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20章 林总是个牺牲品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贺兰小新相信,林(春chun)海当前的最大愿望,就是去拿脑袋撞墙。

    他怎么就鬼迷心窍,在岳梓童把生还的希望让给他后,会颠倒黑白,接受记者采访时,说出那番话,把自己形容的那样高大上,让恩人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呢?

    诚然,随后几天的发展,有力证明了林(春chun)海‘所言非虚’,官方的谈判专家,确实亲眼所见岳梓童坐在佐罗(身shen)边,被众歹徒尊称夫人,俨然是蓝旗游击队的二号人物。

    但他也不该说那些话。

    他不说那些话,那些人就不会忽然冒出来,给他注(射she)了可怕的慢(性xing)毒药,稍有不从,就会毒发(身shen)亡而死,而且还会连累到他的家人,全家被杀光。

    刚开始时,他还以为那些人是岳梓童的人,看他颠倒黑白后,才要惩罚他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他就发现,事实不是他所想的那样,那些人控制住他他的家人(他曾经与妻子通过电话,得知她们失去了自由)之后,并没有要求他为岳梓童翻案,只是迫使他说出他所了解的真像后,就‘放过’了他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那些人到底想要玩什么,唯有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,呆在墨西哥,等待他那些被绑走的职员。

    林(春chun)海有种强烈的预感,他会成为牺牲品,所以才无比后悔,惶恐。

    头大脖子粗的林总,长的很像个牺牲品吗?

    答案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在贺兰小新得知事(情qing)真相后,林(春chun)海就担负起了为她洗清冤屈的‘任务’,岳梓童死在外面,他会被灭口,岳梓童如果侥幸逃回来,他就会被交出去,接受正义的处罚。

    林(春chun)海的存在,对于能不能打响仙媚丝袜的品牌效应,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。

    要不然,贺兰小新凭什么要接管一个即将破产的公司?

    也正是这样,贺兰小新才担心岳梓童会活着回来,严令董君不许在公司搞大清洗。

    假如岳梓童真回来了,就会看到正是新姐,在她受冤屈岳家要发卖公司时,及时(挺ting)(身shen)而出,为她保住了公司,潜心替她管理——能不感激她吗?

    贺兰小新既然决定要回国发展,总是泡在家里或者七星会所,还真是不是个事,搞一家企业玩玩,让生活充实一点,顺便有个正当(身shen)份,才是最关键的。

    布偶岛绑架案的后续发展,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,谁能想到华夏会悍然出动航母,玩出这么大的动作?

    贺兰小新傻了,才会让李凉继续执行原先的任务。

    她算来算去,竟然发现岳梓童最好是无辜的,能活着回来,才对她最有利。

    李南方,贺兰扶苏能想到的那些,贺兰小新同样想到了。

    真那样,岳梓童从罪人逆转为英雄后,绝对会(身shen)价倍增,带动仙媚丝袜品牌,让开皇集团再最短时间内,就能跻(身shen)大公司之列。

    等桃子成熟后,再摘下来,不更好吗?

    贺兰小新有绝对信心,依着她的智慧,能把她的‘好姐妹’玩残,成为开皇集团最终的大老板,只要有这个(身shen)份在,新姐那时候想做什么事,都会方便许多。

    她喜欢这样的挑战,越想越觉的自己是个天才,忍不住的笑了起来,却又打了个哈欠,吸了下鼻子,从小包里拿出了那个小瓶。

    一小撮白面吸进去后,贺兰小新抬头闭眼,深吸一口气,喃喃地说:梓童,你千万别辜负姐姐对你的希望,一定要活着回来啊。

    墨西哥,布偶岛南侧的十万大山深处。

    李南方(身shen)上的衣服,几乎被树枝撕扯成了碎片,一条条的好像带子那样,浑(身shen)布满了好像女人指甲挖过的抓痕。

    任谁,好像个没头苍蝇那样在荆棘密布的丛林中,几乎是不眠不休的乱窜,也会变成这样子的。

    自以为是万物之主的人类,其实在大自然面前,是相当渺小的,李南方觉得自己够牛比了吧,可他安置好艾薇儿母女,一头扎进大山深处的原始森林中后,很快就分不清东西南北了。

    周围除了山,树之外,就是山,树,没有枪声没有人声,唯有数不清蚊虫野兽,忠诚的陪伴着他。

    一个人,要想在这种环境下,找到想找的人,比大海捞针容易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如果把李南方换成普通人,早就在一只美洲豹扑出来时,变成野兽们的美餐了。

    现在那只美洲豹,变成了李南方的餐点,幸亏在这儿没谁会控告他,滥捕珍稀动物。

    天黑了,天又亮,又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仍然没碰到任何人,不知道那边是东南西北,唯有顺着一条小溪,向前走,希望能走出密林,再作打算。

    捧起小溪水喝了几口,李南方顺势坐在了地上,解下背上的豹(肉rou),开始进餐,吃饱喝足后,必须得好好睡一觉了,总这样坚持,铁打的人也受不了。

    一次(性xing)打火机早就丢了,他也没心(情qing)钻木取火,这几天始终过着原始人的生活,就是生啃豹(肉rou),还别说,这玩意的(肉rou)吃一口就抗饿,怪不得被列为保护动物——就是不如艾薇儿的(乳ru)汁好喝。

    莫名其妙的,想到了女人那两个饱满的食品库,又联想到了岳梓童(身shen)上,这让他觉得自己的思想,相当的龌龊,很想给自己来一嘴巴,却又觉得那样是在浪费体力。

    哒!

    就在李南方用力嚼着豹(肉rou),有两团高耸的雪白,在眼前晃来晃去让他想入非非时,忽然有清脆的枪声,从小溪上游远处传来,绝对是本能的反应,他马上抱着豹(肉rou),一个翻滚躲在了灌木丛中。

    在没搞清楚怎么回事之前,他傻了才会赶过去探个究竟。

    不过一声枪声过后,又没了声音,就仿佛没有响过那样。

    这不是幻觉,李南方能肯定,甚至他都能听出那枪声,是大众枪ak47发出来的,这也基本证明开枪的人,应该是蓝旗游击队的人。

    墨西哥军方所用的突击步枪,是fx05式新型步枪,李南方假扮士兵押运达芙妮时,就曾经配置过这样一把。

    他不能再等了,得过去看看怎么回事,最好是恰好遇到开枪打猎的蓝旗队员,那样就能走出这该死的鬼地方了。

    用割成条的豹皮,把豹(肉rou)扎在背上,李南方顺着灌木丛,好像狸猫那样,飞快的向枪声传来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是蓝旗游击队,刚才开枪并不是在打猎,而是严刑审讯俘虏:说,你的同伴有多少,都在哪儿,该怎么联络他们!

    李南方贴在一棵大树后,悄悄探头看向那边。

    地上燃着火堆,火堆旁总共有七个人,五个站着,两个躺着。

    站着的人,都手持大众枪,一看就是蓝旗好汉。

    躺着的那两个人,穿着墨西哥军方士兵的军服,火光照耀下,浑(身shen)鲜血,根本看不出长什么样子

    其中一个人,已经死了,是被爆头而死。

    看来,刚才那声枪响,就是打死这个人。

    被枪口狠狠押着额头的那个人——李南方只看了一眼,就知道他活着是在受罪,他的四肢,几乎被砍刀剁烂,白森森的骨头茬子露在外面,(身shen)子不时的剧烈抽一下。

    李南方很惊讶,这个墨西哥军人,都被折磨成这样了,怎么还没有死去?

    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,一个蓝旗队员抬脚踢了士兵一脚,没看到任何反应后,就拿出一个针管,骂骂咧咧的蹲下来,扎进了士兵的脖子里。

    这是在给士兵注(射she)毒品,能激发出他骨子里的求生能量,让他生不如死,继续遭受严刑拷问。

    啊——呃!

    很快,士兵嗓子里就发出瘆人的叫声,(身shen)子猛地一(挺ting),触电般的哆嗦了起来。

    说,该怎么联络你的同伴!

    歹徒再次狠狠一脚踢在士兵肋下,清脆的骨裂声响,让他发出的惨叫声,更加的凄厉。

    马卡,别问了。司令说的不错,这些华夏士兵都是硬骨头,宁死也不会招供的,干脆一枪崩掉拉倒。

    这个歹徒不耐烦的话,听在李南方耳中,就像晴天霹雳那样,浑(身shen)鲜血一下子凝固,这是华夏士兵!?

    是了,这是贺兰扶苏带来的人,也来搜集岳梓童,最终在恶劣环境下孤军奋战,弹尽粮绝下被擒!

    猛地明白过来的李南方,心脏忽地狂跳,要把整个世界毁灭的愤怒,让他嘶吼一声,纵(身shen)扑了出去。

    他没有枪。

    就算有枪,他也不会用,甚至没动用军刺。

    因为一枪打爆这几个歹徒的脑袋,远远没有用双手把他们撕碎,更加能有效稀释他疯狂的毁灭冲动。

    在他刚扑出去后,枪声响起。

    那几个蓝旗队员,绝对是蓝旗的精锐,要不然反应不会如此迅速,在李南方扑出来后,除了拿针管的那个,其他四个人都及时端枪,对他扣下了扳机。

    子弹从迅速扑倒在地上的李南方上空,咻咻而过。

    等四个人试图再压低枪口时,已经晚了,腾(身shen)而起的李南方,一把就掐住一个人的脖子,嘶吼声中狠狠撞向旁边那个人的脑袋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李南方(身shen)躯内的黑龙没有苏醒,只因他的动作太快了,但依旧不妨碍,他在狂怒之下,能把两颗脑袋,活生生的撞碎。

    火光照耀下,脑浆四溅。

    极度血腥,残忍的杀人方式,彻底把其他三人吓呆了。

    他们的上帝可以作证,他们只是呆了几秒钟,就几秒钟而已。

    但对死神来说,却已经足够再收割两条生命了。

    一拳,把左边那个人的(胸xiong)膛,轰坍陷,断了的(胸xiong)骨,直接刺透了皮肤,鲜血箭一般的喷(射she)而出。

    李南方看都没看一眼,抬脚把第四个人跺翻在地上,他的后脖子恰好横担在一根枯木桩子上,不等他做出任何反应,右脚再次狠狠跺下!

    咔吧一声,那个人的脖子,从中而断,脑袋与后背,呈现出诡异的九十度角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