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192章 睁开眼,看着我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无(欲yu)则刚。

    那些得道高僧,盘膝入定时,妖女在他们面前,跳起妖媚迷人的天魔舞,也会被他们视为红粉骷髅,毫不心动。

    师母,薛星寒两个人,都有自己终生相伴的男人,其他男人在她们眼里,谈不上蓝颜骷髅,但肯定是把李南方当孩子来看的。

    就像薛星寒,看似凶狠的差点把李南方小雀雀撸下一层皮来,也只是恶趣味,而不会有丝毫杂念,仿似师母在他小时候,给他换尿布那样。

    岳母不同。

    四十刚出头,本(身shen)因生长在豪门擅于包养,看上去也就像三旬美少妇,更因二十年前就已经丧夫,多年寡居——她也就是(性xing)格懦弱,不敢有那些想法罢了,如果换上薛星寒那样的,还不知道要给岳梓童偷着找多少个干爹呢。

    不敢有,并不代表着没有,恰处于如狼似虎年代的美少妇,多年不曾碰过男人,当下必须得为李南方做按摩时,还能像岳母,薛星寒那样无(欲yu)则刚,才怪。

    所以她会脸红。

    女人在脸红时,就会散发出某种对男人来说很特别的气息,来不断撩拨男人的某根神经,这正是李南方当前最需要的。

    唯有他生出那些不健康的思想,小雀雀才会有反应,才能在蛇毒彻底破坏那方面的神经之前,逐渐恢复。

    说起来荒唐,可又是事实。

    其实岳母能留在这儿‘脸红’,本来就是老头等人谨慎考虑过的。

    无论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,外人都不会知道。

    在李南方小雀雀有反应之前,也不会再有任何人进屋。

    李南方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他不该闭眼的,闭上眼后,就看不到脸红的丈母娘,感受不到那种气息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甚至都想,宁可再也不做男人,也不能亵渎岳母。

    岳母好像知道他心里想什么,却没有劝他,细碎的脚步声响声,她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走后很久,李南方才睁眼,慢慢吐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是在岳母家,看得出这是一间新盖的茅草屋,散发出青草特有的草腥气息,屋子里收拾的很干净,正如岳母的人。

    莫名其妙的,他又想起他昏迷那晚,岳母曾经跟他说过的那些话了。

    她说,只要他能原谅岳梓童,她宁可当女儿的陪嫁品。

    这样一个能把龙在空给迷的神魂颠倒的美妇人,对李南方说这样的话,说不心动那是骗人的,事实上在国外时,他就曾经采摘过一对母女花,个中滋味的美妙之处,不足为外人道也。

    幸好他还是个有人(性xing)的男人,知道自己该怎么做,又该怎么说。

    李南方感觉不到(身shen)躯里的恶魔,不用考虑太多,他也知道他能活下来,恶魔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。

    在别的早衰患者相继死亡时,是恶魔让他逆生长,活了下来,现在又救了他一命——这具躯体,是他们共同的宿主,帮他抵抗死亡,虽说是恶魔应该做得,李南方还是很感激它。

    感激,却又无比厌恶一个东西的矛盾,一般人是想象不到的。

    又想起了苏醒之前做过的那个梦,诡异,神秘,就仿佛预示着什么。

    还有惊马槽下的鬼女人,棺材里很面熟现在都想不起的女尸,那个诡异的点睛纸人,八百的(禁jin)地内,为什么会有这些东西,帝王谷内的帝王,是不是他梦中的那个人,苏醒时忽然扑进他嘴里的黑龙——这些问题,没有谁会告诉李南方,正如没有谁再敢提起。

    要想知道答案,这辈子恐怕也没机会了。

    沙沙的脚步声,打断了李南方的胡思乱想,眼珠一动向门口看去,岳母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她刚才去洗澡了,换了一(身shen)——白色的轻纱睡衣,白腻的(身shen)躯,若隐若现,里面什么也也没穿,乌黑顺滑的秀发,湿漉漉的拢在左肩,一张脸好像点了胭脂那样,羞红的,就像个熟透了的桃子。

    睁开眼,看着我。

    岳母来到(床chuang)沿前,声音很是平淡,带着命令的味道。

    她在故作冷漠,李南方不用听就能感觉到,正如知道她接下来要做什么那样。

    他没睁开眼,因为他很清楚,一旦睁开,有些事就会发生。

    如果你想小桥失望,哭泣,那你就闭着眼,我可以走。

    岳母又说话了,这次的语气有了波动,带着明显的羞怒。

    李南方睁开了眼,直直的望着岳母。

    跟我单独在一起时,忘记梓童。

    岳母偷偷松了口气,淡淡地说着,牵起李南方的右手,从睡衣的下摆伸了进去,慢慢俯(身shen),伏在了他(身shen)上,下巴搁在他小腹上,张开了嘴。

    当一股子好像被温暖所包围的感觉,从那个地方隐隐传来时,隐匿在李南方的气海丹田内的恶魔,有了苏醒的迹象。

    要想激活李南方强大的生命力,让他(身shen)体尽快恢复强壮,那就得先激活藏匿在他气海中的恶魔,或者说是邪恶的黑龙。

    做过那个梦后,李南方能确定藏在他(身shen)躯内的,就是一条黑色的恶龙了。

    难道说,恶龙与我要死时做得那个梦有关,它真是某个帝王所化,而我只是个纸人——想到这儿时,李南方的全(身shen)机体,猛地打了个酣战,凉气从四肢百骸迅速涌起,脸上的丁点血色,也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岳母没有看到他的脸,只感觉到了他(身shen)体有过一颤,心中狂喜,还以为有效果了,更加卖力了起来,左手牵着男人的手,越探越深,发出了轻轻的鼻音。

    风,徐徐掠过树梢,树叶哗啦啦的响。

    薛星寒站在一块大石头上,到背着双手向进山的山路尽头远眺,不时的能听到有惨叫声传来。

    在她脚下,就是二愣子的家,这家伙趴在一棵树下的(床chuang)榻上,露着的(屁pi)股血(肉rou)模糊,傻妞眼里含着泪花儿,伸手在他肋下拧着。

    (屁pi)股不疼,拧的受不了啊。

    男人都很奇怪,再柔弱的女子,为什么在扭人时会那样的疼呢?

    傻妞在骂二愣子活该,为什么不被打死。

    她骂二愣子活该,不是因为心上人受到了牵连,而是因为怨他那晚,干嘛不阻拦李南方夜谈惊马槽,如果好朋友真的就此挂掉,她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二愣子的。

    二愣子的惨嚎声,让担心谢(情qing)伤安危的薛星寒,心(情qing)稍稍好了些,忍不住笑了下时,老头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懒洋洋的:别担心老谢,杀个对八百帝王谷有想法的副部级大员而已,对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。他带走兵器,也仅仅是出于对大员所在位置的尊重。

    早在十数年前,曾经在山外县城任职过的某大员,就对传说中的八百帝王谷很感兴趣,千方百计的想组织考古人员去探个究竟。

    不过一直没有如愿,上报领导部门也不行,理由很简单,他的级别不够。

    谁能想到,他对八百帝王谷的痴迷,竟然能成了奋发向上的动力,今年终于爬上了有权利能组织考古队来大山深处考察的位子。

    这对八百村来说,绝不是一个好事,必须得让某大员打消这种苗头——死人,有时候会起到严令起不到的作用。

    如果全力要窥探八百帝王谷秘密的某大员,以及他全力组建的考古队,都在即将开拔时,意外暴病(身shen)亡,那么还会有谁,敢再有这想法?

    杀人,对于谢(情qing)伤来说,不会比他要求薛星寒来个老汉推车式更难,难的是,某大员(身shen)边有个女人。

    小菜一碟?哼哼,你说的倒是轻巧。

    薛星寒冷笑一声,转(身shen)看着走过来的老头夫妻,顺势坐在了大石头上:如果真的很简单,你为什么外出那么多次,都没有成功?别告诉我说,你去跟踪人家,只为研究他老婆的(屁pi)股有多大。

    老头讪笑,不敢吭声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薛星寒说的很对,他外出那么多次,追踪某大员,就是想突下杀手,也几次找到了机会,却不敢。

    老头不怕某大员,也不怕他(身shen)边那些警卫,独独怕他的老婆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表面上看上去很端庄,贤惠的女人,与其他大员的贵妇人一样,没什么两样,可老头却总是觉得,只要他一出现露出杀意,死得保管是他。

    谢(情qing)伤也是这样认为的,所以一再嘱咐他,千万别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一个大员的老婆,能让让谢(情qing)伤都忌惮,本(身shen)就说明了什么,老谢希望能用更多的时间,来搞清楚她的真是来历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出事,迫使老谢没法继续等下去,唯有提前行动。

    星寒,我——

    师母走过来,刚想安慰薛星寒,后者笑着摆了摆手:别说,我这人最烦自己人跟我客气了。你家老头说的也没错,(情qing)伤做事,向来主动稳中求胜,偶尔放肆一次,应该能取到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    薛星寒转移了话题,看向山脚下那间茅草屋:小桥,我们这样做,是不是有违人伦?

    顾不得了,他必须要须发无伤的活下去。

    老头脸色(阴yin)沉了下来,恨恨地骂道:特么的,大不了,老头子我去帝王谷,对列祖列宗发誓,把所有罪名都扛下来就是!

    师母脸色黯然:我陪你一起去,死后灵魂寄(身shen)于纸人罢了。

    其实也没这么严重。

    薛星寒皱眉想了想,说。

    老头问:你有好办法?

    薛星寒笑了,笑容(阴yin)森,眸光像母豹。

    老头子明白了:谁说,就杀谁。

    从来都是菩萨心肠的师母,也咬了下牙:八百村民除外。

    杨甜甜,小兔崽子,会主动给人说吗?

    薛星寒低低叹了口气:唉,我就怕,别人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老头冷冷地说:杨甜甜,这辈子都别想离开八百了。

    那就没事。

    薛星寒不屑的耸耸肩,忽然说:我有种预感啊,好像这一切是别人安排好的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