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02章 只要能活着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一言不合就发红包——哦,不对,是一言不合就开枪杀人,这样能在最短时间内,取得最大的震慑效果。

    当然也能看出,这伙好汉有多么的残忍,某总小秘书那样(性xing)感迷人,在敲碎她脑袋瓜时,都没有任何犹豫,不舍。

    其他人质,立即安静的像走进了坟墓,大气也不敢喘一口,唯有滴滴答答的声音响起,车厢内立即弥漫起了难闻的尿(骚sao)味。

    不过没有谁意识到,他们已经被恐惧死死包围,就像行尸走(肉rou)那样,在好汉的厉喝声中,排队逐个走下了车。

    岳梓童就坐在大巴的中间位置,右手紧捏着一支签字笔,这是她当前唯一能依仗的杀人武器,南韩老总跪下磕头求饶时,引起其他人一小阵的(骚sao)动。

    大家都想效仿南韩老总,只要能被放走,别说是掏钱,磕头哀求了,就算再砸断两条腿都行。

    只要能活着!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什么香车美女英镑美元啊,都是狗(屁pi),唯有生命只此一次。

    小(骚sao)动发生时,岳梓童精神还是一振的,准备伺机暴起,让这些胆敢挟持她的土鳖们,见识下华夏顶级特工的绝世风采——但接连两声枪响,四溅的脑浆,迅速发挥在空气中的血腥气息,立即就把她的勇气给摧残至死了。

    有道是功夫再高,也怕菜刀,仅凭一支签字笔,就想与血腥残忍的歹徒拼杀,草,开什么国际玩笑,真以为岳阿姨脑子里缺根筋呢?

    此时最最正确的反应,就是裹紧衣服,全(身shen)瑟瑟发抖的跟随别人一起下车,再找机会伺机逃走。

    下车后,岳梓童更加绝望。

    大巴车车窗上挂着窗帘,看不到外面环境,下来后才发现四周全是刺眼的疝气灯,贼亮到能看清人的眉毛,无数个手持制式微冲的游击队员,站在车顶上,码头塔吊上,屋顶上,龙行虎步的来回走动着,只要看到哪儿有稍稍不对劲,直接一个扫(射she)过去。

    三百多个人质太多了,很有必要用作来警告猴子的鸡宰掉,这样其他人才会更老实。

    岳梓童下车的这短短半分内,就有十几个人横尸当场,所有人质都按要求,双手抱头蹲在地上,至于那些听不到好汉们在说什么的,对不起,下辈子投胎转世时,最好是别再学英语,改修西班牙语好了。

    残杀人质还不算,游击队还会把这些尸体拉走,用来勒索赎金所用。

    总算意识到西班牙在全世界的市场,并不是很大,再用这种话来训斥人质,会造成更多人死亡了,有人开始用英语喊话。

    喊话的内容,无非是很对不起各位老少爷们,请大家别怕,我们是不会杀人的,但你们也别觉得我们太善良好欺负,就想闹事企图逃走。

    我们不会去追你,可我们的子弹却会飞——等会儿,会有船只靠岸,请大家免票上船,趁夜游览运河的优美风光,如果有人诗兴大发呢,可以当场献诗一首,会有至少十颗花生米的奖励。

    你们也可以亲切的拥抱,运河清澈的河水,但小心永远沉到水底,感受下这片土地上,最为古老的玛雅文化,说不定还能在河底,找到传说中的十三颗水晶骷髅头,它们是会唱歌的,告诉你生命来自哪儿,又将去哪儿。

    喊话的口才不错,引人入胜,发人深思,现场那么多人,除了好汉们在车顶来回走路时发出的咔咔脚步声,没谁敢咳嗽一声。

    我们的要求不高,每人价值五百万美元起。各位先生们女士们请注意,是五百万美元起,就像你们买房子时,说是三百八一平起,结果可能会是三万八。

    喊话喊上瘾了,唾沫星子乱飞:船到岸后,我们会仔细甄别各位的(身shen)价,算是待价而沽吧。

    呜,呜呜。

    漆黑的河面不远处,传来几声汽笛声响。

    船来了,一艘破旧的铁轮,上面同样站满了荷枪实弹的好汉,还有两大堆炸药,很嚣张的摆放在甲板两侧,这是对那些远程跟踪的官方看的,有本事就开枪,绝对会让你们看一起盛大的焰火晚会,反正老子烂命一条,能拉着这么多人模狗样儿的去死,绝对是赚了的。

    在登船之前呢,我先说一个好消息。请注意,这次可真是好消息,如假包换。

    喊话的说道:为彰显我们的诚意,我们会把你们分成十个大组,每个组呢,大约有三十个组员。为什么要分组呢?因为我们要现场抽取不幸的观众。

    听到这儿后,现场众人质头皮猛地发麻。

    这是要抽签,为了进一步打击人质的逃窜心,每个大组中,会有一人抽到死签,谁抽到,直接拉出来枪毙。

    别误会,我说的不幸者呢,不是要把人枪毙,而是很不幸的被取消,本次娃岛数(日ri)游的资格。十名不幸者,(爱ai)去哪儿,就去哪儿,我们绝不阻拦。

    喊话的话音未落,现场所有人质,都猛地抬起头来,有的还(情qing)不自(禁jin)发出一声惊呼,是因为想不到的惊喜。

    就连岳梓童,眼睛都猛地一亮。

    这次,没有枪声响起,盖因人质们的反应,早就在好汉们意料之中的。

    只要是在意料之中的事(情qing),好汉们是不会擅自开枪的。

    但随后,大多数人就再次颤栗了起来,意识到这帮歹徒,不但血腥残忍,而且更擅于玩弄人心,他们是故意放十个人回去,替他们宣扬他们有多可怕,多认真,不拿钱绝没有好果子吃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他们能通过抽签,让绝大部分人,遭受过山车般的打击后,就再也没有要逃走的奢望了。

    你们,是一伙人,站一起,快点!

    在数十名持枪歹徒的帮助下,三百多人质被分成了十个大组。

    人质们在被分组站到一起时,所有人都比幼儿园小朋友还要乖,让去哪儿,就去哪儿。

    最靠近河边的那一组,率先抽签。

    两个歹徒分列跳板左右,怀里都抱着个纸箱子,人质从左边那个纸箱子里,要拿出一个乒乓球,白色的是幸运旅客,把乒乓球刚在右边那个人的纸箱里后,自个走上跳板,开始他的娃岛数(日ri)游。

    拿到红球的旅客呢,将被取消本次游完机会,直接滚蛋,(爱ai)去哪儿就去哪儿,大爷不招待!

    第二组的人呢,再把球拿到左边,如此反复,公平不虚,童叟无欺。

    第一个人‘如愿’拿到了白球,成为了幸运旅客。

    旁边好汉拿枪管一点,示意他走上跳板。

    我不上船,我不上——

    幸运旅客忽然歇斯底里大叫着,转(身shen)就向西边跑去。

    枪声响了。

    如此短距离的一枪爆头,不算本事。

    第二个人又是白球,前车之鉴,他乖乖的走上了跳板。

    第三个,第四个——不幸旅客终于出现了,是第十七个,一位迷人的腿模,拿到红球的那一刻,尖声大叫了声,接着蹲下来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有好汉不耐烦的抬脚,把她踹了个跟头,喝令她赶紧滚蛋,不知道时间就是生命吗?

    在数百人质的密切注视下,腿模跌跌撞撞的跑了,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中,始终没有枪声响起。

    这一组的不幸旅客已经出现,其他人就不用再抓球了,乖乖上船就是。

    没抓完的球,哗啦一声又倒在了右边纸箱子里,来,第二轮开始!

    这样一来,人质们都看出谁先抓球,谁被放走的机率就会大一些,立即争先恐后的向前挤,抢着去抓球,为此还发生了厮打现象,场面火爆,丝毫不逊**彩开奖。

    拿枪把他们团团围住的好汉们,个个都哈哈大笑,强势围观。

    在生死面前,平时那些女士优先等绅士风度,这会儿早就被抛之脑后了,岳梓童亲眼看到,拼抢最为凶狠的,就是那些男人了,甚至还故意把人推到歹徒面前。

    歹徒没有开枪,只抬脚,把嚎哭的女人踢回队伍里去。

    这一刻,人(性xing)的丑陋,在恐惧的折磨下,彻底被激发出来,同样是歹徒们所希望的,只要人质们相互有仇,到站后还能万众一心,与正义做对吗?

    岳梓童是第八组,在持枪歹徒示意可以去抽签后,人质们哗啦一声向那边涌去,拳打脚踢(身shen)边人,嘶声吼叫着好像狗抢骨头。

    岳梓童跑了两步,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她觉得,她就算必须要死,也要死的有尊严些。

    生命,真那样可贵吗?

    活着的意义,又是什么?

    是被一个人渣骂为((贱jian)jian)人,还是面对心(爱ai)的男人,说一声对不起?

    早在很多年前,老庄就说,人活着其实是在做梦,人死了,才是梦醒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忽然无比希望,她的恶梦能醒来,在这片孕育了玛雅文明的土地上。

    向南几百公里,就是举世闻名的酷库尔坎金字塔,多少年来都默默对着苍穹,希望对愚蠢的人们,讲述某些神秘的过往,与未来。

    可惜没人肯听,岳梓童希望自己梦醒后,能去那边倾听。

    孩子,爸爸再也回不去了,你一定要保重,坚强的活下去。

    一个粗头大耳的男人,被争抢的同伴一脚踹了出来,跌倒在了岳梓童的脚下。

    是林(春chun)海,一脚把他踢出来的,是他的随行手下。

    这时候,没有老板,只有一线生机!

    想到林(春chun)海此前,曾经在自己去借人时,骂自己是什么玩意,看到他这样悲惨后,岳梓童心中涌上一丝快意,但很快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他再怎么差劲,对他再厌恶,还远远不到让她忘记同是炎黄子孙这句话。

    弯腰伸手,把林(春chun)海从地上搀扶起来,轻声问道:林总,你的孩子怎么了?

    抬头看到是岳梓童,林(春chun)海感激的脸上,闪过一抹羞愧:岳总,此前对不起——我来墨西哥后,小女儿刚得了脑梗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