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168章 早晚会草了你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陈晓说的不错,当前快两点了,路上也没看到有出租车驶过,李南方确实需要找个地方睡觉。

    陈晓同样如此,看在陈大力的面子上,李南方还真不敢让她一个人回家。

    她再怎么不学好,终究是个孩子。

    看到李南方带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女孩子走进来后,连锁店的值班人员,也没大惊小怪,这种事见多了,只要客人能拿出(身shen)份证,拿出钱,不是在逃通缉犯,你管人家泡小姑娘干嘛,有本事你也泡一个试试。

    很不巧——小说中的狗血桥段出现了,因连锁店搞装修,只剩下二楼一个房间了,不过却是双人间,自以为恰合客人心意的服务生,登记收钱后,递上了房卡。

    只一间房?

    这怎么住,让我跟这小太妹同房?

    李南方接过房卡,有些傻眼时,陈晓及时抱住了他胳膊,轻轻摇晃,故作(娇jiao)媚的轻声说:大叔,人家就是要跟你一起住嘛。

    为了能够拿下李南方,陈晓不惜当着服务生的面,使出了她最大的本钱,(胸xiong)前那对小兔子在他胳膊上蹭了蹭去的:大叔,你放心,我一定能把你伺候满意的。

    她不说这句话,李南方还想把房卡扔给她,自己再去找家酒店休息。

    听她这样说后,心中一动,觉得这是个教训她做个好孩子的机会,笑了下不再说什么,任由她抱着自己胳膊,走上了楼梯。

    李南方能感觉到,挂在他(身shen)上的陈晓,心跳的厉害,更加好笑,搞了半天她还真是个雏儿,外表一副拿着贞洁不当回事的样子,其实都是装出来的。

    多年前,香港古惑仔电影风靡大江南北,在大肆圈钱的同时,也教坏了思想单纯的华夏青少年,从那时候校园暴力蹭蹭上涨,十五六岁的孩子组成帮派打架,怀孕,已经算不上是新闻了。

    据说,现在已经把那类电影电视的封杀了,要李南方说,不但要封杀,还得把那些拍这种电影挣钱的人,老婆女儿都拉到夜场去卖,才能对得起他们所宣扬的罪恶。

    陈晓,王天域等在校学生能变成这样,证明现代的孩子,仍然遭受着古惑仔文化的荼毒,这是当初那批电影工作者审批这类影片在大陆播放的广电总局,犯下的罪孽,真该把他们的老婆女儿,都——

    我我先去洗澡。

    房门关上后,陈晓松开李南方,兔子般的逃进了浴室,反锁了房门。

    足足一个小时后,她才开门走了出来,仍旧是火红色的爆炸头,浓妆艳抹的,穿着那件大衬衣,看来随(身shen)携带化妆品,看也不敢看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的李南方,喃喃地说:大大叔,你也去洗一个吧。

    李南方很邪魅的笑了下,起(身shen)走到她面前,伸手拧了把她的小脸: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可以趁着我洗澡时滚蛋,要不然,嘿嘿。

    陈晓哆嗦了下,等李南方走进浴室后,看向了房门。

    李南方走出浴室时,心里叹了口气,他没听到客房的开门声,这证明陈晓已经拿定主意要勾搭他了,害的他还得费力气演戏,来教训这问题孩子。

    (床chuang)上没人,李南方放下擦头发的浴毛巾时,背后传来风声,躲在沙发后的陈晓,趴在了他背上,一手搂住他的腰,一手伸向他的胯间。

    动作生涩且又粗暴,一看就知道是个没经验的,抬手捉住那只手时,忽然有啊啊啊的女人叫声,从旁边房间内传来,好像在给陈晓助兴那样,另外一只手又伸了过去。

    李南方斜跨一步,躲开那只手,转(身shen)看着陈晓,冷冷地说:去(床chuang)上。

    陈晓犹豫了下,低着头走过去,上了(床chuang)。

    趴下,懂得什么叫跪伏式吧?

    李南方把擦头的毛巾扔掉,下达了新的指令。

    陈晓翻(身shen)趴在(床chuang)上,又跪了起来,脸朝着那一边,不等李南方再说什么,伸手把皮草小短裙掀了起来,露出光溜溜什么都没穿的小(屁pi)(屁pi)。

    感觉就像被电焊刺了一下那样,李南方赶紧扭头,走过去左手掐住她后脖子,抬起右手就抽在了她小(屁pi)(屁pi)上,嘴里骂着:死孩子,我让你不学好!我让你小小年纪就想勾搭男人!我让你辜负陈大力一翻厚(爱ai)!我让你——

    他骂一句,就抽一下,啪的声音,压过了隔壁女人的叫声,估计那对狗男女会感到惊讶,这谁火力如此的猛啊,也不怕不小心掰断了?

    陈晓被揍的哇哇怪叫,拼命挣扎。

    只是她怎么能挣开李南方?

    十几巴掌下去,就把她小(屁pi)(屁pi)抽成了紫红色,鼻涕泪水横流,好像个鹌鹑那样,全(身shen)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就你这小模样,也好意思来勾搭老子,真是马不知脸长。

    李南方才不会可怜她,越说越生气,手上的力气越大了。

    陈晓开骂了,骂词新潮,引领时尚,还没忘记威胁,什么你敢再揍姑(奶nai)(奶nai)一下,我非得割下你那玩意,塞到你嘴里等等。

    结果自然是没起到任何的作用不说,李南方抽她的力气反倒是更大了。

    疼的她实在受不了了,开始哭着求饶。

    去洗脸!

    李南方这才放过她,掐着脖子把她从(床chuang)上提溜了下来,推搡进了洗手间。

    抽了陈晓一阵(屁pi)(屁pi)后,李南方心(情qing)更好了,坐在沙发上点上一颗烟,又开始玩手机。

    吱呀一声,洗手间的门开了,根本没洗脸的陈晓,不顾(屁pi)(屁pi)已经疼到麻木,兔子般的窜出来,向客房门口跑去。

    她是真怕,也受够了李南方,就没听说过这样的,姑(奶nai)(奶nai)主动向他献上处子之(身shen)了,倒是被******了一顿,却是用手,这算什么啊?

    只能说这混蛋变态,不是姑(奶nai)(奶nai)没有女人魅力,鬼才愿意与一变态患者呆一起呢,宁可被王天域他们给轮了,也得逃走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陈晓右手刚要去抓门把,玻璃烟灰缸就飞了过来,砸在上面,粉碎,这要是砸在手上,铁定会多处粉碎(性xing)骨折。

    李南方冷冷的声音,从背后传来:滚回来,上(床chuang)睡觉,既然来了,那就别走了,再敢企图逃跑,我让你像孙老二那样,去换一口大金牙。

    你杀了我吧,畜生!

    陈晓猛地转(身shen),大骂一声,看到李南方真要站起来后,慌忙跑到(床chuang)前,蹦上去扯过被单,把头蒙住,嚎哭起来。

    她无比担心李南方会再次过来,用暴力手段收拾她,怕的要死,唯有用嚎啕大哭的泪水,来稀释恐惧。

    哭着哭着,哭累了,哭声渐小,终至无声——睡着了。

    这才是她这个年龄段的孩子,该有的正常表现,天大地大,也没哭累了睡着了大。

    当然了,在梦中她也梦到被李南方殴打。

    这个畜生,竟然把烧红了的火棍,在她腿上戳,疼地她哇哇尖叫着,猛地翻(身shen)坐起,就看到了刺眼的阳光。

    天早就亮了,李南方已经不在了,沙发上放着一(身shen)粉红色的针织运动装,黑面白底帆布鞋,还有一个名牌小背包。

    现在女孩子,就该背这种小背包才好看,拿着少妇钟(爱ai)的白色手袋,算咋回事?

    看着这些东西,陈晓楞了很久,才猛地掀开被单,低头看去。

    她依旧穿着昨晚的黑色小皮草裙,里面光光的啥也没有,但却没有被破瓜后的疼痛,更没有被火棍炙烧后的伤疤。

    刚才那可怕的一幕,只是做了个恶梦而已,李南方压根就没动她的意思,反而把她当孩子看,早起给她买来了这些东西,希望她能像个正常少女那样。

    我要你管,畜生——大叔。

    陈晓掀开被单,从(床chuang)上蹦下来,拿起那(身shen)衣服,喜滋滋的翻看着。

    这是她上高中后,第一次有男人给她买衣服,随说尺寸稍稍大了点,不过颜色,款式,她都超喜欢。

    她哥陈大力,在她上高中后,就不再给她买衣服了,基本都是几张钞票扔过来,让她自己看着去买。

    她可不知道,李南方在给她买这些时,是以闵柔在脑海中的印象,来做参照物的,(情qing)不自(禁jin)的哼着歌儿,拿起小背包打开,里面装了许多学习用品。

    老土就是老土,以为姑(奶nai)(奶nai)还在上学,就只会买这些玩意来讨好。

    陈晓撇了撇嘴,把那些东西拿出来,都扔进了废纸篓内,摘下脑袋上的发(套tao),脱下衣服走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看到自己小(屁pi)(屁pi)依旧红肿,心有余悸下骂几声没良心的畜生,是免不了的,换上那(身shen)干爽的运动装,甩了甩正牌高中生必备的万恶蘑菇头,陈晓背起小背包刚要走,却又停步。

    盯着废纸篓楞了片刻,她轻轻叹了口气,把刚扔进去的学习用品拿出来,用换下来的衣服仔细擦干净,装进了背包内。

    外面阳光明媚,街上车来人往,以往看上去很((操cao)cao)蛋的都市景象,现在陈晓眼里,却是那样的亲切,闭眼深吸一口气,展开双臂几乎要飞翔起来。

    还没等她飞翔呢,就有只大脚踹在腿上,陈大力那恨铁不成钢的吼声,好像狼嚎那样响起:陈晓你给我站住,我今天非得打死你个臭丫头!

    陈晓哪敢站住,飞奔而去,边跑边骂:陈大力,你混蛋,就听你好基友的胡说八道,来冤枉姑(奶nai)(奶nai)!

    如果不是李南方给陈大力打过电话,他怎么会跑来这儿,还又这样生气?

    李南方,你特么的给姑(奶nai)(奶nai)等着,老娘早晚会草了你!

    跑得再快,也被陈大力给追上,一脚踹趴在绿化带内的陈晓,双手抱住脑袋后,闭着眼的这样尖声叫骂,但瞬间就在狂风暴雨般的拳打脚踢下,变成了求饶声。

    下午两点,闵柔拨通了李南方的电话,问他跑哪儿去了,怎么到现在都没主动给本宫请安,难道不想活了吗?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