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201章 你不该比我更强大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来了,来了!

    因伸长脖子往那边看,对老爹殷勤嘱咐心不在焉的石头,后脑勺被狠抽了一巴掌后,还没耽误兴奋的叫嚷。

    正在一棵树下与老谢窃窃私语的薛星寒,抬头看去,就看到李南方从那边快步走来,给丈夫使了个眼色后,从别处走下了山坡。

    安排李南方在临走之前,尽可能的康复一些,是薛星寒出的主意,瞒着师母夫妻俩,现在他来了,她要抓紧回家去看看,免得女人有什么愚蠢想法,舒服过后再自杀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
    一迈进家门,薛星寒就听到有女人小声的哭泣声,从(套tao)间布帘后传来,她也没嗅到那股子特殊的味道,顿时就知道怎么回事了,秀眉微微皱起,轻轻咳嗽了下。

    布帘后的哭声,马上就停止了。

    薛星寒缓步走过去,伸手挑起门帘,看到女人蜷缩着(身shen)子,躺在炕上,披着一条毛毯,露出粉嫩修长的腿,让她看了都心动——那个兔崽子,怎么就能忍住了呢?

    我想死。

    女人抬起头,看着薛星寒,轻声说。

    就因为主动献(身shen),没有成功?

    以往,薛星寒在与她说话时,是发自真心的亲近,客气,现在语气里却带有明显的嘲讽,不屑。

    女人用力咬了下,早就咬破了的嘴唇,哑声说:他他看不起我。

    讽刺你老黄瓜刷绿漆,装嫩了,还是说有其女必有其母了?

    没有。

    那他说什么了?

    他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你们,就这样呆坐了一个小时?

    没有。

    到底是怎么了吗?

    薛星寒叹了口气,走到炕前坐下来,抬手轻拍着她后背:以后咱们说话,能不能一口气说完?别这样磨磨唧唧的,听着心烦。甜甜,咱们是好姐妹,咱们之间没有任何的隔阂,除了我不能把老谢让给你,我能为你去做任何事。所以,别担心我会伤害你,行不?

    我们就面对面的站了一个小时,他就看着我,不说话,也不动,就那又直(挺ting)(挺ting)的看着我,目光清澈,让我感觉无地自容。

    女人闭上眼,微皱的眉头缓缓散开,好像在回味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刻:我能看得出,他心里是怎么想的,他没有看不起我,也不觉得好笑,他就是——心疼我。

    心疼你?

    薛星寒愣了下:男人心疼女人,不好吗?

    他该用这眼神,去看梓童的。

    女人喃喃地说:不该给我,我不配。

    薛星寒很久都没说话,盯着女人的眸光,(阴yin)晴不定。

    女人等了很久,睁开眼,怯怯的问:我我说错什么了吗?

    薛星寒冷笑了下,站起(身shen)快步走了出去:杨甜甜,我看你就是个闷(骚sao),太矫揉造作了,我如果是个男人,不用你自己去死,我就草死你!

    女人登时小嘴半张着,傻了眼。

    傻眼的还有贺兰小新,在听到杨明被杀的消息后。

    董君,杨明,都是贺兰小新这些年来在暗中大力培养的手下,用来帮她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。

    相比起文绉绉的董君来说,杨明则是个力量型的武夫,双膀一叫劲,就会有疙瘩(肉rou)凸起,曾是华东某省的散打冠军,十个八个的小伙凑不到跟前,如果前些年他没有在酒后犯下致命(性xing)的过错,也不会来给贺兰小新当下属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当初注册北方人账户,去勾搭岳梓童时,就是用杨明(身shen)份证办理的手机号,申请的账户,这样可以在时机成熟时,直接把他推到前面去,自己则功成(身shen)退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干过特工的岳梓童,肯定会喜欢猛男——杨明,就是为岳梓童量(身shen)定做的(情qing)人,也相信他能完美完成自己交代的任务。

    不过后来岳梓童忽然删除北方人的账户,再也联系不到后,贺兰小新失望之余就把手机扔给了杨明,只吩咐他有事没事时加加那个账户,也就把这事给放一边了。

    直到杨明被刺杀在某公园内。

    勘察杨明死亡现场的人,回来时说的很清楚,凶手刺杀杨明,不是偷袭,而是正面,话都没说一句,一击必杀,得手后只拿走了手机,并没有动钱包等其他东西。

    这摆明了就是冲着手机,或者干脆说是冲着杨明曾经勾搭过岳梓童而来,毫不在意他是什么人,又是做什么的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如果是贺兰小新拿着那部手机,那么她就遭到与杨明一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杨明那么厉害的人,被人从正面一击致命时,连反抗的动作,都没来得及做出来,听到这个消息后,贺兰小新光滑的额头上,噌地就冒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始终认为,凭借自己的智慧与手段,要把岳梓童玩弄于股掌之间,那是易如反掌,别看与她关系真心不错,但从没有正眼看得过起她。

    女人嘛,只要把自己打扮的优雅(性xing)感些,学会动脑子,像新姐这样,想做什么,要什么时,抛几个媚眼,亮一下黑丝大长腿,再不就上(床chuang)哼哼两声,就能把那些精虫上脑的臭男人玩的滴滴转,干嘛非要练那些狗(屁pi)功夫?

    杨明被一击致命的现实,让贺兰小新清晰的意识到,她小看了岳梓童。

    杀杨明的人,绝不是来自岳家,岳家暗中有什么势力,她清楚的很,这说明岳梓童背后的实力,远远比她所想象的强大很多倍。

    这让她又惊又怕,更嫉妒,无比期盼岳梓童能殒命墨西哥。

    梓童,你死后,我会在你生(日ri)那天,年年去你坟上祭奠你,与你说说心里话的。别怪我这样狠心,要怪,就怪你不该比我更强大。

    望着窗外逐渐西斜的太阳,贺兰小新笑了下,从枕头下拿出了一部手机。

    很快,那边就有个男人的声音传来:老板。

    为预防万一,她派去墨西哥城的手下,不会称呼她的名字,只会称呼她老板。

    李凉,那边(情qing)况怎么样了?

    贺兰小新这次派人去墨西哥城,本意只是吓唬岳梓童,引出黑幽灵,所以当然不会傻到在袜业大会还没完事时,就行动。

    只是她没想到,还没有等她的人动手,墨西哥蓝旗反官方游击队就出手了,场面宏大,上百名游击队队员出马,当场(射she)杀十数米黑丝腿模,在最短时间内,控制了全场。

    幸亏李凉等人当时不在场,算是躲过了一劫,事发后立即给她打电话汇报,潜伏当地,等候老板新的命令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不让他们回来,还是存着一些侥幸想法的,看看能不能找机会救回岳梓童。

    这边(情qing)况相当复杂。

    李凉在那边低声说道:据我们仔细观察,除了蓝旗游击队外,还有几股来历不明的势力,都在密切关注这件事的动向。

    那些人不用管,随便他们怎么折腾。记住,千万不要暴露了,以免发生没必要的误会,造成损伤。

    老板,我明白。

    告诉你一个消息,事件发生后,国内已经出动了雷霆行动特别小分队,扶苏的首领,估计这会儿已经秘密抵达了墨西哥。

    扶苏公子来了吗?太好了!

    李凉在那边欣喜的说:老板,您放心,我们一定会全力帮助——

    不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打断了他的话:你们要按兵不动。

    李凉有些不明白,既然国内已经派出雷霆小组,老板怎么既别让他们参与营救,又不把他们撤回来呢?

    很快,贺兰小新就下达了新的指令:我要你们更加密切的关注此事。如果扶苏他们任务失败,也还罢了,假如他把目标救出来,你们的任务就是——在不伤害扶苏的前提下,不惜一切代价,让她永远留在墨西哥!

    那边的李凉傻掉,做梦也没想到,老板会下达了这个命令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的语气,森然了起来:怎么,还要我把刚才的话,重说一遍吗?

    李凉赶紧回答:在不伤害扶苏公子的前提下,要不惜一切代价,让目标永远留在墨西哥!

    好好做,我不会亏待你们的。告诉兄弟们,只要尽心去做,无论结果如何,每人额外三百万的奖励,外加一个二线明星。

    举起大棒扔出一个甜枣去后,贺兰小新满意的扣掉了电话,重重吸了下鼻子,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塑料袋。

    里面有个小瓶子,锡纸等东西。

    用一把小尺子,把锡纸上的****用力吸进去鼻孔后,贺兰小新昂首闭上眼,很久后才缓缓地说:坎措的胆子越来越大了,敢用次品来糊弄我——是该换个人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坎措,是金三角有数几个的大毒枭之一,控制着所有流向华夏的毒品,华夏缉毒警数次冒险越境抓捕他,都被他安然逃脱,因此被人称为九尾狐。

    在别人看来,(阴yin)狠残酷的坎措就是个大魔王,拥有自己强大的武装,今年风头更胜,大有一家独大的趋势,但贺兰小新要想他在三更死,他绝对熬不到五更的。

    凌晨两点,沿着运河疾驰数小时的车队,终于驶进了一个废弃的码头。

    车子一停下,坐在后面的几个游击队员,大声吆喝着让全体人员下车。

    求求你们,放我走吧,你们想要多少钱,我都给,都——

    一个来自南韩的袜业老总,站起来后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,痛哭流涕,刚喊到这儿,砰地一声枪响,他的哀求声,随着一蓬急溅而起的血花,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恐怖分子,竟然没耐心听他嚷嚷什么,直接开枪打爆了他的脑袋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与老总坐在一起的女秘书,尖声大叫。

    又是一声枪响,女秘书那颗漂亮的脑袋,变成了烂西瓜。

    恐怖分子环视着车内所有人,冷冷地说:谁再发出一点声音,就地枪决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