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178章 不干不净的骂谁呢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在市局配合警方,做完详细笔录,搞清两个职杀的真实(身shen)份后,已经是晚上九点了,依着贺兰扶苏的意思,他这点外伤算不了什么,没必住院观察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,局座俩人都不同意,非得送他来医院。

    岳梓童坚持来医院的理由,就不多说了,局座则是因为看出贺兰扶苏来头很大,现在青山出事了,希望能趁此机会好好表现下,以免留下什么‘后患’。

    董君也在暗中,委婉的提醒他,这可是与岳总单独相处的好机会啊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是为岳梓童才受伤的,他在住院期间,她当然要陪护他了,这岂不是俩人增进感(情qing)的好机会么?

    听懂董君的意思后,贺兰扶苏多少有些难为(情qing),不过还是默认了,任由岳梓童等人把他送来了中心医院。

    等他在外科清洗包扎过后,安排好局里工作的局座也赶来了,立即给院方领导打电话,要求安排一间特护病房。

    为表示青山人民对扶苏公子的关(爱ai),局座亲自带他来到了住院部,刚走出电梯,就看到了院方值班领导,立即招呼:吕主任,不好意思啊,来给你添麻烦了。

    局座打招呼时,岳梓童也抬头看来,接着愣住。

    她看到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他不是已经回老家了吗,怎么会在医院里?

    她看到李南方时,后者也看到了她,神色如常,接着挪开目光,落在了病(床chuang)上。

    本来弯腰扶着病(床chuang)的岳梓童,立即缩回了手,就像小偷要偷人钱包,却被发现了那样,动作非常快,让贺兰扶苏捕捉到了,立即意识到了什么,抬头看向了那边。

    李南方已经低下了头,从口袋里拿出香烟,老闵连忙拽了拽他的衣袖,提醒他在医院内是不能吸烟的。

    哈,哈哈,张局,您这样说可是太客气了。

    吕明亮打了个哈哈,快步走过去,双手握住局座的右手,用力摇晃着,心里却在犯愁,该把哪一房的病人让出来呢?

    他可没敢想到要拒绝局座,就连老康都不敢的。

    就在老吕犯愁时,闵柔快步走了过来,有些惊讶:岳总,您怎么也来了?

    熟人?

    这可太好了,那你们两家商量着办吧,我谁也得罪不起——老吕心里顿时松了口气,稍稍扯了下局座,示意去一边听他诉苦。

    小柔?

    岳梓童这才发现闵柔,接着低头看了眼贺兰扶苏,轻声解释道:今天下午我们去黄河那边实地考察时,发生了点意外,我朋友受伤了。你呢,你来医院又是为——哦,是不是闵阿姨住院了?

    嗯,我妈晚饭后不舒服,幸好送来的及时。

    闵柔简单说了句,又冲董君几个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对董君等人没好印象,更曾经说过‘就一个字,滚’的硬话,但大家终究是低头不见抬头见同事,现在陪着岳总来医院了,怎么着也得打个招呼。

    董君讪笑了下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他现在是领教到闵秘书的厉害了,前脚刚威胁完人家,后脚孟常新陈副总就被打断了胳膊,而且新姐还不许他继续干涉此事,由此可见这小丫头是背后有高人啊。

    闵阿姨不要紧吧?住在哪间病房?

    心腹秘书老妈来住院,于(情qing)于理,岳梓童都得表示关心才行。

    听她提到病房后,闵柔开始犯难了。

    她可是亲耳听到刘主任说,特护病房满员了,还都是院方惹不起的大人物,那么市局老大,算不算是大人物?

    当然算,吕主任虽说与李南方关系很熟,可再怎么熟,也不能得罪局座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局座送来的病人,又是岳总的心上人,闵柔不想让李南方的熟人为难,更不能不管岳总的心上人,当前能做的,唯有让步。

    岳总,我妈住普通病房的,您稍等,我们马上转院,啊,不,是转房。

    做出决定后,闵柔不等岳梓童说什么,转(身shen)快步走了回去。

    岳梓童有些纳闷,搞不懂闵柔这是在说什么,有心想追过去问问,恰好李南方又向这边看来,她连忙又低下了头,很是心虚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心虚。

    就因为李南方在这儿,看到她特别关照贺兰扶苏了?

    这有什么呀,贺兰扶苏是为了救她而受伤,无论俩人是什么关系,她都有关心,陪护他的责任,这很正常啊。

    再说了,谎称已经回到老家的李南方,不也是在这儿陪闵柔了?

    他既然能陪着他喜欢的女孩子,我为什么又不能陪我喜欢的男人呢?

    岳梓童,你没做错什么,没必要这样心虚的!

    暗中深吸了口气,岳梓童才发现贺兰扶苏正静静的看着她,目光中带有明显的询问,她当然不会说起李南方,只说没想到会在这儿,遇到了闵柔,很担心闵阿姨的(身shen)体。

    不行,她是公司老总怎么了?难道她的男朋友,就比阿姨重要?凡事都讲究个先来后到,既然是我们先住进去的,那就没理由再让给别人。

    听闵柔说,要主动让出病房,给贺兰扶苏住后,李南方不愿意了,还以为岳梓童是拿她老总的架子来压闵柔,本来就看这对狗男女不顺眼,能让出来才怪。

    哎呀,你小声点说好不好!

    闵柔可没想到李南方的反应,会这样不通(情qing)理,连忙回头看了眼,埋怨他太大声了,让岳总听到多不好啊,再说也会让吕主任为难的。

    吕主任为难不为难,李南方才不管,冷笑一声,用更大的声音说:为什么要小声呢?如果是我们后来的,我们绝不会像那些仗势欺人的傻比那样,((逼))着别人为他的亲人腾出房间——你堵我嘴干嘛,我有说错吗?大不了,你以后不在那破公司干就是了,有什么了不起的。

    岳总没有((逼))着我们退房,是我自己主动说的!

    闵柔急得直跺脚时,岳梓童再也忍不住了,快步走过来,厉声喝问:李南方,你嘴里不干不净的骂谁呢?

    岳梓童的激烈反应,让李南方更加看不惯,要不是现场守着这么多人,早就一个耳光递过去了,((贱jian)jian)人,我就是骂你,怎么了?如果不是老子大发善心,你早就(身shen)首两处了,还有机会在这儿训我?

    闵柔抬手,捂住了李南方的嘴巴,急急的解释:岳岳总,南方在骂您。啊,不,不是骂您,是骂——

    她越着急,话越说不利索,恨得抬手给了自己一嘴巴,双手捂着脸,蹲了下来,低声呜咽了起来。

    闵柔委屈的哭声,提醒李南方他发火发的很傻比,没顾忌到女孩子的感受,心中有些愧疚,冷冷横了岳梓童一眼,转(身shen)快步走向了走廊尽头的窗口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老吕出马:这位女士,您可能误会南方了,他确实不是针对您。

    已经给局座解释过一遍的老吕,连忙又给岳梓童说,在她没来之前,医院的刘主任曾经以权谋私,要把闵夫人赶出病房的,结果与李南方发生了争执。

    如果是别人,听老吕这样解释后,肯定会恍然,以为李南方不忿先后有两拨人((逼))着闵母退房,这才爆粗口骂人的。

    但岳梓童却知道,李南方骂的那个人,就是她。

    只是她不能说出来,闷在心里非常难受,只想冲到人渣面前,对他连撕带咬的,问他凭什么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?

    岳总,您。您稍等,我马上就转病房。

    闵柔抹了把眼泪,站起来说道。

    旁边的局座,这时候也有些傻眼,早知道这样就不来了,搞得多不好啊,他总不能像李南方刚才所骂的那样,当个仗势欺人的傻比,来讨好京华贵客吧?

    不用了,小柔,扶苏——我朋友也不是非得住院的。

    同样,岳梓童如果早知道,还是李南方用暴力手段,为闵母争取到一间特护病房,她也不会坚持要求贺兰扶苏来住院养伤的。

    闵柔却执意要退房,还一个劲的替李南方,向岳总赔礼道歉。

    闵柔,替我爷爷,我妈都认可了的女婿,向我道歉,这算怎么回事呢?

    岳梓童这会儿,有了些怪怪的茫然,嘴里连声说着不用。

    闵柔却已经拉着她父亲,去了病房内把闵母推了出来。

    没看到李南方反对,老吕连忙吆喝旁边看(热re)闹的医护人员,却给闵母安排病(床chuang),如果实在没房间了,也不能住走廊,就放在他办公室(套tao)间内吧。

    医护人员马上围上来,七手八脚的把闵母推走了。

    人都推走了,李南方再留在这儿也没意思了,面无表(情qing),与岳梓童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老吕这才松了口气,又招呼人,赶紧把伤员推进病房内,都竖在这儿装木乃伊吗?

    量体温,挂点滴的,好一阵忙活后,老吕才带着几个手下告辞。

    不管是怎么住进特护病房的,局座的好意也表达到位了,说了几句客气话后,也告辞走了。

    董总监,你们几个也回吧,我在这儿陪护就好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岳梓童吩咐什么,很有眼里价的董君等人,也不会久留的。

    房间内终于安静了下来,岳梓童也感到了深深的疲倦,仿佛比她独斗两大杀手还要累,却强颜欢笑:扶苏,你想吃点什么,我去买。

    从下午忙到现在,大家都还没吃饭。

    你买什么,我就吃什么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笑了笑,接着犹豫了下,问:那个李南方,是什么人?

    孟常新俩人被打断胳膊后,董君等人曾经奉命调查过李南方,不过这件事却没告诉贺兰扶苏,只能看出他与岳梓童的关系不一般,这才忍不住的问。

    他啊?

    岳梓童垂下眼帘,淡淡地说:是公司的员工,一个刑满释放人员,也不知道怎么就追上我的秘书了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