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195章 一个人的压轴戏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丝袜这种备受现代(爱ai)美女士们钟(情qing)的东西,起源于古罗马,那些没有鞋子穿的奴隶们,为了保护自己的脚丫子在工作中不受伤,穿上了裹脚布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那个时候的东方古国,也有袜子的存在,也有最先引领世界潮流的机会,据说历史上有名的妲己美女,就是袜子的发明者。

    尤其到了陈后主时期,那首赞美小周后的诗词中,刬袜步香阶,手提金缕鞋,想想就让人迷醉。

    可是到了后来,在某些心理不正常的理学大师,对妇女不遗余力的迫害下,足衣不但没有升级进化,反而变成了老太太的裹脚布,彻底与时尚无缘了,实在让人痛心的要死。

    反倒是英国人,看到这玩意大有发展前途后,潜心研究,赋予了丝袜(性xing)感的生命,赚了个盆满钵满。

    到了二战时期,美国人又从英国人手中接过了继续创新的接力棒,开始有了黑丝(肉rou)丝等多元化的丝——美国大兵在驻扎英国时,一双黑丝就能让当地美女陪睡,这可是有记载的,不是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不过丝袜在美洲时兴起来,最早则是在墨西哥地区,所以本次袜业联盟大会,选择这儿召开,也算是有一定的说法。

    大会全过程为一周,在城中心的体育馆内,能容纳上万人,七天内将有上百个丝袜品牌,在这儿展览,最终评出金银铜三个奖项。

    别小看一双丝袜,这玩意一旦与(性xing)感美女挂钩,就能爆发出强大的吸睛力,每一个参与商,都会自带袜模,像那些老牌丝袜,专业腿模多达十数人,穿着各种丝的长腿大美女,在t型台上一走,比起时装秀也不逊色。

    大会开幕后的前六天,每天都会有二十个品牌,不间断的轮流展出,这简直就是男人们的天堂,灯光明亮的体育馆内,到处都是黑丝(肉rou)丝的,让参会的男人们,眼珠子始终出于画圈圈的状态。

    看到走在t型台的腿模,岳梓童有些后悔,还有生气,怎么就没人通知她,来参加大会时,要自带模特呢?

    虽说国内有名气的腿模,基本都被其他三家品牌商给搞定了,不过就算请十个在校大学生来走走,也比没有腿模好吧?

    必须要有两个以上的腿模,在t型台上走秀,是组委主席在大会开幕式上,再次强调了的,旨为吸引媒体的关注,增加收视率,却不知下面的岳阿姨,把他十八代祖宗都骂了个遍,提前说你会死吗?

    其实也不能怪人家组委会,自带腿模来走秀,展示产品,已经是袜业大会的不成文的规矩了,根本不用嘱咐,就会带上超豪华的腿模阵容。

    这么多品牌商,就开皇集团没有带腿模,总共十个人,其中四个是男人,除了岳梓童,剩下的六个女人,四十岁以上的占了四个,关键是(身shen)材走样——唯有营销经理李芳,勉强还算够格,可她属于(娇jiao)小(身shen)材,满打满算的不到一米五八。

    让她去t型台上,与那些平均(身shen)高超过一米七三,腿长都在一米一以上的专业腿模走秀?

    那会让人笑下大牙来的,李芳自己也丢不起那个人。

    当然了,也可以在当地雇,毕竟这是近两千万人口的大城,要想找几个长腿模特,应该很轻松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马上就派财务处的张茹,在安保处长老周的陪伴下,去城里雇人去了。

    出去老半天才回来,满脸沮丧的样子,原来早在大会开幕前一周,自凡是有名的模特,基本都被参赛各企业给扫((荡dang)dang)一空了,本想雇几个被剩下的歪瓜裂枣吧,人家张嘴就要十万美元的出场费。

    张茹说,她是横看竖看,也没看出那些模特哪儿值十万美元,肯定不会同意了,就去艺校之类的大学,招募临时模特。

    这本来也是个好办法,张茹也从招聘学生中,相中了七八个,双方正快快乐乐的谈条件呢——一群全(身shen)刺青的好汉,敞着怀,露出腰间的枪柄,狞笑着走过去了,也不说话,就这样定定的看着你,一副咱们好像在哪见过的样子。

    张茹再傻,这时候也能看出,当地黑帮早就垄断了本城的全部业务,怪不得那些歪瓜裂枣也敢张嘴要十万呢,开皇集团要想另辟捷径,必须得绕过这些人。

    盛世华夏中成长的人,哪有见过带枪的好汉啊,就连老周都差点吓尿了,俩人商量了下,索(性xing)一咬牙,十万就十万,那就来两个吧!

    十万?

    好汉笑了,那是上午的价格,对不起,下午涨钱了,翻两倍,三十万美金!

    花六十万美金,就是接近四百万国内货币啊,张茹傻了,才会花这个冤枉钱,岳总说得很清楚,我们来参会,就是抱着开眼界,学习的态度来的。

    开眼界,会花这么多钱吗,真以为姑(奶nai)(奶nai)是傻瓜呢!

    被震惊了的张茹,清醒过来后,对好汉说这事得回去与老总商量一下,她一个打工仔,还没有这么大权限。

    靠,这也太欺负人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一听就急了,真想马上披挂整齐,拎着沙漠之鹰跑到黑帮总部,让那些美洲土鳖,见识下华夏当代顶尖特工的无上风姿——想了想,还是算了,毕竟是从良了,再用以前那些打打杀杀的手段来解决问题,明显不合适。

    不愿意被挨宰,又不能没有模特,那可怎么办?

    岳梓童一咬牙,本小姨亲自上阵!

    话说(身shen)高超过一米七的本小姨,那双大长腿比起蚂蚱般的专业腿模来说,一点也不逊色,而且经历过‘微信门’事件的打击后,她在彻底心灰意冷下,脸皮也更加厚了,扭着(屁pi)股在台上走几圈,摆几个(诱you)人的剖四,这也不算事。

    可另外一个腿模候选人呢?

    除了李芳外,就再也没有合适的人选了,她想起了闵柔。

    小柔儿虽说才一米六三左右,但人家长相甜美啊,卡哇伊似的,与冰山雪莲般的岳总站在一起,那就是母豹与小白兔的超级组合,绝对会迷倒万千男人的,说不定能让仙媚丝袜,就此一炮打响,家喻户晓,财源滚滚达三江——

    还是别做梦了,闵柔没来啊,李芳明显不是个,岳梓童无奈之下,只好去找华夏其他三家品牌袜业的老总,看看能不能借两个模特。

    都说在家靠父母,在外靠朋友,走出国门的龙的子孙,无论在哪儿都是一家人。

    一家人?

    呵呵,你老几啊,我怎么不认识你?

    慢说龙大少已经摆脱哥们对你‘特意’关照了,就算没有,你也该回去查查字典,看看‘同行是冤家’这句话的真正含意。

    区区一个刚把丝袜要当成拳头产品来做的杂毛品牌,不但有幸来参加大会,还拿到了哥几个垂涎三尺的贵宾邀请函,这不是打咱老脸?

    看到人家推三推四,打着哈哈顾左右而言他后,岳梓童就知道没戏了,唯有讪笑一声,转(身shen)走人,快要出门时,就听到有人骂了句什么玩意。

    骂人的,是(春chun)海袜业的老总林(春chun)海,年过五旬的半截老头子,胖头大耳草包肚子,看到美女后,一双小眼睛叽里咕噜的好像扫描器那样,扫的本小姨恶心。

    忍了!

    看在大家都是华夏同胞的份上。

    岳梓童觉得,她在那几个大老板面前走了一圈后,(胸xiong)围要比没来之前,要大了三分之一,气得。

    不想被挨宰,借人就借不到,亲自上阵吧,还是两缺一,岳梓童真是急的不行,后悔没有坚持带闵柔来,更后悔怎么就没答应贺兰小新呢?

    如果贺兰小新能来,依着那娘们的女王气质,与本小姨穿着黑丝在台上一走——谁眼珠子掉地下了,赶紧捡起来,别踩坏了!

    世上没有后悔药,岳梓童只能咬牙发狠,决定单枪匹马,挑战众同行,到时候就告诉组委会,说另外一个腿模(身shen)体忽然不舒服,只剩下她自己就行了。

    腿模主要突显的,就是那双大长腿,为了增加****的吸引力,各腿模基本都是直接穿内衣上阵,尽显完美(身shen)躯,有的为了吸睛,干脆漏点。

    岳梓童是做不出这种事来的,就算她已经被李人渣骂为((贱jian)jian)人,自己也承认是((贱jian)jian)人了,还是无法做到只穿着一(身shen)漏点内衣,在万千人的注视下走秀。

    白色吊带齐根小皮裙,黑丝****,细高跟红色小皮鞋,蝙蝠侠的大墨镜,一头如水秀发垂在肩头——好吧,就这形象了,要的就是黑白分明的效果。

    幸好,李南方给她搞到的这张贵宾邀请函,是贵宾中的贵宾,最后上台参展走秀的,俗称压轴。

    一个人的压轴戏。

    岳梓童有把握,能让世界为仙媚丝袜而震惊。

    只是,仙媚丝袜摆在体育馆最显眼角落的展台前,无论李芳张茹等人怎么吆喝,也没人驻足,这又算什么呢?

    仙媚丝袜?

    呵呵,没听说过,是来自火星的品牌吗?

    别拉我,我很忙,没看到那边美女在走秀吗?

    已经换好走秀服,外面披着风衣,冷眼旁观这一切的岳梓童,随着走秀时间的临近,自信心是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甚至,还有种要捂着脸,蹲在地上大哭一场的强烈冲动。

    不是为仙媚丝袜不被人接受,而是因为她的——(爱ai)(情qing)。

    人在(情qing)绪低落时,总是会想到最不开心的事儿,来让自己(情qing)绪更低落。

    岳总,那边有人找您。

    就在岳梓童用力咬了下嘴唇,仰面朝天看着体育馆上方,心中默念被人看不起就看不起,没人要就没人要,我照样会活的很精彩时,张茹走了过来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谁?

    岳梓童抬手揉了揉小鼻子,转(身shen)回头看去,就看到了一个头戴黑色毡帽的女人,对她抬手,啪的打了个响指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