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26章 假冒伪劣产品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如果不与李南方在一起,二愣子他们也相信他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本次的外界之行,让他们见识到了现代化武器强大的杀伤力,个人的武勇,在现代化武器面前,脆弱的就像烈阳下的薄冰,一碰就碎。

    这让他们感受到了强烈的不适应,只想帮李南方救出岳梓童后,返回八百。

    八百那处没有太多现代化文明的敌方,才是他们的世界,平淡,无聊却又安逸。

    在发现李南方之前,二愣子他们是绝望的,茫然的,如果他真死在这儿,他们都没脸回去了,只能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上流浪。

    幸好,李南方很清楚他们是怎么想的,才让他们发现了他。

    他没有死,甚至都没受伤,只是躲在水下时,被炸弹爆炸后产生的强大冲击波,给震昏了过去,喝了半肚子凉水罢了。

    战机投掷炸弹时,方圆数百米内的地上生物,没有谁能侥幸存活,不过如果李南方在捞出信号弹,用力扔出去后,再潜伏在水底,就能让自己得到最大的保护。

    一场厮杀,又喝了半肚子水过后,那种该死的疲倦,让李南方醒来后没有坚持多久,就闭上眼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走吧,死人是不能露面的。

    二愣子抬头看了眼大火腾起的远处,把一块拳头大小的牛(肉rou)塞进嘴里,弯腰把李南方横抱在怀里,冲石头俩人点了点头,迈开大步继续向东前行。

    西半球的太阳越升越高时,东半球的月亮已经爬上了头顶。

    盛夏已经过去,秋老虎摇头摆尾的来临,白天尽(情qing)肆虐着人们,到了晚上十点时,才兴犹未尽的散去,习习的凉风,从南边吹来。

    穿着一件白色大背心,牛仔短裤,小高跟皮凉鞋的闵柔,站在公园假山面前,仰望着远处街道上的车水马龙,发呆过了很久才双手抱住了膀子,觉得自己是该回家休息了。

    她被开皇集团辞退了,这对她,对老闵来说,都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李南方帮闵家追回家产后,数百万的小(身shen)价,也足够让闵柔过一段安逸小(日ri)子了,不用再起早贪黑的上下班,想吃什么就买点什么,想去哪玩,就去哪玩,老闵是全力支持的。

    女儿为什么被辞退,受到叛国投敌的岳梓童所牵连等等,老闵并不是太在意,他相信自己的乖宝贝,并没有与岳总同流合污,做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的事,所以在青山市局找她来了解某些(情qing)况时,都被他扳着脸的轰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家小柔,绝不是那样的人!

    这些年都苦读律法的老闵,很清楚该怎么说,才能拒绝警方某些不合理的要求。

    闵柔很感激父亲,也劝他说不用担心,以后谁再来找她询问什么,就问好了,反正她什么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警方几次被闵父轰出去后,就没有再来打搅她,不过闵柔很清楚,这件事还不算完,警方碍于律法,在没有确凿证据下,不敢对她采取强硬措施,那么传说中的国安等部门呢?

    那些传说中的部门,是不会在意证据不证据的,只要他们觉得你有问题——你就有可能凭空消失,你家里人报警,警方都不敢管。

    其实这些麻烦,闵柔完全能避免的,在她被辞退的第二天,贺兰小新就亲自给她打电话,语气诚恳的请她回公司,继续担任总裁秘书一职。

    依着贺兰小新的人脉,就算闵柔真有什么问题,只要没有触犯大的原则,还是能把她保下来的。

    不过闵柔再次婉拒了,看在贺兰小新语气诚恳的份上,没有再冷嘲(热re)讽。

    无论岳总是不是真叛国投敌了,对她都有知遇提拔之恩,闵柔绝不会再回开皇集团,再给其他人当秘书的,这是她的底线。

    哪怕因此招惹无尽的麻烦。

    请问一下,你是闵柔闵小姐吗?

    就在闵柔刚走过一个小凉亭时,里面忽然走出来两个年轻男人,挡住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是,我就是闵柔。

    闵柔上下打量着那俩人,皱眉问道:你们是谁?

    对不起,请跟我们走一趟。

    左边那个人拿出一个小红本本,在闵柔面前晃了下,不等她看清楚就收起来,与另外一个人,分左右抬手架住了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这一幕,经常会在警匪片里看到,代表正义的某部门,向嫌疑人晃一下证据,立即带走,至于是什么部门的,对不起,不会让你看清楚的。

    闵柔挣扎着,叫道:你们要干什么,放开我!我犯什么罪了,你们要带我走?就算带我走,也该让我先给家里打个电话,通知一声!

    左边那个人抬手,捂住了闵柔嘴巴,冷冷地说:闵小姐,我们是不会让你通知——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,有个女孩子的厉喝声。从被背后传来:放开她!

    那俩男人押着闵柔转(身shen)看去,就看到一个(身shen)穿深蓝运动装的短发女孩,快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闵柔趁机挣开那个人的手:白警官,救我!

    来者,赫然是刚恢复青山市局刑警副队长职务的白灵儿。

    白警官?

    左边男人冷笑:呵呵,青山市的警察吗?对不起,整个青山市,还没有谁有权利,来阻止我们办案。

    被李南方折腾几次后,白灵儿整个人要比以往沉稳了许多。

    过去,她可是非常信奉‘能动手就绝不动口’的信条,现在忍住了,暂时没有理睬闵柔,看着那个人:你们是哪个部门的?为什么要绕过我们青山警方,擅自带走青山市民?

    对不起,无可奉告!

    右边男人冷冷地说:别说是你了,就是你们局座来了,也没权干涉我们的办案。

    这俩人的口气很大,白灵儿更不敢冲动了,因为她比闵柔更清楚,国家某些强力部门,权利要比警局大很多,强压着被蔑视的怒气,语气稍稍缓和:那,我看看你们的工作证,总可以吧?

    这个要求,可一点都不过分,两个男人无权拒绝。

    曾经对闵柔亮过工作证的男人,只好再次掏出小本本,在白灵儿眼前晃了下,就收起来了:国安十三局,海外间谍八处的。

    国安有没有这个海外间谍八处,凭白灵儿的资格,还真不怎么清楚。

    不过,她没看清小本本上写的什么——要求再次查看证件。

    滚开,别多管闲事,小心我找你上司,让他把你撤职查办了!

    那个男人不耐烦了,粗声骂了句,推搡着闵柔就要走。

    草,他还真以为白警官是吓大的,没脾气的小警花呢?

    如果只是语气严厉些,不爆粗口,不威胁她,白灵儿还真不敢把他们怎么样,最多也就是打电话请示一下局座,问问知道这件事不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白警官从男人的低素质表现中,强烈怀疑他们(身shen)份的真实(性xing),抬手就抓住敢骂她滚蛋的男人,用力向后一拽,右脚伸出。

    哎哟一声,自称来自很牛比部门的男人,猝不及防下仰面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草泥马,臭表杂,你特么的敢打人?

    另外一个国安特工,暴怒,松开闵柔抬手对着白灵儿就是一记冲天炮。

    卧槽尼玛,原来是假的!

    听男人在(情qing)急之下爆出的粗口,竟然是临市口音后,白灵儿瞬间就明白了什么,哪儿还会再客气,歪头躲开那一拳,抬手锁住他手腕,右肘狠狠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那个人肋下遭到重重一击后,惨叫着委顿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就这,还尼玛的国安特工啊!

    想到竟然被两个假货骂滚蛋,臭表杂,白灵儿不盛怒才怪,抬脚大力踢在了刚要爬起来的那个人下巴上,直接把他放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肋下遭到重创的那个,可没想到白灵儿竟然这样彪悍,强忍着疼痛,站起来就要跑,却被她纵(身shen)跃上,一脚踢在了后脑勺上,木桩子般的扑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两个傻比,肯定没听说过青山警界小霸王的名头,要不然绝不敢这样嚣张。

    站在旁边的闵柔,看着白灵儿从腰间摘下手铐,把这俩来自某特殊部门的人铐在一起,好像在做梦。

    平时看电视看多了,她真不敢相信,区区一个地方小女警,敢殴打来自特殊部门的人,还把他们都铐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俩傻比——咳,他们是假冒伪劣产品,你看看呢。

    好像知道闵柔为什么发呆,白灵儿搜出那个人给闵柔看过的小本本,看了眼,扔了过来。

    忙不迭的接住,闵柔借着路灯光看去,什么国安十三局,海外间谍八处的,原来是个三级瓦工证!

    他他们怎么会来带我走?

    闵柔还在茫然中。

    妹子,这还用问吗?肯定是别人雇他们来收拾你的。

    白灵儿抬脚,在还清醒着的男人(身shen)上踢着,喝问:说,是谁派你们来的?

    啊,我我不认识那个女人!

    男人惨叫着,嚷道:别打了,我说!

    这俩人不是国安的特工,却是货真价实的瓦工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,他们在劳务市场等活时,有个女人把他们喊到商务车上,先拿出几万块,才说让他们做什么。

    俩人都知道,这是违法的,不过女人一再说,只是吓唬下目标,他们只要把她带到郊外,扔在荒坟里就不用管了。

    财帛动人心,俩人没顶住红彤彤钞票的(诱you)惑,铤而走险,按照女人所提供的资料(内有闵柔的照片,家庭住址),开始跟踪闵柔。

    女人长什么样子,多大年龄,叫什么名字,说!

    处理这种小案子,白灵儿可谓是相当有经验的,再次一脚踢下去,那个人竟然被踢哭了:呜,呜呜,她很年轻,很漂亮,我们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。不过她在给人打电话时,我听到那边的人,好像叫她月月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