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186章 八百惊马槽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八百,就是这个小山村的名字,不过在华夏行政区域地图上,是找不到的。

    小山村叫这个名字,并不是因为它有八百户居民,实际上加上可能怀孕的傻妞肚子里的崽,也就是百多口人,也不是存在了八百年,而是因为它距离最近的县城,足足八百里远。

    八百在大山深处,老头打了个猎物,要想去山外换点针头线脑的,也要徒步行走一整天,说这儿是世外桃源,一点都不虚的。

    像这种深藏在大山内的偏僻小山村,按说早就该把居民迁移出来,方便管理,也免得他们几代人相互婚嫁,会出现近亲结婚现象,导致基因同化,人口灭绝。

    更不可能,给他们通电,修一条进山的路。

    不过八百就这样活生生的存在着,李南方十四岁之前,都在这儿生活,从没有谁因为他的怪模样而鄙视他,对他与二愣子,拴住等小兔崽子,一视同仁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自卑,主要是十四岁后,被老头带到国外去,才野草般成长起来的。

    如果他始终生活在这儿,哼哼,二愣子不一定能把傻妞跑上(床chuang)。

    八百村向北再翻过一个山头,就会看到一条深邃的山谷,最深处有一个很大的岩洞,小时候李南方等人几次去那边,都被守墓的三大爷放狗追出老远,吓得哭爹喊娘,二愣子(屁pi)股上的那块伤疤,就是这样留下的。

    岩洞,是八百村民的墓地,也是最最神圣的地方,不满十六岁的男人,与女人,绝不许进去——如果女人非得进去,那么就是她就是穿着寿衣,躺在棺材里被抬进去的。

    听说,二十多年前,就曾经有个胆大包天的女人,趁三大爷外出打猎时,偷着进去过,结果出来后就疯了,好像被百鬼缠(身shen)那样,披头散发衣衫不整,跑进了深山内,再也没有回来过。

    那件事,全村的人都很忌讳,没有谁敢提起,李南方能知道,也是九岁那年,被尿憋醒了后,听师母与老头聊过。

    八百的村民,无论去哪儿,都不能对任何人说起那地方,要不然就会遭到最最恶毒的诅咒。

    那地方越是神秘,李南方就越感兴趣,盼着能快点长到十六岁,也好去岩洞里看看,因为他偶然间,听回家庆贺孙子出生的三大爷,喝醉酒后,称呼那地方叫帝王谷,岩洞里,沉睡着一个古代的帝王,八百的村民,实际上是帝王的守墓后裔。

    什么帝王这么牛比啊,帝陵到现在还没有被那些盗墓贼关顾过?

    李南方长大后,总是会想到这个问题,心里痒的要命,每次回来,都想去帝王谷看看,不过规矩又改了——男人,必须得为村里留下传后人后,才能去那地方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能够来八百居住的外人,只有李南方,与谢(情qing)伤两口子,后来才加了个岳母。

    没有谁知道,在十万大山内,这个闭塞的小山村,隐藏着某个一被曝光,就会震惊世界的大秘密,正如李南方如果是刚来这儿,看到二愣子能一拳打碎一块石头后,肯定会震惊的不行。

    八百的百十个居民,十四岁以上的,无论男女,放在外面,都是武侠小说中才会有的高手,随便出去一个,就能把什么彼得诺夫藤田刚之流的,给打的满地找牙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他们从小就练功,拥有如此强大的武力值,就跟人活着就要吃饭那样正常,没什么好炫耀的,而且除了老头外,也从没谁出去过。

    擅自离开八百,列祖列宗的在天之灵,也不会安息。

    不过李南方是个特殊,因早衰症,他无法像二愣子他们那样,从三岁起就开始铸基(练功),足足等到十四岁后,刚开始铸基,又被老头轰到了国外。

    为什么不许李南方在八百学武?

    老头的回答很干脆,你只是个被捡回来的弃婴,注定你不会像你师母那样,能够嫁给八百的女人,成为原住民,你不属于这儿,当然不能让你学到八百的看家本领。

    老头还说,能够说服其他八百居民,让李南方在这儿生活十四年,就已经是村长开恩了,据说当年还请村里最睿智的老人,替他算了一卦,确定他这个早衰怪物,不会影响到帝王谷的风水后,才勉强同意的。

    这就是李南方的家,也不是他的家——这就是八百,他受伤后最先想到的地方,无论在外面受了多大的委屈,打击,只要能来到这儿,也能迅速忘记所有的不快。

    在这儿,他就是李南方,一个村长开恩,才在这儿健康成长的怪物。

    以往二愣子等人嘲笑他,也只是比大家比赛谁尿的远,李南方拿了个倒数第一。

    这次二愣子拿了个倒数第一,拴住就笑话他说,最近把力气都花在傻妞(身shen)上了,小心别年轻轻的就精尽人亡,老早住进帝王谷去陪三大爷。

    二愣子又羞又怒,追着拴住打,没追上,气得一拳打在了石头上,石头碎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嘴角跳了下,又开始自卑了。

    在他状态正常下,他做不到二愣子这样。

    石头俩人却没觉得了不起,共产掉李南方的香烟后,提到了一件事——早在李南方来八百之前,就有两个外乡人,鬼头鬼脑的进山了,遇到打柴的二愣子他们后,就打听八百在哪儿,还问有没有遇到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那俩人拿出了一张照片,上面一个很秀气温婉的女人。

    二愣子把照片递给了李南方:喏,这就是你岳母。

    照片上的女人,确实是李南方的岳母,是抓拍的,当时她正走出岳梓童的别墅,看(身shen)穿出衣服,应该是跟着薛星寒离开青山的那天傍晚。

    那两个人呢?

    李南方只看了一眼,眉头皱起。

    石头说:死了。问清楚他们是做什么的后,就扔在惊马槽下面了。

    看他轻飘飘的语气,就仿佛死两个人,还不如死自家两只鸡重要。

    拴住插嘴:他们招供说,是一个姓龙的家伙,让他们来找你岳母的。至于为什么,他们不知道,只是奉命行事。

    二愣子把话接了过去:如果他们肯听劝,乖乖转(身shen)滚蛋,而不是假装离开后,又背着我们偷偷走过惊马槽,我们也不愿意杀人的。

    惊马槽,是外界来八百必经之路的一道山沟,宽约十数米,长约数十米,却很深,下面暗无天(日ri),站在上面能嗅到树叶腐尸发出的腐蚀味道,二愣子等人这样作死,他们也没敢下去过。

    站在高处看那道山沟,很像个马槽的样子,据说以前马儿来到这儿后,就会受下面那种气息所影响,受惊,所以取名为惊马槽。

    李南方知道,在南疆的某处,也有一个地方叫惊马槽,国家地理频道就曾经报导过那儿,相传在月圆之夜,就会有(阴yin)兵出现,传出古代战场上的厮杀声。

    这边的惊马槽,是八百村的最后一道防线,也是帝王谷的外门户,在没有许可的(情qing)况下,任何不听劝擅闯的外地人,基本都会被扔进下面。

    那是明珠龙在空的人,一个有着恋母(情qing)节的变态。

    李南方拿着照片,对着月光看了片刻,用火机点燃,一松手,夜风吹走,像鬼火那样,忽闪了几下,不见了。

    明珠距离我们这儿多远?

    拴住问:如果近的话,我们把那个龙什么空抓来,也扔进惊马槽里。那样,他就不会再打你岳母的主意了。

    你要是徒步走的话,得好几个月吧?

    李南方不愿意与他们提到外面那些烂人,可这几个家伙,偏偏问:你岳母那么水灵,你媳妇肯定也很俊俏吧?什么时候,带惊马槽前看看,有没有傻妞漂亮。

    能不能别提我媳妇,别提我丈母娘?

    长夜漫漫,无心睡眠,不提她们,那我做什么?难道,再比谁尿的远?

    能背诵一手(床chuang)前明月光的石头,绝对是村里的大才子,代代相传的那种,因为他爹就是村长,所以才能说出长夜漫漫这种高雅的话来。

    咱们去惊马槽下面看看?

    李南方回头四下里看了眼,低声说:难道,你们就不对那下面感兴趣吗?

    草了,不行,那地方可不能去,我爹说,我要敢有这想法,会把我第三条腿打断——李南方,我的第三条腿在哪儿?

    大才子石头,提到第三条腿时的好奇,压过了绝不能去惊马槽探险的忐忑。

    李南方抬手,拍了拍他后脑勺。

    石头反手摸着自己后脑勺,很纳闷的说:不像是腿啊,倒是很像个瓢。

    没理睬这才子,李南方问二愣子与拴住:他不去拉倒,咱们三个去。

    你们俩去吧,我想起傻妞今晚还等着我呢。

    二愣子说完,掉头就走,叫也不回头。

    石头跟上。

    骂了句胆小鬼,李南方满怀希望的看着拴住。

    拴住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,茫然说道:咦,月亮哪儿去了,天怎么黑了?

    等回家要拿手电,再出来找月亮的拴住也走了后,就只剩下李南方一个人了,悻悻的骂了句胆小鬼,又抬腿摸了摸那把黑色军刺,决定独闯龙潭试试。

    不就是个扔死人的深沟吗,有什么了不起的,难道能把老子的鸟咬一口去?

    今晚喝了半斤白酒的李南方,晃了晃脖子,向惊马槽那边快步走去。

    还有足足三百米时,惊马槽下面散出来的腐蚀气息,就顺风传来,难闻的要命,这让李南方怀疑自己是不是犯((贱jian)jian),没事跑这破地方来挨臭干嘛?

    不过既然已经来了,那就说什么也得下去看看,哪怕脚尖刚粘地,就爬上来呢,今晚也能睡个踏实觉了。

    月光下的惊马槽,显得更加幽深,下面还有点点磷火在晃动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