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175章 谁是黄雀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每天晚饭后,花夜神都会去泡个澡,让人给按摩,推油,这样能有效延缓皮肤衰老,心(情qing)放松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以前没这个习惯,这次回国泡在七星会所后,受花夜神的影响,也喜欢上了这种享受,只要没事,她都会在晚上九点,准时出现。

    今天她来的比平时晚一些,替花夜神按摩的女技师,已经开始收拾东西了。

    神姐,先别走,陪我说会儿话吧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的(情qing)绪不是很高,裹着一条大浴巾走出浴室,懒洋洋的趴在按摩(床chuang)上,对已经换上睡袍的花夜神说道。

    花夜神笑了下,说好,对旁边的女技师摆了摆手,示意她出去,叫专门为贺兰小新服务的技师进来。

    会所有上百个技师,有男有女,不过可不是每一个技师,都有资格为俩人服务的,按摩功夫超一流尚在其次,关键是得信得过。

    就像给花夜神按摩的女技师,只为她一个人服务,月薪要比其他技师高出很多倍,算是御用技师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喜欢上这种享受后,花夜神自然也要给她精挑细选个技师,来专门为她服务。

    海姐,你等等。

    女技师刚要走,贺兰小新说话了:让陈姐今晚先休息下,换个人来吧。

    海姐,陈姐两个女技师,就是专门为花总,新姐俩人服务的。

    听她这样说后,海姐看了眼老总,轻声询问,新姐想要哪位技师过来。

    找个技术最好的,男技师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趴在枕头上,点上一颗烟,咯咯笑着抬起头,看着花夜神:今晚啊,我想好好享受下,神姐你可不要笑话我哦。

    花夜神苦笑:那你还说,让我在这儿陪你说话。我的脸皮,可没你这么厚。

    就像男人喜欢被女技师按摩,女人其实也喜欢被男技师按摩,会所按摩部上百技师,一半是男的,一半是女的,由此可见女(性xing)的需要,相比起男人来说,并不逊色。

    七星会所的男技师,不但长的帅,体型好,按摩技术高超,那方面的功夫也是相当要的,其中有几个被‘神秘富婆’常年包养,月收入达到上百万。

    你放心,我是不会玷污你清纯慧眼的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回头,对海姐说:找个最帅的,活最好的过来。

    让张良华过来吧。

    花夜神轻声吩咐海姐。

    张良华,在会所所有男技师中,算不上最帅的,却是‘活儿’最好的,据说几个神秘富婆为了常年包养他,还曾经相互大打出手过,最后惊动了花夜神。

    谢了,神姐,你对我真好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嘻嘻一笑,弹了下烟灰,忽然改变了话题:青山那边出事了。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正拿着梳子梳头发的花夜神,闻言一楞,接着问道:扶苏没事吧?

    贺兰小新为了离间贺兰扶苏俩人,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,自(身shen)化(身shen)为北方人,在网络上拉岳梓童下水,用美男计不说,这次更通过关系,私下调用了七名现役特种军人,假扮杀手去青山市,为董君英雄救美创造机会。

    这些事,她都没有瞒着花夜神。

    花夜神没有参与计划的设定,也没有反对,因为她很清楚,贺兰小新这样做,就是极力促成她与贺兰扶苏的好事。

    无论计划的实际进展怎么样,花夜神都不怎么在意,唯独关心贺兰扶苏的安全。

    唉,你这样在意扶苏,他怎么就鬼迷心窍的,非得追求那个丫头呢?

    轻轻叹了口气,贺兰小新看着烟卷,淡淡地说:扶苏没事,就是受伤了,死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花夜神知道,在这个计划中,为了凸显真实(性xing),五个负责拖住贺兰扶苏的人,将会与他真刀实枪的干,在打他一个猝不及防时,他挂彩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不过那些人肯定能掌握好尺寸,贺兰扶苏就算受伤,也不会伤到筋骨。

    但现在她却说贺兰扶苏受伤了,就证明他所受的伤势,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掌控,花夜神的神经猛地绷紧,翻(身shen)坐起,正要着急的问什么时,又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不用她问,贺兰小新自己也会说:我们的计划顺利实施后,有两个职杀意外出现。傍晚我才得到消息,那是一对父女,原籍岛国,来自缅甸金三角地区,臭名昭著,人称槐抱楸。

    把今天下午岳梓童差点被刺杀的过程,简单说了一遍,贺兰小新笑了下,看似很随意的继续说:我很惊讶,那两个职杀,是怎么找到这个好机会,提前躲在埋伏地点,伺机而动的。如果没有那个泥人,估计岳梓童这次是难逃一死了。

    她这个刺杀岳梓童,凸显董君英雄救美的计划,秘密指数是相当高的,除了董君假扮杀手的那些行动者,能够知道岳梓童今天下午要去黄河边等人,唯有她与花夜神。

    很明显,贺兰小新既然一手策划了这件事,那么她肯定不会再派遣职杀,去刺杀岳梓童——事实上,她从没有过真把岳梓童干掉的心思,哪怕此前利用了of平台。

    既然她,董君等人都不会泄露计划,那么是谁派遣了职杀,玩了一手漂亮的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?

    花夜神的嫌疑人(身shen)份,也就呼之(欲yu)出了,而且岳梓童真要被杀,她也是最大的受益者。

    花夜神当然能听出贺兰小新这番话中的意思,微微摇头沉声说:不是我。

    我当然知道不是你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抬头,看了眼花夜神,笑道:神姐,你别误会我是在怀疑你利用我,我只是要把这件事说给你听,请你帮我分析一下,到底是谁躲在暗中,连我也算计了。

    这个我不知道。

    花夜神低头,想了想说:在我看来,你这计划虽然密不透风,但在实施过程中,却牵扯到了很多人。比方,董君为突出他在开皇集团的重要(性xing),会在公司内宣扬,他已经拿到了手续。

    你是说,开皇集团内隐藏着,要刺杀岳梓童的人?那个人听到董君的宣扬后,意识到这是个好机会,派遣职杀提前埋伏在那边——简单的来说,职杀与我派去的人,在同一地点相遇,纯属巧合?

    贺兰小新推算到这儿后,又皱眉否认了:但说不通啊,如果真有那样一个人,他要想刺杀岳梓童,在开皇集团就有的是机会,还用等到今天?

    花夜神没说话,贺兰小新也闭上了嘴,两个人都想着各自的心事,外面传来脚步声,房门被轻轻敲响,海姐在门外说道:花总,张良华来了。

    让他稍等。

    花夜神可不想让异(性xing)员工,看到自己穿睡袍的样子,去了更衣室再出来时,已经换上了衣服,还戴了一顶垂着黑丝轻纱的帽子,对贺兰小新说道:想不通的,先别着急去想,好好放松一下吧,我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嗯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又点上一颗烟,说:还有那个泥人。扶苏怀疑,那是暗中保护岳梓童安全的黑幽灵。不过我觉得,他不会是黑幽灵。在国外时,我也曾经听说过他的许多传说,但却从没听说过,黑幽灵的眼睛,是血红色的,好像藏着个魔鬼,扶苏看了都会心悸。

    要我派人调查吗?

    花夜神问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摇头:你先别插手了,免得扶苏会误会。等我有需要时,再说。

    最好是提前说。

    花夜神说着,伸手落下帽子上的轻纱,遮住脸,缓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就觉得不可能是神姐,那会是谁呢?

    贺兰小新喃喃自语了句时,背后传来脚步声,她回头看去,一个年轻男人走到按摩(床chuang)边,微微垂着头,脸上带着谦恭的微笑:新姐。

    这就是叫张良华的男技师了,号称是七星会所男技师中的头牌,长的并不是很帅,披着一件黑色浴袍,看上去就跟普通男人没什么两样,(身shen)材却很健壮。

    不过他既然是花夜神钦点的,肯定有着别人不及的长处。

    看了他一眼,贺兰小新淡淡地说:嗯,听说你的活儿很不错,那就开始吧,希望别让我失望。

    我是不会让新姐满意的。那,那就开始了。

    看到新姐点头后,张良华把手里的推油等东西放在旁边,伸手轻轻掀开了裹着她的浴巾,露出了她窈窕(娇jiao)嫩的(身shen)躯,一丝不挂。

    细腰丰(臀tun)大长腿,皮肤滑如凝脂这句话,好像就是专门为贺兰小新才存在的。

    咕噔一声,张良华悄悄咽了口口水,眼睛一亮,伸手解开了浴袍。

    (身shen)为会所男技师的头牌,张良华见多了女人的(身shen)体——就像吃够了大鱼大(肉rou)的人,看到一盘排骨后,不会嘴馋,说不定还会厌恶。

    但他在看到贺兰小新的(身shen)体后,却像快要渴死的沙漠旅行者,忽然看到一条河流那样,只想用最快的速度扑上去,尽(情qing)的享受。

    黑色浴袍脱下来后,贺兰小新笑得咯咯地,带着极度兴奋时的浪意:怪不得花总向我推荐你啊,果然是有道理的,不错,不错。

    能让张良华在会所力压其他男技师,被多个神秘富婆所争抢的原因,就是他下面的本钱格外大,大象鼻子的四角裤,鼻子足有三十厘米长,直径都快赶上杯口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忍不住伸手,一把握住,骂道:卧槽,你这玩意能当棒球棍用了,蹲着拉屎时,估计要耷拉到地下吧?

    张良华在来之前,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,只因他很清楚这次要服务的客人,是花总的好姐妹,一个伺候不好,被打断腿都是轻的。

    现在贺兰小新动作说话这样粗鲁后,他提着的心立即放下了,轻声笑道:新姐,我肯定会让您满意的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