只好示意司机开车,回家。

    岳清科夫妻的豪宅,在京华西北郊的牟山脚下,风景优美,占地面积很大,前有草坪,后有私人山坡,露天游泳池,网球场等。

    豪宅花墙外,不时有牵着狼狗的护院走过。

    这样的豪宅,普通老百姓连想都不敢想,但在岳清科心里,却是一个监狱般的存在,每次他回来,都会感到无比压抑,尤其是甩掉高跟鞋,穿着黑丝在地板上走来走去的龙城城,双手抱着膀子看着他似笑非笑时。

    讪笑了下,岳清科问道:城城,你不认识我了么?

    还别说,我是真不认识你了。

    龙城城走到沙发前坐下,拿过小包打开,低头问道:岳清科,我龙城城长的漂亮吗?

    岳清科实话实说:你是一等一的美女,小龙女这个名字,很配你。

    那好,我再问你,我嫁给你后,为岳家做的贡献呢?

    你嫁过来,主管爸爸名下的产业后,已经为家里挣了至少十个开皇集团。

    我对你忠心吗?

    龙城城拿出一叠照片,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着:有没有因为你在(床chuang)上的表现,让人很失望,而不遵守妇德,在外招蜂引蝶?

    岳清科看着龙城城手里的照片,脸色渐渐发白,颤声说:没,没有。

    你过来,再走近些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,龙城城把那叠照片,狠狠砸在了岳清科脸上。

    生疼,岳清科却不敢躲,低头看着地上纷乱的照片。

    所有的照片上,都有一个气质贤惠的女人,与一对双胞胎男孩。

    那是岳清科的外室,与一双儿子。

    认识他们吗?

    龙城城冷冷地问道。

    不不——认识,认识。

    岳清科额头上的冷汗,下雨般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是谁?

    龙城城又问。

    岳清科不敢说话,只是浑(身shen)发抖。

    哑巴了?

    龙城城冷笑:还是不敢说?行,你不说也行。

    说着,她拿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知道她要做什么的岳清科,立即扑过去,一把抓住她的手:别别打电话,我说,我说!他们,他们是我的儿子。

    跪下。

    龙城城面无表(情qing)的说道。

    岳清科愣住。

    没听懂我说的话?

    我——

    岳清科不敢再看她,慢慢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认识那个女的,多久了?

    六八年了吧。

    那时候,我们还没有结婚。你(爱ai)她吗?

    (爱ai)。

    岳清科深吸了一口气,抬起了头,脸上的惶恐不见了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摊牌,他反而不怎么怕了。

    哼,你总算是有了点男人该有的雄(性xing)激素。

    龙城城嗤笑一声,说:既然你(爱ai)她,当初为什么不娶她?

    家里不许,她只是个来自乡下大学助教。

    现在你每个月要有二十天,是与她在一起吧?

    是。

    那你说,该怎么办?

    一切——

    岳清科用力咽了口吐沫:一切,由你说了算,只要别伤害他们,我什么都听你的。

    那好。

    龙城城起(身shen)上了楼梯,走到卧室门口,才摆手说:你上来。

    抬手擦了擦额头冷汗,岳清科爬起来慢慢走上了楼梯,来到卧室门口后,再次愣住了。

    龙城城斜斜靠在(床chuang)头上,依旧穿着(套tao)裙黑丝,但屈起分开的两条腿里,却是真空的,手里拿着一个某名牌保健厂家生产的振动棒,指着他:过来,让我感受下**的滋味。

    当着那方面还算正常的丈夫,却要他用棒棒——这无疑时对他最大的羞辱,他当然会有愤怒的反应。

    等了片刻,没看到岳清科有所动作,龙城城把棒棒扔在旁边,随手拿过一本杂志放在膝盖上,淡淡地说:你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岳清科的愤怒,消失了,默默的走了过去,跪趴在(床chuang)上,伸手去拿棒棒,龙城城却用小脚踩住了他的手:先用舌头——知道你有洁癖,不答应也行。走你的,我保证不会勉强你。

    在龙城城的威胁下,岳清科很快就克服了该死的洁癖,狗那样钻进了她的(套tao)裙下。

    足足三分钟后,龙城城才扔掉杂志,一把采住男人的头发,闭眼昂起下巴,轻轻的哼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二愣子说,女人在这时候的哼哼声,是最美的旋律。

    李南方却觉得,表面憨厚的二愣子,就特么的是个((贱jian)jian)人,为什么他听到这种声音后,只会感到心烦,却没有丁点享受的感觉呢?

    难道说,就因为骑在女人(身shen)上的男人不是他,而他却在门外听声的缘故?

    当包厢里面的女人,忽然杀猪般嚎叫起来后,李南方再也受不了了,只想呕吐,更想追上已经踏上返乡路程的二愣子,狠狠给他一顿大耳光。

    赶紧捂住耳朵,飞快的跑到走廊尽头,打开窗户深吸几口气,才感觉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