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06章 你又算老几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第十八界袜业联盟大会,本来就备受时尚界的关注,更何况忽然发生剧变,有包括七十多名重量级老总在内的三百多人,被打包绑架了呢?

    震惊世界,被称为布偶岛绑架案,牵扯到了数十个国家。

    事件刚发生,有关本次案件的报导,铺天盖地占据了各大新闻媒体的头条。

    要担负重大责任的墨西哥官方,也在网上发布了详细的被绑死亡,以及失踪人员名单,包括他们是来自哪个国家的详细资料。

    人们大力谴责蓝旗游击队,呼吁当局尽快采取有效措施,把人质尽早解救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也有幸灾乐祸的,比方曾经取得过贵宾邀请函,最终却被迫吐出去的龙在空,得知这一消息后,先是傻楞片刻,随即就是哈哈狂笑,大叫苍天有眼,立即电招三个美貌夫人,去他别墅畅饮一杯

    有人欢乐,就会有人哭。

    闵柔现在就对着电脑屏幕,默默的流泪。

    岳总被绑架了,可能在混乱中被人乱枪打死了,因为她的死,开皇集团很快就会被人收购,大家伙能不能保住饭碗——这,就是大多数底层员工,最直接,也是最正常的反应。

    闵柔不会因此责怪他们,盖因岳总只是他们的老板,现代社会,有几个老板,不被员工在背后骂的?

    但在闵柔心中,岳梓童却是姐妹。

    她永远都忘不了,岳总高烧昏迷中,死死抓着她的手,低声呢喃小柔别离开我,除了你之外,就再也没有谁来关心,可怜我了。

    无比沉重的打击,让高冷的岳梓童,对她的小秘书,说出了求可怜的话。

    这让生(性xing)善良的闵秘书,又怎么再会提到辞职二字?

    连李南方的名字,她都不会再提起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,注定是她生命中的一个过客,曾经给她带来过短暂的甜蜜,却留下了太多的泪水,在午夜梦醒时,尽(情qing)的流淌。

    岳总出事后,公司军心大乱,幸好在齐副总等协助下,闵柔起到了稳定军心的作用,能让公司勉强正常运转。

    但毫无疑问的是,短期内还行,可一旦时间稍长,开皇集团必定会大乱,盖因公司股份全部攥在岳梓童一个人手中,她如果永远都不再回来了——公司,算谁的?

    闵柔倒是想联系岳总的家人,只是她不知道联系方式啊,上次用岳总手机联系岳母时,为了避嫌,她可没敢记下手机号。

    至于李南方,还是算了吧,了不起是个未婚夫而已。

    就在闵柔盯着电脑屏幕心乱如麻时,有人敲响了房门。

    她连忙用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泪水,深吸一口气,才用镇定的语气说:请进。

    敲门的是,是齐副总。

    闵柔强自笑了下,正要说什么时,脸色却又一变,她看到了董君。

    董君站在齐副总(身shen)后,脸上带着淡然的笑容,对她微微点头,却没有走进来。

    回头看了他一眼,齐副总快步走到闵柔面前,低声说了几句什么。

    不等他说完,(性xing)格温顺的闵柔,忽然抬手一拍桌子,看着门外的董君,冷冷说道:在岳总没回来之前,任何人都不许接管开皇集团。齐副总,你应该记得,岳总与张处长等人去墨西哥之前,召开的公司高层会议上,都说了些什么吧?

    岳梓童在去墨西哥之前,本想带着闵柔一起去的,不过因为闵母的病(情qing)不稳定,只好作罢,临走前曾经在高层会议上明确指出,她不在的这段时间内,不管发生任何事,都要由闵柔,与齐副总俩人共同商议后,做出的决策为准。

    第一次,岳梓童把闵柔的名字,排在了各个副总的前面,由此可见对她的信任。

    现在,岳梓童刚出事,生死未卜,董君竟然来公司,声称要暂时接管开皇集团,这算什么呀,谁给他的权利,他又怎么有脸来呢?

    难道他忘记了,岳总在高烧醒来后的第二天,就在公司下达了正式文件,宣布辞退他们了?

    闵柔一拍桌子,吓了齐副总一跳,发现她竟然有几分岳总的声势,后退几步看向了门外董君,满脸都是尴尬神色。

    董君笑了下,缓步走进了秘书办公室:闵秘书,你好大的架子啊。不知道的,肯定以为你是公司老总了,敢对齐副总拍桌子。

    董先生,开皇集团的当家人是岳总,不是我,但更不是你的。

    闵柔嗤笑一声:呵呵,董先生,我很惊讶,你来开皇集团工作没几天,就想接管公司,这是从哪儿来的信心呢?

    董君没有说话,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,慢条斯理的点上了一颗烟,很是(胸xiong)有成竹的样子。

    闵柔也没说话,只是冷冷的看着他,看他能说出什么信服的理由。

    缓缓吐出一口烟后,董君抬手打了个响指,门外走进来一个(身shen)材窈窕的黑丝女郎,戴着金丝眼镜,肋下夹着个公文包。

    黄秘书,麻烦你把东西给闵秘书看看。

    在董君慢悠悠的指示下,黄秘书从公文包内,拿出一份文件,放在了闵柔面前的桌子上,眼神轻蔑,摆明了看不起这自以为是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这是一份关于开皇集团暂时委托给贺兰小新管理的委托书,内容通俗易懂,最下面签着一个名字,龙飞的相当跋扈,岳临城。

    闵柔放下文件,没理睬黄秘书,问董君:贺兰小新是谁?岳临城,又是谁?

    新姐是岳总男朋友扶苏公子的姐姐,也是岳总最好的朋友,我与孟常新等人来开皇集团协助岳总,就是为新姐即将担任公司副总打前站的。

    董君依旧慢悠悠的说:至于岳临城岳先生,则是岳总的亲大伯,京华岳家主管家族资产的决策人。闵秘书,你可能不知道,当初岳总能成为开皇集团的总裁,就是岳先生亲自批示的。现在岳总暂时无法回归,岳先生委托岳总最好的姐妹,来暂时掌管公司,也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闵柔楞了会,脱口问道:我怎么不知道?

    董君,黄秘书都笑了,很不屑的样子。

    没有谁说话,但闵柔能体会到人家笑容中的意思,你闵秘书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,能知道这些才怪。

    闵柔小脸稍稍一红,齐副总忽然小声说道:闵秘书,岳总还没有入主开皇集团时,公司就是由岳临城先生委托职业经理来打理业务的。这个,我与凡副总等人都知道,也在几年前,参与了岳先生把公司交予岳总打理的高层见证会。

    齐副总,凡副总,都是公司的老人,岳梓童刚当特工时,他们就已经在公司担任中层干部,当然知道开皇集团的‘前世今生’了。

    齐副总对岳总是忠心耿耿的,绝不会帮着董君来骗闵柔,既然他这样说,那么事(情qing)肯定就真是这样。

    从没有过的无力感,让闵柔慢慢坐在了椅子上,脸色(阴yin)晴不定。

    董君弹了弹烟灰,又说话了:本来,我是没必要来通知闵秘书的,直接与齐副总等人交涉就行,还是齐副总提议,我才来跟你说一声。

    人家这番话中的意思,很明确,你闵柔只是岳总的小秘书而已,能来当面跟你说一句,就已经是很给你面子了。

    可他这番话,不但没有打击到闵柔,反而激起了女孩子的倔强,咬了下嘴唇低声说:我不管什么岳先生,也不管什么新姐。我只是记得,岳总临走前,把公司托付给了我,与齐副总。所以,我绝不会把公司经营权,交给任何人。

    董君抬起头,微微眯起眼,语气(阴yin)森的问道:闵秘书,你不交,你算老几?

    你又算老几?

    闵柔针锋相对,豁出去了:说句不好听的,岳先生与那位新姐,又算老几?

    放肆!

    董君猛地一拍桌子,瞪眼喝道。

    闵柔没害怕,拿起电话低声说了句什么,放下话筒后淡淡说道:董先生,有没有放肆,我自己清楚。今天我把话搁在这儿,在岳总没有回来之前,能调动公司财务的专用章,我是不会交出来的。那个印章,可是具备法律效应,任何人都别想伪造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公司财务章,是由闵柔保管着,董君又怎么会来找她?

    呵呵,闵秘书,你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。

    董君气极反笑:竟然连岳先生亲笔签名的托管文件,也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闵柔忽然反问:岳总刚出事,你们就急吼吼的来接管公司,这让我很怀疑,你们参与,或者干脆制造了布偶岛绑架案。这件事,我会向当地警方汇报,请求对你们展开调查的。

    董君做梦也没想到,闵柔看起来一文绉绉的小姑娘,在关键时刻处理问题的手法,竟然如此老道,不但没有被吓住,还反将一军。

    你胡说八道什么!?

    黄秘书脸色大变,尖声质问。

    旁边的齐副总,快步走到了闵柔(身shen)边,眼神不友好的看着黄秘书。

    闵柔维护岳梓童对董君展开的犀利反击,让他有些羞愧,瞬间(热re)血冲头,宁肯拼着得罪岳临城,副总不做了,也要给予闵柔强有力的支持。

    齐副总的及时站队,让闵柔信心大增,冷笑一声:呵呵,你又算老几?这儿,还有让你撒泼的余地?

    咔,咔咔纷沓的脚步声从门外走廊中传来,被憋得脸色通红的黄秘书,本能的回头看去,就看到几个公司保安出现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为首的,正是公司保安队长王德发,气喘吁吁的问:闵闵秘书,有何指示?

    请董先生,这位小姐离开。以后,没有我的许可,不许他们踏进公司半步。

    闵柔看都不再看董君俩人,淡淡地吩咐了句,拿起一份报纸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