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27章 正义感爆棚的白灵儿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月月这个名字,就像青山市有很多年轻漂亮妹子那样,很多,也很笼统。

    这俩外地乡下来青山打工的瓦工,只说月月穿着黑风衣,戴着大墨镜,很年轻,很漂亮——总之,眼睛都被美女与红彤彤的钞票给迷住了,竟然连车牌号也没记住。

    这让白警官很生气,再次来了几脚狠的,把刚苏醒过来的那个人,也给揍哭了。

    特么的,就你们这副德行,也敢冒充国安的人,早晚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

    又踢了两脚后,白警官才感觉神清气爽了些,拿出手机呼叫总部支援,丝毫不理会那俩傻缺的苦苦哀求。

    闵秘啊,闵妹子,这件事还要麻烦你,跟我们回局里走一趟,做个笔录。

    白灵儿扣掉电话,对沉默不语的闵柔说:你先给家里打个电话,撒个慌,就说和朋友在外喝酒,回家要晚一些。

    人家救了闵柔,要求她去局里做个笔录,也是很正常的,她没有任何不配合的理由,不找到幕后主使者,她也不放心。

    闵柔走到旁边,给老闵打了个电话,直说是与白灵儿在一起,让父母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等她走回来,白灵儿问:你仔细想想,你都得罪谁了,才让人家这样整你?

    闵柔想了想:我好像没得罪谁吧?

    真没得罪谁?

    白警官,我有没有得罪谁,相信你比我更清楚。

    闵柔低声说:如果不是这样,你也不会及时出现。

    白灵儿抿了下嘴角,挪开了与闵柔对望的目光,嘿嘿讪笑了下:妹子,你别多想,更别误会。青山警方并没有安排任何人来暗中调查你。是我自己——

    闵柔打断了她的话:是你不放心我的安全,所以才暗中保护我的。

    白灵儿愣了下,垂下眼帘,语气诚恳的说:对不起,我确实想知道,你在暗中与岳梓童有没有来往的。

    没有,白警官,自从岳总在墨西哥出事后,我们就再也没联系过。

    闵柔摇头,说:你如果不相信的话,我可以把手机给你,你能查出我这段时间与任何人的联系记录。

    不用,不用,你的电话早就被监听——咳,闵柔,这不是我说了算的,希望你别介意。

    不小心说漏嘴的白灵儿,尴尬的笑了下:可我本人相信,岳梓童应该不是那样的人。至于你,更没理由能与她搀和在一起,做危害国家的事。

    闵柔用力抿了下嘴角,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白灵儿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抬脚又开始教训那俩瓦工,想到刚才他们竟然敢骂她臭表杂,真是岂有此理。

    幸好很快就有打着爆闪的警车出现,才算解救了那俩骨头快被踢断了的瓦工。

    韩军,你们两个留下来仔细搜索现场,看看还有没有别的(情qing)况。

    把开车的韩军从车上拽下来,白灵儿坐上去,又对闵柔呶嘴示意坐在她旁边,车门刚关上,就拉响了警笛,呼啸着冲出了公园。

    晚上警车出动,只打爆闪不拉警笛,算什么事?

    不知道警笛一响,伺机做案的犯罪分子,就会两腿打颤,该犯的不敢犯了吗?

    道理如此简单却不懂,以后别说是我白灵儿的同事!

    红灯亮起也不停车的白灵儿,愣是把桑塔纳开车赛车速度了,前面车辆纷纷贴边让路,再也不为了争抢道路而造成堵车了。

    看来,现在堵车就是惯的这些有车一族,随便开个破车上路,就自以为公路是他家修的,想怎么开就怎么开,想怎么停,就怎么停,有本事你跟警车挣道试试,保证撞不死你!

    搁在以往,闵柔坐这么快的车,肯定会被吓得不行,但今晚她很安静,目光也很平静,看着前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,反倒是后面坐着的那俩乘客,被吓得不行,一手死死抓着把柄,满脸彷徨的向车窗外乱看。

    啊,就是她,就是她!

    车子刚驶过青山酒店的停车场,右边那个瓦工忽然大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吱嘎一声,时速接近一百的警车,车头猛地往下一顿,停下了。

    还真亏闵柔有坐车就系安全带的好习惯,才没有像后面那俩瓦工那样,一脑袋撞在靠背上。

    白灵儿却不管这些,回头喝道:瞎嚷嚷什么呢?

    这俩人真被揍怕了,抬手指着酒店停车场内:那个女人,就是——啊,不,是很像给我们钱,让我们做坏事的女人!

    现在知道是做坏事了,晚了!

    白灵儿说着,抬头看去,就看到有几个人,正从酒店大厅门口那边走来,边走,边谈笑着什么,其中一个(身shen)穿白色(套tao)裙的女孩子,(身shen)材高挑,很显眼。

    原来是她?

    闵柔也看到了她,失声说道。

    白灵儿马上追问:她是谁?

    她是——

    闵柔说到这儿,回头看着白灵儿:白警官,我有个请求,能不能别再追究这件事了?这俩瓦工,也放了吧。

    不再追究?放掉他们?

    白灵儿皱眉:闵柔,你以为这件事是在过家家吗?他们的行为,已经构成了犯罪。而我(身shen)为正义的执法者,就该——

    闵柔打断了白灵儿的侃侃而谈:白灵儿,我们能不能成为好朋友?

    白灵儿一下子闭嘴了,沉默片刻,拿出钥匙为后面那俩瓦工打开手铐,喝道:滚!以后不许来青山市,要不然看到你们一次,抓一次!

    那俩瓦工狂喜,连声说着再也不敢了,刚要下车,白灵儿又说:等等!两件事,把钱交出来。第二,去那个女人面前,与她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俩瓦工对望了眼,嘴皮子哆嗦了下,看到白灵儿又要瞪眼,慌忙各自掏出一叠钱,放在座椅上,跳下了车子。

    在白警官正义目光的注视下,两个瓦工快步走到那几个人前,对那个女孩子说了句什么,又回(身shen)指向了这边。

    他们是谁?

    白灵儿落下车窗,看着那几个人:闵柔,如果你真把我当朋友看,那就告诉我,他们是谁。

    那个女的,是开皇集团的前台负责人员,隋月月。

    闵柔稍稍沉默了下,才说:与她并肩站在一起的男人,是新来的广告总监,董君。岳总在时,曾经把他赶走过,是贺兰小新的心腹手下。

    白灵儿不认识董君俩人,却知道贺兰小新是个大有来头的人,局座都对她毕恭毕敬的,而她虽说也很客气,不过眉宇间露出的高高在上,却让白灵儿看了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同样,闵柔在被岳临城当众辞退时,董君有多么的恼火这些事,白灵儿也听局座说起过,还说特么的就是在仗势欺人,特看不惯那副嘴脸。

    白灵儿是干刑警的,遇到这种事时,脑袋瓜子转的格外快,马上就明白怎么回事了,嘿嘿冷笑着:哦,原来是你当众拨了那位贺总的面子,人家要在暗中黑唬你。哼哼,没说的,既然你是我白灵儿的好朋友,就等于是我的事!

    说着,她开门跳下了车子,闵柔连忙问她去做什么。

    别担心,就是给那些人个警告,以后把招子擦亮点,别以为青山市没有正义存在。

    正义感爆棚的白灵儿,砰地关上车门,绕过车头后又问:那个什么月月,一个前台小妹,怎么与姓董的勾搭在一起了?

    既然白灵儿执意要为朋友出头,而且闵柔也不想以后再遭遇刚才的事,微微叹了口气,说:唉,当初董君要提拔她前广告部时,我给挡住了。

    哼哼,挡人前程,犹如杀人父母,人家不恨你才怪。

    (阴yin)阳怪气的哼哼几声,白灵儿快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看到两个瓦工从警车上下来后,隋月月的脸色就变了,下意识抱紧了董君胳膊。

    找人黑唬闵柔,来教训她的不知好歹,是董君一手策划的,执行者却是隋月月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入主开皇集团,董君依旧是广告总监,职务上虽说不如齐副总,但傻子也能看出他才是公司二号人物,他要调某个前台小妹去广告部,没谁敢阻拦。

    隋月月也趁机抱上了董君的大腿,安排好人去黑唬闵柔后,接到了他共进晚餐的要请后,没犹豫多久就同意了。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,董君晚上邀请她吃饭后,接下来要去做什么——不过,她一没文凭的客服小妹,要想在公司大有作为,说不用付出某些牺牲,那纯粹是在扯淡。

    想到当初在自己面前那样盛气凌人的闵柔,现在不但被开除了,还要被扔进荒坟内黑唬下,隋月月就感觉很爽。

    这不正准备找地方去更爽一下呢,闵柔忽然与两个瓦工,都出现在了警车上。

    别担心,有我在,没事的。

    感觉到隋月月有些怕,董君伸手揽住她的肩膀,拍了拍她后背,低声安慰着,面带淡然笑容,看向了走过来的白灵儿。

    你叫隋月月?

    白灵儿看了眼董君,问隋月月。

    感受到董君的宽厚(胸xiong)怀,隋月月胆子大了很多,反问道:你是谁?

    警察。这是我的警官证,请你过目。

    白灵儿拿出警官证,递到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坐在车里的闵柔,远远看着白灵儿的背影,心中五味据杂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当前是她最孤独无助的时候,(性xing)格刁蛮,做事霸道的白灵儿,能够成为她的朋友,让她感受到了无比的温暖。

    叮叮当,口袋里的手机爆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以为是老爸打电话来催她回家的,本想拒绝,但目光从屏幕上扫后,浑(身shen)就猛地打了个激灵,腾地坐直了(身shen)子,接通电话,哑声问道:是是岳总吗!?

    她并不知道,她在问话时的声音,不但沙哑,还带有了明显的哭腔,就像在外被欺负了的孩子,终于见到了自家大人那样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