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176章 我觉得你好惹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不愧是会所的男技师头牌,张良华的按摩技术相当出色,随着那双手在她(身shen)上有力的游走,女人很快就发出了轻轻的鼻音。

    手里的烟灰老长,都顾不上抽了,只是闭着眼,潜心享受着后背传来的酸痛感。

    (身shen)体在被按摩时,出现难以忍耐的酸痛,一种是(身shen)体的颈椎等关节等确实出毛病了,一种就是按摩师的技术高超,能通过按摩,来修复肌(肉rou)结构成分的物理(性xing)损伤。

    (身shen)体素质相当不错的贺兰小新,就是后者,在阵阵酸痛的连续袭击中,浑(身shen)放松,哼声也越来越大,仿佛有千万根看不见的细针,正在刺着她(身shen)体的每一寸肌肤,忍不住的想大声尖叫,带着哭腔。

    (身shen)体给她的这种感受,是女技师从没给过的。

    看到贺兰小新左手五指,不断用力猛抓被单,张良华轻声提醒:新姐,如果您实在忍不住了,最好是大声叫,那样对释放压力,有一定好处的。

    啊——啊!

    贺兰小新立即放声高歌了起来,就像溺水之人那样,叫声尖锐,时断时继。

    小腹里却有图火焰在燃烧,反手抓住了那根象鼻子,回头看着他,媚眼如丝。

    张良华知道到时候了,轻笑了下脱掉了象鼻子短裤,小声问:新姐,您喜欢那种姿势?

    贺兰小新没说话,翻(身shen)仰面躺在了过来,抓住他双手按在自己(胸xiong)上,屈起的双腿向两侧分开,左手采住了他头发,向下面按了下去。

    男人这样对女人,算是吹箫,那么女人这样玩男人,算是什么呢?

    张良华很清楚,不过他不说——顺着贺兰小新手上的动作,低头张嘴,啧啧有声。

    他伺候过那么多富婆了,白色老虎也见过几个,可从没见过贺兰小新这种白色老虎,上面刺着一条黑红色的眼镜蛇,血红的信子吐出老长,随着她(身shen)子的不断起伏,好像活了那样。

    在张良华手口的合力服务下,贺兰小新很快就出现了喷的现象,他这才抬起头来,把眯着眼,浑(身shen)都在打摆子似的女人那双白嫩长腿,扛在了肩膀上,一手托着棒球棍,正要直捣黄龙——

    贺兰小新忽然睁开眼,一脚蹬在了他下巴上。

    正要抖擞精神,使出全(身shen)功夫征服这个妖媚女人的张良华,猝不及防下被蹬的(身shen)子后仰,摔倒在了(床chuang)上。

    新姐——

    张良华大吃一惊,张嘴刚喊出这两个字,一只秀美的小脚,就踏在了他咽喉上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翻(身shen)坐起,双手撑着(床chuang)铺,左脚用力,把张良华接下来的话,硬生生卡在了咽喉,脸上还满是红潮,如丝的媚眼里,却(射she)出森寒的冷芒:我有说过,让你这样做了吗?

    张良华懵((逼)),很想说,他以前都是这样伺候女人的,按摩完(身shen)体外面后,再按摩里面——怎么到了贺兰小新这儿,就变了呢?

    踏足死死卡着他咽喉的贺兰小新,也没奢望他能回答,冷笑一声拿过烟灰缸,狠狠砸在了他那个大本钱上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尽管脖子被踩住了,剧痛还是让张良华,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,拼命挣扎,却挣不开那只脚。

    大学时代就已经在学校取得过散打冠军的贺兰小新,这些年来从没间断过健(身shen)训练,(身shen)体不如张良华强壮,力气也没他大,但却具备一定的格斗技巧,只是(身shen)体强壮的一般人被她踩住脖子后,休想翻(身shen)。

    张良华觉得这个女人是个疯子,刚才她明明已经有了无法抗拒的生理反应,而且还动手动脚的,说粗话,浪气冲天的——怎么就忽然翻脸了?

    小新!

    就在张良华要被女疯子残忍的废掉时,门被推开,几个人快步走了进来,花夜神站在门外:放过他吧,我还有很几个大客户,都要靠他来拉业务。

    既然花总为你求(情qing),那就放过你,滚吧!

    贺兰小新这才松开张良华的脖子,抬脚把他从按摩(床chuang)上踹了下去。

    进来的海姐几个女技师,连忙拣起地上的浴袍,裹在了张良华(身shen)上,七手八脚的架着他走出了门外。

    带他去医院看看,从财务上给他支取三十万。

    始终背对着张良华的花夜神,这样低声吩咐海姐。

    张良华是她派来伺候贺兰小新的,现在差点被废掉,她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,但绝不会因此就跟贺兰小新翻脸。

    海姐等人架着半昏迷的张良华离开后,花夜神才走进来,拿起浴巾,替贺兰小新披在了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对不起了,神姐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这会儿冷静了很多,低头道歉。

    她知道,花夜神能及时出现,就是预感到她会对张良华翻脸,始终在外面等着呢。

    没事的。

    花夜神坐在(床chuang)上,牵起她的左手:唉,这么多年了,你还是无法忘记。

    呵呵,我也以为,我已经忘记了,但现在才知道,恐怕一辈子都忘不了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吸了下鼻子,抬头看向了窗户那边,眼神迷茫,痛苦。

    在得知自己弄巧成拙,差点害了扶苏后,贺兰小新心烦之下,本打定主意今晚要彻底放开,说不定能走出(阴yin)影。

    就在她被吹喷了时,她还以为她终于做到了,但张良华扛起她双腿的动作,猛地把她拉回了不堪回首的那个晚上。

    六年前,小新初嫁了——对方是豪门才俊,在京华年轻一代中有着良好的口碑,贺兰小新自己也很满意。

    可洞房花烛夜后,她才知道,那位才俊竟然是个中看不中用的银样蜡枪头,或者说只中看,没有一点中用的意思,这还‘得益’于他少年时代就在暗中御女无数,留下了病根。

    嫁给这样一个才俊,贺兰小新也忍了,反正这也不是不治之症,只要精心治疗,好好调养,应该还能雄风再起的,她尚年轻,等个三五年的没问题。

    没等上两年,出问题了。

    那天是才俊的生(日ri),约了几个好友知己来家(热re)闹,贺兰小新是女主人,自然是(热re)(情qing)招待,夫唱妇随的默契让人羡慕。

    她多喝了几杯,送走客人后,澡也没洗,就回房休息了,半夜有男人爬到了她(身shen)上,百般亲吻。

    她很开心,还以为丈夫今天状态奇佳,准备大展雄风呢,自然是默契配合——当丈夫扛起她的双腿,让她享受到该有的快乐时,贺兰小新以为自己是在天上飞。

    不过没飞多久,随着她乱抓的左手,无意中打开了台灯后,她就从高高的云端中摔落了下来,架着她双腿的男人,不是她丈夫,而是丈夫的好友。

    在那一刻,贺兰小新一下子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没反抗,而是假装没发觉,等一切好事落幕。

    第三天,那个架起她双腿的男人,死在了一场车祸中,随后贺兰小新回到了娘家,最后以别的原因,不顾双方家人的强烈反对,离婚,随即远走国外。

    除了花夜神,她没有对任何人,说出她离婚的理由,宁愿承受丈夫家娘家的指责,默默承受着常人无法忍受的痛苦。

    这件事,也就成了贺兰小新最大的心理(阴yin)影,最疼的伤疤。

    张良华今晚那个似曾相识的姿势,一下子就揭开了这个伤疤,让她瞬间发疯要废掉他,也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如果让张良华知道,他差点被打残,是因为那个姿势,肯定会后悔的拿脑袋撞墙,(身shen)为会所的头牌男技师,会玩的姿势,何止百种,怎么就偏偏选择了这种?

    小新,要不要我为你做点什么?

    花夜神陪着她发了会呆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多谢神姐,不用的。如果我想做,早就做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凄惨的笑了下,说可能就是她的命吧。

    每个人的命运,都截然不同,有的是后天改变,有的则是先天(性xing)的。

    闵母先天(性xing)的心脏病,这些年来没少让老闵父女((操cao)cao)心,就像今天晚上,闵柔都洗澡准备回房间,与李南方聊天去了,闵母心脏病发作了。

    赶紧送医院,用最快的速度。

    前些天老闵置办家产时,选择了距离中心医院最近的小区,就是防备闵母会忽然发病,也能及时抢救的。

    火速把闵母送到医院,经过紧急抢救后,她脱离了危险,不过院方建议,最好是留院多观察几天,顺便试试某种新药,为医院创收增砖添瓦。

    对此,闵家当然没有任何异议,又不缺钱。

    闵柔陪着母亲,闵父办理了住院手续,要了一间特护病房,刚安顿好闵母呢,护士走进来通知说,赶紧搬出去走廊躺着吧,有个大有来头的患者,要住这屋。

    大有来头的患者,是中心医院某个主任医师的丈母娘,也是心脏病,刚送来要住院,当然不能住普通病房了,唯有委屈闵母相让。

    闵家父女当然不愿意了,闵柔据理力争,说什么凭什么让我妈搬出去啊,我们又不是不给钱,要搬,让别人搬,我们不搬!

    小丫头的强硬,在大人物面前啥都算不上,刘广海主任懒得多费口舌,直接吩咐护士把闵母的病(床chuang)推到了走廊中,又警告闵柔,这儿可是需要安静的医院,她再瞎嚷嚷,休怪他让保安把她请出去。

    为为什么让我妈搬出来?

    闵柔一生气,脸就发红,双眸中也有水雾浮上。

    刘主任对她的胡搅蛮缠很不耐烦,压低声音说:妹子,别的单人间的患者,我惹不起。这样说,你总该明白了吧?

    这也是理由?

    闵柔楞了下,泪水不争气的淌了下来,大声叫道:你惹不起别人,我们就好惹?

    刘主任笑了:妹子,我觉得你好惹。

    闵柔一听更怒,抬手推开劝阻她息事宁人的闵父,抬手指着刘主任,哭着刚要说什么,就听背后有人冷冷地说:是吗,你觉得她好惹?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