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193章 自己酿下的苦酒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师母脸色一变:谁?是谁,有这么大的能耐,能安排南方落到这种地步?

    薛星寒没说话,抬头看向西北。

    西北方向,又是一座大山,植被茂密,海拔突地比八百村所在地,要高出几百米,无论(春chun)夏秋冬,都被隐隐地白雾所笼罩,四时不谢之花的传说,在这儿变成了现实。

    尤其是山下的帝王谷内,更是一年四季如(春chun),在别处几乎绝种的梅花鹿仙鹤等珍稀动物,把这儿当做了天堂。

    帝王谷下有一口深泉,还是(热re)温泉,水质甘甜,浇灌着谷内的植物,冒出的(热re)气,化成白雾,环绕帝王山。

    有山,才有谷,有帝王山,才有帝王谷——但没有帝王长眠期间,这儿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老头随着薛星寒的目光,看向帝王山那边,眼角狂跳,嘎声问道:你你是说隋——

    我没说!

    薛星寒及时打断了老头的话,又缓缓重复:我没说,你也没说,我们大家都没说。但我们心里都清楚,包括八百的村长。所以,杨甜甜与李南方之间,无论做了哪些事,真都是她自愿的,李南方自找的,怨不得任何人。

    师母垂下眼帘,沉默良久,叹了口气:唉,终究,是南方对不起人家。

    他会遭到报应的!

    老头眼里,有散出愤怒的戾气,狞笑道:他自己酿下的苦酒,自己喝!

    师母忍不住的问:难道,以后真让南方,去那种地方?

    薛星寒不屑的撇撇嘴:切,他去那种地方有什么不妥的?小桥,我知道你早就把兔崽子当做亲儿子了,只愿看得他的好,希望他与岳梓童那丫头,平安一辈子。不愿意看到他在国外这些年,都做了哪些混帐事。哼,母女花很了不起吗?你的南方,早就采过了。

    师母有些脸红,老头有些嫉妒,但在师母偷着用力掐了下大腿后,就忘记那些龌龊的思想了,干笑着说:其实对别人来说,也算不上是惩罚,相反还会有很多人向往——

    薛星寒打断了他的话:你就向往,不是吗?

    哈,我怎么会!我这辈子,就(爱ai)小桥一个女人,别的女人,都是红粉骷髅。

    老头哈的一声笑:再说了,我小姨子不也是——哦,我不说了,小桥你松手,好吧?

    咦,谁来了?

    面对进山那边的师母,松开老头的手,轻咦一声。

    远远地,就能看到一个人影,走过惊马槽上方的石梁,正在沟这边放羊的几个孩子,向那个人跑去。

    是老谢!

    薛星寒大喜,腾地从石头上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老头也很开心,但脸色很快就(阴yin)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么远的距离,薛星寒没有看出同(床chuang)共枕的丈夫,有什么不同之处,可老头却在看到他拐过山角时,用手撑扶果树的动作,看出他可能受伤了。

    谢(情qing)伤,竟然受伤了!

    吹过草原的风那样,(身shen)材健美的薛星寒,跑到谢(情qing)伤面前,丝毫不顾旁边还有几个放羊的小(屁pi)孩,纵(身shen)跃起,张开双臂,扑进了丈夫怀抱中。

    她就是这样一个率(性xing)的女人,(爱ai)丈夫就(爱ai)的如火如荼,不在意别人怎么看她,就像猛撸李南方的小雀雀时,也不会有什么异样。

    老谢很享受妻子的(娇jiao)憨,尽管已经是两个儿子的母亲了,在他心里,却总是人生若只如初见时,双手托着妻子结实的美(臀tun),幸福的笑着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你怎么了?

    薛星寒立即从他后退的动作中,察觉出了什么,秀眉一皱时,才发现丈夫的脸色,好像有些苍白,慌忙从他(身shen)上跳下来。

    没事,脑袋,四肢,包括那最重要的一点,都没缺。

    受妻子女流氓气质的影响,(性xing)格沉稳的老谢,现在说话也带有了一些痞气。

    薛星寒却没理睬他,围着他转了两圈,伸手掀起了他背上的衣服。

    深蓝色的衬衣下,赫然有个黑色的拳印,好像刺青那样印在谢(情qing)伤的背后,薛星寒大吃一惊,伸手去抚,却又不敢,长长的眼睫毛上,立即有泪水挂上了。

    别担心,距离死还早着呢。

    谢(情qing)伤放下衣服,转(身shen)抱着妻子,在她背上轻拍了几下,得意的说:我只是挨了那婆娘一拳,她却被我一刺刺穿了眼睛。嘿嘿,怎么说,都是赚了。

    有没有查出她的来历?

    老头也赶了过来,掀起老谢后背衣服看了眼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老头是疗伤的大行家,一眼就能看出谢(情qing)伤表面受伤虽重,不过只是震伤了经脉,却没伤到筋骨内脏,只需在帝王谷温泉内多泡几天,就能把表皮所受的残毒拔清。

    有几分岛国危机忍者的意思,不过所用之毒,要更(阴yin)毒了些。也就是我吧,如果换成是别人,还真不好说。

    谢(情qing)伤这样说,没有丝毫的吹嘘意思,别看他说的轻描淡写,可刺杀某大员夫妻时,是多么的惊心动魄,唯有他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危机?

    薛星寒眯起双眼:当年让胡老二秦老七联手,都吃了老大亏的岛国危机?

    胡老二,谢老四,秦老七,荆红第十,早在多年前,就为华夏龙腾十二月,创下了不败神话,被誉为天下四大近(身shen)格斗好手,顶儿,尖儿的人物。

    胡老二的(阴yin),谢老四的稳,秦老七的狠,荆红第十的冷,这都是众所周知的。

    最(阴yin)的,最狠的两个人联手,都在危机手上吃了大亏,更何况谢(情qing)伤一个人,去面对升级版的危机?

    能干掉对方,活着回来,这已经是薛星寒不住祈祷的结果了。

    相传,岛国危机忍者,才是真正的忍者,他们在刚出生不久,就以尸虫为主食,遭受各种最最残酷的训练,一刀刺个透心凉都不会死的。

    要想干掉他们,唯有刺穿他们的眼睛,再放火烧掉他们。

    实际上,他们就是一群活着的丧尸,不过却具备思维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过去,老一辈的危机被淘汰,新一代的危机,肯定有了更完美的发展,最起码那个女人,外表丝毫没有丧尸的任何迹象,********的迷死人。

    我不是太敢确定,不过有五成的把握。

    谢(情qing)伤不愿意与妻子提起这件事,转移了话题:那小兔崽子呢,醒过来没有?

    老头点头:醒了。

    醒了就好,我先去村长家去一趟。星寒,你去帝王谷跟三大爷打个招呼,我要去泡澡——哼!

    谢(情qing)伤说着,脚下踩到一块石头,(身shen)子一个踉跄,本能的抬手维持平衡,却牵动了背后的拳上,疼地他闷哼一声。

    我去找那个混蛋!

    薛星寒连忙搀住丈夫,看到他脸色更加灰白,心疼的要死,抬手擦了把眼角,飞(身shen)向山村那边狂奔而去,不理睬谢(情qing)伤的叫喊,也没搭理走过来的师母,只想跑到李南方面前,拳打脚踢一番再说。

    老头倒是一脸的无所谓:让她去吧,打不死那混蛋的。不过,我还真得替他谢谢你。

    这样说,就见外了。你抚养他长大,我却是传授他拳脚的老师。谈起与他的亲近,就算比你差,也差不了哪儿去。

    谢(情qing)伤淡然一笑,看了眼妻子跑没影的方向:在星寒心里,不也是把兔崽子当儿子看了?

    唯有当妈的,在儿子做错事必须要教训时,才会没有任何的顾忌,想揍哪儿就揍哪儿,全然不顾岳母的劝说。

    她扑进来时,岳母正揉着发麻的腮颊,眉宇含(春chun)的与李南方说话。

    既然某些事已经成为现实,李南方也没必要躲避了,要不然就会浪费岳母的一番苦心——正忘记岳梓童是谁,让自己集中精神来发现美妇人的美呢,薛星寒就扑进来了,一把推开衣衫不整的岳母,抬脚就把李南方从(床chuang)上踢了下来。

    星寒,你你这是干嘛?

    岳母大惊,却不敢伸手阻拦,真怕被这女疯子给踢一脚,那就会疼老半天的。

    看不出来呀,我这是在给你的好女婿按摩呢!

    薛星寒恶狠狠的说着,双足交替着,不断猛踢李南方:兔崽子,有感觉了没有?昂!回答老娘,有感觉了没有?你现在是不是很得意啊?让你丈母娘用嘴来给你吞!有没有想过,用她(奶nai)孩子的干粮做啊?要不要,老娘也化(身shen)一胭脂马,骑在你(身shen)上?

    岳母惊呼一声,实在没脸见人,双手捂着脸瘫坐在地上,嘤嘤哭泣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想自杀,如果他有咬断舌头的力气。

    他没有,只能说话,却不说。

    他倒是渴望薛星寒能踢死他拉倒,那样也好过连累岳母,师母遭受羞辱。

    他一点也不恨薛星寒,因为他看出薛阿姨脸上有泪痕,等她踢累了,跪在地上,用拳头狠捶他肩背时,才问:老谢,受伤了?

    没事,死不了。

    薛星寒站起来,重重吐出一口气:好特么的舒服。小兔崽子,你必须给老娘尽快好起来,要不然我阉了你。甜甜,你继续——不过要我说啊,你这方面的经验还是太少了,真该请教下这兔崽子。李南方,你对老娘说实话,你只说话,就能让老娘达到**,对不对?

    李南方很想说不对,看到薛星寒又要冷笑后,连忙说对。

    那老娘我等着你。

    女流氓说完,转(身shen)要走时,却又一个健步跳到岳母面前,在她的尖叫声中伸手,一把撕烂了她的睡衣,在结实的美(臀tun)上,用力掐了把,才狂笑着走了出去:特么的,既然要做,还穿着衣服干鸟?一点都不痛快!

    薛星寒走很久了,李南方眼珠动了下,看向了岳母:她有病,除了我师母,八百的人,都有病,你别在意。

    轻声哭泣的岳母,蜷缩着(身shen)子,摇了摇头:她,她这是为了我好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