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172章 计划外杀手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岳总是个讲义气的,绝不会在董君为救她而受伤时,独自拍马烟尘滚滚的远遁,那样她良心上过不去。

    但董君随后的嘶声大喊,提醒了她:岳总,他们的目标是你!

    杀手们,为什么费这么大力气,把贺兰扶苏从她(身shen)边调开啊?

    还不是为了刺杀她。

    只要她能逃走,杀手们就失去了目标,肯定会唿哨一声撇下董君,去追杀她,她在国安干了那么多年,也清楚杀手很少免费杀无辜之人的原则。

    如果她非得留下来,杀手为了摆开董君刺杀她,就会对他下死手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拿脚狠踹他,企图让他松开被抱住的右脚。

    亲眼看到董君为救自己,竟然这样不顾死活,岳梓童对他的些许不满,瞬间烟消云散,只有感激,飞速抬脚,把高举着短刀扑上来的杀手踢开,转(身shen)冲下了大堤。

    大堤南边是一望无际的盐碱地,没有任何躲藏之处,穿着职业(套tao)装的岳梓童,没有任何把握能摆脱随后追来的杀手。

    两个去下面勘测盐碱地湿度的员工,现在听到动静后,也正飞速向这边狂奔而来,不过他们能挡住杀手吗?

    岳梓童去跟他们会合,只能给他们惹麻烦,唯有躲进乱坟岗内,让杀手们遍寻不见,他们才会扫兴的滚蛋。

    什么都顾不得了,岳梓童纵(身shen)跳下大堤后,顺着斜坡一连串的翻滚,很快就消失在了齐腰深的茅草丛中。

    快走,他们挡不住扶苏公子的!

    当岳梓童跳下大堤后,董君抬头,对被他抱着腿的那个杀手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那个杀手点了点头,抬脚狠狠踢在了董君脑袋上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董君惨叫一声,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杀手踢董君的这一脚,看上去凶残至极,其实等脚掌踢到他头上时,已经没有多少了力气了——他们只是在演戏,如果不是董君强烈要求,必须得给他来一刀,那个杀手也不敢伤他的。

    他唯有受伤了,才会让岳梓童对他感激,对他以(身shen)相许——是没门的,但肯定能拉近两个人的距离,贺兰小新为了帮董君泡上岳梓童,也算是绞尽脑汁了。

    一脚摆平董君后,杀手掀起头(套tao),打了个尖利的唿哨,通知还在与贺兰扶苏苦斗的同伴,目标已经逃走,任务失败,速速撤离了吧!

    听到这边的唿哨声,围攻贺兰扶苏的五个杀手,这会儿能打的还有三个,另外两个都被摆平在地上,没死也变成了残废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为了救援岳梓童,完全是不顾生死了,招招都是两败俱伤的打法,让杀手们胆战心惊,但在撤退命令没传来之前,也唯有硬着头皮拼命死缠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的(身shen)上,至少有十几处刀伤,他却仿佛不知道,势如疯虎般的玩命。

    眼看剩下的三名杀手,拼命都抵挡不住他了,撤退的信号终于传来,立即齐刷刷的暴喝一声,各自拼力刺出一刀,接着调头向乱坟岗深处冲去。

    至于被摆平在地上的两个同伴,他们不担心,扶苏公子这会儿,一心要赶回岳梓童(身shen)边的。

    果然,贺兰扶苏没有追杀他们,看都没看被摆平的那两人,强忍着腿上的刀伤疼痛,发足冲上了大堤。

    他刚冲上大堤,逃走的三个杀手,立即返回,七手八脚拖走了两个重伤同伴,很快就消失在了茅草丛中。

    远远看到董君躺在地上,那俩杀手冲进乱坟岗去追赶岳梓童后,向前狂奔的贺兰扶苏,却猛地停住了脚步,看向十数米外的大堤斜坡上。

    又一个蒙面人出现了。

    这个人虽说也是蒙面,但与刚才围攻他的那五个杀手不同,脑袋上(套tao)着个丝袜,穿的是深蓝色运动服,怀里抱着一把半米长的长刀。

    直觉告诉贺兰扶苏,这个人,要比刚才围攻他的那五个杀手,厉害了不要太多,浑(身shen)都散发着死亡的气息,真像从坟墓里爬出来的。

    肋差?

    贺兰扶苏目光从蒙面人怀抱中的长刀上扫过,刚停住的(身shen)子再次启动,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十几米的距离,眨眼就到,当他扑过来时,蒙面人已经一步跨到大堤上,左手一摆,刀鞘飞了出去,一道冷森森的寒芒,在阳光下电闪般劈下。

    那个人是谁?

    惨叫一声假装昏迷过去的董君,也看到了挡住贺兰扶苏的蒙面人,心中一惊。

    董君练过几年的跆拳道,虽说只配对付街头小混子,不过眼光却很毒辣,从丝袜蒙面人挥刀劈向贺兰扶苏的那一刀,就能看出这这好像是个真正的职业杀手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的计划中,没有这个人的存在,那么他怎么会忽然冒出来了呢?

    难道说,真有人要杀岳梓童?

    猛然间想到这一点后,董君再也顾不上假装昏迷了,翻(身shen)坐起,对那两个‘终于’跑过来的下属嘎声喝道:快,快去找岳——啊,不快把我扶到车上!

    没理由忽然蹦出来个计划外杀手,挡住贺兰扶苏的,只能说除了这个人外,还有其他人隐藏在乱坟岗内,说不定这会儿已经去追杀岳梓童了。

    还有可能,正有职杀正借着齐腰深的荒草掩护,正毒蛇般悄悄向这边袭来,准备一刀砍掉董君的脑袋。

    为了泡上岳梓童,董君不介意玩苦(肉rou)计时,大腿上被不痛不痒的刺一刀,但绝不甘心脑袋掉了,就算岳梓童反过来追求他也不行。

    当前最重要的,就是赶紧藏在车里,落上电锁,立马给新姐打电话,汇报眼前的意外(情qing)况。

    他那两个知道全计划的手下,也看出事(情qing)不对劲来了,慌忙把他从地上架起来,连拖带拽的跑到车前,开门把他推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们刚要上车,车门砰地一声关上了。

    俩人对望了一眼,都从对方目光中看到了三个字‘草特妈’,却不敢强行上车,唯有攥紧了手中铁锨,紧张扫视着四周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人,面对李南方这种小痞子时,绝对是毫无惧色大杀四方的,但遇到真正的职杀时——妈妈说过,无论在那儿漂泊,都要注意安全。

    董君在拨打贺兰小新的手机时,还担心她不接,比方睡着了。

    谢天谢地,嘟嘟了七八声后,新姐那慵懒的声音传来:完美收工了?

    远在京华幕后运筹帷幄的贺兰小新,对她设定的这个计划能否成功,有着绝对的信心,就算效果不是很理想,她还有连续的后招使出,帮董君尽可能能博得岳梓童的好感,继而离间与贺兰扶苏的关系。

    当初制定这个计划时,董君也有些担心会不会露出破绽。毕竟贺兰扶苏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,目光如炬。

    新姐淡淡一笑,说别担心,她早就找好了替罪羊。

    被新姐很荣幸选上的替罪羊,不是别人,而是狼狈逃离青山市的展妃。

    展妃圈钱行动的终止,名声受损,岳梓童在期间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,正是她骂出的戏子无(情qing),才对展妃造成了决定(性xing)的伤害。

    新姐说,像展妃那种在东南亚都有着超高人气的歌星,不可能不涉黑的,在青山吃瘪后,为出这口恶气,应该会动派人报复岳梓童的心思。

    无论展妃有没有派人来,她都是最好的替罪羊,这边刺杀事件发生后,贺兰小新就会((操cao)cao)纵舆论,把矛头指向展妃。

    至于被冤枉的展妃——一个戏子的死活,贺兰小新会放在心上吗?

    新姐只关心她的计划,有没有完美收工。

    出事了,新姐,出现了真正的杀手!

    抬头看了眼远处打成一团的贺兰扶苏俩人一眼,董君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,语速极快,把当前(情qing)况简单叙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那边的贺兰小新大吃一惊,厉声问道:扶苏怎么样了,有没有危险?

    她没有管岳梓童当前有没有被职杀追杀,只关心贺兰扶苏,不等董君回答,又厉声喝道:快去帮扶苏!他如果有什么意外,你们都不要回来了!

    (身shen)为新姐的心腹手下,董君比谁都清楚,在她那张妖媚的表面下,隐藏着多么可怕的冷酷绝(情qing),贺兰扶苏真出现什么意外,他唯一能做的事,就是赶紧跳黄河自杀,要不然铁定会生不如死!

    快,上车!

    扣掉电话后,董君推门对外面两个手下厉喝:去帮扶苏公子,撞死那个人!

    岳梓童可不知道,她无比信任的唯一闺蜜,根本没有把她的死活当回事。

    其实就算知道了,那又怎么样,人家关心弟弟的安全胜过她,这也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她当前要做的,就是借着乱坟岗复杂的环境,来躲过杀手的追杀。

    岳总的运气很不错,连滚带爬的躲到乱坟岗深处后,抬头向大堤上看去,恰好看到持刀砍杀她的那俩杀手,拿刀子在远处茅草丛中乱劈了几下,飞快的向东逃窜而去,眨眼间就不见踪影了。

    她也远远的看到,摆脱五个杀手纠缠的贺兰扶苏,在跑过来的路上,又遇到了一个,只能被迫空手激战。

    对贺兰扶苏的武力值,岳梓童还是很有信心的,相信不管杀手多厉害,最终都能被摆平,她只要躲在这儿,别被其他杀手出现,让心上人分心就好了。

    这些人,是谁派来的?

    岳梓童慢慢趴在茅草丛中,缓缓吐出一口气,开始启动大脑,分析到底是哪个挨千刀的,想干掉(娇jiao)俏的本小姨,难道就不怕遭雷劈吗?

    难道,是她?

    岳梓童的智商也很高,很快就想到了最大嫌疑人,皱眉喃喃说出这句话后,却猛地翻(身shen),抬头看去。

    一个脑袋上(套tao)着丝袜的蒙面人,手持一把长刀,从她脚下一个荒坟后面,缓缓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丝袜被抠出两个圆孔,那双盯着她的眼睛里,带着残忍的狞笑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