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173章 无尽的冰冷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人都有第六感,这种感觉对于特工来说,尤为的重要。

    岳梓童成为特工后,在这方面受过严格的系统训练,虽说还没有登堂入室,像高手那样能察觉出有一只蚊子在背后几米处飞过,但悄悄出现的蒙面人,所散发出的杀气,却拨响了她的危机预警神经,促使她忽然间翻(身shen)。

    刚才与两大蒙面高手大战三百回合——的岳梓童,虽说也是险像百出,却没生出过当前的惧意,就仿佛刚才是游戏,现在却是与死神正对。

    你你们是什么人?

    仰躺在地上的岳梓童,完全失去了翻(身shen)跳起逃走的任何机会,唯有用双肘撑地,慢慢向斜坡挪动,这也是人在面对危险,怕到极点时的本能反应。

    杀你。

    女杀冷冷吐出两个字,不再废话,轻叱一声挥刀当头斩下。

    很多电影里,演到杀手出现后,总会有许多废话,与目标聊天,我是谁派来的,人家为什么要杀你,妹子,你现在后悔了吧,晚了啊,对不起啊,我可要动手了,希望你去(阴yin)间后别怪我,你虽然漂亮,我其实也舍不得杀你,等等。

    废话说完后,职杀要动手时,救美的英雄从天而降,一记板砖,撂倒。

    美女被救,职杀含恨死去——这都是脑残桥段,只是为了增加电影的趣味(性xing),现实中的职杀杀人时,能说一句杀你,就已经很给面子了,你还指望她像电影里那样跟你聊天?

    刀光一闪时,岳梓童拼命向旁边翻滚,险之又险,锋利的刀刃,擦着她后背斩在地上,斩断一缕秀发。

    女杀根本不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,一刀斩空也在她预料之中,刀还没提起呢,抢先伸出一脚,踏住了岳梓童的后背。

    这一脚所踏的部位,也是相当到位,是让人丧失反抗能力的尾椎之上第七骨节,让自以为很厉害的岳总,一下子就变成了粘板上的咸鱼。

    随后刀光再次一闪,脚踏岳梓童的女杀,斜斜高举起了肋差,森冷目光紧盯着她勉力抬起的后脖子,挥刀!

    岳梓童脸朝下的被踩住后,她会本能的抬头——这个动作,是她脑袋被一刀斩断的最佳时机。

    女杀把握的相当到位,岳梓童在抬起头来时,也猛地想到在国安受训时,贺兰扶苏曾经给她详细解说过这一点,遇到这种(情qing)况的最正确的反应,就是双手反向抱头。

    一刀砍在手腕上后的感觉,虽说不要太疼,却能趁机抓住刀(身shen),为自己的反击,同伴的救援,赢得一线希望。

    双手被砍断,总比脑袋被斩断,要好许多倍。

    很可惜,害怕练出一(身shen)腱子(肉rou),会影响自己(身shen)材曲线(性xing)感的岳总,从不考虑会遇到这种(情qing)况,当然也不会去苦练了。

    能够在这时候,猛地想起贺兰扶苏教导的这些,就已经证明岳总那时候很用心了,但再抬手反向抱头,却已经晚了,唯有死不瞑目的望着大堤,惨叫一声:扶苏,来生——

    扶苏,来生再见。

    这是岳梓童脑袋快被斩下时,急迫要说出的话,还有两个字没说完,女杀的长刀就已经落下,声音被森寒的刀风切断。

    世界,也停止了转动。

    岳梓童的生命,就此终止——不过却能听到有人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声,还能听到厮打时压倒茅草的嗦嗦声,就像有两个猫儿在草丛里打架那样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死了后,就会听到这种声音?

    岳梓童茫然的扭头,向传来厮打声的地方看去,就看到两条人影,正在不远处的草丛中翻滚,被翻红浪在洞房那样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,正是挥刀斩下她脑袋的女杀,另外那个却是个男人,浑(身shen)都是泥水,包括脑袋,让人看不出他的模样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岳梓童再次问出这个问题时,与女杀厮打的那个人,从茅草丛中腾(身shen)站起,双手横抱着女杀,高举过顶的瞬间,猛地向下横惯的同时,右膝抬起!

    咔嚓——这声腰椎被膝盖硬生生撞断的骨折声,清晰,真实,还可怕。

    仰面朝天,手里还牢牢攥着肋差的女杀,嘴里发出了凄厉至极的惨叫声,只有半声,就嘎然而止,(身shen)子从中反向折成了四十五度角,一双眼已经突出了眼眶,带着无法形容的痛苦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浑(身shen)泥水的人,一膝折杀女杀,仰天大吼了一声,声音粗狂,带有一些嘶哑,更多的却是野狼受伤后,对月嚎叫的暴戾。

    仿佛连树叶,都受不了他声音里的暴戾,一片叶子从枝头飘落,落在了岳梓童的脸上,把她从茫然恐惧中惊醒,让她蓦然明白,她还没死,她还活着。

    就在女杀要一刀斩断岳梓童脑袋时,忽然有个浑(身shen)泥水的人,像出膛炮弹那样,从天外而来,恶狠狠砸在女杀(身shen)上,把她撞倒在了草丛中,短短七八秒的厮杀后,就把她拦腰斩断,仰天嘶声大吼。

    这是个魔鬼。

    听到泥人的暴戾嚎叫声后,岳梓童心里这样说到,然后就看到他把女杀的尸体,用力抛了出去,装在了一棵树上,砸落在草丛中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泥人再次狂吼了声,好像大猩猩那样,双手用力捶打着(胸xiong)膛,暴戾之气越发强烈,让岳梓童本能的翻(身shen)跪起,想逃。

    又不敢逃了。

    泥人般的魔鬼,嚎叫声停住,低头向她看来——那是怎样的一双眼呢?

    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内,岳梓童都无法忘记这双眼,更成了她噩梦中的主角,就像魔幻电影《指环王》的魔眼那样,红幽幽的,像是有邪恶的火焰在燃烧,爆发出骇人的疯狂。

    在这双魔眼的注视下,岳梓童再也不敢动一下,呼吸都不敢,唯有半张着小嘴,被动的死死盯着他,抬脚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泥人走的很慢,每一步都是那么的沉重,仿佛肩挑千斤重担,嗓子里发出的嗬嗬低叫声,不像人发出的,仿似有条恶龙藏在他(身shen)体里咆哮,全(身shen)也在发抖,深秋树梢上的树叶那样。

    岳梓童不要太清醒,也能从泥人那双魔眼,浑(身shen)的暴戾气息中,感受到他想做什么——他也许不会杀她,却会掳走她,用她想不到的邪恶猛烈,上了她。

    她怕急了,想求饶,想哭,想喊你别过来,泪水都迸溅而出了,全(身shen)的肌(肉rou),却不听她的使唤,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一步步走过来。

    梓童!

    就在岳梓童感觉要被吓死时,贺兰扶苏的厉喝声传来,把她的灵魂,从那双魔眼中拽了出来,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从大堤上急冲而来,用最快的速度。

    女杀被拦腰斩断发出那声凄厉惨叫,影响到了他的同伴,回头向这边看来。

    董君等人驾车撞过去的动作,并没有给职杀造成任何伤害,不过却也不是一点用处也没有,最起码董君从车窗里扔出一把扳手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伸手接住扳手,本来仗着一把肋差占据上风的职杀,立即处在了劣势,刚要转(身shen)跑人呢,女杀的惨叫声传来,让他心神一((荡dang)dang),回头看去——这个明显的破绽出现后,贺兰扶苏如果再把握不住,那他也不配当教官了,重达一公斤的铁扳手,狠狠砸在了职杀的天灵盖上。

    万朵桃花开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却没心思欣赏这美景,大吼了一声岳梓童的名子,拼尽全力的狂奔过来,短短数十米的距离,依着他的(身shen)手,竟然摔倒了两次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他是多么的担心岳梓童。

    他狂奔而来后,泥人停住了脚步,抬头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最后一个纵(身shen),翻地飞滚,扑到了岳梓童面前,左手把她抱在怀里,右手里的扳手,对准了泥人,满脸的鲜血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他历经那么多大风大浪,也从没见过这样一双眼睛,邪恶的让他都感到了惧怕,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,拥着岳梓童缓缓后退。

    泥人死死盯着贺兰扶苏,双拳紧攥,嗓子里发出的嗬嗬咆哮声,变的越加古怪,暴戾之气更胜,目光落在岳梓童脸上时,向前踏出了一步。

    你你是谁?

    感受到泥人是冲岳梓童而来,贺兰扶苏一咬牙,反手把她推在了背后,也向前跨出一步,轻声说道:走,快走。

    岳梓童不会走,她从没想过,在与贺兰扶苏并肩作战时,丢下他面对无法战胜的邪恶,独自逃窜。

    她也向前一步,与贺兰扶苏并肩而立,哪怕是浑(身shen)打颤,也勇敢的抬起头,与泥人对视着。

    她与泥人的目光,再次四目相对后,她看到了——她竟然从那双可怕的魔眼中,看出了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滴,滴滴!

    一声刺耳的车喇叭声响,从大堤上面传来,是董君他们驾车赶来了。

    仿佛泥人特怕汽车这个钢铁怪兽那样,抬头看了眼,转(身shen)快步走向了河边。

    他就这样走了?

    岳梓童呆愣了下时,忽然又发现,泥人的背影有些眼熟,很像一个人,李南方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是李南方!

    休说那个人渣早就离开了青山市,就算他在,他怎么可能这样可怕——但泥人的背影,确实很像李南方,让岳梓童忍不住的哑声叫道:站住!

    泥人霍然回头,看向她的目光,没有了痛苦,只有无尽的冰冷。

    你你是李

    岳梓童不敢与这双眼睛对视,下意识的后退一步,低头说出这几个字后,又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就算贺兰扶苏不再(身shen)边,她也不会说出李南方的名子,盖因她刚才让泥人站住,只是某种冲动促使而已,就算打死她,她也不信这是李南方。

    你,知道他是谁?

    贺兰扶苏的声音,从耳边响起,岳梓童抬头,才发现泥人已经跑到了水边,纵(身shen)一跃,根本没翻出多大的浪花,就消失在水面上。

    混浊的河水,东流甚急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