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177章 我女婿来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扶苏,来生再见!

    女杀挥刀,即将斩杀岳梓童时,她在极度绝望的恐惧中,喊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没有喊完,可傻子都能知道她就要喊这句话,李南方当然也能听得出。

    岳梓童的这句话,就像一根钢钎,已经不再是钢针了,把他那颗自以为不在乎她的心,狠狠刺了个对穿,又像一蓬火花,在弥漫的煤气中出现,轰然炸响,激起了恶魔的暴戾。

    他以前也杀人,可绝没有用如此残忍的方式杀人,愣是把女杀恶狠狠的拦腰折断,女杀惨死时发出的惨叫,让他(身shen)躯内的恶魔更加兴奋,驱使他走向岳梓童。

    岳梓童那会儿的感觉,并没有出错,在恶魔驱使下,李南方就是要把掳走,随便找个没人的地方,把她强行暴死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的出现,对岳梓童的守护,让彻底失去理智的李南方,陡然有了那么一丝清醒,十年前,他快要被老头打死时,师母也是这样守护他的。

    只要李南方能想到师母,(身shen)躯内的恶魔,就会中了箭般的惨嚎,败退,不得不还给他一丝人(性xing),让他硬生生的悬崖勒马,转(身shen)就走。

    岳梓童发现他背影有些熟悉,画蛇添足般的那声站住,差一点让李南方的人(性xing)努力彻底崩溃,翻(身shen)扑来,杀掉贺兰扶苏,掳走她。

    幸亏他还是忍住了,纵(身shen)跳进了滚滚黄河。

    冰凉混浊,湍急的河水,能对心中狂躁的人,起到一定的作用,顺流向东飘浮很远后,即将筋疲力尽的李南方才爬上岸边,一头栽倒了草丛中,沉沉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太阳快要落山时,他醒了过来,只觉得又累又饿,行尸走(肉rou)般的走上大堤,走了很久,才搭车回到了市区,找了家饭馆,饱餐了一顿。

    一路上,他都在刻意回避岳梓童对贺兰扶苏的态度,却不妨碍他分析那些杀手的表现——正所谓旁观者清,藏在暗中的李南方,很快就确定刚出现的杀手,是在演戏。

    他们在与岳梓童搏杀时,至少有八次以上的机会,让她血溅当场,结果都傻比般的放弃了,竟然还被董君给缠住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在演戏,又是在做什么?

    至于是谁导演了这出闹剧,什么目的,那两个职杀又是谁派来的等事,李南方不想去费脑子考虑,因为岳梓童绝望时喊出的话,总是在他耳边回((荡dang)dang),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岳梓童喜欢贺兰扶苏,并没有错,错的是李南方,明明很讨厌她,想离开她成全他们俩,但就是不甘心。

    也许是师母的缘故吧,她特别希望小妹,能嫁给她的南方。

    得不到的东西,才是最好的,女人的心也是这样,哪怕得到后,再扔地上,用双脚狠狠践踏个粉碎呢。

    李南方想到这儿时,笑了。

    他终于找到了怎么解决烦恼的办法,那就是倾尽全力去得到岳梓童的心,然后再毫不犹豫的抛弃,践踏——这是恶魔的想法,不过这没什么,他喜欢。

    既然双方都喜欢,那就这样做好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饭后洗了个澡,又换上一(身shen)干爽的新衣时,收到了吕明亮的短信。

    老吕还是很怀念与他在一起同居的(日ri)子——发短信说,今晚他值班,如果李南方想回家休息,那就来医院拿钥匙吧。

    李南方离开蒋默然家时,把备用钥匙交给了老吕。

    老吕这样(热re)(情qing),让李南方心里觉得暖洋洋的,竟然有了家的感觉,也无比怀念那张大(床chuang),上面应该还残留着蒋默然的体香吧?

    还是有家的男人好啊,李南方感慨着来到医院,找老吕拿钥匙。

    很不巧,老吕去住院部查房了,李南方在办公室内等了会,有些不耐烦,溜达着走了过来,刚出电梯,就听到闵柔带有哭腔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这狗(屁pi)医生,还真把他自己当个人物了,敢惹小柔儿哭!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冷笑,快步走过去,冷冷地问道:是吗,你觉得她好惹?

    你是谁?

    忽然走过来一傻比青年,(阴yin)阳怪气的,刘主任很生气,才不会在意他不友好的眼神,这种人见多了,真以为在大街上吃烤串呢,一言不合就动手,这是在医院,是刘主任的地盘,什么猫儿狗儿也敢来此撒野,真是不可理喻。

    南方,他——

    看到李南方忽然出现后,闵柔眼睛立即发亮,委屈的泪水更急,没法说话了。

    老闵及时跳了出来,扯着脖子吼道:这是我的女婿!

    遭受不公急需人来助威时,老闵不介意喊李南方一声女婿,反正又没打算真把女儿嫁给他,就是想借他那股子彪劲儿,事后假装忘记就是了。

    你女婿来了,又能怎么样?

    刘主任斜着眼看着老闵,淡淡地说:我让你搬出来,你就得给我搬——

    他的话还没说完,忽然有响亮地耳光声从耳边响起,原地转了几个圈子,砰地一声撞在了墙上,抬手捂着腮帮子,看着李南方楞了片刻,才醒悟过来,吃吃的问:你你敢打我?

    对这种挨揍了,还不相信被抽的傻比,李南方没什么好说的,用肢体动作来解释,效率更好一些,抬脚就踹在了他小肚子上,不等他惨叫出声,又采住他衣领子,反反正正的接连抽了七八个耳光。

    南南方,别打了,别打了!

    虽说很不忿刘主任欺负人,闵柔也不想李南方用暴力手段来解决问题,别忘了这是在人家地盘上,就算当时臣服于你,以后肯定会报复你的,什么那种死贵死贵却报销不了的新药啊,来,给老闵媳妇用上,看看有没有负面临(床chuang)反应。

    刘主任也有家人跟随,这会儿清醒过来了,立即大骂着,开始挽袖子,撸胳膊,就要动手。

    李南方不挽袖子,只是砰地拽开衬衣,连声冷笑:来,不怕死的过来。

    论吓唬人,谁特么的不会啊,你们只会挽袖子,有哥们浑(身shen)的刺青威慑力大吗?

    老头说,人渣到哪儿都没人敢欺负,这话说得对,刘主任那几个家人,一看李南方满(身shen)的刺青后,立即怂了,大家都是良民,唯有脑子进水了,才会跟人渣动手呢,胜之不武。

    快,快去喊保安!

    刘主任推开被家人搀扶的保安,脸色狰狞的嘶声吼道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随着一声带有威严的断喝,一群人从楼梯口快步走了出来,带头的正是医院未来副院长吕明亮,被多个医生护士簇拥着,那感觉不要太好。

    吕主任,是他在闹事,还打我!

    看到领导驾临后,吕主任立即有了主心骨,嘶哑的声音里满是委屈。

    谁啊,敢在这儿打人!

    老吕一听,这还了得,顺着吕主任的手指看去,先是一愣,随即伸出双手快步走过来,那满脸的亲切笑容,就跟偶遇好基友没什么区别:南方,你来这儿找我了。

    啊,我女婿认识吕主任?

    老闵眨巴了下眼睛,满脸的不相信,外带惊喜。

    来医院的次数多了,老闵比一些医院小喽啰都熟悉医院的领导调整,据说吕主任下个月就会成为副院长,高升为中心医院的前三人物,如果能够搭上关系,那好处是多多的。

    很可惜,老闵知道自己是个啥人物,别看现在追回了家产,不过数百万(身shen)家的老病号家属,在医院领导面前很稀罕吗?

    可现在,吕主任竟然对李南方这样(热re)(情qing),客气,老闵的心思立即就活泛了,要不就任由他与小柔交往?

    老闵胡思乱想时,李南方已经与老吕寒暄了几句,闵柔趁机诉说了所受的不公待遇。

    吕主任立即板起脸,厉声训斥刘主任这事做得太过了,怎么能以权谋私,让病人心寒呢,应该心存大公无私的精神,视病人为亲人,尽最大可能的帮助他们,让他们感受到白衣天使的温暖(胸xiong)怀。

    在未来吕副院长的训斥下,刘主任唯有捂着腮帮子,以诚挚的态度,向闵父赔礼道歉,能原谅他的一时糊涂。

    闵父大人不计小人过,主要是怕刘主任以后会给自己掐暗亏吃,当然连声说这是误会,主动向吕主任讲述了刘主任多么关(爱ai)病人的两三事,又假模假样的训斥女婿,让他以后跟人说话时,别习惯(性xing)的连说带比划,碰着人了多不好?

    一场小误会就这样解开了,皆大欢喜。

    南方,这是钥匙。我还要去查房,就不陪你了。放心,以后我会替你好好照顾病人的。

    老吕低声说着,趁人不注意,把家门钥匙递给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好,你先去忙你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点了点头,一个护士从值班室内跑了出来:吕主任,市局的张局长来了,送来了一位外伤患者,请你准备一间特护病房!

    正指挥家人推着老妈去普通病房的刘主任,闻言眼睛发亮,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说来也奇怪,以往没有多少人入住的特护病房,这个月全部满员,而且正如刘主任所说的那样,都是院方得小心伺候的大人物,要不然他也不会为难闵母了。

    看在吕明亮的面子上,刘主任不敢再与老闵争,可市局的张局呢?

    区区未来副院长,相信还没有胆子,敢得罪局座吧?

    刘主任倒要看看,老吕能把谁赶出特护病房!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老吕也是呆愣了下,随即心中叫苦,这边刚处理好,怎么又来一重量级大神,非得来抢特护病房,这不是让他为难吗?

    脚步声传来,一群人从电梯内走了出来,走在最前面的,不是刘主任有幸见过几次的张局座,谁又能拥有如此威严的气势?

    紧随张局(身shen)后的,是几个男人帮护士推着一张病(床chuang),上面躺着个男人,还有个(身shen)穿黑色职业(套tao)裙的美女,双手扶着病(床chuang),态度温柔的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