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163章 谁才是老大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<!go>

    果然有好事。

    岳梓童的脸色,依旧像平时那样淡然,众高层却能从她的眼神中,看出有兴奋的小火苗在欢跳,相互交换了一个放松的眼神。

    今天我请大家来开这个紧急会议,是有个天大的好消息,要告诉诸位。

    开会时,岳梓童从来都是快人快语,很少玩深沉那一(套tao),不过该吊胃口来彰显她总裁特权时,却不会放过,说完这句话,端起了杯子。

    习惯了喝咖啡的岳总,现在又泡上了一杯香茶,喝一口更加神清气爽了,轻咳一声刚要说话,董君忽然插嘴了:岳总,诸位,我能不能先说一件事?

    岳总刚营造好气氛,正准备享受她说出好消息后,众高层先是一呆,随即欢呼雀跃的成就感呢,结果董君的‘及时’开口,就像打麻将,眼看就要自摸了,上家打出的一张牌却送胡了,要多别扭,就有多别扭。

    靠,你算老几啊,自以为来自京华,就不把岳总,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?

    都做好准备欢呼准备的众高层,呼啦一声都看向了董君,脸色憋得发红,就像受了内伤那样,目光一点都不友好。

    岳梓童也是秀眉皱了下,但很快就松缓开了。

    董君来开皇集团后,虽说表面上对她很恭敬,但气场上却是平起平坐的,被打断胳膊回家养伤的孟常新,也是这样。

    别以为岳梓童傻,看不出他们来自大地方,见过大世面的优越感,不过只是碍于贺兰小新的面子,看在他们真给公司带来好处的份上,假装不在意罢了。

    其实心里早就做好打算,寻找合适的机会,让他明白在开皇集团,岳总的威信,绝不(允yun)许任何人挑衅。

    淡淡笑了笑,岳梓童点头:董总监,你说。

    董君(身shen)子后仰,下巴昂起,声音里带着聋子都能听出的傲然:就在昨晚,我远在法国的朋友,终于帮我做到了一件事。巴黎嘉乐超市的时装专柜,将会有仙媚丝袜的一席之地!

    法国巴黎,号称时尚之都,拥有时装界的所有奢侈品品牌,而嘉乐超市,则是世界最有名的奢侈品超市,如果仙媚丝袜能够在那儿出现,这就好比扑街写手的小说,得到了小封推,就算写的再烂,知名度也会有所提高。

    哇噻,不会吧?

    太好了,简直是太好了!

    董君话音刚落下,众高层就倒吸一口冷气,惊讶之声四起。

    岳梓童也很惊讶,没想到贺兰小新为支持董君的工作,放出了这记大招,看来是相当重视他了。

    放在李南方没来之前,董君如果砸出这个消息,哪怕岳梓童对他挑战自己的威信有些许意见,也会原谅他,由衷的高兴。

    但现在,她不会放过让董君明白谁才是老大的机会,嘉乐超市的专柜,相比起袜业联盟大会的贵宾邀请函来说,就是小菜一叠,没有任何可比(性xing)了。

    董君放出大招后,就在观察岳梓童的神色变化。

    他以为,岳梓童会像众高层那样惊讶,继而狂喜,说不定还会拍一下桌子,高声叫好,盛赞他是多么的牛叉——以后,他董君的威信,就能与岳梓童正式平起平坐。

    岳梓童确实惊讶了一下,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,这让满怀信心的董君,心里没底了,(情qing)不自(禁jin)的缩了下脖子,心思电转,她有什么好消息,能抵御我这个好消息造成的冲击力?

    等众高层兴奋的议论声慢慢平息,岳梓童端起杯子又喝了口水,才说:我代表开皇集团的全体员工,真诚感谢董总监,能够为公司博得这个好机会——这件事,就由董总监来专门负责了,希望能取得好成绩。

    一堆客(套tao)话后,岳梓童话锋一转,以明确的上司口吻,吩咐董总监好好干,一下就把他刚冒出的风头,给打击下去了,顺便提醒他,谁才是老大。

    董君尴尬的笑了下,眼里闪过一抹(阴yin)骘,点头说会尽心的。

    他倒要看看,岳梓童的好消息,能有多好。

    闵柔。

    岳梓童抬手,伸向了旁边的闵柔。

    闵柔马上就从公文包内,拿出一个大红请帖,双手递给了岳总。

    岳梓童举起请帖,目光从董君脸上扫过,用特随意的口吻说:这是第十八界袜业联盟大会的贵宾邀请函,相信各位除了董总监之外,都见过吧?

    众高层全部呆住,瞪大眼睛望着岳梓童手中的请帖,就像看到了一面胜利的旗帜。

    袜业联盟的贵宾邀请函,是所有高层心中的痛——他们曾经拥有过,但后来却失去了,被针织巨头龙大针织给巧取豪夺,虽说得到了一定的补偿,可相比起能参加袜业联盟大会来说,无疑是得到了芝麻,丢了个西瓜。

    现在,它又回到了岳总的手中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    难道说,神通广大的岳总,又通过别的途径,拿到了一张邀请函?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有这想法的众高层,立即否认了自己的判断,他们很清楚,这样一张邀请函,对于看重丝袜产业的企业来说,有多么的重要,要不然当初龙大针织也不会付出那么大代价,来巧取豪夺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被龙大针织拿走的那张邀请函,现在——

    岳梓童拉长了声音,淡淡地说:它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雷鸣般的响声,就像平地刮起的一阵飓风那样,几乎要把屋顶掀翻。

    大家不在意岳总使用了什么手段,让已经把邀请函吃进嘴里的龙大针织,又乖乖吐了出来,大家只在意它又回来了,这就意味着仙媚丝袜,重新获得了被世界广大丝袜控知道的机会。

    可以毫不客气的说,无论仙媚丝袜在大会上取得什么成就,大会结束后,销量就会有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能够参加袜业联盟大会,本(身shen)就是对某品牌丝袜的认可。

    想到公司巨资研发的产品,很快就能‘名扬天下’,象征着财源的订单,就会滚滚而来,有力冲击着大家伙的钱包——能不激动,能不欣喜若狂吗?

    董君也在鼓掌,也在笑,只是他满嘴的苦涩,却唯有他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他在来青山之前,贺兰小新告诉了他很多事,其中就包括岳梓童竟然能拿到袜业联盟大会的邀请函,但却又失去的这件事。

    董君记得很清楚,新姐在提到这件事时,平静的眸光中,曾经闪过一抹嫉妒,以及幸灾乐祸,那是因为她做不到的事(情qing),岳梓童竟然做到了,这让她颜面尽失,幸好龙在空的横插一脚,拿走邀请函,算是保住了她的颜面。

    拿到失而复得的邀请函,无疑比当初得到还要困难,这是被龙大针织给吞下去的,无异于虎口拔牙,贺兰小新都做不到,毕竟明珠龙家,也是个不好惹的存在。

    究竟是谁,在暗中帮岳梓童?

    接下来的会议讨论了些什么,董君完全没听进去,会议结束后刚回到自己办公室,就拨通了贺兰小新的手机号,站在客观角度上,把这件事详细讲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我知道了,干好你自己的工作。一切,按原计划行事。扶苏,很快就会离开青山市的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在那边沉默了很久,才这样淡淡地吩咐董君。

    董君打电话时,岳梓童也在打电话,给李南方:你现在哪儿?

    火车站。

    胡说。

    不信你听听。

    手机内,传来候车大厅播音员的甜美提示声,提醒各位亲(爱ai)的旅客,某某次列车即将到站,还请大家去三号检票口。

    岳梓童皱了下眉头:你去车站干什么?

    李南方回答:回老家啊。该帮你的,我都做了,你的老(情qing)人也来到了你(身shen)边,有人照顾你,我也放心了,是时候功成(身shen)退了。

    放(屁pi),谁有老老(情qing)人?

    岳梓童底气不足的骂了句,声音放缓:你真要走?

    我留下,还有什么意义吗?给你们当灯泡啊?靠,老子可没那们高的觉悟,给多少钱都不干,怕被你们的柔(情qing)蜜意给恶心死。

    你走了,闵柔怎么办?

    其实岳梓童很想很想很想说,你别走,我与贺兰扶苏的关系,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样,但这话到嘴边后,就是说不出来,犹豫了下才把话题扯到了闵柔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以后,我会联系她的。哦,不说了,车来了。提前祝你墨西哥城之行快乐,力压群雄,大出风头,再见。

    不等岳梓童说什么,李南方嘟的一声,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望着黑下来的手机屏幕,岳梓童呆愣了很久,都没动一下。

    她很想再给李南方电话,让他别走,不听话,就抬出大姐来压他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她有什么理由,让人家留下来呢?

    李南方说的没错,该做的他都做了,贺兰扶苏也来到了她(身shen)边,他再留下——他一个人渣,有什么资格跟扶苏公子抢女人,唯有吃醋喝酱油生闷气被打击的份儿。倒不如干脆松手,飘然离去来的潇洒。

    可是,他来送邀请函时,还说要住在她家,随时防备她给他戴绿帽子的,这会儿怎么就走了呢?

    滚吧,滚了后,永远都不要再回来,你会后悔的,李南方,我发誓,你一定会后悔的!

    岳梓童用力咬了下嘴唇,把手机扔桌子上,双手扶着额头,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火车站的候机大厅内,蒋默然看着目光像扫描器那样,在一双双****上来回扫描的李南方,轻声说:你这样骗人家女孩子,是不是有些过了?

    她能听得出,与李南方通话的女孩子,不是闵柔。

    不过,她才不会问是谁,只是为他着想,提醒他玩的有些过了。

    嘿嘿,过什么呀,没事。

    李南方张开手,笑道:来,抱抱,祝你一路平安。

    <!over>
小说推荐