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28章 可怜的替罪羊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隋月月没有接警官证,因为不用看证件,也认识白灵儿是谁,又是干什么的,现在假装不认识她,只是因为做了坏事后心虚而已。

    不看吗?

    白灵儿微微冷笑了下,收起证件:隋月月,现在我强烈怀疑你雇凶绑架原开皇集团总裁秘书闵柔,请跟我去市局走一趟吧。

    在下车之前,闵柔曾经请白灵儿,放掉那俩瓦工,别再追究此事了,她也答应了,不过在过来后,还是忍不住要吓唬下隋月月。

    我我不去!

    隋月月脸上浮上惊慌神色,抱着董君的双手更加用力,希望他能为自己说话。

    她又不是法盲,当然很清楚拿钱雇两个瓦工,假冒特工要带走闵柔的行为,已经触犯了法律,这件事可大可小,说大了能以绑架未遂案判刑,说小了,大有来头的董君为她说几句话,这事也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其实,只要她死不认账,神色坦然,一口咬定从没见过那俩瓦工,白灵儿也拿她没办法,只是她现在心虚的要命,急切下竟然忘记该否认了。

    隋月月哪儿知道,平时精明无比的董君,在白灵儿找上门来后,比她更心虚——贺兰小新曾经特意嘱咐过他,绝不能私下里对闵柔做什么。

    无论他派隋月月黑唬闵柔的行为,是从谁的利益出发,都违背了贺兰小新的命令。

    敢于违背新姐的命令,会是什么下场,董君想起来就会双股打颤,这时候傻了,才会为隋月月出头,最正确的办法,就是一推四五六,把自己先摘出来。

    虽说让隋月月背黑锅后,再想拥有她这具(娇jiao)美的躯体,那是不可能的了,但再美的女人,与新姐的可怕相比起来,都算不上什么。

    心思电转间,董君挣开了隋月月的手臂,和声说道:月月,既然这位警官找你有事,那你就去忙吧,我还要安排董峰他们的住宿。

    董峰是董君的堂叔兄弟,也是贺兰小新一手培养出来的,前些天就已经来青山,住宿早就安排好了,他这样说,只是要找个离开隋月月的理由了。

    不等隋月月反应过来,董君对董峰他们使了个颜色,快步上车,走了。

    隋月月望着公路上,呆愣很久才双手捂住脸,慢慢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为了抱紧董君的大腿,替他出面找人黑唬闵柔,还决定今晚献出她的清白之躯——结果事发后,人家直接把她当替罪羊踢开了,压根不管她的死活。

    她这才知道,她在京华贵客的心里,就是个没任何价值的漂亮玩物而已。

    都滚吧,还站在这儿等着姑(奶nai)(奶nai)为你们叫车?

    看着双肩剧烈抖动的隋月月,白灵儿觉得她特别可怜,毕竟都是女孩子,能深切感受到被男人玩弄的悲哀,心里堵得难受,把怒气发在了那俩瓦工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又被踹了两脚的俩瓦工,没有丝毫不满,连声道谢中,抱着脑袋飞一般的逃了。

    隋月月,这次要不是闵柔给你讲(情qing),你至少要蹲六个月的大牢。哼,以后做事,最好是把眼睛擦亮点,免得被人卖掉,还傻呵呵的给人点钱。

    白灵儿冷哼一声,转(身shen)走向了警车那边。

    隋月月放下手,茫然的望着白灵儿上车,两道泪痕的脸上,全是茫然之色,实在搞不懂闵柔为什么要为她讲(情qing),警方怎么就这样轻飘飘的放过了她。

    一个被人哄骗了的可怜孩子。特么的,肯定是那个董君在里面捣鬼,以后别让我抓到他的把柄,要不然我才不管他是来自哪儿的贵客!

    白灵儿上车,砰地关上车门,嘴里这样嘟囔着,看向闵柔。

    闵柔在笑,也在哭,泪水哗哗地止不住。

    白灵儿眨了下无知的大眼睛,吃吃问道:哎,哎,小柔,你这是怎么了?不会是被我感动的吧?咱们不是朋友嘛,没必要搞这么大阵势的!

    闵柔抬手擦了把泪水,轻声说:岳总,要回来了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白灵儿愣住:岳总?哪个岳总要回——你是说,你老板岳梓童?

    闵柔用力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不会吧?

    白灵儿大张着小嘴满脸惊诧的样子,很可(爱ai):她她还敢回来?

    她没有叛国投敌,她对外谎称是恐怖头头的夫人,只是为了要保护被挟持的十六个人质,现在他们已经被救出来了,一切都已真相大白,不(日ri)就将回国。

    闵柔说到这儿,忽然想到了什么,催促道:快,咱们快回家,电视里肯定在报道这个消息的新闻!

    此事当真?小柔,你没有骗我吧?

    千真万确,我跟你说——

    在闵柔的详细叙述中,白灵儿启动车子,警笛撕心裂肺的狂叫着,呼啸前行。

    她不会去看电视,她会先去市局——闵柔说的这个消息,可是第一手资料,她必须尽快告诉局座,再建议把被封掉的花园路37号别墅解封,那样不(日ri)‘锦衣还乡’的岳梓童,就不会对市局有意见了。

    她相信局座,是特别重视闵柔这个消息,随后做出最快的正确反应,再好好策划一下,青山市局在英雄蒙冤其间,却力排众议大力维护其后方稳定的正义形象,就跃然于纸上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,她白灵儿就是为市局形象增光添彩的最大功臣——哪个混蛋说,白警官是(胸xiong)大无脑来着?

    不用任何人解释,当常山大使看到十六个人质,一个都不少的从岩洞中,相互搀扶着走出来,全围在岳梓童(身shen)边的这一幕后,就知道她是被冤枉的了。

    如果岳梓童真叛国投敌,怎么可能在贺兰扶苏的帮助下,与佐罗生死对峙几天?

    别说这是在演戏,要不然现场那么多的残肢断骸,会不愿意的,谁家演戏,把小命都搭上啊?

    更何况,墨西哥官方大兵压境后,立即展开地毯式搜索,一举擒获了十数名漏网之鱼,从他们的嘴里,再次确定了岳梓童是舍己为人英雄的现实。

    鲜花,掌声,狂闪的镁光灯,成了岳梓童走下飞机后的主旋律,甚至还有一对可(爱ai)的小朋友,跑过来为她献上英雄的花环,桂冠,墨西哥总统亲自接机,握着她的手,连声道谢。

    荣誉,从没有过的荣誉,铺天盖地般涌来,把她深深的包围。

    正所谓做戏就要做全(套tao),面对来来自各国的数百名记者,岳梓童在官方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,如果不高举着粉拳,高声喊几句她是华夏岳梓童,她是华夏开皇集团老总,希望她的仙媚丝袜品牌,能够被广大(爱ai)美女士,男士所喜(爱ai)的话,那么这些天所受的委屈,惊吓,可就白受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面对狂闪的镁光灯,岳总该有的道歉,是不能少的,全是发自内心的真挚,还有硝烟痕迹的俏脸上,有晶莹的泪水滑落,声音哽咽的说,当初她答应当佐罗夫人,是想保护所有人质的,结果她一个人的力量太单薄了,造成了那么多无辜人质的死亡。

    这都是她的错,所以她衷心的希望,人们能够原谅她,她真得已经尽力了。

    人们接受了她的道歉,用更加(热re)烈的掌声。

    总统府的大会厅主席台上方,横挂上了仙媚丝袜的广告横幅,相信随着狂闪的镁光灯,所有关注本次事件的人们,都将会知道仙媚丝袜了。

    这是墨西哥官方,为感激,补偿岳梓童才做出的决定。

    总统府内打广告,那可是连在袜业联盟大会获得金奖,都比不上的。

    受官方委托,墨西哥几家大公司,在会后就把岳总团团围住,以‘最优惠’的价格,每家下了十万双丝袜的订单——

    荣誉,金钱,岳梓童本次的墨西哥之行,可谓是名利双收,成了最大的赢家,欢喜的张茹李芳等人,笑都不是正模样了。

    傻瓜也能看出,等他们跟随岳总载誉回国后,就会走上一条光辉大道。

    那些污蔑岳总投敌卖国的声音,也将被大风刮散

    至于前些天面对记者采访时,颠倒黑白粉墨自己的林(春chun)海——呵呵,他将会遭到正义的处罚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没有谁关心那个跳梁小丑,正如被无比幸福包围着的岳总,暂时忘记了为拯救大家而牺牲的黑幽灵。

    绝不能让任何人,知道黑幽灵在营救众人质行动中,起到了无可替代的作用——在返回墨西哥城的路上,迅速与国内沟通过的常山大使,就以很郑重的语气,告诉岳梓童等人,黑幽灵,从没出现过。

    众人质能够安全归来,首功当属岳梓童,其次是率领特别小分队,疾奔万里大营救的雷霆小组,最后才是墨西哥官方。

    站在国家利益的大立场上,名声不怎么样的黑幽灵,绝不能与此事有任何的瓜葛,这件事没得商量。

    岳梓童等人,也很理解官方的良苦用心,一致保证绝不会在任何场合下,说那些不该说的话。

    可是为什么,被幸福包围着的岳梓童,回到装潢奢侈的五星级酒店(套tao)房内后,脸色上的笑容就消失,感到了无比的疲倦,顺着门板慢慢瘫坐在了地上,双手捂住脸,小声的抽噎起来了呢?

    她很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哭泣,就像她知道她必须该怎么做那样。

    帮帮帮,有人在外面轻轻敲响了房门。

    她连忙站起来,擦了擦泪水快步走进洗手间。

    敲门的是贺兰扶苏,拄着单拐,却依旧站的标枪般(挺ting)直,门开了后笑道:我们要率先回国了,特意来向你告别。嗯,另外,我还为你带来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说着,他向旁边走了一步,让开了门口。

    一个方头大耳的胖老板,被人踢了一脚,噗通跪倒在了岳梓童面前,额头触地,浑(身shen)发抖,哀声告饶:岳岳总,求求您放过我!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