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187章 不做死就不会死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扔死人的深沟内有磷火,这是很正常的,吓不****南方,他十四岁在强盗窝子里时,就曾经与两个死人睡过觉,那时候他吓得要死,哭了整整一个晚上。

    但这种事遭遇多了后,就能把死人当枕头枕着睡了。

    伸脚踏在下面一块凸起的石头上,李南方犹豫了。

    他忽然觉得是不是有个鬼催着自己,好好的怎么就跑来这儿,非要下去探个究竟,下意识的回头向四周打量。

    天上皓月如盘,水银般的月光铺洒在地上,亮如白昼般,一草一木都看的那样清楚,却非常的静,没有虫儿的叫声。

    深山里最不缺的就是虫儿了,夜晚降临就开派对,此起彼伏的不折腾一宿是绝不罢休的,为什么这儿听不到呢,难道它们也知道这鬼地方很凶,叫着叫着,就会有个什么东西跑出来?

    习惯把坟墓当做家的虫儿都不来,只能说明这地方非常邪门。

    尤其月亮这么亮,仿佛能一下子看到沟底,有浑(身shen)裹了磷的老鼠在游走,但却又偏偏看不清楚,反倒是越看,越觉得下面好像个张大嘴巴的怪兽,就等着他下去,再吧嗒一下合上嘴。

    算了,老子还年轻,没必要为了探险,就违反八百的规矩,把小命搭在这儿。

    仔细想了想,李南方压住要下去的强烈冲动,站起(身shen)解开裤子,向下面撒了一泡尿,拍拍(屁pi)股转(身shen)走人。

    他很为自己能抵抗某种神秘(诱you)惑而自豪,老头说,意志坚定的人,才能做大事。

    李南方终究不是能做大事的人——转(身shen)刚走出两步,一阵呜咽的哭声,忽然从惊马槽深处飘了上来,声音很弱,却又很清晰,而且还是个女人的哭声。

    就像忽然有个女鬼,出现在李南方背后,一把掐住他脖子,让他再也无法前行一步,唯有(身shen)体有些僵硬的,慢慢回过了头。

    月光,好像在瞬间黯淡了很多,看什么都是朦朦胧胧的,唯有那女人呜咽的哭声,就像一根钢针那样,刺破迷雾,忽东忽西,漂浮不定。

    又像在问李南方,胆小鬼,你不敢来吗?

    草,老子有什么怕的?如果今天不明不白的折在这儿,早在十年前就该被老头打死才对。我连他残暴的****铁拳都熬过来了,会怕你这装神弄鬼的?

    隐隐传来的女人讥笑,激起了李南方的倔强,决定不管下面是龙潭,还是虎(穴xue),他都去闯一闯,大不了被二愣子出卖后,老头狠揍他一顿,那也比临阵退缩好很多。

    如果今天不迈过莫名恐惧这道坎,李南方以后再遇到危险时,就会习惯(性xing)的退缩了,会被人看不起的。

    拿定主意后,不做死就不会死的李南方,深吸一口气,蹲下来双手撑地,伸脚踏在了一块凸起的石头上,向下面走去。

    早在十多年前,他就与二愣子等人自惊马槽上方石梁上走过很多次了,每次都会驻足往下看,能看到沟堑两侧林立的怪石,非常适合落脚。

    就像大白天向井底看去那样,也就是能看七八米——惊马槽,就是一个七十多度角的深坑,十多米以下就看不清了,四周林立的高山,遮住了光线。

    很快,李南方就来到了白天视力能及的深度,腐臭的气息更浓,隐隐的女人呜咽声也听不到了,死一般的寂静,提醒他最好别再往下走了,因为没谁说过惊马槽有多深,下面地势又是个什么(情qing)况,有必要为了好奇,面子,就去冒险?

    真没必要。

    李南方站稳了,找到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,扔了下去。

    吧嗒,石头落地的声音,从下面十多米的地方传来,蹦跳了几下,就没声息了。

    这说明下面不是太深,而且还是硬地,要不然石头蹦不起来的。

    但下去了那又怎么样,下面又没脱光的美女等着他。

    有病才会因为好像女人的哭声,就非得下去看看——风吹过石头缝时,就会发出类似于哭声的风声,这没什么稀奇的。

    没意思,走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觉得,他能大半夜下到这个深度,就已经比二愣子他们有胆子了,以后也有足够资本向他们吹嘘半天,谁还不服气,那就半夜来这到这深度溜一圈好了。

    抬手刚要向上攀登,那该死的女人呜咽声,再次从脚下传来。

    这次更清晰,就在脚下十数米的地方,李南方相信自己没听错,这就是真正的女人哭声,绝不是风吹过石缝发出来的,还是饱受岁月沧桑的女人,好像跪在坟前哭她早逝的儿子那样。

    谁!?

    李南方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在几乎是直上直下的深坑内大喝,特殊的环境,会把声音无限放大,引起的回声,甚至都能震动那些弹球大小的碎石,好像下雨那样,从头顶,脚下滚落,发出哗啦啦的下雨声。

    儿啊——

    女人的哭声顿了下,接着猛地高了,竟然真是在哭她的儿子!

    下面,有人!

    李南方全(身shen)的神经,猛地绷紧,虽说女人哭着喊叫的声音,含糊不清,也许根本不是在说这两个字,但他的潜意识内,却认定就是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你是谁?

    李南方又大声喝问。

    唯有时断时续的哭声,飘忽不定,却没再说任何话。

    咬了咬牙,李南方决定下去看看,哪怕下面的女人,是个千年野鬼呢,长夜漫漫,无心睡眠,与她抵足夜谈,听她讲述她悲惨的人生,也是以后对人吹牛时的资本不是?

    至于真看到千年女鬼后,还能不能活着爬上去,李南方不管。

    老头说过,他在出生时,西北遥远的天际,像火烧那样红,这是大人物降生的征兆——虽说火烧云的美景,早就不被人当做稀罕事了。

    大人物,是绝不会莫名其妙死在这鬼地方的,所到之处,本该是百鬼回避才对。

    李南方右脚下探,小心翼翼,踩到一块石头后,才松开手。

    然后,他(身shen)子就猛地先后一仰,重心失去,强大的地心引力,拽着他急速下落。

    卧槽,我竟然忘记阳光照不到的石头上,会生青苔!

    凭空摔下的李南方,摔在一块凸出的大石头上,弹起继续向下坠落时,在心中大骂一声,伸手向四周乱抓,企图抓住石头树根之类的东西,哪怕像腊(肉rou)那样吊在半空中呢,也比摔下这无底深渊好很多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,他才醒悟,刚才扔下来的那块探路石,并不是落到了底,而是砸在了这个同样长满厚厚青苔的小平台上,又弹落在下面深渊内。

    他没有听到回声,那是因为下面很深,或者是有**落叶之类的。

    至于神秘女人的哭声,能给他造成就在脚下十多米处的错觉,则是因为声音((荡dang)dang)在这个凸出的小平台上后,又折(射she)向上的。

    他在下坠,没有任何的着力之处,唯一能做的,就是手脚乱舞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他也能张嘴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,来告诉下面的地狱,我来了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这是李南方在绝望中,听到的最后声音,然后什么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如果二愣子等人跟随他一起来,用手电照下来的话,那么就能看到他躺在厚达足有半米的腐叶上,(屁pi)事都没有,只是运气实在不要太好,仰面朝天跌落下来时,后脑恰好砸在一个骷髅头的前额上。

    还是个新鲜的骷髅头,骨头里的钙质一点都没流失,像石头那样很硬,所以才能把他给撞昏过去。

    依旧是死一般的寂静,鬼女人的哭声不见了,李南方就像睡在自家(床chuang)上,做了个恶梦,梦到有个看不清模样,也看不清(身shen)材的女人,走过来蹲在他(身shen)边,惨白色皮肤的手指,从他额头,眼眉,鼻子嘴上缓缓滑过。

    他不用睁开眼,甚至不用开动脑思维去猜测,也能确定这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女人的手,自他下巴上滑过后,看站起来转(身shen)走了,又有呜咽的哭声响起:我的儿啊——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李南方的小手指动了下,所有处在昏迷状态下的神经,用通电般的速度,瞬间苏醒,让他最先感受到了头疼(欲yu)裂的疼痛。

    痛感神经,是人(身shen)上最最敏感的神经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他缓缓睁开了眼,看到了一面长方形的小镜子,比横过来的手机大不了多少,亮晶晶的,就在眼前,触手可及。

    他慢慢地伸手,去拿那面小镜子,却抓了个空。

    右手僵在空中,过了片刻,李南方明白那不是小镜子了,而是月光下的天空。

    那是惊马槽上方的夜空,他躺在最下面看上去,宽达十数米,长达数十米的惊马槽,变成了手机大小,根据长乘以宽再乘以高——的公式来计算,李南方悲哀的发现,惊马槽深达至少三百米!

    他从数百米的地方落下,竟然没摔死,这简直是奇迹啊,就像他的早衰逆生长。

    也可能,他的人早就摔死了,现在活着的,是他(身shen)躯内的恶魔。

    不过不管怎么样,只要能活着就是胜利,山不在高,有手就能爬上去——这是刘禹锡说过的,李南方记得很清楚,只是那个让他犯傻的鬼女人,现在跑哪儿去了?

    还有就是,旁边远处传来的沙沙声,好像(春chun)蚕吃桑叶那般,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李南方翻(身shen)坐起,慢慢活动了下双臂,两只脚,很好,四个小指头,都在大脑的支配下,灵巧弯曲着,没有一丝滞涩,了不起就是后脑很疼。

    这不算事,三岁孩子玩耍时磕破后脑勺,最多也就是扯着嗓子嚎两声就拉倒了,他李南方会不如三岁小孩?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满是腐臭气息的空气,有些恶心的趋势,赶紧闭嘴,猛地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一个模糊的白影,在他右手十多米远处,飘忽不定,闪着磷火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