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180章 容易受伤的自卑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我还不饿,等会儿再吃。

    闵柔推开眼前的饭盒,说道:你也别吃了,我有话要问你。

    你说你的,我吃我的,两不耽误。

    李南方打开饭盒,拿起筷子稀里呼噜的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闵柔伸手,把他的饭盒拽到了旁边。

    李南方苦笑,放下筷子:好。你说。

    你是怎么认识吕主任的?

    闵柔问出了她的第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李南方想了想,决定实话实说,反正闵柔已经知道蒋默然的存在了,早晚得知道这对夫妻的关系,没必要隐瞒什么的:他是蒋默然的丈夫。至于他为什么要对我这样客气,还要我给你详细解释一遍吗?

    别!

    闵柔马上摇头:这么这么恶心的事,我不想再听了。

    老吕为了上位,甘心把老婆推到别人怀中的事,蒋默然已经告诉过她了,闵柔在惊讶之余,也为世界上有老吕这样的‘极品’男人,而感到反胃,多听一遍,就会觉得不舒服。

    她不想听正好,李南方也不想说,每说一次,都是对那个可怜女人的羞辱。

    稍稍沉吟了片刻,闵柔问出了她最想问的问题:你与与岳总,到底是什么关系?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一跳,故作从容的摊开双手:嘿嘿,我们是什么关系,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?

    不是那样简单的,李南方,你别骗我。

    闵柔盯着李南方的眼睛,缓缓说道:我是个女人。女人在男女感(情qing)方面,有着相当敏锐的洞察力,感觉。如果岳总只是你的小姨,她在推着贺兰扶苏走出电梯看到你后,不会那样快速的松手,脸上还闪过心虚,明显怕你误会了什么。

    尤其是你看她的眼神,就像——

    想了想,闵柔找到了一个非常恰当的形容句:丈夫无意中看到妻子,与别的男人鬼混在一起那样,带着无法掩饰的愤怒,冰冷,受到了天大的羞辱。那时候,岳总还没说她要把男朋友安排在特护病房的,你怎么会有那种反应呢?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震惊,做梦也没想到,闵柔的洞察力,竟然这样敏锐,能从他与岳梓童刚见面的一刹那,就看出两个人的内心反应了。

    怎么,不能说,还是不方便说?

    等了片刻,没等到李南方说话,闵柔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李南方叹了口气:唉,如果你真想听,那我就告诉你。不过,你在听完我的坦白后,最好还是像以前那样,装作没事人最好了。

    闵柔盯着他,沉默了很久,才轻声说:你不用说了,我已经猜到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嘴角跳了两下,讪笑道:嘿嘿,没想到你会这样聪明。

    岳总,应该是被迫的吧?

    为什么不说我是被迫的?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不愿意了:难道说,我看上去,就该是没人要的?

    闵柔没理他的质问,继续说:但岳总却有自己的心上人,而你呢,却在扮演第三者这个极不光彩的角色——

    李南方打断了他的话,有些生气:为什么我是第三者?她从十二岁那年,就已经被许配给我了。贺兰扶苏,才是真正的第三者。难道说,我在看到他们两个眉来眼去的鬼混,连生气的资格都没有了吗?

    要生气,也是该岳总生气,你有蒋默然,还有——

    闵柔紧紧抿了下嘴角,垂下眼帘轻声说:我从没想过,有一天,我会喜欢上岳总的男朋友。她对我来说,不仅仅在我最困难时,提携我,栽培我的老总,更是关心我,鼓励我的大姐姐。所以,我是不会,不会——你懂得。

    我懂得,不用你把话说白了,我也知道以后该怎么做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心灰意冷,再也不想解释他与岳梓童之间的约法三章,因为他能看出在闵柔心中,岳梓童对她的栽培关心之(情qing),要远远超过他对她的好。

    很纯洁的一孩子,在(爱ai)(情qing)与恩(情qing)之间,她选择了后者。

    她却不知道,她是李南方这些年来,唯一一个让他心动,要好好相处下去的女孩子,为了她,他可以远离那些女人,与喜欢的江湖说再见,试着专心做一个好的男朋友。

    如果(爱ai)(情qing),也能当做一种偿还栽培恩(情qing)的砝码,李南方不知道还有什么东西,能让他像生命般那样珍惜,蓦然间只想快点回到师母(身shen)边,请她用她的手,来安抚她受伤的心。

    就在今晚!

    端起饭盒,李南方用最快的速度,把自己那份饭吃干净,一粒米粒都没剩下,吃完后擦了擦嘴,对愣愣望着他的闵柔笑了笑,说:你慢慢吃,我出去抽颗烟。

    李南方走出办公室,关上房门的那一刻,闵柔忽然醒悟,她可能做错了什么,马上站起来,快步走到门口开门:李南方,你等等!

    外面走廊中,却已经没有了李南方的影子。

    她连忙跑到楼梯口,听到了有人急促下楼的脚步声,很快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老吕的办公室,在急诊部的二楼,不用乘坐电梯的。

    闵柔一手拎着裙边,一手扶着楼梯栏杆,快步下楼,小跑着冲出了大厅,四下里看去,外面有三三两两在餐厅吃饭回来的人,却依旧没看到李南方。

    从没有过的害怕,让闵柔有些无法呼吸,脚步有些踉跄的跑下门前台阶,向医院门口跑去。

    此时还不是太晚,院门口的路上,不时有车辆来往驶过,人行道上,还有遛弯逛夜市的人,一对对的勾肩搭背,窃窃私语着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李南方去了哪个方向,潜意识内向东跑去。

    她一心要追上李南方,用最最真挚的语气,向他赔礼道歉,告诉他,她不该说那些话,却没注意到背后有辆黑色轿车,从大门内驶出,向西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心理学家说,从小生活在‘特殊’环境内的人,无论他长大后变得有多强大,他内心深处,都藏着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的自卑感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患有先天早衰症的李南方,从他懂事那一天起,他就知道自己是个不正常的怪物,尽管有师母的尽心呵护,疼(爱ai),也无法改变这个现实。

    自卑是肯定的,无论他现在混得有多牛比,不愿回想的童年,以及深藏在他体内的恶魔,都在随时提醒他,怎么努力,都不是一个正常人。

    自卑的人,自尊心也很强大,受不得太多委屈,在受到不公平的打击后,很容易走极端,这是自卑之人最大的特点。

    闵柔那番看似很正常的话,也仅仅只被正常人所理解,换成是李南方后,却变成无法抗拒的伤害,唯有心中哀嚎着逃走,在他不肯伤害她的(情qing)况下。

    逃避,是正常男人所不齿的,但对李南方来说,却是最正常的行为。

    也许,这个安逸的世界本来就不适合我,只适合岳梓童,贺兰扶苏,闵柔他们这些正常人,我试图融进他们世界的想法,是幼稚的,傻比到可笑的,嘿,哈,哈哈!

    心中狂笑着的李南方,把油门踩到了底,时速表很快就超过了一百二,风驰电掣般的向西狂窜而去,幸好此时路上的车辆少了很多,路口也没有交警执勤,随便他闯红灯。

    这辆车,是他冲出门诊大楼后,从停车场内顺手偷来的。

    心中要发狂的李南方,并没有注意到随后追出来的闵柔,要不然,或许会听听她想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对不起。

    闵柔只想对李南方说这三个字,说完后,她还会抱住他的脖子,踮起脚尖,与他(热re)吻,就在这深夜的大街上,只要他能留下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有给她机会,她向东跑了半小时,都没看到他的影子。

    在一个路口傻楞片刻后,她才忽然想起可以给他打电话,幸好追出来时,手里还攥着手机,连忙拨通了他的手机号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手机一打就通,却没有人接,她打了足足七八遍,也没人接听。

    看来,他不想接。

    闵柔失魂落魄般的,向来路返回,脑子里一片空白,不知道自己都做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李南方与岳总是那种关系,又怎么了?

    在看到岳总与贺兰扶苏在一起后,他吃醋,愤怒,也很对啊。

    既然岳总能接受别的男人追求,那么就证明她与李南方的关系,也仅仅局限于某种承诺上,他也可以追求别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我又是哪根筋不对劲,以为他必须要与岳总在一起,还自作很伟大的,说出那番话,来拒绝他,伤害他对我的感(情qing)呢?

    我怎么能这样傻?

    闵柔低着头,喃喃的自言自语着,碰在了前面行人的肩膀上,这才从梦游状态中醒来,连忙说:啊,对不——岳总?

    岳梓童在值班室接受保安的再教育,又掏出几千块钱,补偿了被打保安,与无辜男孩后,才郁闷异常的被放行。

    耽误这么久后,餐厅早就关门了,她只好来街上的便利店,买了两桶泡面,火腿肠之类的凑合下。

    就像仿似在梦游的闵柔那样,岳梓童走出便利店向回走的路上,也是心不在焉,不住的咒骂某个人渣,最好是吃饭噎死。

    好好走路还被后面人给碰到,这让岳梓童很生气,霍然回头刚要发怒,才发现竟然是闵柔:咦,你怎么在这儿?

    我去找李南方了。

    闵柔没有隐瞒什么。

    岳梓童现在最烦的人,就是个人渣了,哪怕是听到他的名子,心里就会觉得不舒服,冷笑一声问;他又狼窜到哪儿去了?

    他走了。

    闵柔抬头,看着向远方无限蜿蜒而去的路灯,轻声说:以后,都不会再回来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清晰看到了闵柔眼眸中无尽的悔恨,与痛苦,愣了下问道:什么,他走了?你你们发生什么事了?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