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05章 传说中的布偶岛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对于自己的崇拜者,李南方向来都很大度,满足了马刺要与他合影的要求后,又嘱咐别泄漏他的真实(身shen)份,他还得把有限的精力,用来做有意义的事(情qing)上,实在不想应酬数以万计的崇拜者。

    激动到浑(身shen)颤抖的马刺,自然是唯唯诺诺,赌咒发誓绝不告诉任何人,他竟然与黑幽灵合影了,而且还要并肩作战。

    看了眼抱着手机跑旁边大发朋友圈的马刺,李南方悄声问叶小刀:你从哪儿收养了个极品小弟?

    叶小刀这次没有笑,很正经的样子:还记得刚果黑珍珠吧?

    黑珍珠,在杀手界被誉为刚果历史上最伟大的职杀,不过几年前却折损在了一次任务中,据说接连(身shen)中三十八枪都没死,最后被一枪爆头才躺下。

    黑珍珠是叶小刀的(情qing)人,她是为掩护他撤退而被众多国际刑警当场击毙,她死后,叶小刀去了刚果,怀揣巨额支票,要送给她家人。

    黑珍珠的父母早亡,七大姑八大姨的也都看不起她,唯有一个弟弟马刺,那时候才十几岁,整天被人狂虐,揍成狗。

    也算是叶小刀的小舅子了,当然不会任由他被人欺负,找到他的当晚,就带着他把那几个仇人脑袋砍下来了——被马刺誉为天人,抱着他大腿,哭着喊着的要跟他走,要做一个有前途的职杀。

    叶小刀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,就把他带出了那片贫瘠的土地上,短短几年间,就把一个善良的小混混,给调教成了超一流的杀手。

    马刺能迅速成长,诚然是叶小刀的心血起到了作用,关键是他自(身shen)具备的超级先天(性xing)条件,天才这个词,适应于各行各业。

    马刺,就是杀手界的天才,还是那种五百年不世出的,尤其对枪械的钟(爱ai),更是到了狂(热re)的地步,什么远中断距离狙击步枪啥的,只要上手鼓捣一会儿,就精通了。

    叶小刀还说,李南方如果持枪与马刺决斗,死的肯定是他,这不是吹嘘。

    叶小刀是不是吹嘘,李南方才不管,马刺越厉害,他们这次营救岳梓童的行动,成功(性xing)就越大。

    那几个土鳖是什么人?

    简单介绍完马刺后,叶小刀看着二愣子三人,问李南方。

    土鳖这个词,绝对是专门为二愣子三人特意发明的,出来八百后,哪怕是看到一根电线杆,也会大惊小怪,卧槽,这是什么树啊,光长树干不长树叶,还这么直立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李南方苦口婆心的劝,送他们来墨西哥的医护专机,肯定早就坠毁在半路上了,因为拴住想把某个重要零件拿铁锤敲下来,带回八百去炫耀。

    发小,十四岁之前,我就跟他们生活在一起。

    李南方点上一颗烟,重复道:是真正的发小,你永远想象不出,他们的心灵在不杀人时,是多么的纯洁。

    他们会杀人?

    叶小刀满脸都是不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你会有机会看到的。

    他们会用枪吗?

    叶小刀强烈怀疑,此时已经蹲在马刺那个大帆布包面前,拿出一把微冲,闭上一只眼看枪口的二愣子等人,会不会在没有子弹的(情qing)况下,也能把自己一枪撂倒。

    他们不用枪。

    李南方摇了摇头,说:就算会用,也不用。

    叶小刀奇怪了:那他们用什么?

    所有能用的东西,对他们来说都是最好的杀人武器。

    草,你就吹吧你,我现在很怀疑他们见到死人后,会不会抱头大喊我的妈。

    叶小刀骂了句时,手机震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是苏雅琪儿打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苏雅琪儿不但是问题女王,还是幸运女王,在袜业联盟大会上风(骚sao)亮相后,就飘然离去,从而躲过了一劫。

    岳梓童等人被绑架后,不用等李南方去找她,就立即派人联系了墨西哥军方某大佬,密切关注此事,把最新(情qing)报,及时告诉叶小刀。

    苏雅琪儿说完要说的话,问叶小刀,李南方有没有来墨西哥。

    在李南方的授意下,叶小刀说还没有,正在等他。

    除了李南方,苏雅琪儿懒得跟任何男人,多说一句废话,立即扣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李南方暂时不想告诉苏雅,他已经来到墨西哥的消息,是因为很清楚那个小婊砸的个(性xing),得知他来后,肯定会闹着来找他的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带着个(床chuang)上功夫一流,杀人行动中唯有捂着脑袋尖声大叫的女人去救岳梓童,那不是帮手,是累赘。

    杀人在李南方等人看来是血腥残忍的,但在苏雅看来,却是很好玩的游戏,据说她唯有在死亡气息中,才能得到颤栗的**。

    她还说什么了?

    她还说——

    叶小刀犹豫了:等行动结束后,我再告诉你吧。

    现在就说,不想挂挂着。

    你会生气,会暴怒,会影响你心(情qing),导致在接下来的行动中,做出错误的判断。

    别啰嗦,快说!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叶小刀无奈,只好告诉他说,据苏雅刚得到的确切消息,岳梓童备受蓝旗老大佐罗的喜(爱ai),很有可能成为压寨夫人,只因她明明抓到了可以脱(身shen)的红球,却让给了一个姓林的老东西。

    岳梓童想成为佐罗的压寨夫人,才把脱(身shen)机会让给别人的,这是华夏(春chun)海集团老总,林(春chun)海脱险后,亲口对华夏驻墨西哥大使说的。

    林(春chun)海还说,岳梓童为了遮掩她想留在佐罗(身shen)边的念头,还假装很有骨气的说,她是华夏岳梓童,给所有歹徒,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望着她的目光中,全是誓死效忠她的崇拜——

    唉,都说不告诉你了吧,你还不愿意,现在是不是特生气?

    看到李南方慢慢把双拳攥紧后,叶小刀叹了口气,轻声问:怎么,你真喜欢上们小姨了?

    没有。

    李南方斩钉截铁的说了句,反问道:(情qing)况属实?

    他这句话的意思,是怀疑林(春chun)海所说的那些话。

    小婊砸说,他的人从远程望远镜内,能看到整个现场,虽说听不到那边的人在说什么,但你小姨确实与佐罗相谈甚欢,在要上车时,又下来,让林(春chun)海开车脱(身shen)的。

    叶小刀说:驻墨西哥大使,也从墨军方证实,他们确实观察到岳梓童能走,却把机会让给了别人。事后,她被单独带进了船舱,应该没有任何危险了。看来,她对能成为佐罗的压寨夫人,很有兴趣。

    李南方用力抿了下嘴角,淡淡地问:那你有没有想过,她为了救别人,才把机会让出去的?

    如果把姓林的换成你,她可能会这样做。

    叶小刀摇了摇头,说:小婊砸说,大会期间,你小姨曾经受到过林(春chun)海的嘲笑——如果没有想法,她会把脱(身shen)机会,让给一个故意刁难她的人?

    李南方狠狠吸了口烟,把烟头弹出。

    叶小刀又问:那,还救她吗?

    李南方反问:你说呢。

    知道了。

    叶小刀看出李南方心(情qing)很不好,抬手拍了拍他肩膀,回头对马刺喊:马刺,拿笔记本过来!

    苏雅刚才来电中,已经明确说清,佐罗那艘满载人质的破铁船,已经顺着运河驶进卡斯亚湖内,占据了湖心一座叫布偶岛的小岛为临时监狱,挟众人质与官方谈判。

    既然搞清楚囚(禁jin)岳梓童的确切位置,李南方等人就要设定详细的营救计划了。

    马刺走过来,把大屏笔记本放在一块石头上,敲打了几下,打开了电子地图,搜到了布偶岛。

    墨西哥的布偶岛,有一种神秘诡异的魅力,围绕着这个岛与附近的运河,有很多古老的传说和故事。

    小岛位于卡斯亚湖中心,在霍奇米尔科和墨西哥城之间,

    据说有三个年轻女孩在此地被打,其中一个人被淹死。

    因此,该地区也成为知名闹鬼之地,当地人相信如果踏上这个岛,一定要带点小礼物来奉献给岛上的灵魂,不然就会厄运不停,被恶灵俯(身shen)。

    传说,早在上世纪的1951年,一个花匠夜晚经过湖边,听到了一个小女孩的溺水的呼救声,他立刻行动,但是仍然来不及拯救那位女游客的生命。

    从此,她的灵魂一直不能得到安息,花匠每晚都会听到那名女游客的惨叫,而且梦中见到小女孩的鬼魂,为此他痛苦不堪。

    随后几天,花匠在运河中钓鱼时,都钓起了旧的布偶,他认为这是来自地府的旨意,为了镇住这个孩的鬼魂,他于是开始四处主动搜集旧的人偶,似乎这能使小女孩的鬼魂敬而远之。

    后来,他开始把运河里捞出来的旧布偶挂在小岛的树上。这以后,陆陆续续不断有好奇的人把自己的布偶也挂了出来。

    于是,这里有了很多丢弃的布偶,随着时间的累积,布偶的数量越来越惊人达到数以千计。

    这些布偶被丢得到处都是,有些还绑在树上,越来越多的布偶改变了这里的环境,令人毛骨悚然,同时在当地人中的知名度也逐步提高,成为著名的新景观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花匠也并没有得到善终,这些布偶反而使女孩的灵魂得以附著,2001年,花匠被家人发现淹死在同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布偶这种东西,本(身shen)就带有一丝邪(性xing),尤其是那些因小主人意外夭折,而被丢弃的,更被人以为它们的(身shen)上,附上了小主人的鬼魂,哪怕是在正午时分,静静被挂在树上的布偶,也能散出一股子让人心惊的惊悚。

    有些类似于华夏民间送丧所用的纸人。

    佐罗把这儿选择囚(禁jin)人质的临时监狱,也是深思熟虑过的,一来人烟稀少,行动前不易走漏风声,二来借助娃岛的凶名,来震慑那些人质,让他们始终处于恐惧的围绕中,不敢动反抗的心思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