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184章 天下第一帅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师母楞了下,眼神黯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很想告诉李南方,闵柔在给她打电话来时,可是清楚说过,小妹的那个什么信上,唯有我是傻瓜一个人的。

    但事后薛星寒却分析说,岳梓童在网络上不可能只有一个男人,要不然她不可能在短短几天内,就迅速堕落到那种地步。

    应该是,早在李南方加她为好友之前,她就已经与别的男人,有过不堪的交往了,唯有自甘堕落了的女人,才会轻易被陌生男人,哄骗到那种地步。

    岳梓童的微信上,现在只有李南方一个人,那是因为他的下((贱jian)jian),粗鲁,直接,是最最适合她的了,要不然,她也不会给陌生男人,留下真实的联系方式,还期望能与他在现实中,发生那种关系。

    至于在此前,到底有多少男人见过岳梓童的不堪,薛星寒的反应,与李南方当初的想法一致,那就是在暗中调查,查出一个杀一个,有两个杀一双,有十个,那就杀个血流成河!

    唯有用血腥的杀戮,才能洗清岳梓童自甘堕落后的污点。

    想到那么可(爱ai)的小妹,现在竟然堕落到那种地步,让李南方厌恶,更与贺兰家那小子,当面眉来眼去的——师母的心,就很疼,呆愣片刻后,眼圈开始发红。

    李南方慌了,连忙牵过师母的手,低头捂在脸上,连声说:师母,我我就是随口这么一说。其实我很清楚,梓童不是那种人的。她在网络上胡来,也只是因为不满现实,想寻找一个心灵寄托。她喜欢贺兰扶苏,也很正常啊,那家伙可比我帅气多了。如果我是女人,也会选择与他交往的。

    师母抬起一只死,轻拍着李南方后背,沉默很久,才低声说:男方,如果觉得委屈,就娶了那个闵柔吧,那也是个好孩子。

    不委屈,不委屈,我才不委屈!

    李南方抬起头,连连摇晃着:我这次回来,就是一时想不开,有些有些吃醋。对,就是吃醋,所以才耍小(性xing)子的。等我住几天,我就再回去。

    师母笑了,哪怕看出李南方是在哄她,还是笑了:你比贺兰家那小子帅多了,你是天底下第二帅的男人。

    十年来,让师母一直牵挂的李南方,才是天下第二帅的男人,那么谁才是天下第一帅?

    看到天下第一帅的男人时,李南方的最先反应,就是想让他更帅一些,用拳头。

    也唯有用拳头,狠揍这张猥琐到家的脸,揍成包子样,好像才能与帅气沾点边。

    看你眼里闪着狼(性xing)的光泽,是不是特羡慕我老人家这么大年龄了,还牢牢占据着天下第一帅的位置,无法撼动到让你绝望,想通过暴力,来拉低我的颜值,方便你顺利上位?

    老头拿起一个葫芦,打开喝了口酒,又用手背擦去流出来的鼻涕,揉下眼角一点眼屎,屈指一弹,弹在了火堆里。

    熊熊篝火上方的松木架上,串着两只野鸡,(肉rou)已经烤的发红,亮晶晶的油脂滴落在火堆里,火苗一下子旺了很多,再洒上一把盐,喷香的气息,吸引了远处山头上的野狼,对着升起来的月亮,殴殴的嚎叫着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土著狼是不会跑来送死的,唯有那些远道而来的外地狼,才会不知死活的奢望吃掉老头,结果它们的毛皮,却变成老头去外面山下换(日ri)常用品的现金。

    土著狼的识时务,让老头有些郁闷,他已经很久没有吃到烤狼(肉rou)了,外面换来的那些羊(肉rou),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嚼头。

    是啊,老东西,你是越来越聪明了。不过你放心,看在师母的面子上,我是不会与你争抢这天下第一帅的名头,反正你比我大了好多岁,会比我先死,等你死了,这天下第一帅的名头,不就自动落在我头上了吗?

    李南方晃了晃有些发酸的肩膀,坐在了篝火前:到时候,我会请求师母,每天多叫我几声天下第一帅,最好是在你坟前叫——不知道,你会不会被气活过来?

    很久不干家务活的李南方,帮师母挑水劈柴打扫院子,外带打猪草喂猪,一直忙活到天黑,才被她撵着来找天下第一帅,担心他会被野狼叼走,那样晚上就没人给她洗脚,抱着她,给她讲故事了。

    你能想到,猫儿那样蜷缩在老头怀中的师母,最(爱ai)听的故事,就是聂小倩吗?

    聂小倩的故事,老头给师母讲了二十多年,不下一万遍,可师母就是听不够。

    娶一个师母这样的女人,安家在穷山僻壤,给她讲一辈子的故事,哄着她发自衷心的夸自己是天下第一帅——这是李南方最大心愿。

    也是最最嫉妒老头的主要原因,导致每次见到他,听他腆着一张歪瓜裂枣脸自吹时,总想给他来顿老拳。

    这些酸话少哔哔,来,陪我老人家喝两口。

    老头把酒葫芦扔了过来,李南方抬手接住,嘴角抽了抽,说:我来找你时,师母三番五次的嘱咐我,不许陪你喝酒。因为我喝酒后,总是会鼻青脸肿的,让她心疼。

    我养你这么多年,就算养只狗,让它陪我喝几口,它也会乐意奉陪的。

    听老头这样说后,李南方不再犹豫,拔开盖子昂首大灌了几口,眼睛一亮:草,这是山外曹家的十年老酒?

    那是。

    老他得意的拿下一只鸡,撕开,抛过来半只:是我用一条狼鞭换来的,老曹那老不死的,还特么的亏了孙女似的,说我沾光了,怎么可以用羊鞭来冒充狼鞭呢?小子,你觉得,我老人家会分不清是狼,还是羊吗?

    靠,你当然分不清!

    李南方骂了句,再次举起葫芦,一口气喝了小半斤才放下,捧着半只鸡大嚼起来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老头烤鸡的手艺,绝对是烂到家,要不是李南方干了一下午的家务活,实在是饿了,他才不会吃。

    俩人说着,骂着,笑着,不大的工夫,两只野鸡都吃光了,葫芦也空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举起葫芦,把里面最后一滴酒滴落在嘴里,醉眼朦胧的问:老头啊,你说我为什么每次喝你的酒,总是醉的特别快,还浑(身shen)没力气呢?你老小子,不会是在酒里下了药,来暗算我——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有说完,老头忽然暴起,抬脚就把他踹了个跟头,接着疯了似的,扑上来对他连踢带踹,但不会揍脸,专拣着小肚子这种不好见伤的部位揍。

    而且绝不留(情qing),每一脚,都是用上了全力,把李南方揍得满地乱滚,鬼哭狼嚎。

    可他不为所动,抄起一根带火的棍子,狠狠鞭打在他大腿上,嘴里嘶声叫骂:草,还反了你个兔崽子了,你算什么东西,敢把我老人家的一番好心,当做驴肝肺!

    就你这熊样,哪一点能配上我老人家的小姨子?给你脸,你还真不要脸了!

    敢用见不得人的手段,让我小姨子没脸见人!卧槽,不就是她在网上勾搭几个男人玩儿吗?真以为老子不知道,这些年你糟蹋了多少女人?自己当了婊砸,还特么的嫌弃我小姨子鬼混!

    如果不是我老人家年纪大了,你师母对我有很崇拜的不行,你觉得,我会把小姨子让给你?都说小姨子的半边(屁pi)股都是姐夫的,现在我把属于我的半边(屁pi)股让给你了,你还特么的来本事了,嫌三嫌四的,不知道死字是咋写了吧?

    我让你惹我小姨子哭!让你惹我小姨子现在高烧不退,让你因为狗(屁pi)的自卑,就抛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没人管,你却像野狗那样跑来,讨好你师母,恶意诽谤我可怜的小姨子!

    老头每说一句,就狠抽一棍子,最后这下直接咔嚓一声折了,他也累的气喘吁吁,又狠狠踢了下抱头蜷缩着(身shen)子躺在地上的李南方,这才兴犹未尽的骂着,坐在了篝火前,加柴。

    对老头在酒里下药,等药力发作后,在大骂着痛扁自己一顿,这对李南方来说,可谓是司空见惯了,几乎每年都会来这么一次,理由是老头在师母那边受了很多委屈,需要找个人来发泄一下。

    看在他帮师母把自己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份上,李南方每次都会大度的原谅他,正如明知道酒里下药了,也会装作不知道喝下去那样。

    他这是在故意犯((贱jian)jian)。

    再直白点来说,他在与老头一起犯((贱jian)jian),很有些周瑜打黄盖的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今晚他在动手时说出的那些话,倒不全然是在放(屁pi),也有几分道理。

    看来,李南方今晚得好好琢磨琢磨,岳梓童有什么好的地方,能吸引他再次出现在她(身shen)边了。

    还有什么好东西,都拿出来吃,被你打了这么久,又饿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从地上爬起来,拍打了下(身shen)上的土,没事人那样的问老头。

    其实,他肋下,肚子,腿上都疼的要命,但为了打击老头的满足感,他是不会表现出来的。

    老头果然受到了打击,冷冷的说:没有。

    他的话音未落,李南方忽然抬手,砰地一声打在了自己鼻子上,登时鼻血长流。

    老头懵((逼))了片刻,勃然大怒:卧槽,你这是在诬陷我!要让你师母,误以为是我下手揍了你!

    李南方冷笑,斜着眼的看着他:知道就好,还用我再说第二遍吗?

    碰到你这种没良心的,算我倒了八辈子血霉!

    老头脸色灰败的说着,从篝火堆下面,拿棍子拨拉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,咽了口口水,恋恋不舍的,拿棍子拨到了李南方面前。

    松露?

    李南方很是惊讶,一把抄起放在鼻下嗅了嗅,刚要张嘴又放下,站起(身shen)说:走吧,时候不早了,师母还在家里等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