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17章 我们帮你做!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混蛋,你敢抽我耳光?

    捂着腮帮子趴在地上的岳梓童,猛地抬头,眼神凶狠的瞪着叶小刀。

    旁边的贺兰扶苏,也没想到他会动手,大吃一惊下本能的抬手,枪口对准了叶小刀,马刺反应速度也不慢,几乎是在同一时间,军刀就电闪般刺出,距离咽喉半寸时,静止不动。

    想内讧吗?

    叶小刀冷笑着,没理睬贺兰扶苏,看着岳梓童:华夏岳梓童,这名字很威风,很英雄啊。如果不是你的愚蠢行为,刀老子有必要冒死跟你跑这鬼地方来?早就在布偶岛搞定了。哼哼,怪不得他提起你时,头疼的要命。

    他是谁?

    听人提到英雄这个字眼后,岳梓童感觉脸颊发烫,被抽耳光的怒气,立即烟消云散,却敏锐捕捉到了叶小刀话中的那个他,不得不说女人的心思,在某些时候比头发丝都要细。

    以后你会知道的,快走!

    叶小刀说完,转(身shen)带着马刺向追兵迎去。

    梓童,他说的没错,你现在必须要走——拜托了,各位!

    贺兰扶苏最后这句话,却是对二愣子说的,说完后就与虎子一起,端着微冲,从左边掩杀了回去。

    二愣子虽说土鳖,却不傻,从岳梓童刚才对贺兰扶苏的态度中,就看出什么了,冷笑道:呵呵,不用你嘱咐,爷们也知道怎么做的。

    叶小刀等人刚出现时,岳梓童还因为他们是贺兰扶苏的手下。

    现在她才发现,人家对她的心上人,根本不感冒,甚至对她也不是很在乎,如果不是那个‘他’,这些人也不会跑来救她,更不会与贺兰扶苏联手。

    这让岳梓童很有种挫败感,背着腿模向西狂奔不知多久,筋疲力尽下扑倒在地上时,脑子里还在想这个‘他’是谁?

    她想了很多人,甚至都想到了龙在空——但就是没想到李南方。

    唉,这说明李南方在岳阿姨心目中的地位,实在渺小的可怜。

    起来,跑!都起来,继续跑!

    断后的二愣子,抢过来把已经昏迷在岳梓童背上的腿模,抗在自己肩膀上,伸手把她从地上拽了起来。

    跑,跑不动了,实在是跑不动了。

    刚被拽起来,岳梓童又瘫倒在了地上,倚在树上,双眼无神的看着眼前的森林。

    以往提起森林时,她总能想到绿色环保,空气清新等名次,很向往,但现在(身shen)处森林深处后,她才知道所有望不到边的环境,都代表着绝望。

    从天刚放亮跑到天又黑下来,她凭着一股子牙硬气概,愣是背着腿模,在绝境中奔跑了一整天,不吃不喝。

    铁打的人,这时候也受不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是这样,相互扶持着总算没谁掉队的其他人,也是这样,在她扑倒在地上后,都瘫坐在了地上,有的是平躺着,闭上眼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这时候就算是歹徒追上来,他们也要放弃了。

    相比起被死亡恐惧激发出全部体能的人质们,从小就在深山中野惯了的二愣子三人,最多也就是感觉累一些,如果可以,他们仍能奔跑如飞。

    枪声,早就听不到了。

    负责阻击追兵的叶小刀他们,现在也不知道是死,还是活。

    随着光线再次黑暗下来,森林散发出了让人心悸的无声恐惧,不时有蓝幽幽红殷殷的野兽眼睛,从不远处一闪而过。

    二愣子没有再催促,对石头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石头会意,立即放下手中的砍刀,跑到一颗大树前,猴子般的爬了上去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顺着树干滑了下来,低声说:这是林海深处,四周除了山就是山,看不到一点灯光,也没有枪声传来。但我能感觉到,敌人并没有放弃搜捕我们。

    深山里长大的孩子,在当前环境下,总有种都市人没有的第六感,石头既然说敌人没有放弃搜捕,那么肯定有人正在逐步((逼))近他们。

    他们也真跑不动了,再连夜行军,会累死的。

    二愣子看了眼岳梓童,又看向拴住:你们怎么看?

    休息,找草药,替受伤者包扎伤口。

    拴住话不多,说出自己的意见,转(身shen)就走:我去寻找藏(身shen)之处,这一路上,我见到许多山洞。最好是能找到一个藏起来,等待救援。

    我去找草药,你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石头从地上拿起砍刀,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中。

    能不能,生火?

    岳梓童沙哑的声音,从二愣子背后传来。

    看到红蓝眼睛越来越多后,岳梓童浑(身shen)都起了鸡皮疙瘩,希望能生火,来吓跑那些野兽。

    警惕扫视着来路的二愣子,头也不回的说:不能,那样会引来追兵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没有再强求,一来是二愣子说的没错,二来她怕这野蛮人,也会像那什么混蛋雄狮那样,反手再给她一耳光。

    从旁边灌木丛中,摘下一片叶子,含在嘴里吸着可怜的水分,嚼了嚼接着吐出来,她又问:能告诉我,那个‘他’是睡吗?

    二愣子的回答,与叶小刀同出一辙:以后你会知道的。

    他的话音未落,远处传来了一声吱吱的怪叫,很瘆人,吓得躺在地上的人质们,都翻(身shen)爬起,惊慌的聚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咕,咕咕!

    左边不远处,也传来了鸟叫声。

    二愣子笑了:你喜欢吃烤蛇(肉rou)吗?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岳梓童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都起来,去那边休息。

    二愣子没有再解释什么,弯腰伸手,把昏迷的腿模抱在怀里,迈步向鸟叫声传来的地方,快步走去,大家伙连忙跟上。

    石头找到了一个山洞,虽说不是很干爽,不过内里空间却很大,盛几十个人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更妙的是,山洞是弯弯曲曲的,洞口不大,端得是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之势,这对抗拒敌人,有着最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等岳梓童帮两个男人,抬着重伤后始终昏迷不醒的军人,最后走进山洞时,里面已经点燃了篝火,石头正在给一条碗口粗细的蟒蛇剥皮,旁边还有一大蓬草根树皮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知道,你们很多人都吃不惯烤蛇(肉rou),会觉得恶心。但我要警告你们,要想活下去,坚持到援兵的到来,你最好把蛇(肉rou)想象成小鸡炖蘑菇。

    说到这儿时,二愣子还咽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那是因为在他心中,小鸡炖蘑菇,就是人世间最美的美味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很理解,低声与(身shen)边人说了句什么,抬头看着二愣子,认真的说:不管你们是什么人,我们都很感激你。

    蹲下来开始挑草药的二愣子,淡淡地说:不用感激我们,如果不是他,我们才不会来这鬼地方。外面的世界,一点也不像我原先想的那样美好。

    你们,是从哪儿来的?

    一个腿模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现在所有人,都能从二愣子他们的说话口音,做事时的方式中,看出他们相当土鳖了——与大家,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好像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害怕,逃亡路上,这三个家伙,竟然还有心思,评论哪一个女人的(屁pi)股最大。

    拴住很高深的回答:我们是来自火星,是李那个家伙,总是这样嘲笑我们。

    李?

    岳梓童心中一动,仿佛捕捉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为了生存下去,不得不吃恶心的烤蛇(肉rou)时,华夏驻墨西哥的常山大使,正在对官方拍桌子,强烈要求官方,必须立即派出军队,跃过葛麻沟,搜救下落不明的华夏人质。

    常先生,真的对不起。

    墨西哥的官方代表,是副总统,满脸都是无能为力的样子:我们不是不想派人去搜救贵国同胞,可您在墨西哥这么久了,也该清楚葛麻沟对于我们来说,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葛麻沟南边,就是连绵起伏上千公里的大山,植被茂密,那是蓝旗游击队的地盘,如果不是特殊的地理环境,他们也无法挣扎近百年。

    没有三十万以上的军队,是别想在那边展开地毯式搜索的,出动三两千人,就想找到不知道怎么样了的华夏人,说是大海捞针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只是,出动三十万以上的军队,很容易吗?

    而且在那片大山中,蓝旗游击队才是东道主,他们神出鬼没的,去的人越多,死亡率就越高,有必要为了十数名华夏人,去付出大牺牲吗?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根据墨西哥官方军事专家的判断,那些人质应该已经遇害,或者干脆早就‘变节投敌’了,别忘了岳梓童是佐罗的女人。

    就在双方争执不下时,常大使的秘书,脚步匆匆的走进来,把手机递给了他,低声说了几句什么。

    常大使点了点头,看向副总统等人:总统先生,如果您不介意的话,我想请您亲耳听听,我们首长的态度。

    副总统先生淡然一笑,不以为然的样子,耸耸肩,示意听听也行。

    常山打开了免提,一个带有磁(性xing)的厚重男人声音,自手机内缓缓传出:常大使,麻烦你转告墨西哥方面。我们的人,必须得一个不少的带回去。如果他们有进军难度的话,这件事可以交给我们华夏军方来做。

    华夏首长的声音,像一道道滚雷,在会议室内响起:我们的航母,此时正向太平洋方向疾驰,我们已经与沿途所有国家协调过了,会特事特办,准许我们航母,在后天傍晚,顺利出现在加勒比近海。

    是,首长,保证完成任务!

    常大使啪的一个敬礼,语气铿锵的回答。

    嘟的一声,来自华夏的远洋电话,挂掉了,却让满屋子的墨西哥高管,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什么,什么?

    我没听错吧,华夏已经派遣航母,绕小半个地球,跑来加勒比海上,展开对人质的营救行动?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