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169章 岳梓童的好事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李南方的回归,给岳总带来了接二连三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先是贺兰扶苏追到青山市来了,接着就把被龙大针织夺走的贵宾邀请函拿到了手,今天上午,岳梓童又接到董君汇报,说是开皇集团在西北郊的那片地,手续已经办完了,下午可以再实地考察最后一次,就能随时动工了。

    西北郊的那片地,是一片盐碱地,紧邻战争年代埋葬死人的乱坟岗,方圆几公里内,都没有一个村庄,向北几百米,就是母亲河。

    当前土地开发越来越泛滥,越来越值钱,西北郊那片多达几万亩的盐碱地,却很少有人问津,看来那些靠房地产发财的开发商,很清楚市民不喜欢那地方。

    紧邻黄河,又不能搞什么污染企业,只能规划为污染较轻的轻工业园,但不知道为什么,那片地荒废那么久了,官方一直没有启动任何项目。

    早在投入巨资研制仙媚丝袜时,岳梓童就曾经去那边实地考察过,打算在那儿兴建新的厂区,专供仙媚丝袜的生产。

    不过傻子也知道,最难办的事,莫过于批地手续了,那叫一个繁琐,不把腿跑细了,就别想做出点成绩。

    偏偏岳梓童不想因为这件事,就动用岳家的人脉——也正是从那时候起,她就有了要逐渐脱离岳家的心思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征用土地的手续被卡住,也是很正常了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重新拿到袜业联盟大会的邀请函,岳梓童还不会为此犯愁,话说库存的仙媚丝袜,足够青山市市民人均一双了,实在没必要扩大生产了。

    但现在仙媚丝袜马上就要腾飞了,来自世界各地的订单,很快就要像雪片那样纷纷而来,那点库存就算不了什么了,必须得提前做好扩大生产工作,以免到时候看着订单干着急。

    就在岳总暂时放下某些私心杂念,绞尽脑汁考虑该怎么搞定手续时,董君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房门。

    今天的董君,在岳总面前的态度很端正,以绝对下属自居,眉梢眼角间的优越感,((荡dang)dang)然无存,这都是他见识到了岳总厉害后,所起到的效果。

    岳总对此当然暗自得意,总裁气质拿捏得更加到位了,在董君进来后,只是欠了下(屁pi)股,双手十指交叉合拢,放在桌上吩咐闵柔泡茶。

    董君客气几句话,很干脆的说明了来意。

    新姐终于意识到,就算我没有她的帮助,照样能干得风生水起了,呵呵,昨天董君刚吃瘪,今天又抛出这个甜枣来了,好事啊——岳总微微一笑,说下午四点,去那边进行最后一次实地考察。

    董君刚走,贺兰扶苏的电话就打进来了,说他想来公司找岳梓童谈谈,因为他忽然接到上面的电话,说有个紧急任务,要暂时离开青山市。

    昨晚被岳总婉拒后,贺兰扶苏这是要做最后的努力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沉默片刻,才说那你就来吧,四点陪我去黄河边实地考察,那边荒坟林立,人烟稀少,确实是个谈(情qing)说(爱ai)的好场所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样,岳梓童都不能拒绝贺兰扶苏的最后努力,或许——她会鼓起勇气,向他坦诚自己已经在现实网络上都很肮脏的现实,他依旧还(爱ai)她如初恋,不介意这些呢?

    假如真是这样,岳梓童就会下决心,不顾岳家母亲的下半生幸福,与他走到一起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打来电话没多久,闵柔又敲门进来了,小脸上带着愧疚,告诉岳总说母亲的(身shen)体忽然不舒服,她想回家看看。

    天大地大妈最大,这种事没什么好犹豫的,自诩为天下第一好女儿的岳梓童,当即一口答应,还披了她两天假期,让她在家好好陪陪母亲。

    岳总,有件事,我不知道该说,还是不该说。

    闵柔谢过岳总,犹豫了下才低声说到。

    岳梓童眼角一跳,没事人似的问道:关于李南方的?这没什么,他昨天就已经坐火车滚回老家去了。你想去找他,我可以给你详细地址。

    什么,李南方昨天就坐火车回老家了?

    不可能呀,我刚才还给他打电话,问他在哪儿,他说正在黄河边上看大浪滔滔东流去呢,他可不敢对我撒谎,要不然我咬死他。

    想到李南方欺骗岳总,却不敢对自己撒谎,小柔儿就有些小得意。

    但她肯定不会说出来,羞涩的摇了摇头,说:不不是问他。刚才,我去财务处拿报表时,无意中听到董总监,在楼梯拐角给打电话,告诉对方,他刚才已经蛊惑您去那边去实地考察——后面说了些什么,我没听到。

    财务处就在总裁办公室下面楼层,闵柔去那边拿报表,直接走楼梯就好,这才无意中听到董君与人打电话,怕被发现,又退回来乘坐的电梯。

    蛊惑这个词,带有一定(阴yin)谋的贬义。

    岳梓童笑了,(胸xiong)有成竹的样子:呵呵,没事的,别担心,他只想好好表现而已,就像昨天在会议室内,他抛出的那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想到昨天董君那尴尬的样子,再联想到他今天又说手续已经办好,闵柔也明白了,陪着岳总傻笑了声,转(身shen)走了。

    她在给李南方打电话时,倒是很想说你没事干的话,就陪我回家看看我妈,只是想到老爸对他的态度,觉得还是别这么冲动了,一切等生米煮成熟饭后,再让父母大吃一惊不好吗?

    简单收拾了下,闵柔拎着小包脚步匆匆的走出了的大厅。

    王德发正在门口瞎转悠,打哈欠流泪,精神萎靡,一看就知道昨晚没睡好,不过看到闵秘书出来后,还是打起精神请安问好。

    对老王,闵柔还是有些好感的,除了为人有些小气没多大世面之外,对待工作还是很认真的,脾气也不错,比那些上班赌博下班去夜场找小姐的小车班司机,让她看着顺眼多了——随口说了个外出的理由,上车走了。

    唉,昨晚过的,那才是神仙般的生活啊,真想死在那儿,就是特么的太贵了些,得花好几万了吧,足够我一年工资了。不过,那些高台相比起闵秘书来,还真不是差了一条街。特么的,王德发,你敢歪歪闵秘书,这是不想活了吧?

    抬手给了自己轻轻一嘴巴,王德发正准备回值班室好好睡一觉时,一辆出租车驶进了停车场。

    昨晚李南方豁出血本请他去夜场寻欢作乐,是为了什么呀,还不是要他发现有什么陌生人来公司时,一定得时刻注意?

    不管再困再累,也得瞪大眼睛,看看来者是谁!

    从车里下来的不是陌生人,算是个熟人。

    正因为这个人是熟人,王德发才更该给李南方打电话。

    老王又不傻,当然能从李南方昨天看贺兰扶苏的眼神里,看出敌意,不过他才不会乱问,以免知道的太多,麻烦越多。

    李中尉,昨天来公司向岳总求(爱ai)的公子哥,又来了。

    听老王在那边这么神秘兮兮的说后,李南方不屑的笑了下:来就来吧,别管他,那个人没什么危险的。老王,昨晚玩的还愉快不?

    听老王大力奉承几句后,李南方才满意的扣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请客送礼,不请则罢,要请就一步到位,把被请之人砸个晕头转向,那样才能让人永远记住你的好。

    王德发是个小人物,可很多大事件,都是由小人物来改变的。

    所以,永远不要低估一个小人物,在最关键时刻能起到的作用,这句话是谢(情qing)伤告诉李南方的,他会牢记一辈子,黄河水干,也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汛期已经来到,黄河当然不会断流,携带着大量泥沙的河水,就像被一只巨手搅动那样,向东滚滚而去,让李南方(情qing)不自(禁jin)再次唱起了那首《几度夕阳红》,只要把长江改为黄河就好了,照样能唱出明大才子杨慎老年那苍凉的心境。

    唱着唱着,慢慢地睡着了,凌晨时与陈晓那个小丫头折腾到那么久,李南方不困才怪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的出现,彻底打乱了李南方原本的某些计划,总是处在莫名的烦躁之中,最想找个寂静无人的荒郊野外,好好睡一觉。

    醒来后,也许心(情qing)就会好多了。

    青山市,最符合李南方当前条件地方,黄河岸边的乱坟岗内,绝对是首屈一指,躺在齐腰深的荒草堆里,后脑枕在一块残破的墓碑上,远眺着滚滚东去的河水,倾听着鸟鸣虫儿叫,没有任何正常人来这地方。

    就算有人来,哪怕是大白天,也得被停尸般熟睡过去的李南方,给吓个魂飞魄散,大喊我的妈啊,那边有个死人哦!

    有人是梦回唐朝,希望自己能处子华夏最强大的年代,花几两银子就搞个********来乐和乐和,有人梦到会被人拿烧红了的火棍,在腿上乱戳。

    李南方则梦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个晚上,看到小豆芽抱着衣服走进浴室后,就蹑手蹑脚的跟了过去,四下扫视没发现人,悄悄推开了浴室的房门。

    都怪那个小豆芽,在自己家里洗澡也不懂的把门反锁,才让李南方轻易看到了她瘦骨嶙峋的小(身shen)子——还在被她发现后,冲人家吐了下舌头,做出恶心状。

    结果呢?

    岳梓童的一声尖叫,惊醒了所有人,老头当先拍马杀到,顺手抄起一根棍子,就是一阵痛扁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师母,尖叫着趴在他(身shen)上,把他紧紧保护住,李南方不会活到今天。

    师母腰椎被打伤的那声惨叫,惊醒了李南方,(身shen)子猛地颤抖了下,睁开眼,才发现有泪水已经淌了下来。

    还有,一阵轻微的悉悉索索的脚步声,从不远处传来。

    有人来了,还不是一个人,走路时很小心,仿佛怕踩到蛇。

    抬手擦了擦眼角,李南方慢慢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