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181章 好奇啊好奇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事到如今,闵柔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,就把她发现李南方与岳总之间的关系,好像很不正常,在他打饭回来后,与他所说的那些话,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十二岁就被迫许配给李南方,其实自己喜欢的是贺兰扶苏这件事,对于岳梓童来说,是秘密,却又不是秘密。

    说是秘密,那是她不喜欢别人知道,高高在上的岳总,竟然还有这种小说里才会有的狗血经历,传出去后会被人讥笑。

    说不是秘密——这个世界上,本来就没有绝对的秘密,像这种没有对不起任何人的秘密,早晚都被人知道的,她不在乎。

    闵柔就算知道了,那又怎么样啊,仅仅是可笑的事实罢了,再说也不是谁告诉她的,是人家从他们俩人见面后的不正常表现中,自个儿看出来的。

    故作无所谓的笑了下,岳梓童大大方方的拍了拍她肩膀:小柔,现在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,我与他是不可能的。既然你觉得能接受他,那就去找他,我是不会在意的。切,因为自尊心受伤就逃跑,算什么男人啊?要我,我才不要这样的——咳,我有他的地址,很好找的,等回去后,我告诉你。

    谢谢岳总。

    闵柔犹豫了下,又低声说:我还有件事,想跟您说。

    说,只要我能做到的,我肯定能帮你。

    岳梓童很干脆的说:是不是想让我给大姐打电话,请她(允yun)许你与他交往?

    闵柔摇了摇头:不是——我想辞职。

    辞职?

    岳梓童秀眉,一下子就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年来,虽说岳梓童始终不遗余力的栽培,关心她,但毫无疑问的是,她也在尽心尽力的回报她,无论做任何事,都是站在她的利益角度来考虑问题,给予了她最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闵柔现在开皇集团,就是岳梓童的左右手,无可替代,不可或缺,说的再现实一点,俩人关系不仅仅是上下级了,更像是姐妹。

    但现在,闵柔却说要辞职。

    就因为李南方,与我有这层关系,所以你才要辞职?

    岳梓童的声音,冷淡了下来:你是不是觉得,唯有你辞职离开我之后,才不会觉得,你与他交往,是在与我争抢男人?

    闵柔盯着路边的垃圾桶,用力抿了下嘴角,说:我现在特别后悔,为什么没有在说那番话时,说我要辞职。

    这是个外柔内刚的女孩子,既然已经把话挑明了,那就没什么可顾忌的了。

    对闵柔的脾气(性xing)格,岳梓童相当了解,知道再声色严厉的训斥她,是在犯糊涂,她的反弹力度就会越大,唯有重重吐出一口气,吸了下鼻子说:好,我答应你的辞职,但我希望,回去好好想想。明天早上,你再正式给我答复。如果还是要辞职,算我没说。如果想通了,不想辞职了,那就算你没说这些。

    谢谢岳总。

    闵柔感激的道谢,岳梓童微微一笑,挽住她的胳膊:给我说说,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了他,又喜欢他哪一点呢?我也好给你参谋一下,免得被他骗了。

    什么时候喜欢上李南方的,闵柔自己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不过岳总既然让她说,她也恰好想找个人说说——那就说吧。

    她从孟常新跟踪她回家,试图图谋不轨开始说起,一直说到董君初来乍到,就敢在楼梯拐角处威胁她,再到李南方的好朋友,在京华把孟常新陈副总俩人的胳膊打断的全过程,详细的叙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最后,她问脸色相当不好看的岳总:如果有这样一个男人,能够这样帮您,您会不会喜欢上他,心里装着一个他?

    岳梓童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只是强压着怒意:孟常新在(骚sao)扰你,董君在威胁你时,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难道说,我在你心里,就是个为了挣钱,就不顾下属死活的(奸jian)商老总?

    岳总啊。

    闵柔有些凄惨的笑了下,说:当初,孟常新追到我家小区门口纠缠我时,就曾经威胁我说,您与京华的某个新姐,是最最要好的朋友。如果我因为这点小事,就闹得你们不愉快,那我就阻碍开皇集团大发展的罪人。而且他还说,就算您知道了,最终也会选择维持与新姐的姐妹关系——

    我怎么是那种唯利是图的小人!?

    岳梓童猛地打断了闵柔的话,高耸的(胸xiong)膛,不住地起伏着:闵柔,在你心里,我真是那种人吗?

    闵柔摇头:不是。但我不想您为难。其实,我实在走投无路了,我也会告诉您的,恰好李南方出现,并替我完美解决了,而且董君也没有再威胁我,那我也没必要再拿这些事,来烦您了。

    听闵柔这样说后,岳梓童没脾气了,来到医院门诊大楼前,才说:这件事,我会替你讨还一个公道的,现在就做!

    岳总,不用的,我已经不在意了,而且他们也受到了相应的惩罚。

    闵柔连忙阻拦,岳梓童却不听她的,伸手拿手机,没找到,甩开她的手,快步向病房大楼那边走去。

    闵柔既然拦不住,也不好再追上去了,目送岳总走远,低低叹了口气,回到了二楼吕主任的办公室内。

    老吕很知趣,没有来打搅,查完房后,就找地方睡大觉去了,他明天肯定会给闵母寻找新的病房,毕竟他的办公室只能临时征用。

    闵母还在熟睡中,气色比刚送来时好多了,脸色有了健康的红润。

    心脏病这种病,在发作被抢救过来后,其实住院不住院的没什么两样,只要保持好的心(情qing),别大悲大喜,让心脏承受太重的负荷,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轻轻为母亲掖了下被单,闵柔退了出来,默默坐在沙发上,再次给李南方拨电话。

    依旧拨通了,铃声却是在案几下面传来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打饭回来后,把手机随手放在了案几下,走的匆忙,没有带走。

    闵柔却误以为,他不想带走,只因这个手机,是她送给他的。

    为什么,这样绝(情qing)呢?就因为我一时说错话,连我送你的东西,都不要了。

    泪水从她眼角滚落,拿起手机随手划了一下,打开了。

    无意识的划拉着屏幕时,闵柔忽然想到,孟常新在被打断胳膊那天,李南方曾经当着她的面,加了他好朋友的微信,还跟她视频来着。

    现在那个家伙,绝(情qing)的跑路了,她可以向他朋友询问,或者干脆请人家转达,她对李南方的歉意,说盼着他回来,要不然就会去他老家找他。

    闵柔看到了一些希望,反手擦了把泪水,打开了微信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微信朋友,只有三个——怎么可能是三个呢,该是两个才对,一个我,一个是他的朋友,这个我就值一块钱的人,是谁?

    闵柔没有不尊重别人通讯**的意思,她就是好奇,好奇,好奇而已——点开了与我就值一块钱的聊天页面。

    回来了,怎么去了那么久?

    正躺在(床chuang)上玩手机的贺兰扶苏,看到岳梓童推门进来后,连忙放下手机,向上坐了下,笑道:我想给你打电话,你的手机却没带走。

    与闵柔在下面说了会话,你先等等,我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岳梓童把盛着泡面的食品袋,放在(床chuang)头柜上,拿起手机找到贺兰小新的号码,拨打了过去。

    她没打算躲着贺兰扶苏,就想让他亲眼看看,他姐做得某些事,让岳总相当不爽,为此,她还特意点开了免提。

    嘟的几声轻响后,贺兰小新媚媚的声音,从里面传来:宝贝儿,想我了?

    差点废掉张良华后,花夜神废了老大力气,才让贺兰小新的(情qing)绪,慢慢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以往这个时候,很注意睡眠休息的花夜神,早就去安歇了,才不会像贺兰小新这种夜猫子那样,捧着个破手机,也能玩到天亮。

    喝了口清茶,花夜神正要说不早了,该去睡觉时,岳梓童的电话来了。

    这么晚给我打电话,这丫头不会是看出什么了吧?

    贺兰小新有些心虚,对花夜神笑了下,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她用以往的语气,刚说了一句话,就听岳梓童冷冷地说:贺兰小新,你现在告诉我,你究竟做了些什么!

    天可怜见,岳梓童打电话来兴师问罪,是因为孟常新招惹闵柔那件事,但新姐却以为,她已经知道了下午被刺杀的真像。

    别忘了,新姐那个兄弟,可是眼里揉不进沙子的,看穿她做的那些手脚,再告诉岳梓童,也没什么奇怪的。

    不过,贺兰小新肯定先会装傻卖呆,再缴械投降:什么呀?梓童,我怎么不明白你在说什么?

    被气坏了的岳梓童,哈地一声冷笑:哈,你会不知道?好啊,那我现在就找董君来跟你对质!

    嘿,嘿嘿,没那个必要嘛,这么晚了,打搅别人休息多不好?

    贺兰小新讪笑了下,乖乖地实话实说:我派人化装成杀手刺杀你,也只是为了给扶苏英雄救美的机会,促成你们喜结良缘罢了。虽说手段有些过激,可我确实一番好意,天(日ri)可鉴。至于那两个忽然出现的职业杀手,我敢以两条黑丝****作担保,他们不是我派去的!

    岳梓童刚听贺兰小新提到杀手时,还没反应过来,眉头皱了下,正要提醒她别顾左右而言他呢,接下来的话,却像一道道晴空霹雳那样,把她给劈的外焦里嫩,要死要活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说完后,她才满脸都是不相信的样子:你说,今天下午那些杀手,是你派来的?

    是啊,就是我为了——草!

    说到这儿后,贺兰小新猛地明白了,低低骂了句:那,那你给我打电话,所为何事?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