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182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本想因董君等人威胁闵柔,才向贺兰小新兴师问罪的,谁想到她却说出了下午的刺杀事件,这让岳梓童呆愣了很久,才艰难的缓缓说道:孟常新要让闵柔给他当小三,董君为此还威胁她,对不对?

    额地个娘,你给我打电话,就是为了这点小事?

    贺兰小新满脸痛苦的神色,抬手抚着额头,重重呻吟了声,好像**了那样。

    是啊,这对新姐你来说是小事,对我们来说,却是比天还要大的祸事。呵呵,新姐,你还做了哪些破事瞒着我?能说就说,不能说,就算了。

    看了眼满脸尴尬的贺兰扶苏,岳梓童好像明白,李南方今晚为什么,要用那种眼神看她了,盖因他相当反感贺兰家的霸道,看她与贺兰扶苏在一起,很不顺眼。

    如果换她是个男人,喜欢闵柔,同样会有这种表现的。

    更让岳梓童有些心凉的是,从贺兰扶苏的尴尬中,就能看出,他很清楚今天下午是怎么回事,却没告诉她——这,很有籍此来获取她好感的嫌疑。

    (阴yin)差阳错说漏嘴的贺兰小新,当然不会再说董君担负着何种使命,连连干笑,说她再也没做过别的事了。

    你自己打电话,让董君他们滚蛋吧,我不希望明天再看到他们。

    岳梓童冷冷说完这句话,不等贺兰小新说什么,挂断了电话,抬头看着窗外,脸色漠然。

    梓童,对不起,我姐也是为了我好,希望你能原谅她。要生气,就生我的吧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从(床chuang)上坐了起来,低声说:但后来出现的那两个职杀,真不是我姐派来的,有人早就对你图谋不利。这个人,应该是躲在你(身shen)边,对你的行动是了如指掌——

    扶苏,你不用再说了,早点休息,我想一个人静静。

    岳梓童打断贺兰扶苏的话,强笑了下,转(身shen)走出了(套tao)间,关上了房门,来到客厅沙发上,重重坐下来,很想喝酒。

    最好是能喝醉了,那样就能忘掉这些烦心事,睡个好觉了。

    特护病房再怎么高级,也不会有酒柜的,不过不要紧,岳梓童去便利店买泡面时,那儿就有,十几分钟的路程,一个人走走,心(情qing)或许会好些。

    听到咔咔的脚步声消失在走廊外,贺兰扶苏抬腿下了地,从衣柜里拿出常服,这是在来住院的路上,岳梓童为他买的,虽说与他平时穿的衣服没法比,但总比病号服穿着舒服。

    梓童,我走了,对不起。希望你能原谅我姐,要怪,就怪我吧,是我让她这样安排的。

    在(床chuang)头柜上的便筏上,写下这行字后,贺兰扶苏轻叹一声,快步走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他知道岳梓童心烦意乱下,去前面院子里散心了,既然要偷着离开,那么就从后面走好了,希望她看在与贺兰小新那么多年的交(情qing)份上,能原谅他姐。

    实际上,岳梓童还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,因为她很清楚那个女人,是什么德(性xing),当前确实很生气,但很快就能开解了的。

    她闷的烦躁,是因为李南方的态度,与闵柔所受的委屈。

    从便利店买了一瓶白酒,一盒中华烟,在老板惊诧的目光中,岳总拧开盖子,昂起下巴狂吹了一大口,心爽了许多,再点上一颗烟,感觉就更好了。

    切,走就走了呗,辞职就辞职呗,也不是多大的事。

    岳梓童边喝边走,来到医院门口时,那瓶酒已经喝了一大半,脚步微微踉跄,心(胸xiong)开阔了很多,尤其看到闵柔迎面走来后,(情qing)绪更好了:怎么,想通了啊?我就说嘛,你跟我这么久,怎么能说走,呃,就走了呢?

    看到岳总喝的有了几分酒意,闵柔犹豫了下,但还是在躲开她的目光后,递给她一个东西,轻声说:岳总,这是李南方的手机,您最好是看看微仔细看看。

    他的手机,我有什么好看的?

    岳梓童不屑的撇撇嘴,正要拒绝时,闵柔把手机塞进了她手里,转(身shen)快步走了:岳总,我已经决定了,今晚就辞职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看到李南方手机微信上那些,闵柔在明天醒来后,说不定还会收敛辞职的心思,毕竟再找个像岳总这样尽心栽培她的老板,很难。

    可她在一时好奇下,看到我是傻瓜与我就值一块钱的聊天记录,以及那些让她脸红心跳的视频后,她就知道,必须得辞职了。

    她做梦也没想到,在她心目中始终冷艳高傲的岳总,在网络上是那样的放((荡dang)dang)不堪,三观尽毁,幸好男方是李南方,肥水没有流到外人田里去——

    其实,闵柔也可以假装没看到这些,只是她不忍心,在她心目中好像女神般的岳总,以后继续在网络上堕落,这才咬牙发狠,决定哪怕被误会,被仇视,也必须让岳总悬崖勒马。

    岳梓童可没明白闵柔的一番苦心,看着李南方的手机,还很纳闷呢,点开后喃喃自语:看,看什么呀看,那个人渣的手机,有什么好看的?

    李南方的手机上,也确实没啥好看的,连游戏都没装,电子书里空白,音乐播放器只有几段机载铃声,唯一有些能看的,就是他的微信了。

    啪的一声,岳梓童手里的酒瓶子,跌落在了地上,摔了个粉碎,酒香四溢,她却像不知道那样,满脸见了鬼的样子,死死盯着微信账户的名子,我是傻瓜。

    我是傻瓜的微信号上,只有三个人,一个是不知道什么鬼的刀爷,一个是闵柔,一个就是——岳梓童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坐在花坛上的,也不知道怎么点开微信,浏览那些她其实很熟悉的聊天记录的,她只是终于知道,李南方为什么这样对她了。

    是,李南方也曾经给她现场直播,他与某女人鬼混的现场视频,但岳梓童却觉得,他找女人鬼混,是受到了她的刺激。

    说不定,他早就知道,她与北方人那些破事了。

    要不然,他也不会在送邀请函去她办公室时,说到她的黑丝****,还说要拍下来,发什么朋友圈不朋友圈的。

    怪不得,扶苏找我那天,他无声的骂我是((贱jian)jian)人,呵,呵呵。他没有骂错啊,我就是个当了婊砸,还要贞节牌坊的((贱jian)jian)人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枯坐了多久,岳梓童才呵呵傻笑了几声,把微信号删除,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东边的天,竟然已经蒙蒙亮了,她在这儿枯坐了大半夜。

    如果这时候,有个痞子混混之类的,走到她跟前,问她要不要找地方耍一下,她肯定会说好呀,多叫几个男人,你自己,本小姨玩不舒服。

    没有人来,一直枯坐到太阳升起,也没哪个男人,主动来招惹她。

    某女失魂落魄坐在花坛上的样子,在医院算不上太稀奇,也许人家刚死了老公呢,没看到手里拿着两部手机啊,这是在回忆与老公此前的幸福生活呢。

    岳总,回吧,我送您。

    已经办理完出院手续的闵柔,走过来,挨着她坐下,犹豫了下,牵起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就像触电那样,猛地缩回手,大半个晚上没见,眼窝就深陷下去的岳梓童,哑声说道:别,别碰我。脏,我很脏!

    岳总。

    听她这样说后,闵柔的眼前刷地红了,开始后悔不该给她看这些,安慰道:这这也没什么呀,反正他是李南方,最多,最多是闺房(情qing)调罢了,别人又不知道——

    可我知道,我知道,我知道。

    岳梓童喃喃地说着,站起(身shen),好像丢了魂那样,脚步有些蹒跚的走向了门口。

    闵柔对等在门口的母亲说了句,快步追了上去,来到门前拦住一辆车,把她搀扶上去,跟着上车,对的哥说:去花园别墅。

    岳总这状态,闵柔实在放心不下,唯有把她亲自送回家,扶上(床chuang),伺候她安枕后,手机响了,是闵父打来的,说他已经把闵母接回家去了,也听说岳总好像很有心事,嘱咐女儿多陪陪她,家里不用担心,吕主任说闵母没事了。

    老闵的电话,让闵柔感受到了家的温暖,越发觉得岳总其实很可怜了,孤(身shen)一人在青山市打拼,从来不对任何人说起她的家人,就仿佛被抛弃了的孩子。

    小柔,不要辞职,不要离开我,都走了,没人要我了,我很孤独的,很孤独——

    岳梓童忽然睁开眼,一把抓住闵柔,喃喃说了几句,就再次闭上眼,没声息了。

    吓得闵柔赶紧用手指放在她嘴上,感受到有呼吸后,这才知道她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枯坐大半个晚上,神魂不舍的,无论是(身shen)体,还是精神,都透支的厉害,岳梓童能够在脑袋挨着枕头后,没有马上睡去,哀求闵柔不要走,这已经算是心理素质够硬了。

    岳总,您放心吧,我不会辞职的,我会留下来帮您,等您精神恢复后,再再说。

    低低说了句,闵柔替她腋了下被单,快步走出了卧室。

    她给公司齐副总打电话,说岳总生病了,要在家修养几天,有什么需要岳总亲自过问的事,先押后几天,等岳总上班后再作处理。

    人吃五谷杂粮,没有不生病的,不知道怎么回事的齐副总,也没多想,连声答应后又问,岳总住在哪个医院,等下班后大家再去看望。

    闵柔随便找了个不用来的理由,敷衍了过去。

    处理好公司事务,闵柔回到卧室内,坐在(床chuang)沿上盯着熟睡中的岳总,过了片刻后,拿起了她的手机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岳总,无疑是最需要家庭温暖的时候,闵柔想替她给家人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点开手机后,闵柔目光从微信图标上扫过,心中一动,我很好奇啊,只是好奇,好奇——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