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194章 谁杀了月神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一轮弯弯的月牙,挂在天边,撒着冷冷的光辉,罕见的星辰,唯有在凌晨两点多之后,才肯出现在灰蒙蒙的天上,反倒是显得夜色更黑。

    还是那座假山,还是那口枯井,(身shen)材修长的黑影,已经在这儿等了很久,都没看到那个人头从井口冒出来,多少有些不耐烦了,藏在袍袖中的左手五指,不断掐算着时辰,再等三百个呼吸,就要离开了。

    就在倒计时时,黑色的人头,冉冉从井口升起。

    你怎么才来?

    黑影冷冷地说道:我在这儿等了已经足足半个时辰了,我想知道我做错了什么,让你这样刻意惩罚我。如果你看我不顺眼,乞求王上把我调回去就是了,没必要通过这种小手段,来让我提心吊胆。今年,是你召唤我来的次数,最多的一年,我很不喜欢。

    心里牵挂着你的扶苏公子吧?

    人头怪笑了声,语气刻薄的问道。

    黑影没有否认:是,那又怎么样?王上当初答应我,可以——

    人头打断了黑影的话:月神死了。

    黑影一下子愣住,脱口问道:我怎么不知道!?

    人头淡淡地说:你现在全部心思都放在你的扶苏公子(身shen)上,哪还有闲心关心别的事?

    黑影没有说话,是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月夜星辰,是为四女神,月神十数年前,就下嫁东北某县城的副处级干部,在全体人员的大力支持下,那位副处级干部,终于成为了一方大员,可以给予月神有力的支持,来探索某个传说的真实(性xing)。

    夜神则入驻京华,成立了七星会所,培养大批察言观色之辈,在那些来会所消费的达官贵人中,探听所有有用的消息。

    星神,辰神目前在何处,又是以什么(身shen)份入世,夜神没权利知道,她能知道月神,那也是因为多年前,她们曾经在七星会所见过一面。

    那是个相当有姿色,有能力的女人,所取得的成就,要比夜神强很多,据说王上特欣赏她,准备再磨砺两年后,就会赋予更重要的责任。

    但她却死了。

    夜神发出了吞咽口水的声音,润了润嗓子轻声问:是谁,杀了她?

    黑幽灵。

    黑幽灵?

    月神被一刺,刺穿了左眼,虽说尸体随后被大火焚烧,但尸骸上的致命创伤,仍能看得出。而且,在她所开的那辆大众轿车车盖上,还留下了黑幽灵的独门标记,骷髅头,是用鲜血画成的。

    又是黑幽灵!

    夜神咬了下嘴唇,轻声说:我有些不相信,月神会被区区一个装神弄鬼的小辈,给刺杀。这里面,应该还有别的玄虚存在。

    你是怀疑,龙腾那些人?

    黑刺,是他们的独门武器。

    案发当晚,他们都在香港聚会,消息可靠。

    他们的徒弟呢?

    也都在。

    黑幽灵,是不是龙腾那些人的传人?

    这个没法说,毕竟军刺不是太稀罕的兵器。

    可能够用军刺刺杀月神的人,就稀罕了。

    所以,你要小心了,别把满腔精力都用在你的扶苏公子(身shen)上,危险临近了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人头的声音,又冷了许多:你最好是希望,刺杀月神的人,只是不许她探索那个传说,而不是已经察觉出了你们的(身shen)份,来逐一刺杀。

    夜神没有顺着人头的话继续,在(阴yin)影中来回走动了几步,说:月神虽说被刺,可也证明了那个传说,具备一定的真实(性xing)。这样,我们以后就可以把有生力量——

    你以为,黑幽灵既然敢刺杀月神,就想不到我们会这样做?

    人头不置可否的笑了笑:也许,这本来就是人家的一个圈(套tao),在那边埋伏重兵,把我们的有生力量都吸引过去,然后一网打尽。再强大的力量,也别奢望与一个国家掰腕子。谁不服气,谁死。

    那王上的意思呢?

    按兵不动。

    这也许正是黑幽灵所希望的。

    夜神想了想,低声说:他杀月神,也可能是因为某件事,不得以而为知。如果真像你所说的那样,这是个圈(套tao),龙腾那些人,是没理由在这时候齐聚香港的。

    人头冷笑:哼,你怎么知道,齐聚香港的那些人,都是他们真人?

    夜神不想再与人头辩驳了,淡淡地说:我会查出谁是黑幽灵的,前些天,他还为了一个女孩子,打伤了我的手下。无论他是不是杀月神的凶手,我都不会放过他。

    那你最好是小心些,月夜星辰,是王上多年心血培育出来的,是要担负重担的,假如为了一个黑幽灵,折进去了,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人头说着说着,渐渐消失在井口下,最后这四个字传来时,已经是在三米之下了。

    黑幽灵,你究竟是谁呢?

    花夜神心中想着这个问题,抬手捂嘴,打着呵欠走出卧室时,天已经大亮了。

    穿着一袭白色睡袍,黑丝长袜的贺兰小新,还没有睡觉,蜷缩在沙发里,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跳舞般的点动着,眼前案几上的烟灰缸里,堆满了烟头,红酒瓶子也空了,歪倒在案几上,几滴比血还要红的酒水,滴落在上面。

    醒了?

    贺兰小新头也不抬的问道:今天,你醒的可比每天都早。半夜里,好像还做了(春chun)梦吧,哼哼唧唧的,惹得我浑(身shen)难受。解渴的道具都没一个,总用手,能行吗?

    你什么时候才能说话像个豪门大小姐呀,我很怀疑。

    花夜神走到她(身shen)边,坐下来左手托着脸颊,看着她。

    豪门大小姐也是人,浪了需要硬的来捅——咯咯,神姐,我不说了还不行,最怕你咯吱我了,每次都********的,更难受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咯咯(娇jiao)笑着,打开花夜神的手,又在手机上点了几个字,才放下,回头看向窗外:卧槽,太阳都这么高了?不行,不行,我得赶紧去休息,睡眠不足,会让我皮肤松弛,变老变丑的,被男人干起来时,会粗燥的不舒服。

    花夜神自动过滤了她那些不文雅的字眼,看了眼手机:又在试图勾引岳梓童?

    现在没那个胆子了,扶苏警告了我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刚站起来的贺兰小新,又重重坐了下来,苦笑道:那丫头也恨死我了,这次去墨西哥城,我那么主动要求,跟她一起去,她都不鸟我。幸好,姐妹(情qing)谊还在,被我苦攻了一个晚上,终于答应等她回来后,可以去给她当副总了。

    唉,神姐,你说我是不是犯((贱jian)jian)啊?

    叹了口气,贺兰小新又说:人家明明已经说与扶苏不可能,也拒绝了我的帮忙,可我还是哭着喊着的要去。难道说,我上辈子是个被万人骑的鸡,不犯((贱jian)jian)不舒服?

    你只想通过她,查出谁是黑幽灵罢了。

    花夜神说到这儿时,心中一动,正色道:小新,我劝你别玩火了,免得惹恼了那个人,会伤害到自己。昨晚我得到内部消息,东北某大员被黑幽灵给灭门了。在官场,造成了极大的震动——你不会不知道这件事吧?

    我当然知道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不屑的撇撇嘴,说:不过我家老爷子说,那个人确实有取死之道。我问他为什么,他不说。由此可以证明,黑幽灵应该是官方的猛人,类似于明朝的东厂番子,专门用来清除败类的。我贺兰小新,撑破天也就是个((荡dang)dang)妇,小打小闹的,他是万万不会对我下毒手的。

    你说的,也太简单了些。

    花夜神低头,眼眸微微一转,很随意的问道:岳梓童(身shen)边那个小秘书,有没有跟她去墨西哥城?

    没有,小丫头母亲(身shen)体不好,离不开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眉梢忽然一挑,问道:神姐,你是在怀疑,黑幽灵在青山出现,不是为了闵柔,而是梓童?

    我查过小秘书的资料,三代清白,她本人到现在为止,除了那个刑满释放人员,也没与其他男人接触,不可能与黑幽灵这种人扯上关系。

    花夜神若有所思的说:反倒是岳梓童,应该更具备吸引他的能力。但奇怪的是,偏偏她(身shen)边没有什么起眼的人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很清楚,花夜神派人暗中调查闵柔,也是为了帮她,所以毫不奇怪,黛眉微微皱起,缓缓地道:那,我要不要再试探一下?

    不等花夜神说什么,贺兰小新就从沙发上跳下来,快步走向她的卧室:岳梓童这次去墨西哥城,(身shen)边都带了哪些人,我都一清二楚。如果她发生意外,黑幽灵再出现,就能从中排除出来了。对,就这样——梓童美女,别怪我为你本次的墨西哥城之行,增加一点乐趣哦。我保证,这是最后一次。

    别让扶苏知道。

    放心,我没那么傻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回头嘻嘻一笑,忽然伸手掀起睡袍,向花夜神撩起,露出里面光溜溜的(身shen)子,还做了几个不雅的动作。

    花夜神一愣,赶紧低头,嗔怪道:死丫头,不要脸,连我的主意都敢打了!

    贺兰小新那极具挑逗的动作,让花夜神无法淡定,面红耳赤的站起(身shen),快步走进了卧室来到梳妆台前,拿起眉笔在一张便筏上蹭蹭写下了一行字。

    回头看了眼,没听到任何动静,伸手在梳妆台下某处,轻轻按了下。

    镶嵌在墙上的大镜子,忽然缓缓下降,刚露出一条缝隙,花夜神把那个便筏扔了进去。

    一只手,好像鸡爪那样,在花夜神视线中一闪,抄住了那张纸。

    镜子升起,一切都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花夜神拿起眉笔,对着镜子仔细修整了下黛眉,看着里面的女人,低声说:岳梓童,别怪我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