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179章 让你丢人现眼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开皇集团每年要帮国家解决十个再就业人员的吃饭问题,其中会有一个是刑满释放人员这件事,贺兰扶苏知道。

    刚才他可是亲眼所见,敞着怀的李南方满(身shen)刺青,守着那么多人,就敢指桑骂槐的大骂老板傻比,这也是人渣该表现出来的‘风度’。

    尤其还走了****运,泡上了岳梓童的小秘书,就会表现的更猖狂。

    岳梓童能忍住,也肯定是看在闵柔的面子上。

    呵呵,真可惜了那小姑娘。

    心中释然的贺兰扶苏,轻笑着摇了摇头,不再追问李南方是谁了,岳梓童心中松了口气,替他调整了一下病(床chuang)角度,轻声说外出买饭,很快就会回来。

    中心医院内就有专供病人用餐的食堂,晚上十点半开饭,每到这个时候,很多病人家属就会拿着饭盒,拎着暖瓶侯在门口,等待开门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住的是特护病房,病房内就有饮水机,洗脸盆之类的,倒不用像普通病房那样打(热re)水,不过病房内却没有小灶,要吃饭也得来食堂买。

    岳梓童找护士问清楚食堂所在地,赶来时这边已经开门了,打饭的人在窗口排队等候,除了那些喜得千金贵子的之外,很少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先买了一张餐卡,充了几百块钱,岳梓童直接走到写有小炒的窗口那边。

    小炒卖的饭食,比其它窗口都要贵一些,有老母鸡炖蘑菇这类营养菜,但如果不是夜深了,岳梓童也不会来这儿买,早就去外面酒店了。

    低头想着心事,岳梓童排在了队尾,随意翻着饭卡看。

    排在她前面的那个人在吸烟,从窗口方向吹来的风,把烟气吹了过来,很呛,岳梓童皱了下眉头,伸手在那人胳膊上碰了下,小声说:哎,能不能为别人考虑下,先把烟灭了?

    像在医院餐厅这样的公共场合,总是有不自觉的人,无视墙上的(禁jin)止吸烟告示牌,大爷般的吞云吐雾,讨人反感,岳梓童心(情qing)好时不会多管,可她现在心(情qing)不好啊,站在道德的高度上,指责那个人把烟灭掉,也不算是多事。

    凑巧,那个人心(情qing)也不咋地,回头就骂:草,我吸烟管你(屁pi)事?

    真的很凑巧,被岳梓童指责的人,竟然会是李南方。

    刚才俩人都低着头的想心事,谁也没注意到谁,在老天爷的恶意安排下,碰到一起了。

    看到是岳梓童,李南方笑了,把半截烟扔掉,用脚踏了几下:我说谁的公共素质这样高呢,原来是岳总啊。对不起,刚才没熏坏您吧?哦,对了,像您这样大有来头的人,怎么能像我们升斗小民这样,跑这儿来买饭了?给京华贵客吃这种饭菜,就不怕吃坏他高贵的胃啊?您该去外面五星级酒店才对。再不济,也得招两个特级厨师,去特护病房伺候贵客——

    李南方说话的声音很高,吸引了餐厅其他人,都向这边看来。

    本来,在这儿遇到李南方,就已经很出乎岳梓童的意料,因为她精心照顾贺兰扶苏一事,潜意识就对他有点愧疚的意思,正觉的尴尬呢,这家伙就当着这么多陌生人,(阴yin)阳怪气的对她冷嘲(热re)讽了。

    噌地一下,岳梓童小脸就涨红,那丝愧疚顿时烟消云散,羞恼成怒下伸手采住他衣领子,用力向旁边甩了过去,尖声骂道:混蛋,你讽刺谁呢你?

    李南方被甩出老远,噗通一声跌倒了地上,顺势翻了几个滚,毫无男人风度的嚎叫起来:哎哟,来人啊,救命啊,摔断腿了啊!

    李南方的泥腿表现,彻底激怒了岳梓童,纵(身shen)跳过去,抬脚就踢,咬牙切齿的骂道:混蛋,我踢死你,踢死你!你凭什么这样骂我啊,你还是个男人吗?

    住手,干什么呢?

    恰好有两个医院保安经过餐厅门口,听到里面乱糟糟的,有杀猪般的嚎叫传来,连忙跑了进来,一看原来是某美女在当众行凶——倒是很想围观,看看谁家男人这么没种,被女人揍得鬼哭狼嚎的,不过碍于职责所在,他们只能上前拉扯行凶打人者。

    闪开!

    岳梓童这会儿真被怒气冲昏了头脑,谁拉就打谁,(娇jiao)叱声中扯住来抓她胳膊的保安,顺势向(身shen)后一拉,抬膝撞在了人家小肚子上。

    疼的那保安闷哼一声,双手捂住肚子瘫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靠,这女人连保安都敢揍?

    围观者见状,齐刷刷的向后退去,生怕再被发狂的母老虎误伤,另外一个保安愣了下,反手从腰间摘下电棍,打开开关,刺啦一声,幽蓝色的电弧爆出老长,大吼道:住——

    他那个‘手’还没有说出来呢,岳梓童抬脚就踢在了他手腕上,电棍嗖的飞走。

    保安疼地大叫一声,转(身shen)就跑,边跑边拿出步话机,呼叫总部支援,说是餐厅这儿有人发疯闹事,快要打死人了!

    被岳梓童一脚踢飞的电棍,落下来时,恰好砸在一个玩闹时摔断胳膊的小病号(身shen)上,当场就把人家孩子给砸哭了。

    这女人简直是太凶残了,连孩子都打,我们如果坐视不管,那还算什么男人啊?

    孩子的哭声,引起了现场十数个大老爷们的公愤,高举着饭盒暖瓶之类的武器,呼啦一声围住了岳梓童,大吼着住手,要不然就打死你!

    误伤孩子后,处于暴怒中的岳梓童,瞬间冷静了下来,意识到自己被李南方给气昏了头脑,怎么连不相干的人都动手了啊,这可不好。

    躲在人群外的李南方,看到岳梓童紧咬着嘴唇不断后退,很想火上浇油的大喊一声打死她。

    可以肯定的是,已经被激起众怒的围观者们,听到他的蛊惑声后,会毫不犹豫的扑上去,把岳梓童淹没在人民的铁拳海洋中,被揍个鼻青脸肿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说不定,还会有人趁乱揩油,撕扯她的衣服。

    如果李南方是围观者中的一员,肯定会这样——却不愿意,如果谁敢趁乱揩油,李南方铁定会打断他的咸猪手。

    他再怎么厌恶岳梓童,也无法容忍她被一帮陌生男人殴打,咽下已经冲到嘴边的话,翻(身shen)从地上爬起来,拣起饭盒拍了拍(屁pi)股,没事人似的去窗口打饭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,排在他前面的那些人,都去看(热re)闹,或者指责母老虎去了,李南方再也不用排号了,吩咐卖饭的给他盛这,盛那,还要求能不能多给点,他饭量大。

    等他打好饭后,大队保安冲了进来,嚷嚷着是谁敢在医院闹事,简直是活的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是个美女,众保安的凶煞态度,立马减弱了很多,队长语气温和的,请她去值班室去一趟。

    美女在任何环境下,总能受到令人羡慕的好态度。

    岳梓童现在也没法打饭了,就算她浑(身shen)是嘴,也得先解释清楚,她怎么打保安,砸伤人家孩子的过错才行。

    乖乖跟着保安走出餐厅时,李南方也端着几个饭盒走了过来,还友好的笑了下,请她先走——

    李南方,你等着,我早晚都会杀了你!

    岳梓童恨恨地瞪了他一眼,不再理他,低头跟着保安快步去了。

    让岳梓童丢人现眼后,李南方心(情qing)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确实,他以前曾经与岳梓童约法三章,表面上大家是恩(爱ai)小夫妻一对,私下里你钓你的凯子,我泡我的妞,互不干涉,哪怕男人股子里的占有(欲yu),自私心很强,他也能忍得住。

    但在看到岳梓童含(情qing)脉脉的扶着病(床chuang)走出电梯,又仗着他们来头大,迫使闵母让出特护病房后,李南方烦了,觉得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傻比,被人玩了还对人感恩戴德,连带着他也变成了一个傻比。

    碍于某些原因,他无法告诉薪岳梓童,她下午在黄河岸边遭到杀手的刺杀,那就是一场表演拙劣的戏,目的就是演绎一场英雄救美,来获得她的好感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刀尖上跳舞跳了那么多年,就算瞎上一只眼,也能看出那俩杀手,如果真想干掉岳梓童,她有三条命也不够藏在草丛中的。

    这些杀手的出现,只是为了烘托贺兰扶苏的英雄形象,增加她对他的好感罢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冤枉了贺兰扶苏,并不知道他被引走后的拼杀,是真刀真枪的干,只是很不齿他为了追求岳梓童,就导演出这样一出拙劣的狗血桥段,由此也可以看出,他的人品有多差劲了。

    至于随后出现的两个职杀,李南方也隐隐猜到了一点由头,看出人家是利用这场戏,顺势来刺杀岳梓童,才被迫出手,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了她。

    总之,岳梓童是被人骗了,被骗后还特么傻乎乎的照顾人家,含(情qing)脉脉的样子,让他恶心的要命,心里发闷。

    结果就导致岳梓童以为他吃醋,故意惹事让她丢脸了。

    既然是这样,那他不介意再让她在食堂再丢次大脸,你不是很厉害吗,打伤了保安,误伤了无辜儿童,那就跟人去解释吧,饭快凉了,小柔儿晚饭还没吃呢,可不能饿着她。

    老吕还是很讲诚信的,说不让闵母住走廊,就不让她住走廊,真把她安排在了他的休息间内,相比起特护病房来说,除了空间小点,也次不了哪儿去,还多了电脑,微波炉呢。

    安顿好闵母后,老闵就回家了,有女儿在这儿陪(床chuang)就行,再说还有他逐渐认可了的女婿,他再留在这儿,未免有些多才的嫌疑。

    李南方打饭回来后,从鬼门关前溜达了一圈的闵母,已经睡着了,闵柔坐在外面办公室内的沙发上,单手托着下巴出神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饭菜一般,先凑合着吃点吧。

    看了眼里间熟睡的闵母,李南方把饭盒放在了案几上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