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14章 英雄的名字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小心!

    张嘴刚咬住巧克力的女人,猛地看到有歹徒高举着军刀,恶狠狠扑下来后,大吃一惊中尖声大叫。

    不用她提醒,在背后暴喝声传来时,李南方就知道有敌人出现了。

    一个潇洒的左侧翻滚,让敌人扑了个空,不等他做出第二个反应,李南方右手中的军刀,电掣般一划,敌人脖子左侧大动脉被割断,献血喷溅,就此一命呜呼——这是李南方想到的场景,他也有足够的实力能做到。

    只是他当前却不能那样做,如果他侧(身shen)滚开,敌人势必会一下子砸在孕妇(身shen)上,军刀刺进她(身shen)体里时,也把快出生的孩子给砸死了,然后再被李南方一刀干掉。

    如果他那样做了,那么他也没必要冒险回来救女人了,唯有咬牙嘶吼一声,拧(身shen)歪头,任由歹徒军刀从他右肩滑下,撕开了一道血口子。

    在惊马槽下所受的蛇毒,终究还是影响了李南方的反应速度。

    他脑子里想的倒是很完美,拧(身shen)歪头的动作,能避开这一刀,只是他的(身shen)体技能却因有蛇毒残留,反应慢了那么一点,就导致右肩被撕伤。

    刀伤可比子弹钻过小腿更疼,从他二十岁后,就从没被人用刀这样伤过的撕裂般疼痛,攸地惊醒了他(身shen)躯内这段时间都半死不活的黑龙,促使他狂吼一声,抬手抱住了歹徒肩膀,猛地向怀里一拉的同时,额头狠狠撞了过去。

    你能想象到那些气功大师,一头撞碎青石板的场面吧?

    现在体内恶龙苏醒的李南方,就是那个气功大师,歹徒就是青石板——砰地一声闷响,花白色的脑浆崩裂,李南方用他自己的前额,把歹徒的脑袋硬生生碰裂了,就像烂西瓜那样。

    他本(身shen)当然也很疼,却又感觉不到疼,狂吼一声把尸体扔出去时,双眼已经血红。

    黑龙彻底惊醒,在他(身shen)子了张牙舞爪的咆哮着,四处乱窜。

    他无法承受黑龙惊醒后造成的闷气,张嘴发出一声长啸。

    那长啸声,犹如独狼对月狂嚎,更像百鬼夜哭,尖利,嘶哑,带着让人胆战心惊的邪(性xing),化为一条游走尘世间的长龙,在布偶岛上空来回穿梭回((荡dang)dang),竟然压过了整个战场上发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叶小刀刚好蹦上岸,听到这声如泣如诉的长啸声后,腮帮子猛地一个哆嗦。

    (身shen)为李南方最最信任的老八,他很清楚这是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这是李南方彻底失去人(性xing),化(身shen)恶魔的征兆。

    同样,如果他不能及时恢复人(性xing),那么杀戮就会让他坠下邪恶的深渊,再也无法爬上来。

    叶小刀必须回去,用尽所有能用出的手段,阻止李南方变成彻底的恶魔。

    你要去做什么!?

    看到叶小刀转(身shen)要走,负责(殿dian)后的贺兰扶苏,抬手把他推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他也听到了那声怒吼,但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,只知道必须尽快的速度,去追赶岳梓童,而叶小刀俩人,是在他的援军没赶来之前,最好的帮手。

    所以,他绝不能再让叶小刀回去:回去找死吗?没看到湖面上都是敌人了?

    贺兰扶苏没说错,蓝旗精锐尽出后,湖面上都是他们的冲锋舟,每艘船上,都有一(挺ting)机枪,如果这时候叶小刀再强行返回,百分百被被干掉。

    咻——嗖!

    一声尖锐的信号弹,闪着摇曳的蓝色幽光,从南边森林深处上空腾起。

    这是二愣子他们发出的信号弹,表示他们已经找到岳梓童,与其他人质,正在掩护撤退,要求叶小刀三人,苏雅的接应者,迅速赶去接应。

    走,先顾活人!

    马刺当机立断,抬手把叶小刀从地上拉起来,向前飞奔。

    是啊,当前必须先照顾‘活人’,如果营救岳梓童失败,那么本次行动就彻底失去了意义,而李南方现在只是魔(性xing)大发而已。

    被恶魔附体的李南方,是没谁能伤得了他的,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帮他恢复人(性xing)。

    当机立断下,叶小刀甩开马刺,张嘴发出一声清越的长啸,试图与李南方遥相呼应,能给予他一定的帮助。

    只是距离太远了,李南方根本听不到叶小刀的啸声——他听到了别的声音。

    婴儿响亮的啼哭声:哇,哇!

    女人看到有人扑向李南方时,曾经大惊尖叫了声。

    尤其是看到李南方魔(性xing)大发,竟然用前额,活生生把敌人的脑袋撞了个万朵桃花开后,所受的惊吓,那是笔墨难以形容的

    恐惧,同样是力气的来源,能让人在瞬间徒增出三到五倍,这样一来,本来无力生产的孩子,立即——自个儿跑出来了,小脑袋碰到地上后,疼的大哭起来。

    嘹亮的婴儿啼哭声,就像一盆冷水当头浇下,让李南方(身shen)子猛地一颤,回头看向孩子时,眼中的血红,迅速消退。

    婴儿的啼哭声,绝对是尘世间最最纯洁的声音了,更带着人之初的浩然正气,能打败一切的邪魔鬼祟,更给李南方即将爆发的魔(性xing),致命的打击,把他从悬崖边上,及时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孩子,我的孩子,别别伤我的孩子!

    女人被李南方刚才的残暴,以及眼里的邪恶血红给吓坏了,潜意识内担心,他会伤害自己刚出生的孩子。

    李南方知道她被吓坏了,强笑着跪下来,双手捧起了孩子,反手用军刀割断脐带,脱下外(套tao)把孩子包了起来,放在女人伸出的双手里。

    女人立即把孩子抱在怀里,脸颊贴着婴儿,喃喃说宝贝别怕,妈妈在。

    李南方不解风(情qing)的说:你在是白搭的,如果不赶紧走,你们母子都会没命。

    女人猛地清醒,举起孩子:求您,带走孩子——如果能顺利逃出去,请把孩子送到法国巴黎的雅萍集团,说这是史密斯先生的亲孙子,你会受到最大的尊敬!

    法国雅萍集团这个名字,很熟悉哦,貌似黑蝎子就曾经冒充过集团公司,试图暗杀岳梓童的,结果却被李南方干死在了总部大楼天台上。

    李南方此时没机会去问这些,接过啼哭的孩子,解开衬衣,放在怀里,用下摆牢牢的系住,期间还右手一甩,军刀刺死一个扑过来的歹徒。

    我不认识路,最好是你自己把孩子送回去。

    李南方抬头看了眼越加乱的四周,反(身shen)脱下脑袋碎了的歹徒衣服,披在了女人(身shen)上,把她从地上拉起来,放在了背上。

    他要背着女人离开。

    他是个弃婴,从小就没有享受到生母的(爱ai),所以最见不得,刚出生的婴孩,也像他这样命苦,并不是所有女人,都能像师母那样,疼(爱ai)别人的孩子。

    女人这才知道,李南方要带她母子一起离开,挣扎着:我不走,我不走!你带我的宝贝走!你一个人,无法带我们——

    夫人,抱紧我脖子,闭上眼,好吗?

    李南方打断了她的话,左手托着女人的腿,右手抓起了一把微冲。

    女人用力点头,闭眼趴在了李南方背上时,泪水再次淌了下来。

    当她感受到李南方不算太魁梧的(身shen)子时,竟然有了强大的安全感,就仿佛她儿时,被父亲抱在怀里安心的睡去那样。

    哒,哒,哒哒哒!

    闭着眼的女人,听到了微冲的怒吼声,从结实的后背上,感受到了子弹出膛时,产生的强大后座力,也听到了有人发出的惨叫声。

    她无比担心,背着她的这个男人,忽然栽倒在了地上,被蜂涌而上的歹徒,把三个人打成马蜂窝。

    但是她不怕死。

    能够在死前看到她的孩子,遇到个拼命要救她们母子出去的男人,虽死无憾了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男人是谁,他满脸的油彩,遮住了他的样子,唯有那双从骇人瞬间恢复正常的双眼,烙铁烙在布片上那样,永远都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她又听到了男人的怒吼声,听到了军刀入(肉rou)时发出的噗噗声,甚至还能感觉到溅起的(热re)血,能溅在她脸上,顺着脖子淌下去。

    她悄悄的睁开了眼,接着就闭上了。

    周围全是敌人,因近距离作战无法开枪,他们都高举着军刀,厉声吼叫着扑过来,但没有谁能伤到她。

    背着她的男人,总能及时一刀割断扑上来的敌人咽喉!

    谁来,谁死!

    李南方炸雷般的吼声,让所有试图围攻他的歹徒,呆愣当场,突然发觉在短短几分钟内,就有至少十五名同伴,被他割断了脖子。

    谁来,谁死。

    既然是这样,那么谁上来送死?

    无论是好人,还是坏人,内心深处都有崇拜英雄的(情qing)节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当前疯虎般的李南方,就是绝对的英雄,怀里揣着个哇哇大哭的孩子,背上背着个女人,都能这样势不可挡,如果他是单(身shen)作战呢?

    篮球队员无法想象,唯有用崇拜的目光看着他,纵(身shen)跳上一个冲锋舟。

    没有人开枪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无论是好人,还是坏人,都不想再开枪——他们,终究是男人,都有自己的妻子儿女,如果此时开枪击毙那个刚出生的小生命,死后上帝是不会原谅他们的。

    谢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左手把舵,回头大喊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冲锋舟呼啸向前。

    哒,哒哒!

    枪声响起,却是朝天而鸣。

    这是无恶不作的蓝旗队员,在为他们的英雄送行。

    人活这一辈子,能够拥有与真英雄对面厮杀的经历,死后也有吹牛的资本了。

    冲锋舟猛地一顿,冲上了南岸,飞出老远,才重重撞在了一棵树上。

    夫人,你安全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回头,对睁开眼看着他的女人,笑了笑。

    我是艾薇儿。你是谁,能告诉我吗?

    艾薇儿柔声问道。

    李南方,木子李,北雁飞南方的南方。

    顿了顿,李南方又说:我做好事,从来都不留名的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