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24章 得意忘形的苦果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叶小刀他们面对数百蓝旗游击队员,能坚持那么久,主要原因就是佐罗想活捉他们,要不然早就拿枪把他们都突突掉了。

    虽说刚才有个很厉害的家伙杀来,片刻间就送数名兄弟去见上帝了,但对佐罗来说这也没什么,他再厉害也只是一个人而已。

    可那帮人质忽然高唱国歌,甚至还有人载歌载舞的,这算什么呢?

    具备大智慧,历经枪林弹雨磨练的佐罗,立即意识到了什么,华夏人的援兵到了,虽说现在还没收到外围警戒手下传来的消息,但直觉告诉他,他已经没有机会,再把这些人生擒活捉了。

    既然活捉他们的希望已经破灭,那就开枪把他们突突掉吧,这可比眼睁睁看着他们被救走,要好很多。

    佐罗当机立断,下达了开枪的命令,必须抢在华夏人的援兵到来之前,都干掉他们,再迅速遁走。

    这几天早就吃够(肉rou)搏苦头的队员们,立即抬枪对着那边扣下扳机,嗷嗷的叫着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石头当初选择藏(身shen)点的眼光有多高,这个岩洞再次保护了大家,子弹横飞时,洞口内里的人质们,恰好被岳梓童砸的满地乱滚,算是躲过了一劫。

    反倒是洞外几个人,卧倒的速度尽管够快,可也当场有人挂彩。

    李南方一个翻滚,抱着左肩中弹的拴住,滚到了一块大石头后面,急声问道:不要紧吧?

    如果不饿了那么久,两天内不眠不休的鏖战不断,依着拴住的本事,是不可能中弹的,这让他有些懊悔,狠狠吐了口吐沫:么的,死不了!

    贺兰扶苏,你不会没有信号弹吧?

    李南方回头,对藏在洞口右侧一棵树后的贺兰扶苏大吼。

    枪声响起后,贺兰扶苏右腿连中两弹,不过这次反应却很快,在李南方吼问他时,已经拿出信号弹,拉开拉环,用力向前面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枪声四起中,呲呲作响的信号弹,放出一股焦黄浓烟,好像个妖怪那样,张牙舞爪的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快,快,冲上去,把信号弹扑灭,扑灭!

    佐罗终究实战经验丰富,看到有黄烟冒起,立即下令手下,不惜一切代价,也要把信号弹扑灭。

    这可是在植被茂密的森林中,如果没有黄烟的指引,上空的武装直升机,要想发现确切位置,很难。

    要想依靠枪声?

    呵呵,别做梦了,大山是能回音的,在东边开枪,西边也会咣咣的响。

    准备火箭筒,一经发现空中目标,立即打下来!

    佐罗下达了第二个命令,有条不紊,大将风度十足。

    与官方作战多年,他早就总结出丰富的战场经验了,一旦有官方武装直升机临空,他手下的‘反空特别小组’,就会集中十数个火箭筒,对一个目标形成覆盖式打击,十拿九稳会上演《黑鹰坠落》的精彩戏份。

    哗啦声响中,十数个反空小组队员,把火箭筒抗在了肩膀上,眼神如鹰般,密切注视着上空,脸上带着狂(热re)的兴奋。

    话说,各位好汉已经很久没有大显(身shen)手了——还得追溯到一年前,一举干掉官方的三架武装直升机,让敌人受损惨重后,就再也没见这玩意来头顶呱噪了。

    佐罗在下令时,贺兰扶苏也在与雷霆一号的飞行大队长直接通话。

    雷霆大队长很快就锁定了信号源的大体位置,得知人质都在岩洞内藏着,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投弹,俯冲用机载重机枪扫(射she)地面,目标就是黄烟南侧。

    快,都进洞,进洞,战机马上临空了!

    贺兰扶苏扣掉电话,拼起全(身shen)力气一个弹跳,扑进了洞口内。

    此时,奉命前来扑灭信号弹的游击队员刚冲上来,枪声暂时停止,也算给叶小刀等人赢得了逃命机会,个个连滚带爬的冲进了洞里。

    去里面,去最里面,捂住耳朵,张大嘴巴!

    进洞后,贺兰扶苏继续嘶声大叫着。

    战机临空后,会立即对黄烟以南展开地毯式的轰炸,运气好的人,或许能躲避横飞的弹片,但炸弹爆炸时产生的强大振动波,才是最致命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,捂住耳朵张大嘴巴,才是最有效的保护措施。

    草,信号弹!

    贺兰扶苏的吼声未落,就听叶小刀大骂一声,回头看去,就看到冲过来的蓝旗队员,有人一把抓起信号弹,用力扔向了东边。

    那边,是一条小溪。

    溪水不深,但足够能把信号弹淹没,让能在水中喷发的黄烟被水流带走。

    没有了黄烟,即将飞抵上空的战机,就无法确定精确目标,对敌造成毁灭(性xing)的打击了。

    还有信号弹吗?再扔一个!

    叶小刀吼叫着问道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满嘴的苦涩,前几天再掩护众人质撤退的反冲锋后,包括枪支弹夹之外的所有东西,都被扔掉用来迷惑追兵了,这个信号弹,还是他犹豫再三,才留下来的。

    咻——呜,外面的上空中,有战机横掠长空的厉啸声传来,三架银白色的枭龙战机,呈品字形从南方疾飞而来,搜寻黄色烟雾。

    佐罗抬头,只看了一眼,就差点一头栽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以为,前来救援人质的空中力量,撑破天就是几架军用直升机,那玩意飞行速度慢,好像特大号苍蝇那样,只要集中十数个火箭筒,来个乱弹齐发,蒙都能蒙上一发的。

    可这种战机呢?

    休说高度,速度都是火箭弹无法追及的,就算能追上,也会有(诱you)弹掷出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,绝不能发(射she)火箭弹,来暴露自己等人的位置,要不然谁也逃不掉!

    他这才明白,华夏人为什么要扔信号弹了,原来是给战机提供打击坐标。

    幸亏,他的人及时把信号弹扔在小溪内了,原先散出的黄烟,也已经被风吹散。

    不过,这也不代表着没事,万一战机发狠,对地下展开盲目(性xing)的覆盖式打击呢?

    大家伙还是会死。

    但如果就这样撤退,他是真于心不忍——看了眼那些肩膀上扛着火箭筒,满脸懵((逼))状态的反空小组战士们,佐罗做出了这辈子最正确的决定,逃!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先远离这片危险区域再说,有道是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。

    这次,他没有放弃女儿,弯腰把被李南方一脚跺昏的达芙妮扛在肩上,转(身shen)就向西边狂奔,边跑边吼:走,快走!

    数百歹徒,都伸长脖子朝天看灰机呢,没几个人注意到他们父女已经远遁而去,也没几个听到他的吼叫声。

    三架飞抵上空的战机,横掠过这片区域上方,没有掷弹。

    没看到黄烟,他们无法对地面进行有效打击。

    哦,哦!

    数百提心吊胆的歹徒们,看到飞机消失在远处后,齐声欢呼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却想失声痛哭——军事卫星在岩洞里,也彻底失去了信号。

    上空的战机,现在就变成了瞎子,无法确定该在哪儿投弹。

    战机携带的武器有数,在盲目(性xing)地毯式打击过后,一旦没有摧毁目标,他们就必须得返航到上千里之外的航母上,再次装弹——等他们再回来时,相信下面同胞已经全部遇害了。

    李大象,你要去干什么?回来,回来!!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叶小刀的吼声惊醒了贺兰扶苏,猛抬头向前看去,站在最外面的李南方,已经纵(身shen)扑出了岩洞,用最快的速度,向小溪那边急冲而去。

    小溪水是淹灭不了信号弹的,他这是要把信号弹从水中拿出来,为战机提供准确的打击方位!

    李南方能想到这点,人家蓝旗游击队员也不是傻瓜,虽说不知道老大已经远遁了,可不用任何人吩咐,他们就知道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哒,哒,哒哒!

    所有的枪口,都对准了他,疯狂扫(射she)着,顺便把岩洞洞口严密封锁,迫使随后要扑出去的叶小刀等人,不得不仓皇后退过拐角。

    草你老婆的,你逞什么狗(屁pi)英雄啊,你以为你能躲过子弹,还能躲过战机的覆灭(性xing)打击吗!?

    叶小刀狂吼着,挣开死死抱住他腰的马刺,就要不顾一切的冲出去。

    马刺被他一肘打在下巴上,惨哼一声松手。

    叶小刀刚要扑出拐角,一块石头飞过来,重重击打在了他后脑勺上。

    刀爷立即翻着白眼,昏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及时把他放昏的二愣子,拽住他脚腕把他拖了回去,扭头冲岳梓童等人质,咧嘴笑了下,满是血污的脸上,只看到一口整齐的森白牙齿,就像一头野兽,(阴yin)恻恻的说:你们,最好祈祷他不会出事,要不然,谁也别想——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石头抬手捂住了他的嘴,目光从岳梓童脸上扫过,落在了贺兰扶苏脸上,也笑着说:你们别听他胡说八道。不过他说的也没错,你们确实算杀人凶手。

    他们都在笑着说话,可岳梓童等人,却都觉得有凉气从脚底板升起,散进四肢百骸。

    没谁敢与他们的目光对峙,因为他们很清楚,如果不是他们狂喜忘形,提醒了佐罗开枪,他们完全可以在战机临空时,再放出信号弹。

    只要战机能发现黄烟,敌人再拿走信号源,也无法改变被毁灭的命运了,可就是因为他们忘形了,结果把所有人再次置(身shen)于死亡的危险中,迫使李南方不得不冒险去拿信号弹。

    冒险,这个词,已经无法形容李南方所面临的危险了,因为就算他能躲过乱枪,从水里捞出信号弹,重新给战机提供精确打击方位,他也没机会再逃回洞里。

    黄烟起,战机毁灭(性xing)的炸弹就会倾泻而下,除了岩洞内,方圆数十米的所有人,都无法逃过死亡的(阴yin)影。

    岩洞内,死一般的沉寂。

    啊,黄烟,黄烟!

    蓦然,洞外传来了很多人的惊呼声,充斥着满满地绝望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