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29章 岳家大儿媳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把生还的希望送给林(春chun)海,结果他却在众记者面前颠倒黑白,质疑岳梓童很可能是蓝旗游击队派来的内(奸jian),共同策划了本次震惊世界的绑架案。

    得到这个消息后,岳梓童的最先反应就是拿把刀子,把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凌迟——都不解恨,世界上怎么可能有如此卑鄙的小人?

    这种人活着,绝对是对整个人类的污点。

    但现在,当林(春chun)海涕泪横流,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时,岳梓童对他的恨意,却一下子消散了。

    狗咬人一口,咬的再狠,人也不会反过来咬它一口的。

    不用岳梓童惩罚他,这个人也已经完了,以后充其量做个富家翁拉倒。

    抬脚,踢在了他的脑袋上,把他踢翻在地上,岳梓童看都没看他,皱眉对贺兰扶苏说:我不喜欢见到这个人——看在他还有个患病女儿的份上,让他赶紧滚。

    听她这样说后,贺兰扶苏就知道她要放过林(春chun)海了,回头对两个手下轻声说了两句什么。

    两个手下会意,拖死狗般的,把林(春chun)海向电梯那边拖去,电梯门都合上了,老林激动的感谢声,还在走廊中回((荡dang)dang)。

    在得知我们被成功营救的消息后,他本来是要逃走的,却被我姐派来早就盯梢他的人给抓住了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拄着拐杖,走进屋子坐在了沙发上,抬头看着倒水的岳梓童,笑道:呵呵,我发现,我姐对你的信心,比我对你还要大。她,根本不相信你会叛国投敌。在你出事后,就火速派人来到了墨西哥,暗中彻查此事。

    岳梓童叛国投敌的消息传回国内后,她的好姐妹贺兰小新大吃一惊,坚信她是被污蔑了,是清白的,就算面对墨西哥官方谈判专家自认佐罗夫人,也会肯定被迫的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坚信,岳梓童会有洗清冤屈的那一天,为此火速派人来墨西哥,暗中彻查此事,还在得知岳家要把开皇集团拍卖的消息后,不顾家人的反对,勇当接盘侠。

    开皇集团是岳梓童的心血所在,贺兰小新绝不会眼睁睁看着它就这样毁掉,哪怕她真叛国投敌了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岳梓童并没有让贺兰小新失望。

    碍于某些原因,奉命前来墨西哥调查此事的李凉,只能躲在暗中,密切关注林(春chun)海。在我们成功被营救的消息传回来后,他立即意识到林(春chun)海会畏罪潜逃——果不其然,林(春chun)海企图趁乱逃走,被李凉在前往飞机场的半路上截获了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本说完,端起水杯喝了口水,继续说:在来之前,我姐给我打过电话,让我转告你,让你在这边安心配合常大使的善后工作,公司事务不用担心,她会帮你打理的井井有条。等你回国后,再仔细聊。

    岳梓童很感动:能够认识新姐,有她这个朋友,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。扶苏,你也替我感谢她,我会按照她的嘱咐来做事的。

    嗯,那我走了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站起来,伸出了右手说再见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率领特别小分队,疾奔万里赶来墨西哥的主要任务,就是营救被挟持人质,现在所有华夏同胞,都一个不少的安全被救回,那么他的任务也已完成,是时候该走了。

    要不然,墨西哥军方会担心的,毕竟这是一支武装小分队,远在千里之外的加勒比海上,还停留着华夏航母。

    岳梓童与他用力握了下右手,松开后轻声问道:本次任务,牺牲了多少兄弟?

    贺兰扶苏脸上的喜悦,一下子凝固,沉默很久后才说:我们来了十六个人,返程时却变成了九个人。其中四个人,还是(身shen)负重伤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痛苦的闭了下眼睛,喃喃地说:七七个人。

    兄弟们的遗体,将会跟我们一起回去——他们,才是真的英雄。届时,国内将会为他们献上,最崇高的接机仪式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强笑了下,说:但这没什么,只因这是我们的使命所在,保重。

    扶苏,你也保重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走很久了,始终顶盯着门口的岳梓童,才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华夏,京华,最著名的那所医院的特护病房对面,是专供陪(床chuang)家属所居住的,内里的装潢奢华,相比起五星酒店的总统(套tao)房,毫不逊色。

    岳临城坐在沙发上,面前案几上的烟灰缸内,已经堆满了烟头。

    坐在他(身shen)边的岳夫人,根本不敢劝他,唯有在心中低低叹了口气,走到窗前,推开了一扇窗户。

    岳临城心中无比郁闷,本以为在得知岳梓童叛国投敌的消息后,他代表岳家做出的一系列反应,在公众场合所说的那些话,能尽可能挽回岳家受损的声誉呢。

    谁成想,这完全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让别人看了大笑话的同时,也会质疑他这个岳家第二代接班人的能力,有所欠缺。

    不郁闷,都不行。

    本来,岳梓童在墨西哥大展英雄本色,是为岳家声誉增砖添瓦的,结果他在刚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,就代表岳家公开声明,把她逐出了家族,还又收回岳家给她的嫁妆,发卖给了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好处没沾着,却给人留下处事武断的印象,这对岳临城个人的声誉,也是个沉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更郁闷的是,这一切都是趁着老爷子病重昏迷时做出来的。

    老爷子如果就此驾鹤西归也倒罢了,可他今早竟然醒了,醒了,醒了——现在,正躺在病(床chuang)上,听从他的生活秘书汇报。

    别看岳临城是岳家的第二代掌门人,但老岳的生活秘书,只忠心于老岳,绝不会为他保留颜面就隐瞒什么。

    再说也隐瞒不了啊,现在新闻媒体上,铺天盖地都是歌颂岳梓童的英雄事迹。

    唯一让岳临城感到欣慰的是,接盘开皇集团的贺兰小新,主动打电话来说,如果他想收回公司的话,可以立即办理转让手续。

    现在,岳临城做梦都想收回开皇集团,因为傻瓜也能看出,随着岳梓童的大出风头,仙媚丝袜将会为公司创造天大的利润,能不眼红吗?

    可他不能,也不敢,真要收回公司,本来就已经质疑他能力的人们,会更加看不起他,他铁定会被老岳从第一候选家主的宝座上拉下来。

    话说二弟岳临川,始终都在寻找把他拉下马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岳临城当前唯有打掉牙齿和血吞,回复贺兰小新说,既然她已经接手开皇集团,那就跟岳家没多少关系了,当初收下的转让款,很快就会给她打回去。

    都是那个小((贱jian)jian)人,才让我陷进万劫不复之地!

    岳临城用力把烟头按在烟灰缸里后,心中恨恨地骂道。

    几声轻轻的敲门声,打断了他乱糟糟的思绪,深吸一口气,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岳夫人已经快步走到门后,开门轻笑道:小龙来了。唉,快劝劝你爸,他呀,这就愁死了。

    一个三十出头的美艳少妇,从外面快步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小龙,全名龙城城,因长相酷似李若彤在《神雕侠侣》中的小龙女,还在上高中时,就被同学们奉承为小龙女。

    龙城城的娘家,是明珠龙家,嫁给了岳临城的大儿子岳清科,有个亲兄弟叫龙在空。

    不过龙城城可比她那个草包兄弟,强了百倍不止,也是岳临城能击败岳临川,牢牢把持岳家家主第一继承人的最大助力。

    岳家大孙媳是个人物,就连贺兰小新都这样说,每次提到她时,言词也是相当注意的,能不招惹,就绝不去招惹。

    岳梓童算是龙城城的小姑子,与龙在空也算是正儿八经的亲戚了。

    她却不知道,那是因为她在十六岁后,就搬出了岳家,对岳家任何事,都不闻不问。

    至于在岳家更没多少存在感的岳母,就更不知道这层关系了。

    岳临城倒是知道,但当龙在空在为难岳梓童时,却绝不会为了岳母,去得罪大儿媳妇。

    甚至,就连唯一还算护着岳梓童的老岳,在这件事上都保持了诡异的沉默,也正是这样,贺兰小新才不敢多说。

    龙儿回来了。

    刚才还满面愁容的岳临城,立即笑呵呵的站了起来:来,坐,快坐下,一路旅途劳累了吧?清科,给龙儿泡茶,那个黑陶罐里的,是极品大红袍。

    岳清科就是个不(爱ai)当官,只醉心于学问的书呆子,这都快四十了,在岳临城面前,依旧像老鼠见了猫那样拘谨约束,连忙点头,放下手里拎着的水果,去泡茶了。

    对公公大人的‘恭敬’,龙城城早就习以为常,脱下风衣后随手递给了婆婆,踩着小高跟黑皮鞋,咔咔的走到岳临城对面坐下来后,顺势翘起了二郎腿。

    对大儿媳的无礼,岳临城没有任何不满,跟着坐下:龙老,你爸他们都好吧?

    都好,就是小空总是不让人省心。前几天一个女人跳楼自杀了,非得让我回去摆平。哼,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成熟起来。

    龙城城冷哼一声,示意丈夫把茶杯放在案几上后,顺手拿起了桌子上的香烟。

    小空那孩子还小,还小,等过两年就会稳重些了。

    岳临城看了眼大儿子,岳清科连忙又拿起火机,吧嗒一声给媳妇点上。

    徐徐吐出一口青烟,龙城城直入主题:爷爷醒了?他老人家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路秘书还没有出来。

    岳临城看了眼房门那边,脸上浮上自责神色:现在,我特别后悔没有听你的话,凡事先等等再做决定——结果,就落到了如此尴尬的境界,这都是我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龙城城毫不客气的说:爸,这件事,你做得确实鲁莽了些。不过,回来的路上,我仔细琢磨过了,你可能被贺兰家那丫头给摆了一道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