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174章 父女杀手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泥人就这样走了,在岳梓童最危险时,好像从荒坟中冒出的恶魔,把势在必得的女杀拦腰折断,这是在救她。

    可为什么,随后又用那种眼神盯着她看?

    岳梓童能清晰感受到,如果不是贺兰扶苏及时赶来,他就会掳走她,让她生不如死,事实上,就算贺兰扶苏及时赶来,那个恶魔想掳走她,仍然能做到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,绝不是他的对手,这一点岳梓童能肯定,没有任何的理由。

    泥人没有那样做,难道是被两个人英勇无畏的姿态,给吓跑了?

    有道是邪不胜正——岳梓望着脚下不远处的黄河,呆愣良久后低头,看到了一洼脏水,那是个坟坑,前几天下雨时积攒了半坑雨水,坑边的茅草,长的格外茂盛。

    那个泥人,应该在坟坑内打了个滚,浓了一(身shen)的烂泥,糊住了他的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他不想让人看到他是谁,他救下我杀死女杀,也许只是为了掳走我,并不是真心要救我——岳梓童胡思乱想到这儿时,贺兰扶苏再次问出了那个问题。

    不知道。

    岳梓童摇了摇头,垂下眼帘轻声解释道:我只是看着他的背影有眼熟,很像很像公司的一个员工。现在回想起来,我所了解的员工,怎么能这样可怕,厉害?

    走吧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没有再追问什么,伸手挽住了她胳膊,想搀扶她走上大堤。

    岳梓童却缩手避开了他,后退两步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一愣:怎么了,梓童?

    没没什么,我自己能走。

    岳梓童低头,抿了下嘴角,回头看向滚滚黄河,轻声说:你受伤了,不用照顾我的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确实受伤了,浑(身shen)十余处伤痕,尤其后来与职杀厮杀时,被人在右肩上砍了一刀,他伸手要搀扶岳梓童的时,牵动了伤口,又开始向外冒血。

    我不要紧的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也看了河面一眼,眼神复杂却没再说什么,也没再搀扶她,左腿有些拐的向大堤上走去。

    他有种清晰的感觉,岳梓童应该认识那个可怕的泥人,而且还很在意,要不然也不会在拒绝他的搀扶后,会本能的看向河面,这是摆明了顾忌被泥人看到。

    那个人是谁?

    难道,他就是让梓童一再婉拒我的原因?

    是——黑幽灵吗?

    不得不说,贺兰扶苏的思维相当敏捷,从岳梓童的反常反应中,推断出了泥人与黑幽灵的关系。

    一个多月前,黑幽灵现(身shen)青山市,接连斩杀三名试图暗杀岳梓童的职杀这件事,贺兰扶苏早就知道,也立即派人潜伏青山市,展开了秘密调查。

    他无比在意岳梓童,任何试图伤害她,接近她的人,也在他的关心范围之内,那么当然会注意到黑幽灵,开始猜测俩人的关系。

    很遗憾的是,贺兰扶苏派遣出的多名精干手下,在青山市调查了将近一个月,也没查出黑幽灵的蛛丝马迹,最终只好悻悻撤回人手,亲自赶来这边,开始了正大光明的追求。

    扶苏,你别误会。我说过,有一天,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的。

    就在贺兰扶苏心事重重的走上大堤时,紧跟在他背后的岳梓童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希望那一天能早点到来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转(身shen),笑着说道:先上车吧,估计警方就快来了。

    光天化(日ri)之下,有两拨杀手现(身shen)刺杀岳梓童,其中两个最厉害的当场丧生,放在哪座城市,都是了不起的大案,他们当然不能就这样拍拍(屁pi)股走人,必须要报警,侦查现场,追寻两个死者的(身shen)份,来历。

    岳梓童点了点头,上了她那辆车。

    董君,你跟我过来,我们去那边看看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接过董君递过来的绷带,笑了下说:你准备的,倒是很充分。

    董君心一紧,嘴角弯了下,没说什么,跟着他快步走向了侧翻在斜坡上的三轮车那边。

    正如贺兰扶苏所想的那样,等他再次来到三轮车前时,被他打成重伤的那两个杀手,已经不见了,现场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望着被趟开的草丛,贺兰扶苏沉默片刻,淡淡地说:告诉我姐,以后不要再这样做了。很危险,如果梓童真有个三长两短,我是不会原谅她的。

    董君一呆,接着强笑了下:公子,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回头,脸色平静的看着他,也不说话,但眼神却像两把刀,锋利无比。

    董君立即低下了头,喃喃的说:公子,我我——

    我知道,你也是奉了我姐的命令做事,我不会怪你的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的声音,稍稍缓和了下:我也很感激你们来帮梓童,不过我绝不(允yun)许任何人打她的主意。无论是用杀手,还是美男计。

    他说到美男计时,董君(身shen)子明显哆嗦了下,心中冰凉。

    说实话,董君刚开始接到这任务时,还是有些不满意的,觉得他被新姐当做‘面首’来用,有辱了他的尊严,不过在见到岳梓童本人后,他这想法就不见了,只剩下拼命卖弄风(骚sao),也要把她搞到手的决心。

    无他,岳梓童本(身shen)是极品美女还在其次,关键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冷艳气质,彻底折服了董君,如果能拥有这个女人,他这辈子都没白活。

    但现在,贺兰扶苏淡淡然的警告,让他猛地明白了一个现实,他正试图与扶苏公子争抢女人,他这是活的不耐烦了,要不就是脑子短路了,才会有那想法。

    额头上,有冷汗冒出,董君声音都开始发颤:公公子,我——

    贺兰扶苏打断了他的话:我认识梓童足足六年了,始终锲而不舍的追求她,都没有获得绝对认可。你以为,你男人的魅力,比我更为强大?

    他这样说,就带有看不起董君的意思了。

    不过董君没觉得他说错了,他很清楚两者之间的鸿沟有多宽,默默点了下头时,眼角余光瞥见一个东西飞来,本能的抬手接住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小铁牌,上面几行凹下去的字,写有人名,军衔,以及血型。

    董君心中叹了口气,转(身shen)看着贺兰扶苏快步走远的背影,把小铁牌装进了口袋里,发誓绝不会让新姐知道。

    假冒杀手的军人,在接到任务之前,贺兰小新就曾经严厉警告过他们,不许携带任何能被人查出底细的东西——这个兄弟,怎么就如此自信,以为他们五个人,就能对付得了扶苏公子呢?

    毫无疑问,如果让贺兰小新知道,贺兰扶苏在‘杀手’(身shen)上得到这个小铁牌,那个兄弟如果没死,下场都不要太好。

    (身shen)为新姐的心腹,董君比很多人都清楚,那个表面艳若桃李的女人,其实有多么的心狠手辣,甚至还会连累他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既然能把这东西交给董君,就代表着他不想让那位兄弟,在(身shen)受重伤后,还要遭到贺兰小新的严惩。

    警方终于赶来了,青山市局的局座亲自带队,七八辆警车呼啸,在水泥路上掀起一条土黄长龙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没有亮明(身shen)份,岳梓童在介绍他时,也是含糊其辞的,说是从京华来的朋友。

    局座眼睛亮着呢,一眼就看出贺兰扶苏气度不凡,这次在青山市遭到杀手刺杀,受伤,警方也担负一定责任,当然不会傻到刨根问底,代表七百万青山人民说了几句客气话,就去亲自勘察现场了。

    傍晚八点,青山警方终于确认了那对男女杀手(身shen)份,原籍岛国,两者竟是父女,男的叫佐藤楸树,女儿叫佐藤槐子,人称槐抱楸,讽刺父女俩关系不一般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对父女常年在金三角地区活跃,走私贩毒,杀人放火,无恶不作,与那边某毒枭老大关系密切,早在四年前就上了国际刑警组织的黑名单,没想到今天会死在青山。

    金三角的地头蛇,年收入惊人,工作(性xing)质偏向于佣兵,在那边背靠大毒枭悠哉悠哉的槐抱楸不好吗,干嘛要化(身shen)职杀,跑来青山市刺杀岳梓童?

    搞不懂的问题先放放——警察也是人,不是神仙,可没本事在短期内查明真相。

    岳梓童等人,在市局配合警方调查此案时,某城市的某五星级宾馆,一个黑丝少妇从电梯内快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两个坐在走廊椅子上的男人,马上站起来,躬(身shen)打招呼:王姐。

    黑丝少妇摆了摆手,来到门前轻轻敲响了房门。

    客房内没亮灯,不过借着从窗外洒进来的大楼轮廓灯,王姐能看到一个(身shen)材窈窕的人,站在窗前向外欣赏夜景。

    王姐进来后也没开灯,静静的站在门后,默不作声,空气中有淡淡的幽香飘浮。

    窈窕(身shen)影抬手,拉上了窗帘,房间里的光线彻底暗了下来,声音响起:佐藤父女,还没有消息传回来?

    没有。

    嗯,这证明他们的任务,已经彻底失败了。

    窈窕(身shen)影在窗前,来回缓缓走动着:我很惊讶,她只是一个小商人而已,(身shen)边怎么会有佐藤父女摆不平的高手。

    这件事,我会通知京华方面,让她彻查的。

    不用了,没必要因为这点小事,增加她被暴露的危险。

    窈窕(身shen)影摇了摇头,改变了话题:那个李南方呢,有没有查出他的底细?

    一个刑满释放人员,因强(奸jian)罪在境外被捕,遣送回华夏,七月初刚去开皇集团参加工作,据说是闵柔的远亲。

    先放放吧,当前最重要的问题,就是尽快恢复我的名誉。

    从本月底,到下月中旬,您将在南疆捐资兴建七所希望小学。我已经联系了当地媒体,到时候会大肆宣扬报道的。

    唉,又要花无谓的钱了。

    窈窕(身shen)影幽幽叹了口气,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