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18章 你可以留下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在你们自己的领土上,你们都做不到的事,我们帮你做!

    所有墨西哥官员,都被华夏最高方这霸道的决定,给吓坏了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在官场上扑腾惯了的人,当然很清楚华夏如果绕半个地球跑来加勒比近海,再派出武装军队营救人质的行动规模,得大到多么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这是小孩子过家家,随便串门吗?

    除了美国之外,还有哪个国家,敢做出这种近乎于疯狂的行动?

    再正常一点的说,就算是美国也做不到吧?

    但偏偏华夏就敢做!

    这不是威胁,绝不是威胁,而是在玩真的,要让全世界看看,华夏为了营救在国外落难的公民,无论困难有多大,都会迎头而上!

    毫无疑问,无论什么原因,沿途诸多国家,总有几个不(允yun)许华夏航母驶过领海的国家,就像华夏发生**时,那个在大肆庆祝的芒果国家,会第一个不愿意。

    不过这没什么,谁不愿意,那就打到他愿意!

    华夏,什么时候这样强硬了?

    这还是那百年前被人成为东亚病夫的国家,这还是被几个南洋小国把海上丝绸之路给封锁半个世纪的国家,这还是被岛国霸占某岛,只会提出抗议的国家吗?

    偶也,买嘎达,这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吧?

    副总统先生愣愣地看着常大使,很久都没回过神来,知道一个军方高官,快步走进会议室,低声说了句什么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副总统先生一惊,失声说道:华夏航母,真出现在太平洋上,还有宝岛护卫舰随行!?

    历尽五千年来,华夏民族之所以能多次在废墟中站起,始终屹立在世界的东方,成为四大文明古国中,唯一实际存在的古国,那就是在最关键时刻,炎黄子孙总能及时团结起来,形成一股子无法抗衡的强力,打碎所有(禁jin)锢。

    华夏人质失去行踪三天后,满载特种陆战队的航母舰队,悍然出现在太平洋上,剑指加勒比海,沿途所有试图阻拦的国家,都遭到了严重警告。

    南疆边境,十数万大军云集,美俄岛国等国家的军事卫星,也在南疆十万大山深处,捕捉到了洲际导弹竖起的踪影。

    为了让世界相信,华夏远程营救落难公民的行动,不是威吓,更不是开玩笑,不惜把国之重器曝光,以彰显无所畏惧的坚定态度。

    更让很多国家惊诧不已的,从来都是与华夏打嘴仗的宝岛,此次也派出了最精锐的驱逐舰随行,一国两地,总共两万三千名军人,参与了本次行动

    这股子力量,足够打一场中型战争。

    在国内军事力量的配合下,能在数小时内,就会让某个盛产芒果的国家亡国。

    不是开玩笑,真得不是开玩笑,历史证明,当华夏儿女团结起来要做某件事时,谁都抵挡不住。

    就连海洋霸主英美等国,也没敢与摆出要惹事样子的华夏对着干,最多派遣更多海上力量,远远跟在后面,以防不测。

    那些对华不友好的国家,开始时还抗议什么的,找他们的主子诉苦,不过白宫方面含糊其辞的态度,让他们总算意识到,他们其实就是美国人用来制约华夏的走狗而已,说他是个人,就是个人,说他不是人时,连一条狗都不算!

    华夏本次超强硬的态度,世界震惊,无数的对华研究专家,必须要重新给华夏定位,说出一大(套tao)新的华夏威胁论了。

    世界震惊,华夏沸腾,尤其那些年轻人,在新闻中看到华夏航母耀武扬威出现在太平洋上,老美等国家监战的航母,看上去像护卫舰,更是(热re)血上涌,扬眉吐气——一时间,竟然刺激到了华夏消费的明显增长。

    华夏憋得时间太久了,窝囊气受的太多了,现在终于亮剑了,国人怎不痛饮一杯,以示庆祝,导致酒水脱销?

    与周围大环境不同的是,青山开皇集团总部大楼内,却仿佛是‘世外桃源’,没有一丝欢庆的意思不说,气氛还非常的压抑。

    所有员工都垂头丧气,如丧考妣,没有一丝精气神。

    无他,盖因开皇老总岳梓童,叛变投敌,竟然委(身shen)于墨西哥恐怖组织头子,还帮忙挟持了十六名人质,丢尽了华夏人的脸。

    新闻中已经公布被挟持人质的伤亡人数了,本次事件共有一百一十二名人质伤亡,五十七名人质失踪,其中就包括十六名华夏人质,可谓是伤亡惨重。

    但唯独岳梓童的名字,不在名单之中,已经被数十名国家列为头号恐怖分子。

    打死闵柔,她也不信岳总能叛国投敌,帮着恐怖分子挟持华夏同胞,但包括华夏在内的多个国家,都证明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不但有华夏(春chun)海集团老总,林(春chun)海的采访证据,而且墨西哥官方派出的谈判专家,也带回了视频。

    视频中,岳梓童就坐在蓝旗游击队司令佐罗(身shen)边,被称为夫人,堂而皇之以蓝旗二号人物自居,这段视频没有丝毫弄虚作假,再次有力证明了此前林(春chun)海所言不虚。

    帮,帮帮的敲门声,惊醒了对着电脑屏幕发呆的闵柔,连忙擦了下眼角,轻声说:进来。

    几天前的一幕重现了,齐副总开门走了进来,门外站着董君,脸上带着淡淡地笑容,望着闵柔的眼里,却满是嘲讽的(阴yin)冷。

    几天前,董君拿着岳临城的签名文件,试图接管开皇集团时,遭到了闵柔有力的反击,不但没有拿到财务章,还被王德发等人赶出了公司。

    现在,他又来了。

    所为何事?

    闵柔不用费脑子,就能确定他贼心不死,再次来打公司的主意了。

    齐副总,你先不用说,我知道。

    闵柔站起来,抬手示意刚要开口的齐副总,先给本秘书靠边站,看着董君冷笑道:董先生,我知道你今天来找我,是什么意思,无非是岳总被污蔑成恐怖分子——但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,在岳总回来之前,任何人,都别想拿走财务章!

    说完,她直接拿起电话,拨通了安保值班室,语气严厉的训斥道:王德发,你是怎么搞的,是不是觉得我说过的话,对你没有任何约束力?

    上次派保安把董君赶出公司时,闵柔曾经明确给王德发下令,在没有她的许可下,不许董君再踏足公司半步。

    他现在又出现在了闵柔视线内,这摆明了王德发没有坚决执行她的命令,她能不生气么?

    王德发在那边陪着笑,解释道:闵秘书,对不起啊,我不是不想阻拦,是拦不住,警方的人跟着呢。

    不但警方的人跟着,这次随同董君来公司的人员中,还有数名彪悍的保镖,王德发倒是想阻拦来着,结果让人家给抓住肩膀,直接甩了出去。

    闵柔愣住:什么,警方插手此事?他他们有什么权利,插手我们公司事务?

    呵呵,闵秘书,我现在才发现,你不但幼稚,还自以为是的愚蠢。

    董君在门口笑了,轻飘飘的说:你只是岳梓童(身shen)边一个秘书而已,还真把自己当做一个人物了。岳梓童都叛国投敌了,已经彻底失去了公司的管辖权,个人资产被冻结,没收。可你,还拿着她给你的鸡毛当令箭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警方仔细调查过你,与岳梓童只是工作关系,你早就被当做同党被捕了。闵柔,醒醒吧。齐副总,麻烦你请闵秘书来会议室。

    董君(阴yin)阳怪气的说完,转(身shen)走了。

    看着呆愣当场的闵柔,齐副总轻轻叹了口气,走到她(身shen)边说:闵秘书,京华来的岳先生,贺兰小姐,青山袁副市长,市局张局等领导,正在会议室等你。

    董君说的明白,确定岳梓童叛国投敌后,她在华夏就再也没有任何权利了,那么开皇集团就只能由岳家接管,无论闵柔能不能让出财务大权,都不算事了。

    恍恍惚惚中,闵柔跟随齐副总,来到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会议室门外走廊中,站了十几个人,有官员,有警员,也有穿黑西装的保镖。

    会议室内的椭圆形长桌旁,一个年约五旬左右的中老年男人,端坐在岳梓童平时坐过的椅子上,扳着一张脸,不怒自威的样子。

    在他左手边,是一个(身shen)穿黑色(套tao)裙的年轻女子,哪怕闵柔当前精神恍惚,但在看到她第一眼后,还是在心中惊艳一声,好有味的女人!

    中老年男人右手边,是主管经济的袁副市长,以前曾经来公司视察过工作,闵柔认识他。

    青山市局的张局,上次跟随董君一起来的那个黄秘书,都在桌前正襟危坐。

    你就是岳梓童的秘书,闵柔?

    闵柔刚走进来,中老年人就淡淡问道,声音不高,却带着绝对的上位者气息,让她感受到了一股子压力,下意识的点头:是,我就是闵柔,请问您是哪位?

    这位京华来的岳临城,岳先生。

    张局对闵柔的印象,还是很不错的,及时站起来为她介绍:这位女士呢,是贺兰小新小姐,这是袁市长。这几位,是市公证处的同志——

    岳临城明显没有兴趣与闵柔废什么话,依旧淡淡地说:叫你来,是希望你能把开皇集团的财务章拿出来。当然了,你也可以不拿,有公证等部门的同志在,公司可以使用新章。至于你,已经被辞退了,现在就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看到人家摆出这阵势后,闵柔就知道无论她怎么坚持,都已经无济于事了,沉默片刻,从随(身shen)携带的小包内,拿出了财务章,放在了桌子上,一言不发的转(身shen)就走。

    等等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忽然说话了:看得出,你对公司很有感(情qing)。如果你愿意的话,可以留下,继续担任总裁秘书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