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189章 女尸,有泪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这是一个女人,很年轻的样子,(身shen)穿大红色的嫁衣,头上戴着凤冠,双手合拢放在小腹上,双目微微闭着,就像是在沉睡。

    很漂亮,很有古典气质的女人,或者说是一具古代女尸,皮肤灰白却细腻,没有一丝活人该有的弹(性xing),与生气,这不是女尸,又是什么?

    让李南方奇怪的是,女尸处于这种潮湿的环境下,竟然没有腐烂,连尸体特有的尸腥味也没有,甚至没有死斑,如果放在别的地方,这就是个睡着了的美女。

    年龄大约在三十岁左右,正是女人一生中最美好的时刻,犹如玫瑰花开,红颜早逝,委实让人心痛。

    棺材里只有这具女尸,脑袋下有个青绿色的石枕,应该是某种玉石雕刻而成,除此之外,就再也没有任何东西了。

    说好的谢礼呢?

    比方翡翠白菜玉雕青蛙之类的,再不济搞两幅名人字画也行啊,总不能让李南方扒下女尸(身shen)上的大红嫁衣,红色绣花鞋吧?

    尽管鞋尖上缀着两只鹌鹑般大小的珠子,嫁衣上也有珍珠串成,合拢的玉手中,还拿着一个白色玉如意,尤其是女尸佩戴的凤冠,一看就是纯金打造,镶嵌着珠宝。

    传说中的摸金校尉,看到这具女尸后,肯定会毫不客气的,把凤冠摘下,玉枕拿走,剪断鞋尖上的鹌鹑蛋——哦,还不能忘记女尸手里的玉如意,那可是个好东西。

    至于大红嫁衣上的金线,珍珠之类的,就留下吧,凡事不能做绝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不是职业的,连业余的也算不上,所以他不会打女尸所用的东西,看到没有多余的殉葬品后,就有些沮丧,摇了摇头,说了声暗牧扫瑞又用汉语翻译一遍后,就准备合上棺盖,拒绝鬼女人的一番好意了。

    忽然间,他发现女尸好像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就像在哪儿见过,从小就见过,这眉宇这鼻子嘴巴的,让李南方看出了一个人的样子,绝对是很熟悉,但无论他怎么想,都想不起在哪儿见过那个人。

    不像师母,不像岳母,也不像蒋默然,更不像闵柔,这几个女人,是李南方所熟悉的了,所以看到女尸这张脸很眼熟后,他就本能的想到了她们,来分析,比较。

    都不是。

    李南方皱眉,在不断飘忽的火光中,想的有些入神,并没有注意到火把的火苗,越来越小,也越来越黯了。

    想不到就算了,以后指不定就能猛然间想起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下,笑了下,笑了——下时,看到女尸左眼的眼角,有晶莹的液体,慢慢地溢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泪水。

    女尸,会哭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李南方听到了自己的心跳,全(身shen)的神经,差一点就绷断。

    打死他,也不相信一个不知道死了多久的女人,会流泪。

    慢慢地伸出手,有小手指在女尸眼角轻轻滑过,她的脸颊冰凉,泪水也冰凉。

    李南方用力抿了下嘴角,右手开始发颤,伸向了女尸的脖子下面,那儿有大动脉,如果女尸不是尸体,仅仅是屏蔽呼吸,但却无法屏蔽大动脉的跳动。

    触手同样的冰凉,动脉没有丝毫跳动的征兆,但她为什么会哭呢?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茫然,开始琢磨,是不是他在打开棺材后,外面的湿气影响了尸体,造成了某种化学反应,导致沉浸在尸体内部的水分,化成泪水从眼角溢出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种解释是相当扯淡的,根本行不通,就算真是湿气造成了影响,那她也没必要流泪,自汗毛孔向外挥发就是了。

    扑棱一声轻响,火光忽然大亮了下,惊醒了李南方此时正在哪儿,霍然抬头,就看到火把火苗迅速暗了下去,很快就变成一个暗红点,就像放大了烟头那样。

    外面,那沙沙的声音,一下子清晰可闻。

    这都不是事。

    是事的,就在李南方盯着女尸发呆时,一个白色的人,出现在了墓室内方桌下首的椅子上,还微微晃动着,就像随时要飘走那样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手脚,冰凉的让他自己都害怕,依着他敏锐的感官,竟然没有看到这个白色的人,是什么时候出现在椅子上的。

    不过不能慌,越是遇到诡异无法解释的事,就越要保持冷静,那样才有逃走的机会,这是老谢告诉李南方的,他从来都不敢忘记过。

    自背后传来的沙沙声音,也越来越清晰,就像吃着桑叶的蚕,被人端进了墓室。

    但绝不是蚕,李南方能肯定,因为他很清楚吃桑叶的蚕,没有这种腥气。

    只能是蛇。

    很多很多的蛇,在一起蜿蜒爬行时,才会发出这种好像在下雨的声音。

    李南方慢慢地回头看去,什么都看不到,已经变成暗红点的火把,只能让他影影绰绰的看到椅子上的白色人,看到(身shen)边的棺材。

    他把棺材合上,无论女尸是谁,为什么这样古怪,在有蛇虫之物进来后,都该为她合上棺材,以免遭到噬咬。

    合上棺盖后,李南方没有再向后看——与其去找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蛇,倒不如去看看那个忽然出现的白色人,又是什么鬼东东。

    也许,那些蛇,就是它叫来吓唬李大爷的呢?

    只要它能把蛇叫来,李南方就有把握让它把蛇都赶走,无论它是人,还是鬼。

    很奇怪,在看到白色人后,李南方就没以为它是引他来这儿来的鬼女人,尽管它也很诡异,但缺少了某种说不出的气质。

    活力。

    李南方从右腿下拿出军刺,缓步走到白色人面前,终于确定它缺少什么气质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纸人。

    用白色宣纸,与藤条扎成的纸人,借着昏红的光,李南方能看到它眉目如画,双眼皮小琼鼻,樱桃小口一点红,(欲yu)语还休的样子,栩栩如生,就是缺少活力。

    纸人是个美女,是笑着的,本来应该很迷人的笑,显得异常诡异。

    纸人与棺材里的女尸,样子有八分像,同样让李南方有种莫名的眼熟感。

    民间相传,纸人扎好后,千万别给它点上眼睛。

    画龙点睛的故事,不仅仅适合在龙的(身shen)上,对纸人也有着相当特殊的意义。

    纸人点上眼睛,就有了灵魂。

    向外售卖亡人所用物品的棺材铺内,所有的纸人,都是有眼无珠的,唯有出售时,裱糊匠才会拿画笔一点。

    但他不会告诉任何人,他为什么在出售时,才会点睛,那是因为他怕说出天机,会遭到纸人的反噬——事实上,自古以来所有从事这门工作的人,都没有太好的结果。

    纸人被点睛后,它就会似笑非笑,能让人偶尔看它一眼时,就能勾走人一分魂魄,当六个神经衰弱的人,看到它,被它勾走后,它就会——活了。

    三魂六魄的说法,从来都不是无稽之谈,在民间那些最古来的传说中,被勾走魂魄的六个人,(身shen)体会一天不如一天,先后死去入土为安的头七夜里,就会有白色纸人,出现在他们的坟头前,随风飘舞。

    每逢死者的诞辰祭(日ri),家人来给他们上坟时的纸钱,也会被纸人所享用。

    当积攒足够多的(阴yin)德,纸人就会选择六个人中,最有缘的一个人家,投胎转世,是为白虎星,专克家人,用家人的寿限,来增补它本不该来到人间的不足。

    所以,在有丧主倒头后当晚上路烧纸人时,千万不要看那些点睛了的纸人——这是李南方小时候,师母一再嘱咐过他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不清楚,出(身shen)豪门的师母,怎么会知道乡下农村的这些风俗忌讳,但他会遵守师母的每一句教诲,所以此时看到纸人已经被点睛后,马上就挪开了目光。

    可是,纸人那双相当诡异幽深的眸子,却深深印进了他的脑海中,随着他的所有神经,过电般的向四肢百骸渗透,让他(情qing)不自(禁jin)的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深藏在体内,始终没有任何动静的恶魔,忽然苏醒,恶龙般的摇头摆尾,愤怒的咆哮着,张牙舞爪,把入侵的纸人双眸,撕成了碎片!

    那是它的领地,它绝不(允yun)许任何的邪魔鬼祟,来取代它的地位。

    恶魔苏醒,李南方双眼骤然发红,比纸人还要邪恶一万倍笑容,从嘴角绽放,猛地低头,恶狠狠的看向了纸人那双眼。

    他清晰的看到,纸人那双深邃诡异的眼里,有了惊骇的神色,那笑容也是,就仿佛薄雪遇到了烈阳,唯一的下场就是被蒸发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,李南方点燃了火机,放在了纸人下面。

    好像有听不到的惨叫声响起时,大火忽地燃起,照亮了整间墓室!

    有什么东西,趴在了李南方的耳朵上,伸手一抓——那是一条小蛇,比毛衣针还要细,脑袋只有小蝌蚪般大小,浑(身shen)黝黑,张大的嘴里,却有血红的信子在闪烁。

    双指一用力,就把那条小蛇捏烂,随手拽了出去,转(身shen)看去。

    绝望,潮水般的涌了过来,让李南方无处躲藏。

    他(身shen)躯内的恶魔,也不住的咆哮,怒吼,奋力挣扎着,要挣出这具宿主。

    无法计算,奔腾四四核处理器都无法计算的黑色小蛇,相互缠绕着,拥挤着,汇成一股高达半米的黑色洪水,从墓室外流了进来。

    一双双比针鼻大不了多少的蛇眼里,都(射she)出猩红光点,沙沙的扑向李南方。

    他再厉害,能逃过这铺天盖地的蛇群?

    从没有过的绝望,让恶魔与李南方一起,张嘴发出了一声嘶吼:啊!

    嘶吼声,迅速被黑潮淹没——他能做的,就是把紧闭嘴唇,把头藏在怀中,用双肘捂住耳朵。

    当尖细的蛇牙开始撕咬他时,李南方终于明白龙在空那个手下,怎么会变成那副模样的了。

    蛇吻。

    毒牙的剧毒,迅速麻痹了李南方的所有神经,在他彻底失去知觉时,他好像听到了一声大吼——南方!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