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22章 风,大风!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他是谁?

    岳梓童站起(身shen),走到叶小刀面前,看着他的眼睛,诚恳的问道:看在我们并肩浴血战斗过,马上就要玉石俱焚的份上,现在能告诉我,他是谁了吗?

    不行。

    叶小刀摇了摇头,一口拒绝,伸手去掏烟时,才想到香烟早就抽没了,低低骂了句什么。

    那,你什么时候才能告诉我?

    岳梓童还不死心,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不知道。

    叶小刀看了眼远处又开始蠢蠢(欲yu)动的敌人,犹豫了下,才说:或许,会在你死之前的那一刻,告诉你。不过我看你天庭饱满,是大富大贵多子多福之相,应该不会死的。

    放(屁pi),你才多子多福。

    岳梓童骂了句,知道再追问,叶小刀也不会告诉她了,悻悻的转(身shen)走进洞里,走了两步又回头问:你肯定,他能来?

    叶小刀笑了,声音不高,却很肯定:我保证,就算是他爬,也能爬着来的。当然了,除非——

    除非什么?

    除非他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叶小刀用力咬了下嘴唇,说:不过他死的可能(性xing)很小,老天爷,绝不会在创造一个奇迹后,再把奇迹毁掉。

    岳梓童望着他,怔怔的过了片刻,才回头。

    梓童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喊住了她,接下来所说的话,竟然与她方才问叶小刀的问题,有异曲同工之处:现在,你可以告诉我,你为什么不能答应我的追求了吗?

    草。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,叶小刀低低骂了,站起(身shen)走到旁边撒尿去了。

    他看不起这样的男人,这都特么的快死翘翘了,还惦记着追女人,简直是太没出息了,幸亏大家不是朋友,只是临时战友。

    岳梓童的回答,也像叶小刀回答她那样,如出一辙:扶苏,我保证,在我们死之前,我会告诉你的,请相信我,别((逼))我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呆愣了下,笑着点了点头,目送岳梓童脚步蹒跚的走进了洞里。

    她饿坏了,也累坏了,现在恨不得把舌头咬下来,嚼巴嚼巴咽下去。

    她再怎么凶悍,也不是二愣子他们几个——她亲眼看到,二愣子他们在与敌人搏杀时,竟然咬住人家脖子,喝血,撕下老大一块(肉rou)来,吞下去。

    这要是放在平时,岳梓童肯定会把他们当做恶魔来害怕,厌恶,但现在不会,因为她很清楚二愣子他们这样做,是为了保持体力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那样,他们早就被饿的站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她想吃自己的舌头,却绝不会去吃别人的(肉rou),所以她现在饿的走路都不稳了。

    山洞里,还有一点点蛇(肉rou),那是给几个伤员准备的。

    没有受伤的那些人质,都静静的躺在地上,双眼无神的望着上方。

    好几天了,他们除了能喝点水,就没吃过任何东西,不过却没有谁,去动那点蛇(肉rou),在最最关键时刻,他们的行为,无愧于他们是炎黄子孙的(身shen)份。

    以往每次进来,岳梓童都变着法的给大家打气,这次,她无话可说了,低低叹了口气,倚在岩壁上,刚要坐下来,就听到外面好像有人在喊什么风。

    是的,就是在喊风。

    风,风,风!

    好像是二愣子的声音,喊风干嘛呢,外面有风又有什么奇怪的,难道是风中来了一朵雨做的云?

    风,风!

    第二个人,也开始喊这个字。

    然后,是第三个:风,风!

    稍顷,叶小刀的声音,马刺的声音,也跟着响起,还有刀子拍打石头的声音,与数人喊风的声音节拍,浑然一致。

    风,风——

    当贺兰扶苏的声音,也汇进来后,六个男人的喊风声,成为了一体,伴随着军刀拍打石头的砰砰声,蓦然多了一股子明显的萧杀之意。

    不明所以的岳梓童,快步走向洞口时,喊风的声音里,多了个字:风,风——大风,大风!

    听到‘大风’这个字眼后,岳梓童心口就像被大锤狠狠砸了一下那样。

    她终于明白,二愣子为什么要喊风,喊大风了。

    决一死战!!

    自古秦兵耐苦战,在对敌冲锋陷阵时,士兵就会一起用长矛击打盾牌,大喊风。

    喊风的意思呢,就是要战,战,战!

    喊大风,就是要决一死战,不死不休!

    不过随着火器战争的开启,混战(肉rou)搏的机率大大减少,最多也就是在重复时,吹吹冲锋号,端着枪追杀。

    可战斗无论怎么惨烈,都无法再现两千多前横扫**的大秦士兵的霸道,缺少了喊大风时不死不休的气场。

    二愣子他们祖籍应该是古代的陇右秦中,也唯有那个地方出来的人,骨子里才会遗留祖先血战时的某些特点。

    兄弟姐妹们,都起来吧,我们要与敌人——决一死战了!

    岳梓童猛回头,看着那些也听到喊风声,看向洞口的人质们,嘶声说道。

    除了那几个昏迷不醒的重伤员,大家都已经被饥饿给压垮了,站起来都是个问题,就算能站起来,也是于事无补的。

    可大家还是都站了起来,扶着岩壁,无论男女,稍稍沉默片刻,不知道是谁,跟随外面越来越高的喊风声,哑声喊道:风,风——大风,大风!

    大风!大风!!大风!!!

    叶小刀六个人,横排成一线,军刀刀柄敲打着(胸xiong)口,缓步迎向((逼))近的数十名蓝旗队员,眼眸中带着狂(热re),声音开始嘶哑,瘆人的杀气,直冲斗牛。

    他们喊风,这是傻了吗?

    远处观战的达芙妮,抬头看了眼静悄悄的树头,嗤笑一声说道。

    佐罗却是一脸的凝重,喃喃说道:大风起兮云飞扬。威加海内兮归故乡。安得猛士兮守四方!

    达芙妮听不懂父亲在说什么,佐罗也没打算告诉女儿,这是华夏人要不死不休的决一死战了,他说的这几句,是华夏历史上有名的《大风歌》。

    《大风歌》是汉高祖刘邦在击破英布军,回长安时,途经他的故乡,设宴招待家乡的故交父老,酒酣时自己击筑而歌,所作慷慨豪(情qing)的高歌。

    很崇拜华夏文化的佐罗,所知道的那些,比很多国人都多。

    那又怎么样?

    达芙妮再次冷笑:难道喊大风,就能让风神来帮助他们,冲出重围——

    她的话音未落,杀声立起!

    几秒钟后,她脸上的笑容就凝固了,因为她发现,区区六个被饿的半死不活的敌人,此时爆发出的战斗力,竟然比此前反击时的任何一次,都要凶狠,绝对是只攻不守。

    双方一个照面,就有十几个蓝旗队员,血溅当场。

    他们这是在破釜沉舟了,上,都上,押上!

    佐罗终于无法再忍受部下被杀戮了,抬手鸣枪,喝令数百手下,全部押上。

    杀啊!

    鲜血横飞的(肉rou)搏战,绝对是最能煽动人犯罪因子的,数百蓝旗队员高举着军刀,呐喊着,潮水般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嗷——

    仿佛,有道尖利的长啸声,从左后方不远处传来,就像一条看不见的长龙,在森林中迅速蜿蜒,翻腾。

    什么声音!?

    佐罗猛地回头时,就听战场上的喊风声,忽然大作:大风,大风,大风!!

    他来了!

    叶小刀一刀劈翻一个蓝旗队员,仰天怒吼:草泥老婆,你终于来了!

    他来了?

    他是谁?

    是那个他吗?

    已经站在洞口的岳梓童,听到叶小刀的狂吼后,看向了长啸声传来的方向,没来由的,浑(身shen)(热re)血再次沸腾了起来。

    长啸声中,一道黑影犹如鬼魅般,从一棵树后飘忽而至,扑向了佐罗父女。

    嗡——咻!

    三架枭龙战斗机,尖声厉啸着,从航母上起飞,横掠加勒比海,冲向墨西哥的十万大山方向。

    无数的官兵,随着指挥官下达的一道道命令,跑向自己的战斗岗位。

    整个舰队的所有炮台,导弹发(射she)架,分别对准了既定目标,只要收到开火的命令,就会有数不清的火舌,****而出。

    墨西哥军方作战室内,不时有夹杂着惶恐的愤怒汇报声传来:报,雷达显示,我军指挥部已经被导弹锁定!导弹型号,尚在鉴别中!

    报,我军军港,正处于敌方火箭炮的覆盖下!

    报,我军沿海机场被导弹锁定!

    初步鉴别,导弹为华夏最新东风21c导弹!摧毁半径为十一千米!

    请求反击,沿海军港请求反击!

    不准反击,绝不能反击!

    墨西哥军方最高司令长官,大吼着抬手,狠狠砸在了桌子上,拿起电话:给我接总统办公室,快!我要问问,华夏人究竟要做什么!?

    很快,总统办公室回电,所有军队按兵不动,做好随时大战开始的深红级准备。

    另,墨方空军,地面反空特种部队,只可密切注视入侵敌机,但绝不能擅自开火,总统先生,正在急电华夏京华——

    在墨方反导,反空部队的密切注视下,三架枭龙战斗机,顺利入侵墨西哥领空,为首大队长呼叫航母最高指挥官,请求指明遭覆(射she)的确切区域所在。

    西经98°57′~99°22′,北纬19°36′~19°03′!

    最高指挥官给出了明确覆(射she)区域纬度,沉声说道:雷霆一号请注意,十三分钟后,你们将抵达被覆(射she)区域,随时保持与总部联络,听候最新命令!

    是,雷霆一号明白,雷霆一号明白,通话完毕。

    大队长放下通话器,俯(身shen)看向前方,低声说道:兄弟们,我们来了。希望,你们扔在坚持!

    你来了,哈,哈哈,我就知道你会来的!

    马刺纵声狂笑,挥舞着砍刀,向佐罗那边奋勇杀去。

    能够与偶像并肩作战,从来都是他最大的心愿,虽说偶像单枪匹马的到来,不可能改变整个战局,但无论结果怎么样,无论他是死,还是活,他就都会感到由衷的自豪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