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166章 鼎鼎大名的黄牛哥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在普通人看来,夜场很乱,很不安全。

    这是总看到警方抄了哪个黄窝子的新闻,看多了才有的后遗症,实际上绝大部分时间内,都很安全,被抄了的可能(性xing),比你买彩票中大奖的机率都低。

    如果真那样,怎么哪座城市里,都不缺少这玩意?

    不过倒是经常有打架斗殴的现象发生,就像现在,忽然有人撞开包厢扑进来后,马上就有好几个人跟着冲了进来,对那个人连打带踢。

    这种事也不用包厢客人管,自然有夜场保安出面,惊扰到客人后,夜场还会有好酒相送,以表示压惊的歉意。

    那俩高台见多了这种事,也没惊慌,只是迅速替李南方整好衣服,跪着爬到了墙角,以免遭到误伤。

    刚想来劲呢,就被人打搅了,李南方心里很不爽,皱眉正要暴喝一声都给老子滚出去时,就听被拳打脚踢的那个人,极力反扑着尖声叫道:草泥马的,都住手,要不然让我哥弄死你们这群((逼))崽子!

    是个女的,年龄不大,尖叫声中带着稚音。

    实际上对她狂扁的这些人,年龄也不大,都是十六七的样子,不过一个个妆扮的很外星人,头发五颜六色的,应该是戴了假发。

    小婊砸,还尼玛的嘴硬!

    为首的小混混狠狠踢了女孩子一脚,喝骂道:都特么的别打了,给我按住她,老子今晚非草了她!

    听老大这样说后,其他几个人立即扑在地上,七手八脚的按住了她,刺啦一声撕开了她的小黑吊带裙,白花花的小(胸xiong)膛,就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女孩子年龄不大,木瓜却不小,瓜形还很正点,比那些掺假的高台好看多了。

    王天域,我草泥马,你敢上姑(奶nai)(奶nai),我让我哥——啊!

    女孩子的尖叫声更尖利,刺的人耳膜疼,只是刚骂到这儿,就连连啊啊大叫着,拼命挣扎,不许那些小混混撕她短裙。

    一个人按住脑袋,两个人抬着腿,老子今晚要来个老汉推车!

    在王天域的喝令下,几个手下照办,一人抱住女孩子一根腿,向两边扯。

    小婊砸,不给你来真格的,你特么就不知道老子有多厉害——

    王天域骂着,伸手刚要去撕女孩子的短裙,就听到耳边传来砰地一声大响,脑袋很疼,下意识的猛回头,恰好看到玻璃茬子四溅开来,混合着酒香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夜场保安怎么了,这儿都要真刀实枪的干了,还没有赶来,李南方有些看不下去了,正要出声喝止,忽然觉得女孩子的叫声有些耳熟,好像在哪儿听到过。

    接着他就想起来了,这不是昨晚在体育馆门口,遇到的那个陈晓吗,就是陈大力的妹妹,浓妆艳抹的一问题少女,还因陈大力把贵宾票给了他,大骂他们是好基友。

    很勉强的,李南方与陈大力也算熟人了,昨晚又收了人家两张贵宾票,这时候如果坐视不管,那也就太过分些了,拿起一个酒瓶子,就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都是年龄不大的问题孩子,李南方没打算下重手,这一瓶子砸过去时,用上了巧劲,别看瓶子炸碎很吓人,其实也就是扎破点头皮,出点血罢了。

    王天域却以为自己铁头功很厉害,挨了一记狠的,脑袋没事,瓶子碎了——勃然大怒,也不管陈晓了,招呼几个兄弟一声,扑向李南方:先把这傻比给做了!

    对付这种小混混,李南方从沙发上站起来都算输,等王天域最先扑过来后,右脚跺出,重重跺在他小肚子上,借着他扑过来的惯(性xing),把他蹬了出去。

    右脚连踢,把随后几个小混混都跺翻,李南方喝道:都滚!

    滚尼玛!

    王天域不知道他还能爬起来,是李南方脚下留(情qing),只记得自己从没吃过这么大亏,爬起时顺手抄起地上的半截酒瓶子,再次恶狠狠扑了过来,眼睛发红,犬牙交错的瓶子口,对着他咽喉扎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要有点江湖经验的,都知道江湖老鸟是虎牌,王天域这个年岁的小混混,才是最可怕的,因为他们出手没有轻重,上来就要把人往死里搞。

    对付这种不知轻重的小混混,只有两条路,一是抓紧跑人,一个是比他们还敢玩命,把他们揍怕,保管以后碰面,他就能跑多远,就跑多远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不用跟他玩命,只需等他扑过来后,一把抓住他手腕,猛地用力一攥,疼的他哎呀一声大叫,松开半截酒瓶子时,右手已经掐住他脖子,狠狠砸向了案几。

    这是玻璃钢的案几,愣是被王天域的脑袋,喀嚓一声砸出了花纹,鲜血迸溅,双眼一翻当场晕菜。

    包厢里,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包括已经从地上爬起来,正抱着破衣服捂着(胸xiong)膛的陈晓,也都瞪大眼睛看着李南方,满脸的惊惧,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猛人,把人脑袋往死里撞。

    小兔崽子,都把家伙给我扔了,滚蛋。

    李南方看着那几个小混混,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被吓坏了坏孩子,这才清醒过来,慌忙扔掉手里的酒瓶子,转(身shen)就向门口跑。

    李南方又说话了:等等。

    几个人立即停住,浑(身shen)打着哆嗦的回头看来。

    把他带走。

    李南方指了指昏倒在地上的王天域。

    几个人慌忙架起王天域,连拖带拽的逃出了包厢。

    还有你,为什么不滚?

    李南方皱眉,对已经认出他来的陈晓说道:要不是看在你哥面子上,我懒得管你,不学好的东西。

    李李南方——

    陈晓被他骂的浑(身shen)一哆嗦,后退两步喃喃刚说到这儿,就被李南方打断:我名字,是你能叫的?

    大叔。

    陈晓反应倒是很快,眼珠子也叽里咕噜的灵活了起来,既然是哥哥的好基友,那就没啥可怕的了,立马改变了称呼,很委屈的说:你可冤枉我了,不是我不学好,是——

    李南方才没兴趣听她胡说八道,抬手说道:去,去去,滚蛋,滚蛋,再多说一句,也让你脑袋碰桌子。

    大叔,你赶紧走吧,王天域家很有势力,很快就会带人来找你的。

    陈晓看出李南方是真心厌烦她,不敢再黏扯,快步走出包厢时,还算有些良心,提醒他赶紧走,别被堵在这儿。

    李南方当然不会当回事,心烦着呢,保管来一个揍一个,来两个揍一双。

    这时候,就像总是在完事后才会赶来的妖妖灵那样,夜场保安也拍马杀到了,还有一个值班经理。

    不用李南方费什么口舌,那俩高台公主,就叭啦叭啦的把这是事给说清楚了,看着他的目光中,带有崇拜的色彩。

    虽说王天域等人只是些不入流的小混混,不过她们可是亲眼看到,李南方在打发他们滚蛋时,连沙发都没起来的。

    人长的英俊,家伙大,打架还又猛,这种男人,哪个高台公主不喜欢?

    夜场经理招子亮,立即看出李南方不是一般人了,陪着笑脸道歉请原谅后,主动说今晚的包厢费酒水都免单了,还递上一个名片,恭声请问李先生大名。

    哇噻,原来您就是李南方啊,要卖给展妃的门票的黄牛哥——啊,你看我这张臭嘴,真该打!

    夜场经理说着,抬手给了自己一嘴巴,不住的讪笑,为表示自己言语上的冒犯,今晚他包了李南方找高台的费用,请先生玩的必须开心些。

    老子来青山没多久,就大名远扬了,先是赚了个尿裤大侠,现在又来了个黄牛哥,怎么都特么带有一定的贬意?

    为惩罚夜场经理的口误,李南方果断笑纳了全盘免费的好处。

    不过,本想泻火的(性xing)趣也没有了,不顾那俩高台的媚眼暗示,李南方甩手走人,至于还在内间嘿咻的王德发,只要不精尽人亡,明天早上自己回公司是没问题的,不用管。

    午夜零点半,李南方走出了夜场,深吸了几口清新的空气,心(情qing)总算好了一些,也没叫出租车,顺着人行道信步前行,准备好好考虑下,以后该怎么与岳梓童相处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无论岳梓童想不想给他戴绿帽子,他当前都不能离开青山市,盖因小柔儿已经化(身shen)红丝线,已经把他牢牢拴在这儿了。

    想起闵柔那张干净的小脸后,李南方心(情qing)更好,开始反思自己对岳梓童,是不是太苛刻了些。

    诚然,岳梓童既然答应老岳,要与李南方喜结良缘,她就不该再对贺兰扶苏眉来眼去的,不守妇道的女人,总是让人瞧不起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李南方也有闵柔啊,不知不觉间,他已经接受了她的(爱ai)意。

    人与人之间是平等的,凭什么他可以有闵柔,岳梓童就不能与贺兰扶苏勾勾搭搭呢?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李南方就是想不通,咋办吧!

    嘿嘿,算了,就这样吧,反正老子已经得到她的第一次,她又在网络上堕落了。她真跟了贺兰扶苏,只能说是我抢先一步给他戴了绿帽子,怎么说都是赚了。倒不如根据她的意思,个人玩个人的,互不干涉。

    给自己找了个要看开的理由,李南方冷笑一声,停步转(身shen),对不远处一棵树那边说道:别藏了,出来吧。

    一个(身shen)材略微有些单薄的(身shen)影,从树后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街灯下看的很清楚,正是被李南方骂走的陈晓,满脸陪着笑,磨磨蹭蹭的走过来:大叔,你真是够机灵的,怎么就知道我在后面跟踪呢?不愧是不出手则罢,出手就让他们人仰马翻的伟男子。

    对陈晓这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马(屁pi),李南方一点都不感兴趣,皱眉问道:你不回家,跟着我干嘛?皮痒了,欠收拾?

    陈晓低着脑袋,脚尖在地上画着圈圈:我不敢回家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