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198章 唯有自污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认识李南方,怎么会这样帮我?

    岳梓童暂且把满肚子的疑问先放放,回答苏雅琪儿的问题:李南方,是个男的。

    苏雅琪儿又问:他是做什么的?

    是是我公司的员工。

    李南方已经不再是开皇集团的员工了,甚至都不再是岳梓童的丈夫了,不过她还是这样回答,担心说错话,会破坏当前的大好局势。

    你公司的员工?

    苏雅琪儿眼里闪过一抹讥讽:那他,以前是做什么的?

    苏雅琪儿是什么人呀,但从商场上来看,岳梓童都没资格认识人家,手下员工,怎么可能会有幸认识她呢?

    岳梓童感觉小脸开始发烧了,不敢看苏雅琪儿的眼睛,低头回答:以前,他曾经犯过作风上的问题,坐过牢——

    哦,原来是个强(奸jian)犯啊。

    苏雅琪儿毫不客气,打断了岳梓童的话,声音中也带有了不悦色彩:岳总,你以为,我苏雅琪儿会那样没品位,去认识一个强(奸jian)犯?

    应该说,我才是强(奸jian)犯,当初就是我把那家伙逆推了的,嘿嘿,满脸不悦的苏雅琪儿,在心里这样说道。

    对不起,苏雅总裁,我不是这意思。

    感觉出苏雅琪儿的不满后,岳梓童连忙解释:但我能来此参加本次大会,确实李南方给我送去的请帖,而且您也亲自来帮忙,所以我就这样想了。

    我帮你,是因为我(爱ai)的男人,这样要求我的。

    苏雅琪儿的脸色缓和了,笑道:很久以前,我喜欢了个男人,承诺要给他生个孩子的,结果家里人不同意,想法设法的拆散我们,还设局把他送进了监狱——我知道了,你所说的李南方,与我喜欢的男人是狱友。

    岳梓童知道,李南方是在西方犯罪坐牢后,被遣送回国的。

    那么现在推算,他应该是在坐牢时,侥幸认识了苏雅琪儿喜欢的男人,双方接下了伟大的友谊——男人承诺,以后会帮李南方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李南方回国不久,恰逢岳梓童极度渴望能参与本次袜业联盟大会,这才动用了男人给的承诺,要来了贵宾邀请函,并请求苏雅琪儿来帮忙。

    看在喜欢的男人面上,苏雅琪儿欣然应(允yun),才有了岳梓童的本次墨西哥城之行。

    岳总这样脑补,绝对是完美到无懈可击的,同时又升起浓浓的失落,原来,他为了帮我,竟然动用了这么重要的关系,可我却,始终都没看得起他,更亲手把他推走了。

    苏雅琪儿这种重量级人物的承诺,绝对价值千金的,李南方红口白牙的说要一千万美金,也能轻而易举兑现的,但他却换成了对岳梓童的帮助。

    结果,岳总却那样对他。

    李南方该有多伤心?

    岳梓童发呆时,苏雅琪儿忽然凑过来,眼里带着坏坏的笑意,轻声说:我知道李南方是谁了。原来,他就是我喜欢的男人,在监狱里的(爱ai)人啊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岳梓童一呆,随即蓦然省悟,顿时觉得胃部强烈不适。

    人们对(性xing)的追求,从来都是执着的令人发指,无视环境,年龄,甚至(性xing)别的局限。

    在监狱里,放眼看去都是男人,苏雅琪儿喜欢的男人,在来(性xing)趣时,唯有自己撸,或者找个‘(爱ai)人’,很有小白脸潜质的李南方,被他纳入视线,也就很正常的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用他的小菊花,换来了苏雅琪儿喜欢的男人的承诺,然后把这份带着粪臭味的承诺,又给了他小姨兼老婆——

    看来那个李南方,对你(情qing)有独钟啊,呵呵,你可别辜负了这样的好男人。时候不早了,我也该走了。放心,这次仙媚丝袜铁定获奖的。

    苏雅琪儿(阴yin)险的笑了下,转(身shen)踩着高跟鞋,在众多保镖的陪同下,咔咔的走了,哼,敢跟我抢男人,我恶心不死你!

    不过那个臭玩意,现在又滚哪儿去了?

    唉,先别((操cao)cao)心肚皮上那些事了,老爷子的健康,才是重中之重啊。

    苏雅琪儿幽幽的叹息声,扩散很久了,岳总才从洗手间内,脚步踉跄的走了出来,望着窗外,心(情qing)复杂烦躁的要死。

    李南方总算克服了要死的想法,在第三次喷了后。

    看着岳母捂着嘴,快步跑出茅草屋后,盯着屋梁呆愣很久,一直到天黑,才翻(身shen)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整整一周,在岳母的不懈努力下,李南方终于找到了他男人该有的快乐,不过很难,最少得三个小时的前戏,他才会有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(身shen)体其他部位,现在基本都恢复如初了,唯有小雀雀那儿,始终处于疲软的状态,老头昨天来看他时,很认真的说,康复还没成功,同志仍须努力。

    一个岳母就算是累死了,也别想让小雀雀彻底龙精虎猛,还需要更多的女人,用各种方式,来给他按摩。

    八百没有第二个女人,能为李南方这样付出了。

    他感激岳母,也知道她在做这事时,心(胸xiong)坦((荡dang)dang)——那是不可能的,但只要没发生直接(性xing)的关系,那就是一层伦理上的遮羞布。

    可以让两个人都心安。

    再说了,除了老头几个人外,也没谁知道她在照顾李南方的这些天内,都做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老头说,同志仍须努力的意思呢,就是明天让他滚粗八百,去灯红酒绿的场所,去接触更多的女人。

    这既是为了他的康复,也是惩罚。

    李南方可以不接受这个惩罚,前提是迎娶岳母,给岳梓童当继父,然后滚粗华夏,一辈子都别想再回国。

    他当然不想这样做,每当多看岳母一眼,那种深深的负罪感,就折磨的他像发疯,什么样的惩罚,都算不上惩罚了。

    公关。

    男公关。

    李南方要当一段时间的男公关,还得在青山市,这就是老头等人在反复协商过后,才决定下来,不许反抗的。

    这个决定,是师母亲自来告诉李南方的。

    看到她的南方一脸懵((逼))状态后,师母轻轻叹了口气,告诉他说这样惩罚他,是为了岳梓童。

    岳梓童已经堕落了,李南方拿到了第一手的证据,她这辈子都没脸见他了——这不是师母等人所希望的,更何况岳母为了救赎李南方,付出了多大的代价,那是有目共睹的。

    所以李南方必须得与岳梓童在一起。

    怎么才能让堕落过的岳梓童,在李南方面前毫无愧色呢?

    两个人都变成黑色人种,问题就解决了。

    岳母做出牺牲这件事,是万万不能当颜料刷在李南方(身shen)上的,要不然会死人——那么,就得从别的地方,来抹黑李南方。

    去当一个伺候众多富婆的嘎嘎,算不算是堕落?

    肯定是的!

    李南方变成嘎嘎后,恰好又让岳梓童碰到了呢?

    他以后,还有脸讥笑他小姨的堕落吗?

    这就叫乌鸦飞到黑猪(屁pi)股上,谁也别笑话谁黑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两个被污染的人,就会再次站在同一起跑线上,恩恩(爱ai)(爱ai)的谈恋(爱ai),做夫妻了啦!

    由此可见,为了促成李南方与岳梓童,师母等人是无所不用其极,赤诚之心,天地可鉴,他接受也得接受,不接受,也得接受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有任何的反驳理由,除非他想与丈母娘结婚,跑去国外一辈子都不许回来,更不能见师母。

    自己酿的苦酒,自己喝。

    这是师母临走前,语重心长说出来的一句话,相信李南方肯定很有感触。

    现在再后悔夜谈惊马槽,已经晚了,要不是村长严令,任何人不许打搅李南方的养伤,走路还有些瘸的二愣子等人,铁定在前几天就打上门来。

    老谢为了他,也受伤,听说在帝王谷泡了两天温泉后,就与薛星寒一起,急匆匆的离开了,也不知道做什么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就当是个梦吧。

    很不愉快的梦。

    梦醒后,只被惩罚去当男公关,以治病为主,自污为辅,这对李南方来说,绝对是宽宏大量,他如果再哔哔什么,师母会对他失望的。

    他不想让师母失望,永远都不想。

    所以别说去当嘎嘎了,就算当一辈子,又能怎么样?

    一个晚上,李南方都在想这些事,没有合眼,也没觉得疲惫。

    岳母出去后,没有再回来。

    她不会再见李南方了,在他离开八百之前,昨天傍晚捂着嘴跑出去之前,就已经告诉他了——俩人以后也许还会见面,也许至死不见。

    有一点是肯定的,岳母此生都不会再出八百了。

    太阳升起来上,门外传来二愣子等人的吆喝声。

    他们总算等到能见到李南方,痛扁他的机会了,个个脸上带着狞笑,不顾他的挣扎,他说是病人,七手八脚的拖了出去,让他抱住头,一阵痛扁。

    没人来拉架,师母就在旁边院子里,拿着玉米喂鸡,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这时候狂扁李南方一顿,对他(身shen)体的彻底复苏,有着莫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好了,别打了!

    就在李南方滚地葫芦那样滚到篱笆前时,老头终于出现了:你跟我来,你谢叔叔回来了。

    老谢回来了?

    李南方立即从地上爬起来,拍了拍(身shen)上的土,也没理睬二愣子他们殷勤的笑脸,跟着老头快步向薛星寒家走去。

    老谢两口子外出几天,回来后马上就找李南方,证明有紧急事要告诉他。

    哟,气色不错啊。

    薛星寒站在门口,见到李南方后撇了撇嘴,忍住冷嘲(热re)讽,向屋子里呶了下嘴巴,示意他进去。

    讨好的对薛星寒笑了下,也没躲过她随后踢过来的一脚,一个踉跄扑进了门里面,顺手咣当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感觉怎么样了?

    谢(情qing)伤对李南方,从来都是和颜悦色的,尽管在传授功夫时,下手远比老头黑很多,却总是装出一副好叔叔的样子,来麻痹他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