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11章 破灭的英雄梦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听到岛上枪声忽然大作后,被绑架的人质们吓坏了,以为歹徒要大开杀戒。尖声大叫着,双手抱住脑袋,好像寒冬里的鹌鹑那样,聚在一起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人质们被押送到布偶岛上后,依旧被按照所分的大组,被分别看押在十个地方,每一组都有五六个持枪歹徒看守。

    发现谁不老实,或者眼珠子乱转了,直接就是一个点(射she)过去——倒是不再乱杀人了,只冲腿上打,当然不小心走火打爆谁的脑袋,那只能怨他命苦了。

    聚拢在一起的十六个华夏人,还算镇定,因为在他们前面,有一个不算伟岸,却很坚强的背影。

    那是岳梓童,他们心目中的英雄。

    只要有她在,歹徒就不会伤害他们。

    当下很多年轻人说,所谓的英雄,其实就是脑子进水了,所以才会牺牲自己,去救助别人——人都死了,哪怕被后人牢记一万年,那又怎么样?

    其实这样说的人,才是真正的有病,他们永远都不会想到,如果没有那些逞英雄的人,在关键时刻(挺ting)(身shen)而出做出榜样,他们也没机会能在灯红酒绿下无病呻吟了。

    所有诽谤质疑试图摸黑英雄来吸引眼球的现代人,都是傻比。

    岳梓童就是这样认为的,所以那晚把逃生的机会让给林(春chun)海后,感觉自己特伟大,才在听到有人说她是傻瓜时,转(身shen)喊出了我是华夏岳梓童的话。

    相信她那句话,会被活下来的人质们牢记一辈子,现场那么多大男人,就没有一个敢像她这样视死如归的,这让她很骄傲。

    不过她被押进船舱里单独看押起来后,就后悔了,猛地意识到就算她对这个世界失望了,可也该坚强的活下去啊,为了母亲。

    后悔是晚了,既然已经上了英雄这条贼船,就只能把英雄角色扮演到底,反正佐罗对她很欣赏,杀她的可能(性xing)很小,再说只要拿出让他满意的赎金,他还是会放她走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自我估价,应该不会超过五百万美金,话说开皇集团在所有参会企业中,就是个微不足道的存在,更何况对她欣赏的佐罗,说不定还会给个三折的友(情qing)价呢?

    几百万美金,对岳梓童来说也不是太多,她相信被她委托看家的闵柔,在收到消息后,肯定会想方设法的筹集现金,火速赶来墨西哥的。

    她还相信,已经脱险的林(春chun)海,肯定会痛哭流涕的,向官方诉说,开皇集团的岳总是多么的英勇无畏,牺牲自己把生还的生路让给别人。

    当前墨西哥城各国记者云集,人们在得知本次绑架案中,竟然会有这样一位盖世女英雄出现,绝不会吝啬笔墨的,会大书特书的赞扬她,把她捧在高高的神坛上,膜拜。

    很快,全世界都会知道她岳梓童的名字,知道她的开皇集团,她的仙媚丝袜品牌——等她脱险时,像个女神那样从容走到众记者面前,面对长枪短炮的轰炸,淡淡然的笑着,回答那些记者她怎么这样勇敢时,再说一句,我是华夏岳梓童。

    那该有多风光?

    从那一刻起,全世界所有被她的英雄气概所感动的人们,再买袜子时,肯定会率先想到仙媚品牌。

    订单,就像雪花片那样急速飞来,让她目不暇接,忙成狗——在最短时间内,仙媚品牌就是成了世界第一袜业品牌,开皇集团,也会成为国际一流的大企业,她的(身shen)价,也想当然的跻(身shen)世界超级富豪之列。

    她所到之处,鲜花掌声镁光灯,络绎不绝。

    她笑看风云淡——什么李南方之流的,都统统向本小姨膜拜吧,都懒得理你!

    事实证明,当一个人通过幻想,自恋到这种地步后,任何的危险,恐惧啥的,都会变成神马浮云,飘飘然的飞走,只留下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恬静向往。

    就是在岳梓童最最恬静的时候,佐罗来了,拿着几分报纸。

    佐罗绝对是超一流的江湖老鸟,一眼就从岳梓童眉宇间,看出她是怎么想的了,把报纸递给了她:岳小姐,你出名了。

    这早就在本小姨的意料之中,还用你来提醒么?

    岳梓童拿起了报纸,淡淡地说: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事,至于别人怎么看我,我无所谓——

    当她看到标题后,脸上所有的恬静,立即僵硬,变成见了鬼似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来自华夏的岳梓童,是佐罗安排在会场的内线吗?

    这是报纸头条新闻的标题,在问号后面,接连三个触目惊心的惊叹号!!!

    新闻报道中说,逃回来华夏(春chun)海集团林总,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痛哭流涕之余,说出了一番让岳梓童想拿刀子把他凌迟了的(屁pi)话。

    林总强烈怀疑,岳梓童与佐罗之间,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。

    本来,林总是决心要登上铁轮,与他十六个手下风雨同舟同生共死的,可抓到红球的岳梓童,却不由分说的让他上车,不上都不行,要不然就当场弄死他。

    军方通过望远镜,确实观察到了岳梓童脚踢林(春chun)海的那一幕,当时还认为俩人是争抢逃离的红球,没想到却是她强迫林总离开。

    她在抓到红球后,为什么要执意留下来,还在现场喊出了她是华夏岳梓童的口号?

    那是因为她与佐罗的关系,见不得光,担心墨西哥官方会查出这些,她再离开逃离佐罗,就无异于自投罗网了——

    浑(身shen)都在打哆嗦的岳梓童,用了足足半小时,才看完那篇报导,随后就把所有报纸都撕了个粉碎,尖声叫骂着卑鄙,下流,混蛋!

    所有的梦想啊,都随着林(春chun)海那番颠倒黑白的话,砰地破灭。

    她从舍己为人的英雄,变成了与恐怖分子同流合污的内线。

    什么都无法形容岳梓童的感受,哭的像个孩子那样,瘫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以真心对待别人,别人为什么却要给她一刀?

    佐罗给了她想要的解释:那位林总应该是在返回的路上,想通唯有这样做,才能为他的(春chun)海集团,博取更大的利益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林总本来要决意与十六名下属同生共死的——这样的老总,放眼全世界,有几个啊,肯定会名扬天下,继而带动(春chun)海品牌。

    报纸上还说,林总在接受完记者采访后,拒绝火速返国看望他的患病的小女儿,执意要留下来,筹集资金赎回被困的员工。

    他们是我带来墨西哥的,那么我就有责任把他们安全带回去!

    这是林总最后对记者说过的话,赢得了雷鸣般的掌声,镁光灯狂闪。

    很遗憾,看来岳小姐你是无法洗清冤屈了。

    佐罗趁机展开了追求攻势:现在所有人都知道,我们两个的关系不同寻常,那我们为什么不将错就错呢?你留下来帮我,相信你会在这儿找到你存在的价值。

    瘫坐在地上的岳梓童,抬头看着他,目光呆滞:你,你应该知道真像的。

    我知道,我有十多个在场下属都知道。

    佐罗点头:但我不会说出来,因为我希望你能留下。更何况,就算我说了,别人会信吗你们华夏有句老话,叫越描越黑。

    岳梓童没说话,因为她知道,佐罗说的没错。

    别怪我,我忽然觉得,你是上帝派来我(身shen)边的,我不该拒绝。

    佐罗继续说:为了响应那位林老板,我在向官方送出赎金名单时,并没有写上你的名字。

    岳梓童眉梢猛地抖动了下,明白了,惨笑道:呵呵,这样,就更能做实我与你关系非同一般了。

    不错。

    佐罗伸出手,语气真挚的说:岳小姐,无论怎么样,我都不会强迫你。你们华夏还有句老话,叫做强扭的瓜不甜。但我会帮你,把姓林的干掉,别看他(身shen)处官方的包围中。

    不用。

    岳梓童沉默很久,抓着他的手,从地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相信佐罗说能干掉卑鄙林(春chun)海,就能干掉,可那样一来,就更加做实了什么。

    林(春chun)海会遭受该有的惩罚,却不是现在。

    岳梓童深吸了一口气:佐罗先生,你能答应我一个条件吗?

    你是要我别伤害你那十六名同胞吗?

    佐罗笑道:你觉得,他们会相信你说的话,能站出来证明你是清白的。

    是。

    岳梓童也没否认。

    不过,你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。

    你说。

    我要你现在就以佐罗夫人的(身shen)份,陪我去见谈判专家。

    不行。

    岳梓童很清楚,她以佐罗夫人的(身shen)份,出现在谈判专家面前后,那么她就永远失去了辩白的机会。

    佐罗没有强求她,回头对藏舱门外的手下说道:下一个,杀华夏人。

    慢着!

    岳梓童(身shen)子剧烈颤抖了下,嘶声喝道。

    佐罗没理她,对用目光请示他的下属,再次挥手。

    我说慢着!

    岳梓童很清楚,佐罗是说到做到,她如果再犹豫,就会有同胞被杀,迈前一步,抬手抓住他胳膊,声音沙哑的说:我我答应你。

    佐罗立即牵起她的手,在她手背上轻轻吻了下,语气温和的说:从这一刻起,你就是我的夫人了。夫人,那些华夏人,就交给你来保护了。我会竭力配合,让他们相信你是个真正的英雄。

    佐罗是个枭雄,说到做到,言出必行,马上就把所有华夏人交给了她。

    并派人把林(春chun)海颠倒黑白的污蔑她,她为了救助所有同胞,甘心牺牲自己给佐罗当女人的英勇事迹,详细解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岳总,我们一定会帮你洗清冤屈,让林(春chun)海那个卑鄙小人,接受正义的处罚!

    人质们心(情qing)激动的向岳梓童说这些话时,旁边的佐罗,眼里浮上了一丝(阴yin)狠的(奸jian)诈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