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183章 回家的感觉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近乡(情qing)怯这种感觉,李南方此前从没有过,无论他在外面闯((荡dang)dang)多久,只要一踏上这片土地,就会被浓浓的幸福所包围,外界世俗的浮躁,暴力行为积攒的戾气,瞬间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看不够这山,这水,这树这草这花,这片湛蓝的天空,只想永远守候在师母(身shen)边,与村头二愣子一起,做一个小羊倌,与村西傻妞眉来眼去,想法设法背着她父母,把她泡上(床chuang),一辈子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去了。

    很奇怪,几乎每一个偏僻的小山村,都有个叫二愣子的羊倌,叫傻妞的村姑,还有个刚嫁过来没多久就死了男人的小寡妇。

    他们没开过汽车,没坐过飞机玩过电脑,不用手机,没什么高贵的气质,更不懂的穿什么衣服,才能彰显所谓的(性xing)感帅气。

    每次都是憨傻的笑着,搂住你的脖子,像羊那样与你抵下额头,再神秘兮兮的掏出一个鸡蛋,说这是从小寡妇鸡窝内偷出来的,刚煮熟,趁(热re)吃。

    不过鸡蛋皮最好是埋起来,小寡妇已经跳着脚的骂老半天了,正拎着棒槌满村子找偷蛋贼呢。

    他们不在乎李南方穿什么衣服,又有多干净,在他们眼里,再贵的衣服,与他们的粗布汗衫一个样,用满是泥污的手抓一下,故意留下几个脏兮兮的手印,代表着他不在的这段(日ri)子里,很想他。

    李南方逆生长为正常男人,在医学界那是了不起的奇迹,可对他们来说这没什么,本来就该这样才对,就像他们天生就该生活在这闭塞小山村,放羊,打猎,不知道一加一再加六十四等于几。

    李南方每次回来,从不带那些巧克力之类的糖果,了不起拿包冰糖,徒步进山时打两只野兔,送给二愣子他们,这就是最好的礼物,看着他们拿着冰糖小心翼翼的((舔tian)tian),心里就会觉得暖暖的。

    把巧克力之类的东西带来这闭塞小山村,就好比在清澈的湖泊中,倒进一桶机油,会造成让人遗憾的生态污染。

    把还烫嘴的鸡蛋,在二愣子吞咽口水的目光中,一点点的吃下去,再在傻妞的引领下,把蛋壳埋在荒草丛中,这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,然后三个人对望一眼,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二愣子有好事要告诉李南方,刚搂住他脖子,傻妞就在他们(身shen)上连踹几脚,双手捂着脸转(身shen)飞一般的跑了,害羞的模样让人惊讶。

    二愣子的好事,就是把傻妞给睡了,偷着睡得,吓得傻妞哭了一个晚上,以为第二天就会有个小孩子出现在(身shen)边,如果让她父母看到,会不会把孩子卖掉,去换盐?

    说完后,二愣子憨厚的脸上,露出狡黠的笑容,李南方很快就明白了,抬手采住他头发,一拳就打在了他下巴上,你特么的敢睡我喜欢的女人!

    二愣子立即化(身shen)为猛虎,把李南方扑倒在地上,两个人从山坡上厮打着,滚到山坡下,骑在他(身shen)上掐住他脖子,((逼))着他以后不许正眼看傻妞一眼,得到满意答案后,这才松开他,殷勤的为他拍着衣服,说明天再去小寡妇家偷蛋,给他吃。

    俩人正在这儿嘀咕着,是不是把小寡妇那只芦花老母鸡,也一并偷出来炖了吃时,一个穿着小碎花汗衫的女人,敞着半截怀,露出大半个白花花的(胸xiong)脯,拎着一根棒槌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边跑边指着李南方大骂,要把他这个偷蛋贼的腿打断——傻妞看她骂的嗓子都哑了,不忍心就告诉她说,李南方刚吃了个鸡蛋,蛋壳就埋在山坡旁,那丛狗尾巴下面。

    在二愣子幸灾乐祸的大笑声中,李南方唯有抱头鼠窜,还不能眨眼间就跑没影,怎么着也得让她拿棒槌在后背上砸几下,要不然她不会消气,会追到家里去,告诉师母说,那个鸡蛋本来是给师母留着补(身shen)子的。

    别再追了,再追,小心我放狗咬死你!

    连滚带爬的扑进一个篱笆小院的柴扉内后,李南方才来本事,回头跳着脚的恐吓,一只比耗子大不了多少的小黑狗,汪汪的尖声叫着,丛柴扉里钻出去,扑向小寡妇。

    怕狗怕过吊死鬼的小寡妇,脸色大变,转(身shen)就跑,接连摔了两个跟头,才算摆脱了小黑狗的追杀,发誓去拿菜刀去了。

    这条小黑狗,是一条正道的中华田园犬,二愣子家那只大狗的孙子——可能是太挑嘴,造成了营养不良,结果就疙瘩住了,脚大的人一个不小心,就能把它才成一张饼。

    李南方每次回来,最高兴的除了师母外,可能就是疙瘩了,因为李南方会拿小山村人没吃过的牛(肉rou)干来喂它,这次也是如此,吓跑小寡妇后,就摇着尾巴跑回来,往他(身shen)上乱扑,索要好处费。

    疙瘩分明就是个没良心的,刚从李南方手里抢过牛(肉rou)干,就发出嗬嗬的咆哮声,威胁他赶紧滚远些,别试图跟它抢东西!

    赏了疙瘩一个大脚,在它接连翻滚的惨叫声中,李南方回头,看向站在茅屋门口的一个中年美妇。

    中南美妇穿着小寡妇那样的短袖汗衫,脸上带有几分岳梓童的影子,不过要比她端庄,和蔼多了,尤其是看着李南方的那双眼里,带着浓浓的亲(情qing)。

    李南方眼圈稍稍一红,接着笑嘻嘻的走过去,抬手抓了下耳朵,低头说:师母,我回来了。

    男方,你又瘦了。

    师母抬手,轻轻安抚着他的头顶,柔柔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句话,是李南方被老头赶出国外后,每次回家,师母必须要说的,尽管这段时间在青山市,他好吃懒做的胖了好几斤,可师母说他瘦了,那么他就是真瘦了。

    以后,我会多吃点。嗯,最好是整天吃土豆炖蘑菇,想起来就流口水。

    李南方要比师母高出大半头,为了方便她能安抚自己的头顶,他会假装鞋带开了,屈膝蹲下来系鞋带。

    土豆炖蘑菇,是师母最拿手的一道菜,李南方从来不做,在外面也从来不吃。

    这道菜,唯有师母来做,才是最好吃的。

    只要让她的男方活下来,她就会吃一辈子素,这是师母在帝王谷里许下的愿,这些年从没吃过任何(肉rou)类菜肴,也没做过,害的老头嘴馋了,自己去深山打猎,烤着吃完后,再抓把蒲公英大嚼半天,知道嘴里没有(肉rou)味后,才敢回来。

    好啊,老头子去山里采蘑菇了,明天给你做。

    师母让他站起来,看着他好像比两年前又长高了一点后,才满意的点点头,牵着他的手,走进了屋子里。

    茅草屋内很简陋。地上有几个玉米皮编成的蒲团,老式(床chuang)头柜上放着个固话,那是师母担心她的男方想她,才安装的,也是村里唯一一部电话。

    到现在为止,李南方都不敢相信,师母这个出(身shen)京华豪门的千金大小姐,怎么就跟一个比她大十几岁的老头私奔,放弃灯红酒绿的奢华,来到这小山村,一住就是二十多年。

    但这又是任何人无法反驳的事实,而且李南方也从没有在师母眼里,发现对生活的任何不满,唯有让他心醉的恬静。

    你能想象到,一个中年美妇的眼神里,带着天真少女才会有的恬静样子吗?

    有时候,他甚至都觉得,师母就是自己的亲娘,如果师母年龄再大几岁的话。

    为师母泡上一杯老头自制的野茶,李南方盘膝端坐在她面前,抬手挠了挠后脑勺,轻声说:师母,我与她合不来,就就跑回来了。说起来,这事也怪我——

    师母打断了李南方的话:这事不怪你的,师母都知道,梓童还是有些小孩子气,不怎么成熟,依旧用老眼光来看你。

    李南方愣住:您知道?

    昨天早上,你岳母,薛阿姨都在咱们家玩的,接到了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师母笑着说:打电话来的是个女孩子,她说她叫闵柔。听声音啊,就知道那孩子名子没起错,柔柔的,就像一块黏牙的年糕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老脸,有些发红。

    他奉师母之名去青山市,明着是保护岳梓童的,实际上却是与她完婚,结果眼看两个月过去了,他倒是与别的女孩子相好了,大大违背了师母的一番好意,很是有些难为(情qing)。

    他想解释什么,师母摇了摇头:不用说了,闵柔把所有事(情qing)都告诉我了,也包括那什么什么信。

    师母这么多年隐居这小山村,哪玩过什么微信?

    所以她听闵柔很含蓄的说出这件事后,还是很惊讶的,挂掉电话后就问薛星寒与岳母,现在外界科技发展到了,能在信上看到活人样子的地步了吗?

    深居豪门太久的岳母,对这些‘奇技(淫yin)巧’也不明白,反倒是(性xing)格大咧咧的薛星寒,解释起这东西来后,头头是道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懵((逼))了,下意识的去找手机时,才想到那晚受伤的独狼般逃出医院时,并没有带手机,闵柔在给他打电话时发现了,出于好奇——看了他的微信,发现了他与岳梓童的聊天。

    然后,那个思想单纯的孩子,就把手机交给他小姨了。

    他小姨看了后,顿时如遭雷击——就是不知道羞愧的有没有自杀?

    如果能自杀,那就太好了,免得李南方以后在再见到她时,会觉得难为(情qing)。

    不过从师母接下来的话里,李南方能听出他小姨的脸皮很厚啊,竟然没去自杀,只枯坐大半夜后,就被闵柔送回家睡大觉了。

    这样不要脸的女人,有哪个男人稀罕娶她当老婆?

    闵柔那孩子说,幸亏是肥水不流外人田——

    师母说到这儿时,李南方忍不住打断了她:师母,您觉得,她在网络上,只有我一个男人吗?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