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12章 避弹神器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有了岳梓童这尊保护神,十六名华夏人质在这几天内,没受到任何的伤害,佐罗还为他们提供了丰富的一(日ri)三餐,派专人来保护他们。

    他们亲眼看到,佐罗那帮如狼似虎的手下,是多么的残忍,上岛当晚就把所有五十岁以下的女人都挑了出来,在岛上空地上,展开了惨绝人寰的强——(奸jian)。

    袜业大会,本来就是漂亮女(性xing)最关注的,三百多人质中,有一大半是美女,这对当了多年苦行僧的歹徒来说,绝对是超级大餐。

    那些人质少有反抗,轻则拳打脚踢,重则一枪毙命。

    没有谁敢在反抗,只能逆来顺受——还不行,还得迎合歹徒的恶趣味,当众做出那些能撩拨男人的姿势。

    受岛国(爱ai)(情qing)动作片的影响,歹徒们最喜欢把美女捆绑吊起来,几个男的对付一个女的了,尤其是来自岛国的女(性xing),更是受到了特别照顾。

    在墨西哥官方硬撑时,每隔一个小时就会被送去的一具尸体,都是女(性xing)。

    其实她们在被一枪爆头之前,就已经被****致死了,佐罗是个废物利用的高手。

    包括岳梓童在内的十七名华夏人中,有九个人是女(性xing),几天内亲眼见证了这惨烈的一幕,更加感谢保护他们的岳总了。

    有几个(春chun)海集团的骨干,发誓等脱险后,就会跳槽去开皇集团,为岳总效犬马之劳。

    岳总唯有强耐要嚎啕大哭的悲痛,笑着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岳梓童倒是很想保护所有人质的安全,不过她很清楚,佐罗是绝不会答应的,她一旦提出这个‘过分’的要求,率先不同意的,就是上百游击队员。

    对不起,请原谅我的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这句话,是这几天内,岳梓童每当看到有人被****至死时,都会在心里说的。

    所有人质,都不敢对蓝旗好汉有所怨言,唯有对墨西哥官方的痛骂声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终于,在几天仿似地狱般的生活后,墨西哥官方终于妥协,撤回了封锁卡斯亚湖的军队,答应释放包括达芙妮在内的十五名蓝旗骨干成员。

    当达芙妮的狂笑声响起时,布偶岛上上百得知消息的蓝旗好汉,立即开枪大肆庆祝,佐罗站在最高处,望着缓缓驶来的驳船,笑了下,下达了撤退的命令。

    他不是傻瓜,绝不会在岛上把所有人质都交出去,那样等人质脱险后,墨西哥军方的空军,立即就会腾空而起,给予他们毁灭(性xing)的打击。

    他会率先撤退,带着七十多名袜业老总,与所有华夏人。

    这也是他与墨西哥官方‘协商’好的,在他撤退期间,军方不得追赶,每撤退几公里,他就会释放一名人质,直到撤离到绝对安全地区后,才会释放所有人。

    所有人中,并不包括岳梓童,官方也没提出这个要求——傻子,才会要求佐罗,把他的女人交出来,接受正义的处罚呢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能释放我的同胞们离开?

    站在佐罗(身shen)边的岳梓童,听到他这样下达任务,立即意识到了不妙,大声质问。

    佐罗的回答很直白,也很合(情qing)合理:因为,我不敢保证在没有他们为要挟时,你还能不能心甘(情qing)愿的跟随我一起走。

    岳梓童赌咒发誓——那是白搭的,佐罗一挥手,马上就有一群蓝旗队员扑上来,两个人伺候一个,把所有华夏人质,都押送上了离岛的铁轮上。

    人质们彷徨,大声嘶喊着放开我,我要和你决一死战

    没人理睬他们,佐罗安排一个心腹手下,在这儿等候大小姐的胜利归来后,率领数十名手下,押着近百的人质,缓缓离岛,撤到了岛南的森林中。

    岳梓童只是有些自以为是,却不傻,当她看到所有华夏人,嘴里都被塞上破布,反捆双臂后,终于明白了,一把采住佐罗的衣领子,尖声叫道:你你要把他们灭口,陷我与万劫不复之地!

    夫人,我说过,我很欣赏你的。

    佐罗轻描淡写的说着,抬手推开了岳梓童。

    两个好汉立即扑上来,扭住她胳膊,拿枪顶住她脑袋,给她戴上了皮手铐,脑袋上(套tao)上了黑布(套tao),推搡着她走下了跳板。

    岳梓童彻底的绝望了,她的英雄行为,她所有的牺牲,不但没有保护所有同胞,反而还害了他们——同胞们都被杀光后,就再也没有谁能证明她是好人了。

    相信佐罗还会拿同胞的尸体,来大做文章,让全世界人民,都相信她是个道德败坏丢尽炎黄祖宗的败类,来狠狠地唾骂,践踏她!

    岳梓童没有哭,不再反抗,她已经心如死灰。

    这可能是她的命,无论她怎么反抗,都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在她因为逞英雄把逃生机会让给林(春chun)海的那一刻,她悲苦的命运,就已经注定了。

    在强大的悲苦命运面前,她放弃了反抗,无所谓的挣扎,只是在心中流着泪的狂笑,问苍天我岳梓童究竟做了什么孽,才会遭到如此毁灭(性xing)的沉重打击?

    跌跌撞撞的走在森林中,她好像听到扭着她胳膊的歹徒,忽然发出一声急促的闷哼声,双臂被松开了,但却没在意,而是茫然的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直到有人再次抓住她胳膊,快步向前急奔。

    你是岳梓童,对不对?

    忽然间,扭送她的歹徒,这样低声问她。

    是,我是岳梓童。

    岳梓童麻木的回答,顿了顿,又说:我是华夏岳梓童。

    那就好!

    问话的人声音中,带着压抑不住的喜悦,小声说:我们是来救你的,别吭声,周遭全是坏人。

    什么都看不到的岳梓童,笑了下,心想,佐罗,你已经把我玩成这样了,还有什么让我惊喜的新花样,要送给我么?

    哒,哒哒!

    剧烈的枪声,忽然从背后湖心布偶岛上传来,很快就成了一片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!?

    岳梓童听到前面不远处,传来佐罗愤怒的吼问声。

    李南方知道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那些押送蓝旗骨干的墨西哥军人,上岛后看到看到惨不忍睹的一幕后,就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愤怒了。

    也确实惨不忍睹,上百名女人质,全部被绳子吊在树上,(身shen)无寸缕,两只脚也被绳子拴着,两条腿被分开——大部分人,都是目光呆滞的望着夜空,刚才欢庆的枪声,都无法把她们拉回现实。

    现实太残酷了,残酷到她们不愿意回来。

    至少有二十个惨遭****的女人质,被割去了**,剖开了肚子——那些疯狂的篮球队员们,用烧红的铁条,在所有女人质(身shen)上,都留下了终生都无法抹掉的伤痕。

    伤痕的名字,叫耻辱。

    一个还戴着手铐的蓝旗骨干,上岛后就狂笑着,扑向了一个女人,大声吆喝着看守同伴帮他解开腰带,他要尝尝女人的滋味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尝尝滋味也还罢了,关键是他还要尝尝鲜血的滋味,一口咬住女人质的脖子,野兽般那样,任由女人惨叫着挣扎,逐渐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我草泥马!

    李南方觉得,那个心理素质不咋样的墨西哥军人,在开枪把那名蓝旗骨干脑袋打爆时,用当地方言喊出的那句话,应该就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枪战,就这样突兀的发生,受开枪士兵的影响,大部分士兵都端起了怀中的微冲,怒吼着扫(射she)留守布偶岛的歹徒。

    任由卡福怎么厉喝,都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歹徒们,很快就回过味来了,刚要还击,却又猛地想到大小姐达芙妮还在敌人手中,唯有迅速卧倒,呼叫同伴支援。

    杀,杀!

    敌人的投鼠忌器,也让卡福中校失去了理智,拔枪向歹徒(射she)击。

    歹徒也急了,凭什么你们能打我们,我们却不能还手啊?

    开枪!

    哒,哒哒!

    枪声四起,子弹乱飞。

    训练有素的墨西哥士兵,立即寻找掩体,给予还击。

    本来一场满载和平的人质互换活动,就因为某个士兵的心理素质不过硬,从而发展成了乱战,打出真火来的双方,不再顾忌,子弹横飞下不断有女人质还戴着手铐的蓝旗骨干丧命。

    达芙妮傻比了,也不得意的狂笑了,开始扯着嗓子吼叫:我是达芙妮,不许开枪,不许开枪!

    边喊边挣扎,试图逃到我方阵容中去,率领儿郎们,把区区三十名官方军人歼灭。

    负责看押她的马刺,傻了才会让她逃走,多好的挡箭牌,啊,不对,是多好的避弹神器啊,无论姐夫与偶像向歹徒扫(射she)的子弹有多疯狂,都没哪个歹徒,敢对他们这边开枪。

    谁误杀大小姐,蓝旗下一代的佐罗,无论什么原因,最终肯定都是全家死光光的下场。

    右手一翻,雪亮的军刀搁在了由她脖子,稍稍用力有血丝淌出时,马刺吼道:别尼玛的乱动,小心老子割掉你脑袋!

    达芙妮从来不把死亡当回事,除了她自己的——立即就不敢挣扎了,却担心会被误伤,一个劲的大吼她是达芙妮!

    枪战突然打响,大大出乎了墨西哥官方的意外,什么也顾不上了,早就蓄势待发的武装直升机,立即呼啸着腾空,雪亮的(射she)灯扫下,机载机关炮开始喷(射she)出愤怒的火焰,湖边那些篮球队员,就像被割麦子那样,惨叫着扑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走,去找岳梓童!

    李南方一通扫(射she)后,手肘碰了下叶小刀,提醒他别光顾着杀人,忘记来此的真正目的。

    走,走!

    叶小刀打完一个弹夹后,才兴犹未尽的扔掉微冲,与马刺一起,扭着达芙妮向树林中那些人质们跑去。

    虎子,去树林中,快,快!

    李南方他们刚跑出没多远,贺兰扶苏的吼声,从左后方传来。

    相比起李南方他们,贺兰扶苏四人小组在枪战后的表现,更加出色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