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03章 我未婚夫是个小人物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,其心同样也会变好起来。

    亲眼看到蓝旗好汉杀人如麻的手段后,包括岳梓童在内的所有人质,都不以为自己能活下去,心中凄凄之余,(胸xiong)怀也就开阔了起来。

    前天晚上,林(春chun)海接到了家里的电话,说他最疼(爱ai)的小女儿得了脑梗,妻子哭着问他,能不能抓紧回来。

    林(春chun)海倒是很想回去,但却又不想放弃会即将谈成的合作,他很清楚他来参会的目的,做梦都没想拿奖,只要能取得与国外老牌袜业联盟,就是最大胜利了。

    思前想后,林(春chun)海决定闭幕式后再走——但谁能知道,这个决定害了他,死到临头才知道人活着,事业永远都不如亲(情qing)重要。

    尤其去争抢抓球,被平时看重的手下一脚踢出来后,那种无比后悔绝望的痛苦,让他要发疯,就在这时候,岳梓童对他伸出了援助之手。

    没事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也不在意,强笑了下安慰他:林总,坚强些,他们不可能把我们全杀掉的。我相信他们的条件被满足后,会放我们离开的。到时候,你就可以去看你女儿了。

    人在最绝望时,来自别人的鼓励与安慰,是最珍贵的,听岳梓童这样分析过后,林(春chun)海整个人的精神好了很多,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岳总,我们为难你,也只是龙在空的意思。在来之前,他就与我们都打过招呼了,我们不敢违逆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林(春chun)海觉得,有必要向岳梓童解释一下:不过我发誓,如果我们能平安回国,我一定不会再听他——

    岳梓童苦笑着,打断了他的话:算了,林总,不用说了,我心里也明白。

    说什么话呢,去抓球!

    一个持枪好汉走过来,抬脚踢在了林(春chun)海(身shen)上,直接把他踢到在地上,接着用枪托劈头盖脸的狠砸了起来,砸的他惨叫连连。

    你干什么你?

    岳梓童怒了,大喝一声,全然忘记她现在是任人宰割的鱼(肉rou),只是非常看不惯持枪好汉殴打林(春chun)海,抬手就把他猛地推了个趔趄,伸手去拉老林。

    这还是人质的第一次反抗,近前数名好汉,哗啦一声都把枪口对准了岳梓童,被推了个趔趄的好汉,更是直接把枪口抵在了她后脑勺上。

    岳梓童猛地回头,恶狠狠的瞪着他。

    本小姨泼辣劲上来后,怕过谁?

    不就是死吗,姑(奶nai)(奶nai)早就活够了!

    岳梓童的凶狠的眼神,竟然吓住了要扣扳机的歹徒,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看到他竟然被一个女人吓退后,旁边那几个歹徒,都哄然大笑,很没种啊你。

    歹徒羞恼成怒,再次举枪时,一只手伸过来,把枪推开,淡淡地说:这位女士很勇敢,放她一马吧。

    岳梓童看向这个人,是个戴着迷彩帽的小胡子,眼神冷淡,相貌很斯文,后退二十年应该是帅哥一枚,与别的歹徒相比起来,就像是鹤立鸡群。

    如果是放在别处,男人很容易就能给人好感。

    她一眼就断定,这个人应该是众歹徒的头目。

    果然,要把她爆头的好汉,没有再坚持,悻悻冷哼一声,拎着枪退到了后面。

    美女,自我介绍下,我是佐罗。

    小胡子脸上带着如沐(春chun)风般的微笑,对岳梓童伸出了右手,手掌白皙,手指纤细,很像女人的手。

    你就是蓝旗的司令,佐罗?

    岳梓童犹豫了下,伸手与佐罗轻轻握了下。

    墨西哥蓝旗游击队,存在接近一个世纪了,其历代首领都叫佐罗这件事,可谓是众所周知,岳梓童在听到他的自我介绍后,能一口道破他的(身shen)份,也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正是鄙人。

    佐罗很绅士的与岳梓童握了下手后,看着她的目光中,带有了明显的欣赏:这位小姐,你是华夏人吧?

    岳梓童点了点头:是,我是华夏开皇集团的老总,姓岳,岳梓童。

    呵呵,岳总你好,我很迷恋华夏文化,年轻时曾经数次去过你们国家,那是一个神秘的伟大国度,在人类文明史上,起到了不可磨灭的作用。

    佐罗再说话时,竟然换成了汉语,而且还相当流利,由此可见他没有撒谎。

    岳梓童眼珠一转,笑问:那,你能放过我们所有华夏人吗?

    不能。

    佐罗很干脆的摇头:最起码,在没有拿到赎金之前,我是不会放你们走的。迷恋你们的国家文化,对华夏人有好感,这与我们伟大的事业需求,一点都不冲突的,还请岳小姐能理解,海涵。

    草泥马,我海涵尼玛的头,说的比唱的还好听,到头来却不放过我们。

    岳梓童在心里骂了句,有些失望的干笑几声:呵呵,理解,理解。

    岳小姐,你此前是做什么工作的?

    岳梓童不同其他人质的镇定,让佐罗对她越来越欣赏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随口说:当过两年兵。

    是陆军吗?

    佐罗更来兴趣了:早就听说,华夏陆军是世界超一流的,在没有更加先进的科技辅助时代——

    岳梓童打断了他的话,语气中带着不满:我们华夏陆军,任何时代都是超一流的,无论有没有先进科技辅助。

    被打断后,佐罗也没生气,还很绅士的说抱歉:对不起,这只是我个人的看法,看来是错误的。岳小姐,我听说贵国有个非常厉害的特工小组,好像叫龙腾十二月。

    龙腾十二月,那是我们军方的不败神话。

    岳梓童傲然回答。

    佐罗话锋一转:那你觉得,在你们被我绑架后,他们会不会来救你?如果来了的话,能不能从我手中,把你们成功营救出去?

    岳梓童淡淡地说:他们是不会来的,他们早就退役了。但如果他们能来,你们人再多,在他们眼里,也只是土鸡瓦狗般的存在。弹指间,就能灰飞烟灭。

    难道你们华夏,唯有龙腾吗?

    佐罗没有理睬岳梓童这番话中,带有的强烈鄙夷,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当然不止龙腾,还有很多。

    岳梓童忽然有了强大的信心,从没有过的因自己是炎黄子孙而骄傲,看着东方说道:说不定,现在他们已经踏上了这片土地,随时伺机暴起,让你们后悔的。佐罗先生,你既然迷恋我们华夏文化,那么你该听说过一句名言。

    佐罗目光一闪,求知(欲yu)很强的急切问道:哪句名言?

    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!

    岳梓童几乎是一字一顿的,说出了这八个字。

    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这句话,是大汉王朝汉武帝横扫天下时,名臣陈汤说过的一句话,流传至今虽说已经两千多年,却始终向洪钟大吕般,震耳(欲yu)聋,激励着每一个大汉子孙。

    犯我强汉者,虽远必诛。

    佐罗眉梢微微挑动了下,喃喃把这句话重复了一遍,忽然转(身shen)对(身shen)边人,用英语大声说道:立即通知所有兄弟,密切关注所有华夏人,包括长有东方面孔的,一旦发现不对劲,不用请示,当场就地格杀!

    是!

    上百歹徒,轰然答应。

    卧槽特么的,这孙子(套tao)姑(奶nai)(奶nai)的话呢!

    岳梓童好像这才明白了什么,有些傻眼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能够来自世界各地的众人质面前,把对传说中的美国陆战队都不怎么感冒的蓝旗游击队,给震成这个样,岳梓童还是很有几分骄傲感的。

    岳小姐,我并没有(套tao)你话的意思,你不会怪我吧?

    给手下下达命令后,佐罗再再与岳梓童说话时,态度更加客气了。

    没什么,我说的都是实话而已。

    岳梓童当前唯有打肿脸充胖子,不屑的撇了撇嘴,扭头看向了别处。

    岳小姐,该你们去抓球了。

    佐罗很有男人风度,看出岳阿姨不怎么鸟他后,也没啰嗦:如果你能有幸去娃岛,我会为你提供最好的待遇。另外,我个人非常欣赏岳小姐处事不惊的风度,以及(娇jiao)美的容颜,就有了个小小的想法。

    岳梓童愣了下,回头看着他:什么意思?

    你们华夏《诗经》里有句话是这样说的,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。

    你——你这是在追我?

    岳梓童满脸的不信。

    佐罗语气诚恳的说:如果岳小姐能够真心留下来帮我,我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。

    如果换成是别的女人,在歹徒老大表示出强烈的求(爱ai)信号后,肯定会为自己的安全考虑,哪怕是虚与委蛇呢,先答应了再说。

    正所谓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先保住小命,可比别的都重要。

    林(春chun)海不断的给岳梓童使眼色,要不是怕歹徒会开枪,他早就替她答应了——只要岳梓童能成为佐罗的压寨夫人,肯定会照顾自己同胞的不是?

    对不起,我已经有未婚夫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沉默片刻,摇了摇头:我不能答应你,还请佐罗先生海涵。

    岳梓童的拒绝,让林(春chun)海心中一凉的同时,也让佐罗很感到惊讶,毕竟他现在很理解众人质有多么惶恐,只要能活下来,宁愿付出所有能付出的代价。

    让她答应留下来做压寨夫人的代价,很大吗?

    还是,岳梓童的未婚夫,要比佐罗先生优秀百倍,占据了她所有的芳心,让她宁死也不会背叛(爱ai)(情qing)?

    岳小姐,我能擅自问一下,你未婚夫是做什么的吗?

    一个在作风问题上犯错,坐过牢的小人物,这次没有跟我来墨西哥,是因为我们刚刚闹过别扭,没想到却有可能会成为永恒的诀别,呵呵。

    岳梓童沉默很久,才轻笑一声:佐罗先生,不怕你笑话。我未婚夫并不是太在乎我,但我现在忽然觉得,可能唯有他,才能做我的男人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