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197章 一鸣惊人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一个传说中的败家女王,既是被媒体追逐的对象,更懂得怎么做,才能把‘哗众取宠’这四个字,所包含的魅力,尽(情qing)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苏雅琪儿无比享受,在如此正当场合,把那些专业模特,给震的不行不行的感觉,媚眼乱飞中,扭腰摆(臀tun)与动作明显僵硬的岳梓童擦肩而过时,轻声说:想不想你的丝袜,出尽风头?

    想!

    还是非常的想!

    彻底堕落后,没人要了的岳梓童,当前把全部精力,都放在了工作上,唯有在工作中取得大成就,才能填补她这颗空((荡dang)dang)((荡dang)dang)的心。

    已经是没人稀罕的((贱jian)jian)人了,都能为以为的陌生网友大跳艳舞,更何况是为了仙媚丝袜的腾飞呢?

    再说帮忙的苏雅琪儿,为了她都这样卖力搔首弄姿了,岳梓童如果再拿着捏着,那也未免太没勇气了。

    面子,对于一个真正的((贱jian)jian)人来说,很重要吗?

    岳梓童微微一笑,全(身shen)因紧张害羞而紧绷的肌(肉rou),神经,全部放松,开始配合苏雅琪儿,向全世界所有关注本次袜业大会的丝袜控们,彰显她迷人的魅力。

    原来是她。

    望着电视中那两个大放异彩的女孩子,贺兰小新双眸微微眯了起来,死死盯着金发美女,喃喃说道。

    她昨晚在与岳梓童聊天时,知道仙媚丝袜今天要作为压轴而走秀,也清楚她的好姐妹,到现在为止两个腿模都没雇到,所以今晚熬到现在不睡觉,也是为了通过电视,来看看仙媚丝袜是怎么出丑的。

    就像现场万千观众那样,贺兰小新也万万没想到,全世界最有名的败家女,问题女王苏雅琪儿,竟然亲自客串模特,给岳梓童捧场。

    陪着她熬夜看节目的花夜神,听到她说话后,睁开惺忪的睡眼,问:她是谁?

    苏雅琪儿,一个千人骑了万人睡过的败家女。呵呵,当然了,这是外界对她的评价,其实就我所知,她只是表面放((荡dang)dang)而已,私生活是相当严谨的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晒笑一声时,眼里明显浮上了包括嫉妒在内的复杂神色。

    有谁知道,遭到不幸婚姻后的新姐,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吗?

    做个名扬天下的((妓ji)ji)女——如果不是因为她是贺兰家的女儿,她肯定会这样做,也有这样的资格,决心,让百年后的后人,提到她后,都会竖起大拇指,点赞三十二次。

    她以为,只要她能那样做,她就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问题女王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当她亲眼看到苏雅琪儿,敢在万千观众面前,大肆搔首弄姿后,她才知道就算她能堕落成那样,也比不上苏雅琪儿的。

    论起有水平的堕落,天下女子数以亿计,无人能出苏雅琪儿左右,这让贺兰小新相当不舒服,尤其看到岳梓童在她的带动下,也开始胆大妄为起来后,更加气愤,拿起遥控关掉了电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能容忍苏雅琪儿‘抢走’她的风头,但绝不会(允yun)许岳梓童,这个各方面都低她一头的小姐妹,能骑在她脖子上作威作福。

    等新姐烦躁的点上一颗烟,花夜神才说话:哦,是她给岳梓童要到了袜业联盟大会的贵宾邀请函。

    肯定是她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重重吐出一口烟雾,淡淡地说:也唯有她,才有那么大的面子。美国总统的女儿,都腆着脸的向她学习,该怎么做个有品质的淑女——呵呵,神姐,你肯定无法想象,被称为最****的婊砸,会具备最淑女的气质。

    人都有两面(性xing)的。

    花夜神摇了摇头,说:这毫不奇怪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岳梓童怎么能认识苏雅琪儿,关系还这样铁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又皱起了眉头,缓缓地说:看来,以后我要对她另眼相看了。呵呵,她竟然瞒着我。我说,她怎么不许我跟去墨西哥城呢。

    花夜神没继续这个话题,站起(身shen)说:时候不早了,休息吧。

    嗯。

    随口嗯了声后,贺兰小新忽然重重吸了下鼻子,抬头看着花夜神:神姐,你这儿有好东西吗?

    什么好东西?

    花夜神一愣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又吸了下鼻子,张嘴打了个哈欠时,好像要流泪。

    花夜神黛眉皱起,满脸不相信的样子:小新,你不会是吸吸——

    吸毒,这也不是多大不了的事。

    擦了擦眼角,贺兰小新淡淡地说:如果没有这玩意,我都不知道怎么熬过这四年来的了。不过你放心,我的瘾,还不是太大。每天只需一小搓就行了,昨晚来的匆忙,忘记带了。

    你都这样了,还叫不上瘾?

    花夜神快步走到她面前,伸手在她头发上轻抚着:小新,戒了吧。吸毒,会把你整个人都毁掉的。实话告诉你,我有那东西,为那些客人们准备的。可不能给你,我——

    神姐,别说了,现在拿出来,我就要!

    贺兰小新受到刚才的刺激后,心(情qing)越发烦躁,不耐烦打断了花夜神的话。

    花夜神摇头:不行。我绝不能看着我的好姐妹,一步步的走向深渊。

    我已经掉下去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抬头,看着花夜神凄惨的笑了下,轻声说:再也爬不上来了。我知道,我很清楚。我这辈子,就这样了。神姐,别再劝我了,给我,给我。

    花夜神继续摇头:我会帮你的。

    唉,这么晚了,我不想走。

    看出花夜神不会给自己的决心后,贺兰小新不再要求了,叹了口气,站起(身shen)要回家。

    花夜神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:不许回去。以后,都不许再碰那玩意。我以——对扶苏的(爱ai),来起誓。

    我不怀疑你对扶苏的(爱ai),但我也不会管。神姐,松开我,好吗?

    贺兰小新再次打了个哈欠,眼神开始迷离了起来。

    花夜神嘴唇动了动,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神姐,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。晚安,好梦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长手,轻轻抱了下花夜神,在她耳边低低说了句,转(身shen)快步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她以为,每次只吸少量的毒品,凭借她强大的意志力,是绝不会上瘾的,要不然,她怎么仍然能保持当前的花容月貌,迷人(身shen)材,而不是像其他吸毒者那样,瘦骨嶙峋的,好像鬼那样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觉得,她就是个特殊的女人,在吸毒这方面,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她今晚无比迫切的需要毒品来安抚自己,都是受到了岳梓童的刺激!

    岳梓童,在境外的能量,竟然比她还要深厚!

    她,竟然毫不知(情qing)!

    这是她无法接受的,因为她很清楚,认识一个苏雅琪儿,就比认识上万个所谓的世界名流,都要强好多倍。

    那个从小就被她当傻瓜玩的小丫头,什么时候变得这样强大了——心里想着这个问题,贺兰小新快步走出电梯时,看都没看侯在外面对她点头微笑的侍者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后脖子好像疼了下,贺兰小新想回头看,就迅速被毫无知觉的黑暗包围了。

    花总,神姐已经昏过去了。

    一掌砍昏贺兰小新的黑衣侍者,对领口的通话器,低声汇报。

    把她送来房间吧。有安眠药吗?最好是能让她多睡会,要不然她会真得废掉。唉。

    花夜神在电话里叹了口气,满是无奈。

    一鸣惊人。

    唯有这个词语,才是最适合当前仙媚丝袜在袜业联盟大会上的表现。

    走秀结束后,岳梓童与苏雅琪儿,就被上百几折围了起来,问题犹如钱塘江的浪潮,一波一波又一波的席卷而来,让岳总彻底沉溺在了幸福的海洋中。

    我个人非常喜欢仙媚丝袜,我决定回去后,将会以书面文件形式,通报奥娜斯金融集团,所有女(性xing)成员,在上班期间,都必须穿仙媚丝袜。

    面对咔咔狂闪的镁光灯,问题女王应付自如:没有谁会说我这个命令,有侵犯个人某些权利的嫌疑。只因从现在起,我会拨出专项资金,来与开皇集团精诚合作,进一步研发仙媚品牌。

    接下来,苏雅琪儿又说了些什么,在她(身shen)边就是个陪衬品的岳总,全然没听到,要幸福的晕过去了,天啦撸,她要与我合作耶!

    直到乘坐苏雅琪儿那辆黑色劳斯莱斯房车,回到下榻酒店后,岳梓童才从幸福的海洋中,游上了岸。

    苏苏雅总裁,你您竟然认识李李南方?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,望着眼前光彩照人的********,岳梓童说话时的语气发颤,说出了她一点都不愿意想到的那个人名。

    苏雅琪儿的反应,却让岳梓童一愣,迅速清醒了:李南方?李南方是谁,是个男的,还是个女的?

    您不认识李南方?

    岳梓童张着小嘴巴,满脸见了鬼的样子:那那您怎么把贵宾邀请函交给他,转赐给我。在龙大针织巧取豪夺走后,又帮我要回来,现在更是是赤膊上阵的帮我?

    知道苏雅琪儿是谁,在西方国家又处于何种地位后,岳梓童此前的那些问题,全部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也唯有苏雅琪儿,才能帮她搞定这一切。

    但岳总万万没想到,世界知名的问题女王,会与李南方相识,而且关系不浅。

    浅的话,她会这样力(挺ting)岳梓童?

    百分百的肯定,俩人已经上(床chuang)了,看在李南方的面上,她才帮岳梓童的。

    怪不得李南方对她若即若离,毫不在意岳总的美貌,与亿万(身shen)价呢,原来人家有苏雅琪儿这个绝品,这就好比住上了大别墅,谁还稀罕茅草屋?

    他本来是我的男人,怎么可以瞒着我,和别的女人勾勾搭搭——这是岳梓童的狂喜之余,又生出的心酸。

    她必须问个清楚,哪怕与李南方再也没有可能了。

    可苏雅琪儿却回答说,她不认识李南方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