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170章 危险无处不在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有个成语是这样说的,盛极而衰。

    这个成语的出处,很可能与玄学有关,古人特别讲究子午的概念,以为午时与子时,是至阳,至(阴yin)的最高点。

    午时,是一天中阳气最盛的时候,这时候百鬼回避,可也是至阳开始衰竭走向至(阴yin)时,所以才出现了盛极而衰。

    现在具体是下午几点,刚睡醒的李南方还不知道,不过从西边天上的太阳来看,应该是五点左右,至阳早就已经向至(阴yin)转换,别看太阳依旧明晃晃的,但根据传说中的说法,这时候那些邪魔鬼祟,已经开始冒头了。

    按照这说法,黄河岸边乱坟岗,应该不知藏匿了多少邪魔鬼祟,所以李南方就觉得,真要看到一个舌头伸出老长的吊死鬼,也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没有吊死鬼,只有两个人,穿着迷彩服,脸上都戴着同颜色的头(套tao),走到距离李南方几米远的地方,蹲了下来,在那儿窃窃私语。

    他们手里都拿着家伙,不是手枪,而是制式刀具。

    李南方算不上杀手,不过却知道真正的杀手,很少使用手枪,像电影里所演的那些杀手,动不动就拿出手枪,甚至还抱着微冲,突突地狂扫,毫不在意路人的死活。

    那纯粹是在放(屁pi),真正的职业杀手,都是很有原则的,他们只杀目标,绝不会殃及无辜者,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时,是不会动用枪械的,绝大部分都使用冷兵器。

    当然,佣兵就不同了,他们在作战时,全使用世界上最先进的枪支,所有不是本方的活动物体,都处在一经发现就会点杀的范围内。

    但佣兵的活动范围,只会在非洲中东以及金三角地区,像华夏这种最注重人民生命安全的国家,压根就没有他们的生存之地。

    不信,你敢学金三角地区那些毒贩子,扛着火箭筒来华夏大街上走几步试试,保管弄不死你,让你十八代祖宗都不得安生。

    看到地上的刀具后,李南方就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了。

    他没打算多管闲事,只要这俩杀手不来招惹他,(爱ai)干啥就干啥,跑这荒无人烟的乱坟岗内,来烤地瓜吗?

    为避免被误会,李南方偷偷看了那俩人一眼后,就慢慢躺下了。

    齐腰深的荒草,还有不知道多少年的松柏,就是掩藏他的天然屏障,只要他屏蔽呼吸,那些人在几米外,也发觉不了他。

    他想再睡会儿,又想到了老赵的一句名言,卧榻之侧,岂容他人鼾睡?

    李南方是个大度的人,别人非要在他(身shen)边睡觉,那也由得他们,不过真要睡着了,忽然再给他一刀,那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所以李南方还不能睡,在这俩人离开之前,也不能暴露,免得被误会。

    那俩人很有公德心,仿佛知道蹲这儿会打搅李先生休息,嘀咕了几分钟后,悉悉索索的走了。

    这就对了嘛,做人要讲究公德心。

    李南方松了口气,胳膊压在脸上,又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好像刚夸了那些没多久,悉悉索索的声音又传来,惊醒了他,这次是从左边。

    他有些烦,还特么的有完没完啊,走了又来了,让人好好睡一觉都不行,这都怪世界上人太多了,不死上一批,挤的难受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李南方就发觉误会了那些人,这次从左边走来的,与那会儿刚离开的,不是一拨人,也是两个,是一对男女,没穿迷彩服,深蓝色(情qing)侣装运动款,脑袋上(套tao)着丝袜,应该刚买的,标签都没除去。

    仙媚牌丝袜,开皇集团巨资研发出来的产品,质量老好了,既能裹紧女孩子的****,又能当头(套tao)戴,还不露底色——让李南方想到了一条推销市场,有空给叶小刀打电话,卖给他一批仙媚丝袜,在杀手界推销,到时候拿点提成还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,也没带枪械,这玩意在华夏真不好搞,不过制式刀具倒是满世界的卖,淘宝网上就有,花几百块钱,就能搞到一把据说是二战岛国战犯所用的,将佐级武士刀,如假包换,七天无理由退货。

    他们不会真是岛国人吧?

    看到(胸xiong)脯鼓鼓的那个人,从刀鞘里抽出短刀,伸手在刀刃上轻轻擦拭的动作,李南方觉得很专业,叶小刀上过的一个岛国女杀,就习惯(性xing)的做这个动作。

    关键问题是,眼前这位女杀所用的短刀,绝不是淘宝网上所卖的那种,从上面反(射she)出的雪花纹,以及刀刃上很专业的血槽,李南方就能断定,这是一把肋差。

    岛国武士所用的刀,是成(套tao)的,有好几把,最长的那把用来冲阵,次长的那把用来与人单挑,最短的那把,就叫肋差,是用来割(肉rou),剖腹自杀所用。

    也是最锋利的一把,毕竟有可能会拿这把刀割自己肚子,当然是越锋利越好,少受罪不是?

    李南方有一次喝大了,曾经给联合国秘书长打电话,建议他出访岛国时,最好给首相提一句,能不能给全体岛国人民,都配上一把肋差,想不开时随时可以剖腹自杀,免得想开了又舍不得去死了。

    相比起刚才那两个人,这对男女就像女杀手里的肋差,透着一股子萧杀之气,这证明他们的功夫不要太好,暴起杀人时的手段,也相当干脆利索。

    让他们与那两个人对掐,用不了多久就能搞定对方。

    李南方当裁判,绝对会不偏不倚的,以人格保证。

    忽然有两拨杀手,出现在荒无人烟的黄河乱坟岗,来打搅李南方的休息,这确实让他有些恼火,盯着女杀那鼓鼓的(胸xiong)膛,正琢磨着要不要把男的干掉,把女的也‘干’掉时,男杀忽然低声说了句,来了!

    目标终于来了,好戏即将开始,李南方觉得这两拨杀手,应该是针对的一个目标,就是不知道谁这么荣幸,会被两拨杀手来照顾,这可是很有趣的现象。

    男女杀手站起(身shen),弯腰好像狸猫那那样,从李南方上方荒坟边上急行而过,因他们关注远方的目标,竟然没看到李南方正盯着女杀那丰满的(屁pi)股,想入非非。

    两辆车,五个人,顺着坑洼不平的向乱坟岗那边驶去。

    如果手里头宽松,岳梓童也不想选择这地方,来兴建新的丝袜生产车间,过来高速路后,这边车辆明显少了很多,走到坑洼路面时,就只有他们这两辆车了,路边荒草齐腰,大片大片的盐碱地荒着,一眼看出老远。

    乱坟岗这边,从来都是诡异怪事的源头,岳梓童倒是不相信世间有鬼,以往她在干特工时,也曾经有过趴在荒坟中大半夜的骄人记录。

    当然了,得有人陪着,要不然不得吓死个人?

    只要厂区兴建起来,多招些人,这边人气自然旺盛,终究是邪不胜正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看着车窗外,想到这儿时,开车的贺兰扶苏说话了:梓童,能告诉我,这到底是为什么吧?

    这是他们上车后,说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你无法现象,两个互相(爱ai)恋的男女,同车这么长时间,竟然还没说过话,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坐在副驾驶的岳梓童,依旧看着车窗外,嘴角微微抿了下:扶苏,早晚有一天,你会知道的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笑了下,淡淡地说:如果,我死了呢?

    岳梓童霍然回头,看着他:这次的任务,很危险?

    她眼里真挚的担心,让贺兰扶苏心中一暖:你,应该还记得,当年我给你上理论课时,第一句话是怎么说的吧?

    危险,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岳梓童脱口就说出了这句话,垂下眼帘轻声说:你说的每一句话,我都牢记在心。

    这就是有些吹牛了,六年多来,贺兰扶苏与她不知道说过多少句话,她如果都能记在心里,那她就是电脑了,还是那种随时升级的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却相信,她说的是真心话——那些唯有两个人才明白的话。

    每一次任务,无论艰险与否,我都会安排好后事的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轻打方向盘,避开一个窝子:那样,才能让我心无旁骛,集中精力,应付随时都有可能出现的意外。但这次,我心里有牵挂。

    岳梓童明白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,嘴巴动了动,沉默很久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车子停下了,北面就是乱坟岗,南边是盐碱地,站在这儿往下看,能把地形看得更清楚。

    后面的车子,也跟着停下。

    坐在后面的董君,看了眼前面俩人,拨通了一个号码,淡淡地问:准备好了吗?

    嗯,不许出任何差错。如果你们被扶苏公子抓住,该怎么应对,相信新姐都说清楚了。如果不慎出现伤亡,也不要担心,我保证你们的家人,终生不缺吃穿。

    等会儿,看到我把矿泉水瓶子扔出去后,就动手。记住,一定要按计划行事,千万不要伤害目标。

    我相信,在你们的默契配合下,我能有出色的表现。完事后,我会额外给你们一笔资金的,算做是奖励。

    董君说完,扣掉电话,拿起一瓶矿泉水,开门下了车子。

    看了眼下车的董君,岳梓童深吸了一口气,也推开了车门:扶苏,如果,我已经不再是干净的女人了,你会是一种什么感觉?

    啪的一声,贺兰扶苏伸手,抓住了岳梓童的左臂,颤声问道:那那个男人,是谁?

    贺兰扶苏,不愧是聪明绝顶,从岳梓童这句看似没头没脑的话中,一下子就猜出发生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他在激动之下,抓的岳梓童胳膊很疼,她没挣扎,盯着外面:我,不能说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立即追问:那你(爱ai)他吗?

    我只在乎你一个人。

    岳梓童回头,看着他的眼睛,轻声回答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