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25章 他已经死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因得意忘形而导致大好局势丧失殆尽后,最后悔的人除了贺兰扶苏之外,就是岳梓童了,方才她可是载歌载舞来着。

    要说所有人必须要死,最不甘心的人就是岳梓童了。

    她不是怕死,是怕死了后,还要背负着一个‘佐罗夫人’的黑锅,死后也会被人唾骂万年的。

    只是这世界上什么药都有,独独没有后悔药,如果不是因为(身shen)体极度疲倦,在二愣子他们对她笑时,她就会冲出去,哪怕被乱枪打成蜂窝呢,她也要把烟雾弹从小溪里捞出来!

    那个大象替她做了她要做的事——洞外传来歹徒们绝望的叫声时,她不知道哪儿升起一股子力气,猛地推开石头俩人,扑到了拐角处,向外看去,就看到有黄烟,从洞口出呲呲的冒起。

    咻——呜!

    外面的天空上方,再次传来枭龙战机的厉啸声,不得不在上空盘旋的战机,终于发现了精确目标,立即盘旋回来,俯冲扎下。

    数百大难临头的歹徒们,这时候才想到了要跑,没有谁再管华夏人,不管同伴的死活,都扔掉手中东西,拼了命的四散而逃。

    只是就算他们长了飞毛腿,能比得上战机投掷下来的炸弹快吗?

    回来!

    贺兰扶苏狂吼着,一把将岳梓童拽了回去,扑倒在了地上,大吼:张嘴,捂住耳朵——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山崩地裂般的爆炸声,从岩洞南侧炸响,乱石飞溅,磨盘大小的石头,被炸的直直飞进洞里,重重砸在拐角外的岩壁上。

    就像下雨那样,岩洞上方的乱石,噼里啪啦的往下砸。

    炸弹爆炸后的方圆数十米内,所有的地面生物,都在瞬间被摧毁。

    世界变了颜色,无数生命从此彻底终止,仿佛就连时间,也静止了,唯有不断传来的轰炸声,自岩洞向南延伸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分钟,还是一个世纪?

    轰炸终于结束,好像死神怒吼的战机呼啸声,也已经消失在了任务完成的返程途中,方圆数百米内的树木,几乎都被摧毁,大火熊熊燃烧。

    偶尔有几个人影,跌跌撞撞的站起来,走了没几步,就再次扑倒在地上,动也不动了。

    这是侥幸没有被炸弹弹片击中的歹徒,只是他们已经被强大的冲击波,震的七窍流血,其实人就已经死了,只是(身shen)体肌理的最后本能,促使他们在‘死后’,还能站起来走几步。

    无法估计的断指残骸,到处都是,血淋淋的肠子,一段一段的扑洒在地上。

    轰炸产生的强震,把被打昏的叶小刀给震醒了,猛地抬起头,拨楞了下脑袋上的碎石,爬起来向外面冲去。

    马刺,二愣子等人先后冲出,向小溪那边狂奔。

    他们希望,能找到李南方——如果,他还没有被炸成碎片的话。

    你们都在这儿等,不要出来,绝不能出来!

    (身shen)负多处弹伤的贺兰扶苏,扶着岩壁跑到洞口向外看了一眼,就回(身shen)大吼道。

    外面的世界,太血腥,太残忍了,他看一眼就忍不住的要呕吐,要抓狂,更何况岳梓童等人?

    我要去看看他——

    岳梓童尖声叫道。

    不行!

    贺兰扶苏大吼一声,打断了她的话,一把拉住她胳膊,把她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岳梓童不吭声,爬起来又向外跑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脸色狰狞,抓住她双肩剧烈摇晃着,哑声问道:你,想去找死吗?

    无论那个大象是谁,本事再大,这时候也不可能存活下来。

    他是怎么死的?

    还不是因为大家伙得意忘形,所导致的?

    土狼他们刚才,就曾经威胁过所有人,说一旦大象挂掉,他就会怎么着怎么着的——在他们看来,人质们就是杀死大象的凶手,确定大象死亡后,他们绝不会放过他们!

    土狼他们为了保护岳梓童等人,与歹徒浴血厮杀两天多,可到头来,却很有可能会成为他们新的敌人,这是贺兰扶苏不愿意面对,但却必须得面对的。

    他不是土狼他们,他带人万里迢迢赶来墨西哥,就是为了营救众人质的,现在强大的祖国空军支援下,总算把佐罗他们消灭掉了,怎么可能再任由人质,遭受‘自己人’的荼毒,杀戮?

    岳梓童怎么不明白贺兰扶苏的意思,只是她无法原谅自己已经犯下的愚蠢,或许唯有被土狼他们撕成碎片,心里才能好受些。

    可贺兰扶苏呢,众人质们呢?

    你,你们,都不能死,一个都不能死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嘎声说着,转(身shen)冲了出去,却很快又回来了,手里多了把突击步枪。

    这是被炸飞到洞口的步枪,很完整,弹夹里满满的子弹。

    看到他哗啦一声,把弹夹重新撞上,打开保险后,岳梓童就知道他要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他要用这把枪,来对付土狼他们。

    外面地上有的是枪,贺兰扶苏能捡到完整的,土狼他们也能捡到完整的,人家五个人对付他自己,绝对是稳((操cao)cao)胜券的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不想与并肩作战数天的土狼他们,反目成仇,可他又没有别的办法,为确保众人质的安全,他唯有据险而守,希望救援部队,能及时赶来。

    岳梓童倚在岩壁上,呆呆望着外面那个修罗世界。

    她不打算反抗,如果土狼真要杀她的话,她只希望,能够在临死之前,知道那个大象是谁,是不是她所熟悉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怎么,准备要击毙我们?

    叶小刀冷冰冰的声音,让岳梓童眼珠转了下,思维被拉回到了现实中。

    叶小刀回来了,与马刺两个人,脸上都带着不屑,还又愤怒的冷笑,死死盯着把枪口对准他们的贺兰扶苏。

    请你们,请你们不要过来,在援兵没来之前,别——((逼))我!

    贺兰扶苏嗓音沙哑,异常艰难的说道,唯有握枪的手,依旧那样有力,沉稳。

    没谁((逼))你,我们也不屑((逼))你。

    叶小刀晃了晃脖子,转(身shen)就走:我们来,就是要告诉你们一声,我们要走了。

    走?

    贺兰扶苏愣住:你们,你们是来告别的?

    现在该死的,不该死的,都已经死光了,救援部队马上就要赶到,你们都安全了,我们还留在这儿干什么?难道,等着吃你的枪子,还是严刑拷问,我们是什么人,又是做什么的?

    叶小刀停步回头,语气淡然的说道:说实话,如果不是他让我们来,你们就算全死光了,老子也不会皱一下眉头。

    他呢?

    岳梓童推开贺兰扶苏阻挡她的手,快步走出洞口,看向小溪那边。

    他死了。

    叶小刀笑了,轻声问:你觉得,在这种(情qing)况下,他还能活下来吗?他的尸体,已经被土狼他们带走了。土狼他们感觉,虽说他也已经死了,也不愿意见到你。

    他他他究竟是——谁?

    岳梓童用力咬了下嘴唇,有鲜血冒出来,都没感觉到疼痛。

    叶小刀沉默了片刻,轻声说:黑幽灵。

    黑幽灵?

    岳梓童嘎声问道:他他真是黑幽灵!?

    如假包换,呵呵,这次,还真是变成幽灵了。

    叶小刀邪邪的笑了下,说:知道吗?我早就告诉过他,你(身shen)边有帅哥相陪的,他没机会获取你的芳心。只是,他却不甘心,好像傻比那样的执着,暗中守护着你——结果呢,特么的死翘翘了,这下总算是死心了。

    我我没见过他。

    岳梓童倚在了岩壁,嘴唇剧烈哆嗦着:我从来,都没见过他。

    等你死后,你就会见到他了。

    叶小刀说完这句话后,抬手搂住黑刺的脖子,俩人快步向东走去,很快就趟过小溪,消失在了森林中。

    对于黑幽灵这个名字,无论是岳梓童,还是贺兰扶苏,都不是太陌生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特殊的工作(性xing)质,决定了他早就知道黑幽灵的存在,而岳梓童,则是因为接连有职杀死在她(身shen)边,才知道了黑幽灵。

    以前她也想过,黑幽灵为什么要保护她,难道说,是被她当特工时那飒爽的英姿所迷倒?

    不过仔细一想,很快就否认了,一个邪道上的大人物,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啊,怎么能独独被她所倾倒呢?

    可现在,雄狮临走前,很笃定的告诉她说,黑幽灵就是为了追她,才保护她,在她被佐罗绑架后,带人来营救她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黑幽灵,她早就背着黑锅去地府内哭泣了,还有机会,看到东方冉冉升起的太阳,看到数架墨西哥军方直升机,呼啸着在上空盘旋?

    可是他,现在却已经死了,为了救所有人。

    他死后,都不想让岳梓童知道他是谁?

    走吧,一切先回去再说。

    看到常山大使,从直升机上跳下来,快步向这边走来,贺兰扶苏扔掉手中的步枪,搀住了岳梓童的胳膊。

    岳梓童轻轻挣开了他,没有看他,也没说话,只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,满嘴都是苦涩的味道。

    李南方却吐出了一口水,剧烈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你总算是醒来了,把我累出了一(身shen)汗。

    把他扛在肩膀上向前狂奔的二愣子,憨厚的笑着,把他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拴住一(屁pi)股坐在地上,从背上摘下一个帆布背包,拿出一袋熟牛(肉rou):嘿嘿,喝饱水的滋味,不怎么好受吧?

    这厮运气很不错,竟然从战场上,捡到了蓝旗游击队的伙食包,满满一包风干熟牛(肉rou),足够他们四个人吃几天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平躺在地上,望着透过树梢的阳光,有气无力的说:好不好受,你喝一肚子试试。

    没那个兴趣。

    拴住撕开袋子,吃了一口牛(肉rou),含糊不清的说:你那两个哥们已经走了,临走前,我委托他们把你早就嘱咐过的那些话,都转告给那傻丫头了,她应该相信你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